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47章 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宋井在楼下等了好长时间,才等到二人下楼。

    “陆总,容总和霍先生说有事,就先回去了。”宋井这话一半是说给陆仰止听的,另一半却是在向唐言蹊交代。

    陆仰止淡淡颔首,看了眼怀里若有所思的女人,皱眉,低声问:“晚饭想吃什么?”

    唐言蹊回过神来,一笑,“都好。”

    又低低补充了句:“今天,在家里吃吧。很久没吃你做的饭了。”

    虽然以前大多都是她在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但在厨艺这件事上,唐言蹊依然不出意外的逊他一筹。

    男人不置可否,帮她拉开车门,让她坐了进去。

    车子缓缓启动,宋井边将车开上主路,边透过后视镜,欲言又止地瞧着后座上依偎着的一对佳偶。

    “陆总,关于刚才会议上讨论的合同,经理又给我来电话了。”

    陆仰止的视线悄无声息地扫过去,“怎么。”

    “说是对方着急签合同,问您能不能今天给出个意见。”

    本来会上讨论的好好的,结果因为唐言蹊这边一句“脸色”不好,他直接甩下会议室里一票人,还放了甲方的鸽子,谱大到无法形容。

    偏偏这次的合作方还是国际刑警,闭着眼都能把他们打成筛子的人物,那是什么好惹的人么?

    男人靠在椅背上,黑眸中一片淡静如常,手里还把玩着女人的发尾,“他们着急就让他们急,你跟着急什么?”

    宋井哭丧着脸,“陆总,人家可说了,如果今天再不签,他们就要找——”他顿了顿,又小心翼翼觑着男人怀中的女人,放轻了声音道,“找墨总了。”

    墨总这两个字指的是谁,大家心里都有数。

    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后排二人脸色都或多或少的起了些变化。

    以唐言蹊为甚,她原本闭着眼,闻言忽然睁开,“什么合作,这么着急?”

    宋井没吭声。

    工作上的事,他一向口风很紧。

    于是唐言蹊把目标转向陆仰止,见他丰神俊朗的脸廓竟也夹带了几丝沉凝,心头疑虑更浓,“仰止,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你怎么满脑子都是出事。”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似笑非笑的,“这么关心这份合同,难道是因为提起了什么让你好奇的人?”

    唐言蹊被他眼睛里的揶揄和嘲弄击中,偏过头,“爱说不说,不说算了。”

    他长臂一展,把女人揽进怀里,淡声道:“工作上的事,没什么好说的,一群国际刑警,在追查一个跨国犯罪集团。已经和各个国家的情报组织合作了,当然不能落下这里。”

    “犯罪集团?”

    唐言蹊眼皮一跳,正是愣神之际,车上电台原本在放的广播忽然就被一条消息打断:“据最新消息,榕城警方已经在两周内接到了三起失踪报案事件,失踪者皆为女性和儿童。市政厅提醒各位家长看护好家里的小孩,女性尽量避免单独行走夜路……”

    当了母亲的唐言蹊对“小孩”二字格外敏感,立马看向陆仰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陆仰止近来没怎么回陆家,也清楚家里老头子三条两头出去开会,不仅市政厅,连厉东庭那边都忙得人仰马翻。

    不过这事和他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也没太上心。

    唐言蹊心里却无声揪紧,忽然也不知哪里来的灵感,脑子里毫无征兆就把两件事串联在了一起!

    “国际刑警之所以要在这边发展信息网,是因为榕城也出事了,是不是?这些失踪案件不是碰巧发生的意外,而是那个犯罪集团连续犯罪?!”

    陆仰止掀起眼睑,平静无物的黑眸里染了些深意,“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给相思请了家教,这段时间她暂时还不会回学校去,每天在家里不会出事。等风头过了,再安排她去上学。”

    唐言蹊这才放心下来,看着车窗外逐渐昏沉的天色,许久都没再说话。

    陆仰止回到家,刚换了衣服准备去做饭,就接到了让他出门的电话。

    唐言蹊坐在沙发上扬起脸瞧着他,眉间有些忧虑,“很着急的事吗?”

    男人俊颜沉静,声音还是接电话时没恢复过来的冷,“无妨。”

    “不如……你先去吧。”她心里略微失落,但还是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善解人意,“多事之秋,千万小心。”

    陆仰止眸光一闪,不费吹灰之力就看穿了她的口不对心。

    将手机放进口袋里,高大的身子倾轧而下,把她牢牢罩住,“说了今天晚上做饭给你吃,要是食言了,陆太太又要自己憋着生闷气了,嗯?”

    唐言蹊心情好了些,抿着唇笑,“我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吗?”

    “嗯,你不是,你最讲道理。”他低眉望着女人白净的脸上那快要溢出来的得意和傲慢,忽然想,五年了,他所要的一切终于又都回到了他怀里。

    如若尽头是你,这条路,再走上十年二十年,也甘之如饴。

    唐言蹊被他蹭得痒痒,大着胆子捧着他的脸就要亲上去。

    唇还没碰上他的,男人口袋里的手机又冷不丁地响了。

    她一怔,手从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滑下,垂眸轻笑,“你先接电话吧,我去厨房看看汤煮好了没。”

    男人俊眉一拧,被她难得的顺从搞得十分烦躁,掏出手机刚想关上,瞥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却沉着眸光,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事。”

    语气微寒。

    对方却似习惯,也不计较,只说了一番话,便教男人无风无浪的深眸里冒出几缕即将崩裂的细纹。

    入了冬,天气转凉,唐言蹊从小怕冷,抱着个暖水袋在厨房里,出神地盯着翻涌的汤锅。

    倏地,厨房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她看过去,对上男人的脸,心里不知怎么,就有了那种预感。

    “要出门吗?”女人的唇边扬起弧度。

    陆仰止沉着脸点头,“有点急事。”

    他大步走进来拥住她,“言言,今天晚上你先和相思——”

    “知道了。”她轻声打断,笑得乖巧恬然,眉目间淌着温凉之色,如一汪清澈见底的水,没什么阴霾,也没什么温度,“你晚上还回来吗?”

