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49章 陪我出去见个人

    陆仰止眉间青筋跳了跳,盯着她半天没说出话。

    正当唐言蹊觉得他是不是已经用视线把她吃拆入腹了的时候,却听到男人的喉骨里溢出低哑的笑,“唐言蹊,好好记着你现在是怎么嚣张的,一会儿别怪我对你手下不留情,嗯?”

    说完,却伸手把她从腿上抱了下来,“在这儿等我。”

    唐言蹊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笑容里令人羞赧的深意,咬唇,“你要去干什么?”

    她都脱成这样了,甚至男人的手掌从她身上离开时还有意无意地重重摸了一把。

    真是……

    陆仰止低头吻了她一下,“下楼拿点东西。”

    唐言蹊想到什么,目光变得揶揄调侃,“你不会还买了强身健体的药……吧?陆先生是不是年纪大了,所以……”

    话没说完,就被男人捏住下巴狠狠地堵住了嘴巴。

    “唐言蹊。”他的语调里带着急促的狠劲儿和不外漏的阴沉,“我还真是把你惯得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什么话都敢说,嗯?”

    她被他亲得瞳光水漾,笑着勾上男人的脖颈,卖乖道:“那你要去拿什么?”

    陆仰止微一低眉,便将她身上细腻胜雪的皮肤和誘人的光景收入眼底,定如磐石的眸光蓦地一荡,顷刻间仿佛在一汪冷清的泉水中晕开了一滴墨,暗色四散开来,令人心惊。

    “把衣服穿上。”他伸手拎起床上的睡衣,不由分说套在她头上,“冷。”

    唐言蹊更是莫名其妙了,脑袋从睡衣里钻出来,不情不愿地睨着他,“你抽什么风?”

    又不是他不分时间不分场合耍流氓的时候了。

    男人气定神闲地勾唇,俊颜如云开雾散后的月光,银辉皎皎,颠倒众生,“别急,后半夜有你受的。”

    他撂下这话就往屋外走去,唐言蹊托腮坐在床上,盯着男人背影,目光微微黯淡。

    过了不一会儿,他又回来了。

    顺手还关掉了房间里的灯。

    唐言蹊下意识抱紧了被子,眯着眼睛试图从一片漆黑里找到他,声音里压抑着点点不安,“陆仰止,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关灯——”

    眼前骤然亮起一簇火光。

    是一支小小的火柴。

    所过之处,留下了星星点点的光芒,不一会儿的时间,就点亮了整个蛋糕上所有的蜡烛。

    唐言蹊捂着嘴巴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脏跳跃的频率突然加快。

    陆仰止含笑望着床上女人的反应,那些明亮的火苗倒影在她的眼睛里,像是从天而降的一斛星光。

    “抱歉,言言。”他低沉着嗓音,混淆在这如水的夜色里,脉脉流动,“是我回来晚了。”

    他本来能在零点前赶回来,却在路上看到了一家蛋糕店还开着门,想起她最是喜欢吃甜食,便停下车,让店里已经下班的师傅重新烤了个精巧可爱的蛋糕给她。

    唐言蹊心中的山洪还在不停涌动,面上却已经沉静下来,摇摇头,“你还记得,我就很开心了。”

    男人把蛋糕放在床头柜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

    唐言蹊在昏暗的光线里不大能看清他的动作,只隐约觉得那个高大的影子似乎在她面前蹲下还是……

    跪下了。

    浑身的血液都往大脑冲去,她有些晕乎乎地被男人牵起左手,把什么东西推到了她的无名指上。

    唐言蹊突然想哭。

    五年多了。

    曾经陆仰止肯娶她,大部分原因就像外面说的,奉子成婚。

    是因为她怀了孩子所以才好命嫁给了这个让榕城无数少女趋之若鹜的陆三公子。

    婚礼盛大得不可思议,连着上了一个多星期的头条热搜。

    可在唐言蹊看来,那也不过就是一场精心铺就的舞台剧。

    前前后后,她像个赶场的艺人,对着陆家上上下下笑到肌肉僵硬。

    而且她的父母也没有到场。

    有人面上恭维逢迎,背地里却指着她身着华美的婚纱的背影说,“千万别和她学,靠怀孕上位,简直不要脸!结婚的时候爹妈都不来参加女儿的婚礼,估计就是怕丢人现眼。”

