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19章 改变他的人

    苏纤芮当时掉下来的时候,喉咙刚好被树枝刺穿了喉咙,影响了苏纤芮的声带。

    也正是因为这个样子,才让苏纤芮没有办法在开口说话。

    “我知道你介意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你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根本就配不上席祁玥对不对?”

    云染很懂苏纤芮,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苏纤芮究竟在介意什么。

    苏纤芮拿出手机,在手机上写到:“我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资格待在祁的身边。”

    看到那些字,云染的眸子微微垂下来。

    “那么,孩子呢?你是不是也不顾孩子的意愿?攰攰一点都不害怕你脸上的伤疤,纤芮,你应该勇敢一点,我认识的苏纤芮,不应该是这么懦弱的一个人,不是吗?”

    云染的话,让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泛红。

    攰攰……她的孩子……

    已经这么大了,她真的很开心。

    “纤芮,回家去吧。”云染看着苏纤芮眼底的泪水,心中也有些难受。

    他叹了一口气,起身对着苏纤芮说完,便摇摇头,离开了这里。

    看着云染的背影,苏纤芮呆呆的看着手机,却不知道要怎么办。

    “一直以来,你都很坚强,我相信,这一次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将你打垮。”不知道什么时候,顾念泠来到了苏纤芮的休息室门口,对着苏纤芮淡淡道。

    苏纤芮看着顾念泠那张俊美的脸,然后指着自己的脸,露出异常的苦涩的微笑。

    她仿佛在告诉顾念泠,她害怕自己这个样子。

    “大哥从来就不会介意这些,如果他真的介意你脸上的伤疤,那么,大哥就不值得你喜欢了,不是吗?”顾念泠淡淡的挑眉,对着苏纤芮缓慢道。

    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的眼眶不由得一红。

    “那天你掉下悬崖之后,大哥找了你很久,所有人都说你死了,但是大哥相信你没有死,他已经在改变了,而改变他的人,就是你。”

    “我一直在想,你们两个人经历的那些,或许,是老天爷刻意安排的,大哥从小就比较乖戾,直到爱上你之后,他慢慢的知道,自己以前的那个样子是错误的,也只有你,才可以改变他。”

    “回家吧。”顾念泠说完,顿了顿,丢出三个字,便叹息的离开了。

    苏纤芮看着门口,起身往席祁玥的病房走去。

    门口的保镖似乎知道苏纤芮是谁一样,看到苏纤芮走过来,齐齐的对着苏纤芮行礼,也不敢阻拦苏纤芮。

    苏纤芮走进席祁玥的病房,医生正在给席祁玥打针,弄好一切之后,医生对着苏纤芮行礼,便退出了席祁玥的病房,病房内,一片的安静,空气中,隐隐还带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苏纤芮慢慢的走到了席祁玥的床边,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席祁玥,苏纤芮的眼泪,不由得流出来。

    他伸出手,有些害怕甚至是颤抖的摸着席祁玥的脸,男人的皮肤,带着些许的冰凉,不知道是因为空调的关系,还是因为生病的关系。

    苏纤芮呜咽了一声,慢慢的将头埋进席祁玥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席祁玥,席祁玥……

    她也很想念席祁玥,可是,她只能隐忍着,不能够和席祁玥相认。

    她以为,这个样子对席祁玥来说是最好的,可是,看着席祁玥落寞的表情,听到攰攰一直在叫妈妈的一瞬间,苏纤芮觉得自己真的是控制不住。

    她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席祁玥?

    苏纤芮纤细的身体一直在颤抖,而站在门口的顾念泠则是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她就知道,苏纤芮不会这么懦弱的一直一个人死寂下去,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的。

    顾念泠回头,看向了靠在墙壁上,俊逸的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落寞和苦涩的云染。

    顾念泠深深的看了一直在哭泣的苏纤芮良久,才迈着双腿,朝着云染走过去。

    “真的打算离开这里吗?”

    顾念泠摸出了烟盒,拿出一根香烟,想要递给云染,但是云染只是扯了扯唇瓣,朝着顾念泠摇头。

    “我已经决定离开这里了,希望纤芮会幸福。”

    云染定定的看着顾念泠,似乎要顾念泠给自己一个肯定一般。

    顾念泠点点头,对着云染道:“你放心吧,纤芮一定会幸福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云染说完,只是潇洒的笑了笑。

    “我之前还自私的想要将苏纤芮留在身边,但是我知道,这些一切都是虚幻,就算她留在我的身边,也仅仅只是人,心却不在,我不想要她不开心,她应该开开心心的。”

    云染的话,让顾念泠的眸子微微的沉了沉。

    “会很幸福的。”

    所有人,都会很幸福的?

