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极品贴身家丁

第494章 就是要刨根问底

    燕七泄了身子,折腾一晚上,筋疲力尽,沉沉睡去。看书阁 www.kanshuge.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早上,宋战带着一帮宋家高层前来开会,一眼就看到冷幽雪和燕七抱在一起睡觉。

    那姿势,如胶似漆。

    燕七的手探入了冷幽雪腰身的肌肤中。

    冷幽雪亲昵的搂着燕七的脖子,和燕七脸贴脸的睡觉。

    众人都被这副活色生香的姿势给看呆了。

    尤其是宋战,虽然老矣,却还是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看看人家燕七,真是泡妞儿高手,不仅泡上了冷若冰霜的冷幽雪,甚至于还与冷幽雪在大厅中卿卿我我。这是喝醉了之后,就在现场展开了爱情大战吗?天当被,地当床,好雅致。”

    宋战向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丫鬟会意,红着脸跑过去,轻轻呼唤:“冷捕司,冷捕司……”

    “啊?谁叫我,谁叫我,我再睡儿一会……”

    冷幽雪呢喃了几声,又抱着燕七的身体蹭了几下。

    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随后,她就发现与燕七抱在一起,燕七的手探入了她的后腰,而她搂住了燕七的脖子。

    这姿势,相当不雅。

    更为尴尬的是,周围站满了人。

    “天呀,这都是什么事。”

    冷幽雪脸颊绯红,尴尬之余,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小手在燕七腰上狠狠掐了几把:“都怨你,都怨你这坏人,让你摸我,让你摸我。”

    燕七被疼醒了。

    “痛啊,谁掐我?”

    燕七吃痛不已,一个鲤鱼打挺,潇洒的站了起来。

    “小雪,你疯了,我又没惹你,你还掐我。”

    冷幽雪脸颊滚烫:“你还没惹我,你的手都伸进我的后腰了,再往下,就摸到我的屁股了。你这坏人,睡觉了也不忘记亵渎我。”

    “嘿嘿……”

    燕七挠了挠头:“别怕,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你可千万不要张扬出去,女孩家的名节很重要的。”

    冷幽雪满肚子怒气:“还用张扬?你眼瞎了吗?”

    燕七抬头一看,就发现无数双眼睛盯过来。

    眸光中有惊诧,有羡慕。

    这是被曝光的节奏啊。

    冷幽雪小手又在燕七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咬着红唇,小声嘀咕:“你赶快找个借口,不然,我不饶你。”

    燕七道:“谁让你喝醉了压在我身上的,这不怨我。”

    “我不管,我不依,反正都是你的错,你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不然,我的清白名声……”

    “好了,好了,别的没有,借口有的是。”

    燕七清了清嗓子,爽朗一笑:“各位早啊,哎,说来也是辛苦,冷捕司连夜审查一位匪徒,匪徒拒不招供,为了模仿匪徒的行凶过程,冷捕司毫不吝惜名誉,让我摸她的腰身,她抱住我的脖子,如此身临其境的模仿,终于找到匪徒行凶的意图和姿势。哈哈,这下终于可以给匪徒定罪了。”

    “不过,夜班三更,筋疲力尽,竟然睡着了。冷捕司,还真是一位爱岗敬业的奇女子呢。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都是一愣。

    扯淡呢吗?

    看你说的一本正经的,我们差点就信了。

    但在场的人都是有眼力见儿的,领悟了燕七的意思,岂敢乱说。

    宋战率先唱赞歌:“冷捕司一心为民,不惜名誉,堪称我们金陵百姓的保护神啊。”

    “是啊,有了冷捕司,我们心里特别踏实。”

    ……

    冷幽雪脸颊绯红,美眸颇有风情的白了燕七一眼,心里又是尴尬,又是好笑:没想到,这厮能编出如此讨巧的理由,真是个撒谎专家。

    以后,他说话我才不信呢。

    谎话说的像真事儿似的。

    冷幽雪赶紧借机脱身:“各位不用客气,我身为捕司……不,身为捕头,抓捕坏人,乃是份内之处。好了,我还要去结案,不能耽误,先走了。”

    她临走时,又在燕七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靠!

    燕七痛的一咧嘴,必须反击了。

    他伸出大手,抽冷子在冷幽雪胸上狠狠捏了一下。

    “痛痛痛……”

    冷幽雪痛得浑身打颤,眼泪都差点飙出来。

    女孩子的胸,那可是最受不得力的。

    稍微一用力,就会奇痛。

    更何况,燕七被冷幽雪掐的火大,用了很多力。

    冷幽雪脸颊绯红,又是疼痛,又是尴尬,回眸看着燕七,又要拔剑杀人了。

    燕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笑着伸出大拇指:“冷捕头又在学匪徒痛叫吗?好逼真,我不得不说,你特别的敬业。”

    “坏人,你给姑奶奶等着。”

    冷幽雪探出葱白玉手,五指成爪,远远的,奔着燕七的裤裆比划了一下,用力一捏。

    燕七吓了一跳。

    这是要捏碎我的蛋啊,死丫头真狠。

    冷幽雪吓唬得燕七连连后退,心里很得意,胸上似乎也不痛了,昂着头,扬长而去。

    “吓死我了。”

    燕七暗暗决定:从今天开始,要穿上铁裤衩,防止被冷幽雪偷袭。

    ……

    燕七又与宋战规划了一番华兴漕运的事情,急匆匆赶去找茅十八去了。

    想要找茅十八,很简单,因为茅十八从来都是躺在林府门口要吃要喝。

    这让燕七很不理解。

    堂堂丐帮老大,至于亲自出来要吃的吗?

    燕七一点也没有被茅十八亲力亲为的工作作风所打动,相反,他认为这厮如此做法,定有深意,或者说有不可告人的猫腻。

    “嘿嘿,十八兄,我为你买了一壶好酒。”

    燕七走到茅十八身前,递上一壶好酒。

    茅十八品着佳酿,冲着燕七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大黄牙:“燕公子,你是越来越厉害了,拿下华兴漕运,扳倒刘青,提携狄人凤升官,好大的手笔啊。”

    燕七瞪大了眼睛:“你知道的还不少吗?”

    茅十八呲着大黄牙:“切,丐帮无所不入,这金陵的事情,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嘿嘿,我还听说,你睡了林小姐……”

    燕七蹙眉:“谣言,都是谣言。”

    茅十八貌似对这件事情很是关心:“什么谣言?你们晚上睡在一间房里,我就不信,你一个大色.鬼,会放过娇滴滴的林小姐。”

    燕七弹了弹身上的灰尘:“你一个丐帮老大,不去讨钱,却关心我和林小姐的事情,你也太八卦了吧?我和林小姐有没有睡觉,关你什么事啊。”

    茅十八很窘迫的笑了笑:“我……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吗?说,你到底睡没睡林小姐,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他貌似对这件事情有刨根问底之意。

    这就奇了。

    燕七非常不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