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前妻久别无恙

第二十章 他对她,连基本的同情都没有。

    她想要离开,却听见陆云深低不可闻的声音:“傅潇潇。”

    他的声音很好听,叫她名字的时候,更是迷人得让傅潇潇继续沦陷。

    她没骨气地走了进去,这才发现陆云深的脸很烫,是高烧。

    “你不是走了么?”他低笑一声,情绪不明。

    傅潇潇给他泡好了药,神情冷淡:“回来看看住过的地方而已。”

    “你在撒谎。”

    傅潇潇拿着水杯的手颤了颤。

    陆云深贴近她,一如往日一样缠-绵,说出来的话却冷冽至极:“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的,傅潇潇。”

    “我知道。”傅潇潇微微颔首,“我也知道,你这辈子都只爱傅青伊。”

    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在硬生生地凌迟自己。

    可是,这些都是事实不是吗?

    傅潇潇坐在柔软的地毯上,她忽的想起第一次见陆云深时,男人站在宴会厅中央,是天生的发光体。

    这样的男人,她永远都配不上。只是年少时爱得执着,总不信命。

    “陆总,如果我死了,你会对我……产生一点点愧疚吗?”傅潇潇轻声问道。

    “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么,你是罪有应得。”陆云深波澜不惊地回答。

    罪有应得。

    又是这四个字,简直就是在用刀硬生生地捅傅潇潇。

    她觉得自己已经心灰意冷了,可是这个时候,还是会觉得疼。

    傅潇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那句话。

    或许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执念,想要知道,陆云深到底有没有把她的飞蛾扑火看在眼里。

    到底有没有,对她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

    哪怕一点点也好。

    但是她早应该知道的,他对她,连最基本的同情都没有。

    她真的好蠢。

    傅潇潇想,她怎么会这么蠢,都到了这个份上,还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傅潇潇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在桌上:“离婚协议书,我签了。”

    陆云深定住,看着她手中的协议书。

    一边是他的签名,一边是傅潇潇秀气的字体。

    白纸黑字,协议生效。

    “东西给你,那我就先走了。”傅潇潇站起身,明明有些担心陆云深的病情,却找不到任何理由留下来。

    推开门,便看见了神色慌张的傅青伊。

    看见她,傅青伊的脸色骤然冷了下来:“傅潇潇,你来这里做什么?”

    “正好遇见陆总生病而已,倒了杯药,现在就走。”

    “最好是这样。我劝你立刻断了其他心思。”

    傅青伊径自走了进去,将大门“砰”的关上。

    她扑进陆云深的怀里,“云深,姐姐来看你了,对吗?”

    “嗯。”

    “我好怕……我好怕她会抢走你。”傅青伊闷声说道,“我想当你的新娘。”

    “傅潇潇签了离婚协议。”陆云深道,“伊伊,再等等我,好不好?”

    傅青伊的脸上浮起一丝浅浅的笑:“嗯。”

    他们甜甜蜜蜜,傅潇潇却疼了整整一晚上。

    这次发病格外的猛烈,她吐血吐得昏过去了好几次,又被硬生生地痛醒过来。

    期间,顾淮安来找过他,傅潇潇却只能硬着头皮将他赶走。

    太痛了。

    凌晨的时候,傅潇潇就接到了陆云深的电话。

    她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走了一步,双腿一软,又栽了下去。手撑着地上,只听见一声脆响——骨折了。

    傅潇潇咬着牙,用另一只手支撑自己站起来,拿起手机:“陆云深,你找我……”

    “今天下午一点半来民政局,把手续一起办了。”

    “……好。”

    她说完之后,手机便摔在了地上,傅潇潇眼前一花,也栽在了地板上。

    傅潇潇干脆直接躺在地上,拿起手机,声音带着些哭腔:“陆云深,我认输了。你说得对,我贱得慌。我求求你,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再离婚好不好,我求求你……”

    身体每一处都在疼,却比不过心脏的疼痛半分:“陆云深,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人啊。我什么都没做错,我只是爱你而已,我有什么罪?我为什么是罪有应得?”

    她只是爱错了人,为什么要受这么多的惩罚。

    凭什么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