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若灼心冷如水

第438章 你怎么变得这么坏

    “讨厌,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他,就莫名的讨厌。”周小小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看着周梓恩说道。

    周梓恩伸出手,爱怜的摸着周小小的头,当看到周小小额头上的伤疤之后,周梓恩叹息道:“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小也长大了。”

    “姐,你干嘛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怪怪的?”被周梓恩用这种目光看着,周小小挠了挠头发,一脸慌张道。

    周梓恩看着周小小,低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感觉我们家小小越来越漂亮了。”

    听到周梓恩的赞美,周小小对着周梓恩吐舌。

    周梓恩看着周小小调皮的样子,想到了当初她救周小小的场景。

    当时她下班回家,路过小巷子的时候,在垃圾堆里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救声。

    周梓恩走进一看,就看到了浑身鲜血的周小小躺在垃圾堆旁边,身后还有长长的一条血痕。

    周梓恩立刻将周小小送到医院,医生说周小小的命是抱住了,但是因为脑袋上中枪,可能会有后遗症。

    等周小小醒来之后,周梓恩才知道,后遗症是什么。

    周小小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人,像个纯净的婴儿一般,叫周梓恩姐姐。

    那一刻,周梓恩心就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般,从此,便和周小小生活在一起。

    “姐,我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男人,好好照顾你。”周小小看着似乎沉浸在往事中的周梓恩,上前一把抱住了周梓恩的身体。

    周梓恩被周小小的动作吓到了,她看着周小小,眼底隐隐带着些许的落寞。

    有那么一瞬间,周梓恩甚至觉得,其实自己做的事情,周小小好像都知道的样子。

    “姐,答应我,你一定会幸福的,对不对?”周小小抱住周梓恩的脖子说道。

    “嗯。”周梓恩的心有些惶恐,轻轻的拍着周小小的手说道。

    周小小回房间睡觉之后,周梓恩的一张脸,倏然冷了几分。

    她用力的掐住手指,嘴唇微微抿了抿。

    宫殷的话,在周梓恩的耳边响起。

    “只要区静将区静赶走,顾太太这个位置,就是她的。”

    区静……区静……

    身体里似乎有一头野兽,正在不停地挣扎一样。

    一听到区静这个名字,周梓恩便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她一定会得到顾念泠,一定会成为顾念泠的妻子。

    ……

    “阿嚏。”区静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将电脑关掉。

    顾念泠从书房出来,看到区静揉着鼻子的样子,眉心不由得微微皱了皱。

    “不是让你先去睡觉吗?”顾念泠抿唇,眉心微微皱了皱。

    区静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顾念泠一眼,伸出手臂,抱住了顾念泠的身体道:“我不是在等你一起睡觉吗?我们的孩子也在等你一起睡觉。”

    顾念泠看着区静精致漂亮的脸,脸上泛着些许浅浅的温柔。

    他轻轻的点着区静的鼻子,低笑道:“淘气。”

    “我才没有。”区静皱了皱鼻子,对着顾念泠不满道。

    顾念泠抱起区静的身体,朝着里面的卧室走去。

    男人突然霸道的举动,让区静的一颗心猛地一跳。

    她紧紧的抱住顾念泠的脖子,嘴唇微微掀起道:“顾念泠……孩子还不稳定,你要是想要,等孩子稳定……”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区静的话,让顾念泠哭笑不得起来。

    他将区静放在床上,轻轻的盖上被子之后,便躺在区静的身边。

    区静一张漂亮的脸,倏然一阵窘迫。

    “你……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坏。”区静嘟起嘴巴,有些恼怒的对着顾念泠嘀咕道。

    顾念泠看着区静漂亮精致的脸蛋,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区静的脸,低笑道:“傻女人,我要是不这么坏,怎么对得起你?嗯?”

    区静一听,耳根莫名的一热,她眨巴了一下那双漂亮的眼睛,伸出手,摸着顾念泠的下巴道:“那个……你老实告诉我,我怀孕的这段日子,你是不是……憋得很难受。”

    在胎儿还不稳定的时候,又不可以做那种事情,顾念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区静还真的担心顾念泠有一天会没有办法忍下去。

    顾念泠闻言,嘴唇微微掀起。

    他将区静轻柔的压在床上,双手撑在区静的四周,姿态邪魅,唇角隐隐挂着些许淡淡的邪气道:“的却是忍不住了,老婆大人是想要帮我解决。”

    顾念泠其实只是开玩笑罢了,他的自制力,一直都比较好,自然不会连这种事情都忍不住。

    但是,区静却以为顾念泠是认真的,她的手,慢慢往下,握住了顾念泠的身体,双颊嫣红道:“我……可以用手……帮你。”

