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21章 幸福

    她张嘴,似乎想要叫席祁玥的样子,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抱苏纤芮,可是,毕竟他刚醒来,身上没有什么力气。

    苏纤芮见状,伸出手,主动的抱住了席祁玥的身体。

    席祁玥突然被苏纤芮抱住,一双眼睛,隐隐带着一抹惊喜。

    他看着苏纤芮那半张没有毁掉的脸,手指轻柔的摸着苏纤芮的脸。

    苏纤芮的眼泪慢慢的流出来,靠在了席祁玥的怀里。

    席祁玥……我真的好爱你,真的好爱你。

    苏纤芮紧紧的抱住席祁玥的身体,对着席祁玥低喃道。

    席祁玥将苏纤芮遮住脸的另外一半头发掀开,苏纤芮有些惊恐,就要推开席祁玥的手,席祁玥却目光坚定的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被席祁玥坚定的目光震慑到了,她咬唇,任由席祁玥撩开自己的头发。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的脸,心中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疼痛。

    他的指尖不断颤抖的摸着苏纤芮的脸。

    “爸爸,妈妈,不要忘记攰攰。”一直被苏纤芮和席祁玥忽视的攰攰,见苏纤芮和席祁玥都不理会自己,有些生气的挥舞着小胳膊,似乎在和苏纤芮和席祁玥抗议一般。

    苏纤芮低下头,将眼角的泪水抹掉。

    “纤芮,不要离开我。”席祁玥摸着苏纤芮的眼帘,喃喃的说完,身体无力,整个人都倒在床上。

    “啊啊。”苏纤芮看到席祁玥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想要大叫,却发出嘶哑的低吼。

    最后还是攰攰按下了铃铛,护士才过来。

    司徒霖给席祁玥检查了一下,对着一脸着急的苏纤芮笑道:“放心吧,席祁玥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体力不支才会晕倒的。”

    听到席祁玥没有什么问题,苏纤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

    席祁玥这一次的车祸,让所有人都吓到了,而最庆幸的是,这一次的车祸,让苏纤芮吐露自己的心生,回到席祁玥的身边。

    席祁玥在医院养伤的期间,也是苏纤芮在照顾席祁玥的。

    席祁玥在医院呆了一个月之后,身体渐渐的好转,席祁玥每天都离不开苏纤芮,只要苏纤芮离开一会,席祁玥就会着急的不行。

    席祁玥和苏纤芮的感情,可以说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云染悄悄的离开了,苏纤芮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苏纤芮去机场,只看到云染的一个背影,面对着生活了五年的男人,苏纤芮心中百感交集。

    她从醒来的时候,看到的第一眼就是云染,那个时候,她不能说话,脸也被毁了。

    云染细心的照顾苏纤芮,让苏纤芮心中有了希望。

    她将云染,当成了家人,更当成了知己。

    原本想要就这个样子一辈子和云染在一起,可是,她终究,还是舍不得席祁玥,终究还是舍不得席祁玥啊。

    顾念泠走进苏纤芮,将云染留下的一封信,递给了苏纤芮,苏纤芮拿出那封信看了之后,眼泪便止不住的流。

    “纤芮,云染是一个好人,他希望你可以幸福。”

    看着苏纤芮脸上的眼泪,顾念泠淡淡的说道。

    苏纤芮抓住手中的信件,看着顾念泠,目露悲伤。

    “我们都会幸福的,不是吗?”见苏纤芮露出这幅样子,顾念泠淡笑一声,伸出手,将苏纤芮脸上的泪水擦干净。

    “走吧,大哥和攰攰在家里等你回去。”

    顾念泠的话,让苏纤芮心中一阵释然。

    顾念泠说的没有错,所有人都会幸福,云染有属于云染的幸福。

    云染要的不是她的感激,而是爱情。

    她能够给云染的,只是感激,与其这个样子,不如让云染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

    “有办法吗?”席祁玥出院之后,便让司徒霖找了国际上有名的医生过来给苏纤芮看病。

    苏纤芮脸上的痕迹有些严重,在加上时间比较长,可能会比较棘手,但是对于现在的科技来说,要除掉脸上的疤痕,不是特别困难。

    最棘手的应该是苏纤芮的喉咙。

    毕竟苏纤芮当时从山上掉下来,被树枝刺破了声带,要重新恢复,很困难。

    苏纤芮也没有抱很大的希望,就算是不能够说话,只要可以陪着席祁玥,对于苏纤芮来说,都是幸运的。

    最起码,她还活着,不是吗?

    老天爷没有薄待她?