    那么他呢?

    顾念泠送走了云染,原本想要回席家将攰攰带过来,却接到了区静好姐妹的电话。

    “顾少,你快点过来救救静姐。”

    黄珊的声音带着一抹着急和急切,好像是区静出了什么事情。

    顾念泠原本冰冷的脸,倏然一寒道:“区静又惹什么事情了?”

    区静的个性原本就有些桀骜不羁,性格乖戾的时候,比男人还要厉害。

    顾念泠对区静一般都是比较纵容,区静喜欢混迹在黑市,酒吧之类的地方,顾念泠虽然不喜,却也没有阻止区静的自由,只要区静不要玩的太过分就好了。

    “静姐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竟然和虎豹他们打赌喝酒,她要是输了,就陪他们睡觉。”

    “你说什么?”黄珊的话,让顾念泠一张脸倏然一冷。

    他挂断黄珊的电话,拿着车钥匙,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区静所在的酒吧。

    在京城,没有人不认识顾念泠是谁,顾念泠出现在酒吧之后,酒吧的经理对着顾念泠点头哈腰。

    顾念泠直接越过经理,直奔区静现在正在呆的地方。

    他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区静和两个长相粗犷的男人正在拼酒,区静身上的衣服都脱得差不多,只剩下内衣和内裤,她却全然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只是拎着酒杯痴痴的笑道:“看来,今天是我输了,你们两个人,想要我怎么陪你。“

    “欧小姐果然狠豪放,我们自然是想要……”其中一个男人垂涎的看着区静的胸口,露出异常猥琐的目光。

    区静只是笑了笑,将手放在胸罩的扣子上,就要解开扣子,顾念泠阴冷着一张脸,走进区静,一把将区静抱在怀里,脱掉自己的外套,罩在区静的身上。

    动作一气呵成,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顾念泠,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一个字。

    “都给我滚出去。”顾念泠绷紧一张脸,对着那几个男人冷冷道。

    那几个男人原本还想着将区静骗上床,没有想到,顾念泠竟然这么快就出现了。

    他们面面相觑,一个个表情似乎很不甘心的样子。、

    见这些人不甘心的表情,顾念泠冷下脸,薄冷的唇瓣异常阴冷的掀起:“怎么?不想要走?”

    男人身上那股骇人的寒气,有些吓到了他们,他们对视了一眼,干笑一声,立刻离开了包厢。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顾念泠将区静推倒在墙上。

    “区静,你想要做什么?”

    顾念泠心口憋着一口怒火,眼神凶狠嗜血的看着区静那张酡红的脸。

    只要一想到他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区静在做什么,顾念泠便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爆炸了,区静竟然敢对着那几个男人脱衣服,简直就是在找死。

    区静听到顾念泠的声音,只是轻佻的笑了笑,目光带着一抹妩媚道:“怎么?你生气了?顾念泠,你有什么资格生气?”

    区静将顾念泠放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推开,冷笑的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绷紧一张脸,伸出手,掐住区静的下巴,强迫区静看着自己:“你他妈的究竟想要怎样?”

    他处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游刃有余,却唯独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区静的事情。

    区静总是有这个本事,将顾念泠所有的理智都销毁掉。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滚。”区静漂亮的脸上弥漫着一层怒火,对着顾念泠低吼道。

    听到区静的怒吼,顾念泠原本冷冽的眼眸,渐渐的浮现出一层阴霾。

    “好,你区静以后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要和那些男人上床,玩危险游戏也好,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区静,你他妈的就继续堕落。”

    顾念泠一向都比较绅士冷峻,从未说过粗口,也只有和区静在一起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脾气。

    区静听到顾念泠的怒吼之后,眼眶红了一圈,可是女人却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拳头,仿佛没有知觉一般。

    “砰。”一声巨响之后,包厢门再度被关上,原本就阴暗的包厢,在此刻,更是显得异常阴暗。

    区静直挺挺的站在包厢的中央,随后慢慢的蹲下身体,捂住自己的脸,哭了起来。

    “混蛋顾念泠,你这个混蛋吗,我为什么要爱上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男人,为什么要爱上你?”

    如果她爱上的是别人电话,或许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为什么她要爱上顾念泠那个混蛋,究竟是为什么?

    “起来。”就在区静抱着自己的身体痛哭的时候,门不知道何时再度被打开,顾念泠带着些许不耐烦的声音,骤然的在区静的头顶响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