    顾念泠浑身一颤,男人性感的喉结,因为区静的动作,一阵性感的滚动起来。

    区静也被房间内的气息,弄得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发烫。

    一阵喘息之后,区静看着手掌的东西,双颊滚烫滚烫的,像是要冒出蒸腾的热气一般。

    区静表情尴尬的不行,她将自己尽量的缩成一团,像是要挖洞将自己整个人都埋起来一样。

    看着区静这幅样子,顾念泠的眼底隐隐划过一抹的微笑。

    男人用力的将区静搂住,将薄唇移到区静的耳廓的位置,哑着嗓子道:“老婆大人的手,也很销魂。”

    “顾念泠。”区静双颊火辣辣的,表情带着些许恼怒的瞪着顾念泠。

    顾念泠低笑一声,手指异常轻佻的摸着区静的脸颊。

    区静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撇了撇唇,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我困了。”

    她很少用这种方式帮顾念泠解决,现在怎么看都怎么别扭。

    “今天不是去产检了吗?孩子情况如何?”顾念泠吻着区静的鼻尖,低声问道。

    “嗯……医生说,我们的孩子,很好。”一说到孩子的事情,区静整个人都弥漫着一层喜气洋洋的气息。

    看着区静这幅样子,顾念泠的眼底隐隐泛着些许淡淡的温暖。

    “以后产检,我陪你去。”

    “好。”区静窝在顾念泠的怀里,哑着嗓子道。

    能够和顾念泠在一起,真好……

    ……

    “区静,你现在和顾念泠,幸福吗?”徐盛突然找区静出来吃东西。

    区静原本想要拒绝的,但是想到和徐盛都好久的友情了,还是赴约了。

    起先,两人面对面坐着,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徐盛主动开口,区静才微微的抬头,看了徐盛一眼。

    “嗯,我很幸福。”区静定定的看着徐盛,重重的点头道。

    听到区静的话,徐盛的眼底隐隐划过些许的落寞,可是很快,徐盛便将自己的感情隐藏了起来。

    他微微的掐住了自己的手心,看着区静,轻轻的点头道:“既然你觉得幸福……那么……就很好。”

    徐盛的话,让区静的心中也莫名的有些惆怅,她安静的看着徐盛,启唇道:“徐盛,你也去追自己的幸福吧,不要将感情浪费在我的身上,你会找到一个喜欢你,你也喜欢的女人。”

    “我知道。”徐盛淡淡的笑了笑,他起身,目光温柔道:“区静,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区静怔讼的看着徐盛,然后摇头道:“抱歉,顾念泠会吃醋的。”

    徐盛莞尔一笑,他伸出手道:“那么,就握手吧,就当是最后一次吧,我马上就要出国了,或许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想,我心爱的姑娘,或许就在国外的某一个地方,等着我过去。”

    徐盛的话,让区静心情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她伸出手,和徐盛握手之后,对着徐盛浅浅道:“徐盛,请你一定要幸福。”

    “好。”

    徐盛深深的看了区静许久之后,才迈着步子,坚定的离开了甜品店。

    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帘,区静的眼底,隐隐泛着些许的落寞。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仰头看向了窗外,唇角,隐隐挂着些许柔美。

    她想,以后所有人都会很幸福很幸福吧?

    “区小姐,怎么会在这里?是一个人吗?”

    区静拿着包,正打算离开,却在门口,撞到了周梓恩。

    周梓恩最近似乎越来越会穿衣服,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

    和以前那个有些腼腆甚至是懦弱的女人不一样,现在的周梓恩,给区静一种很犀利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区静自己的错觉。

    “周小姐过来吃东西的?”区静漂亮的脸上泛着友善道。

    周梓恩点头,眼睛若有若无的扫了区静的肚子一眼。

    区静的肚子才两个月左右,暂时看不出什么。

    “周小姐慢慢用,我先走了。”

    “好。”周梓恩看着区静离开,手指不由得用力的握紧。

    她想要打败区静,想要成为顾念泠的女人。

    那个高贵的男人,应该属于她,不是吗?

    ……

    “二婶婶,你来了。”区静没有直接回顾家,而是去了席家。

    攰攰今天放假,没有去学校,正在和苏纤芮在花园里玩闹,看到区静过来之后,攰攰放下手中的小铲子,朝着区静跑过去。

    区静看着攰攰一脸兴奋的样子,低笑了一声,慢慢蹲下身体摸着攰攰的头说道:“几天不见,攰攰好像是又长得更帅了。”

    攰攰一听,立刻喜滋滋道:“二婶婶也这么觉得?攰攰也觉得自己变帅了。”

    “哈哈,攰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了。”听到攰攰的话,区静忍不住笑了起来。

    攰攰笑嘻嘻的对着区静吐舌头道:“攰攰才没有自恋,班上有好多同学都喜欢攰攰,每次情人节,七夕,攰攰都能够收到好多情书。”

    PS:淡狸的新浪微博:淡浅淡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