    “声带毁了,就算是现在的高科技,也没有办法恢复她的声带,不过她的脸可以恢复。”司徒霖和那些专家讨论了一下之后,对着席祁玥这个样子说道。

    听到自己的声音没有办法恢复,苏纤芮没有多大的悲伤,她只是握住席祁玥的手,朝着西我也摇头,示意席祁玥不要担心自己。

    席祁玥的眼眸隐隐带着些许的戾气。

    “怎么会没有办法?需要多少钱?不管多少钱,请多好的医生,用多好的药,只要他可以治好苏纤芮,我都可以给。”

    “祁少,这个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目前的技术,没有办法。”司徒霖看着固执的席祁玥,有些头疼的看向了苏纤芮。

    苏纤芮知道司徒霖是劝自己和席祁玥说,苏纤芮伸出手,轻轻的摇晃着席祁玥的手臂,像是在安慰席祁玥一般。

    席祁玥看着苏纤芮,眼底带着一抹沉痛。

    司徒霖看着苏纤芮和席祁玥两个人,摇摇头,便带着那些专家医生离开了这里。

    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席祁玥紧紧的抱住苏纤芮的腰身,将脸埋进苏纤芮的肩窝。

    “纤芮,别怕,会好的。”

    苏纤芮摸着席祁玥的头发,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其实,能不能说话,真的没有关系,只要可以和席祁玥还有攰攰在一起,她就觉得很开心了,是真的……很开心。

    ……、

    苏纤芮的脸接受了治疗之后,在半年后恢复了,但是苏纤芮的声音,却一直没有什么药可以治疗。

    席祁玥一直想要找到可以治愈苏纤芮的药,却没有任何的成效。

    苏纤芮的心态倒是很好,她和席祁玥很有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席祁玥都知道,苏纤芮究竟想要什么。

    “妈妈,今天是家长会,你会和爸爸参加吗?”

    攰攰现在读小学二年级,下课回来的时候,他一脸开心的抱住苏纤芮的身体道。

    苏纤芮闻言,怔讼的看着攰攰开心的脸。

    她在纸上写道:“你爸爸可能没有时间,妈妈陪你去吧。”

    席祁玥要管理席氏集团这么大一个公司,恐怕没有这个时间陪着攰攰去参加学校的家长会。

    攰攰一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是难过道:“攰攰想要爸爸和妈妈一起参加,以前攰攰的学校举办家长会,爸爸都没有时间,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会参加,就只有攰攰……”

    攰攰说道这里,鼻子不由得抽了抽,表情格外委屈的看着苏纤芮。,

    苏纤芮看着攰攰难过的样子,苏纤芮的眼底隐隐带着心疼,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攰攰,只能在一边摇头叹息。

    “攰攰要参加家长会吗?”就在攰攰委屈的抱着苏纤芮撒娇的时候,顾念泠过来了。

    他听到攰攰要参加家长会,唇角不由得弯起道。

    “小叔,攰攰学校要开家长会,想要爸爸和妈妈一起的,但是妈妈说,爸爸很忙。”攰攰一脸难过的看着顾念泠。

    顾念泠看着攰攰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蹲下身体道:“你爸爸最近公司很忙,攰攰是一个好孩子。”

    “那……攰攰的家长会怎么办?”攰攰瘪着嘴角,瞅着顾念泠道。

    顾念泠想了想之后,淡笑道:“小叔和你妈妈去学校,你觉得如何?”

    “小叔万岁。”攰攰和顾念泠的感情很好,攰攰也经常去顾家找顾念泠玩。

    苏纤芮站在一边,看着顾念泠和攰攰两人这么开心的样子,眼底满是无奈。

    顾念泠起身,对着苏纤芮道:“最近公司有一个大工程需要打个决策,你不要怨大哥。”

    苏纤芮摇摇头,在纸上写道:“我知道他生意很忙。”

    她非常清楚,席祁玥有多忙。

    很多时候,席祁玥都在工作,一直到半夜才回来,洗完澡就抱着她说教。

    苏纤芮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床上也没有席祁玥的影子,就知道,席祁玥又去公司了。

    苏纤芮只是很心疼,心疼席祁玥的身体。

    “攰攰的家长会,由我代替吧。”

    苏纤芮闻言,点点头,感激的看着顾念泠。

    在她的一生中,感激的人有很多,其中一个人,就是顾念泠。

    如果没有顾念泠的话,或许苏纤芮到现在都没有走出以前的阴影。

    攰攰去玩的时候,顾念泠坐在落地窗的圆桌面前,手指婆娑着一杯茶,男人冷峻矜贵的脸上隐隐带着淡淡的烦躁和忧愁。

    苏纤芮看出了顾念泠有心事,便在纸上写道:“念泠,你和区小姐还没有复合吗?”

    半年前,顾念泠和区静分手,两人便老死不相往来,区静也是一个性格很倔强的女人,她硬是没有找过顾念泠一次。

    苏纤芮看的出来,顾念泠心里其实很喜欢区静,但是顾念泠对于感情,也不是一个很会表达的男人,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才会让区静误会顾念泠不爱她吧。

    “我和她已经结束了,她现在的男朋友,叫徐盛。”顾念泠淡漠的看着手中的茶杯,举起茶杯,仰头一口气喝掉了杯中的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