    她也不问他是去做什么的,只问他晚上回不回来。

    陆仰止在她眉心吻了吻,“回。”

    “那我等你。”她道,“你早点回来。”

    “不用等我,先睡。”

    唐言蹊静了两秒,褐瞳里几次三番起了些波澜,最终却只止于点头,“好。”

    看着男人从衣架上摘下风衣又捡起车钥匙匆匆往外走的背影,她没由来地觉得,这偌大的房子,又和五年前一样空荡了。

    沙发、茶几、连衣架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种场景,她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

    按理说早该习惯了。

    她按了按胸口处那憋闷的地方,面无表情地想,女人过惯了骄纵日子,还真是很容易变得矫情。

    她抱着手机窝在沙发上随便刷了刷微博,邮箱里忽然蹦出了一张带有“生日快乐”字样的祝福卡,系统自动发送的,孤零零的躺在她荒废了八百年的邮箱里。

    唐言蹊托着腮,盯着那张做工粗糙配色花哨的祝福卡看了有十分钟,才闭上眼,把手机扔到了一旁。

    过了没多久,陆相思像一阵小旋风似的从楼上刮下来,“唐言蹊,今天你生日吗?”

    唐言蹊睁开眼,像是刚被吵醒,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角,嗓音微哑,“什么?”

    陆相思掏出手机举到她面前,“刚刷微博的时候看见的。”

    唐言蹊皱着眉,视线在屏幕上游离好半天才眯着眼睛让视线对焦。

    片刻,懒洋洋伸手捏着女孩柔软的脸蛋,吐槽道:“这种东西你也信,谁会在网络上填自己的真实信息?”

    陆相思鼓了鼓腮帮,像条小鱼,“我啊。”

    “为什么?”

    女孩歪着头,用清脆稚嫩的声音道:“那样就能有很多人知道我的生日了,一般他们是不会记得的。虽然收到的都是系统自动编辑的祝福语,但是看上去可有排场了,你不觉得吗?”

    陆相思说完,见女人没反应,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发什么呆?”

    唐言蹊“啊”了一声,回神,轻轻打了个哈欠,“没什么,小小年纪活得这么招人心疼。你爸爸是不记得你生日还是怎么?”

    陆相思葡萄般的大眼睛里掠过浅浅的失落,“他忙,经常忘记。”

    唐言蹊板着脸,“那他是欠揍。”

    “爸爸又出去啦?”陆相思伸着脖子看了看四周,不见男人的身影,不高兴了。

    “嗯,忙嘛。”

    女孩眼珠一转,“不如你打电话告诉他说今天是你生日,他肯定就回来了!”

    唐言蹊失笑,在她脑袋上敲了敲,“今天不是我生日,你爸爸还有正事要忙,别捣乱!去盛饭,吃饭。”

    陆相思瘪了瘪嘴,依言去了厨房。

    待她走后,偌大的客厅里又只剩下唐言蹊一个。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是未知号码,简简单单只有一句:“言,生日快乐,如果你肯见我,过几天当面把礼物交给你。”

    她没理会,脸上甚至没有丝毫动容。

    怎么看见的,又怎么删除了。

    ……

    郊外的一家叫做“无名”的会所。

    男人面色沉峻地走进来,招待弯着腰迎接,把他往里面的包厢引去。

    也不知这尊大佛今天是怎么了,平日里只是有种高高在上的威仪罢了,今天看起来却似乎,心情不大好。

    脸黑的简直和包厢里那位爷有一拼了。

    他为男人打开包厢的门,一股浓浓的烟草气息从屋里飘散出来。

    刚到的男人眉头一皱,单手抄袋,目光如淬了寒冰,直直地落在烟灰缸里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烟头上,扯唇,冷声道:“要死?”

    正在抽烟的厉东庭不冷不热地扫了他一眼,“你来得再慢一点,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陆仰止在他身旁不远处坐下,冷笑,“你当我稀罕来你这破地方?”

    他家里有烟有酒有女人,还有个漂亮可爱的女儿,他是吃饱了撑的才想一晚上陪个大男人在这种风月场所厮混。

    “有话直说。”被扰了好事的陆仰止心情格外糟糕,戾气就差没从他英俊冷漠的眉眼中滚滚往外涌了,“别耽误老子时间。”

    厉东庭捏着眉心,“这群国际刑警就他妈是一帮孙子,成天就知道打官腔,踢皮球,最后上头把任务派给我了,非要我想办法把人找回来。”

    “说重点。”陆仰止无动于衷。

    “这次失踪的人里有个领导家的远房亲戚,所以上头很重视这件事。”

    陆仰止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再给你三句话的时间,说不到重点老子就走。”

    厉东庭狠狠吸了口嘴里的烟,往烟灰缸里一戳,“我是耽误你多少好事?你是被打断一次就硬不起来了还是怎么,老子前前后后帮过你那么多次你这人连过河拆桥都不带害臊的是不是?”

    陆仰止面无表情地吐字:“一句。”

    厉东庭脸都黑了,“草。”

    “两句。”

    “行了!别数了!不跟你废话,听说那帮孙子找你合作去了,在你那吃了个闭门羹,正准备着换合作方。你最好赶紧把这案子接下来,我不想跟姓墨的打交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