    那时候唐言蹊却倔得像头牛,横冲直撞不管不顾。

    她小心翼翼地守着这份求来不易的婚姻,没有恋爱,没有求婚,连戒指都比她的手指尺寸细了一圈的婚姻。

    一场,什么都没有的婚姻。

    婚礼结束后,她心力交瘁地卸掉妆容,在卫生间里用洗手液搓了许久才把戒指摘下来,不出意外的,无名指上已经勒出了重重的红痕。

    对着镜子里那个憔悴不安的自己,她在心底发誓,一定要坐稳这个位置,要瘦下去,堂堂正正地把这枚戒指秀给所有等着看她笑话的人。

    她从来要的就不多。

    所以陆仰止给她一丁点关怀和爱,就足够她雀跃许久了。

    此刻在她眼前的场面,更是让她觉得天崩地裂,“你……”

    “言言,再嫁我一次,好不好?”他的声音沉甸甸的,好像每个字和标点符号都有着不可被替代的郑重含义。

    唐言蹊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说不出理由,就想矫情一次,偏过脸蛋,“如果我说不好呢?”

    那边的男人静了静,伸手就要去褪下她的戒指。

    唐言蹊大惊失色,忙卷着被子往后缩了好远,戒备地盯着他,“你想干什么!休想抢我的戒指!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

    陆仰止瞧着她脸蛋上那泪痕犹在,却戒备森严的模样,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却温淡从容笑道:“你不答应做我妻子,还要留着我的戒指,这就有道理了?”

    她想了想,腮帮鼓了鼓,不高兴道:“这戒指本来就是老子的。”

    是她在法院门口还给他的。

    这男人真是奸商,求婚都要用她的戒指。

    唐言蹊咬咬牙,越想越憋屈,“仙人板板!求婚求得这么没诚意,你还想要我嫁给你?”

    陆仰止眉眼淡然,目光都出奇平静,“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为什么有人求婚都要用一种上位者的口吻,好像根本没得商量一样。

    唐言蹊虽然不满,倒也不敢真的触他霉头。

    眼前的幸福得来不易,她是千万个怕他再反悔一次。

    “……那,那答应吧。”

    细若蚊声。

    他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心里也十分满足。

    唐言蹊从来就是这样,不用他费什么心思,只要朝她招招手,她自己就能把他们之间的千山万水跨过来。

    五年前五年后都是如此,她记得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明明自己懒得一塌糊涂,却总把他所有的事事无巨细地安排得井井有条。

    陆仰止想,他爱她,也许爱的就是这种大女人和小女人之间强烈的反差。

    当一个强势优秀的女人愿意在家里为他洗手作羹汤时,那种震撼足以劈山裂地。

    不过此时此刻的陆仰止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元气满满的少女,也有感受到疲倦的那一天。

    也有哪怕他把自己的心都剖开在她面前,也换不到她一个回眸的那一天。

    在后来的无数个黑夜里,他回想起今晚她捧着戒指笑靥如花、温柔乖巧的样子,只能任绝望在体内无休止的蔓延生长,直到活活吞噬他所有的心血。那时他才彻底醒悟,他如今挥霍的,都是他穷尽一生也想换回的一切。

    ……

    那天晚上唐言蹊可算是明白了陆仰止说的那番话——

    “好好记着你现在是怎么嚣张的,一会儿别怪我对你手下不留情。”

    她觉得自己像是海浪里的船,翻覆于波涛之上,上上下下地癫狂倾倒。

    那些凶猛的浪花拍打在船舷上,声音令人脸红心跳,她顾虑着走廊尽头屋子里还在睡觉的女儿不敢叫出声来,却被男人引导着攀上巅峰。

    陆仰止不停地折磨着她,非到她忍无可忍用软腻娇媚百转千回的语气求他时,才给她个痛快。

    这一夜漫长的很,长到唐言蹊第二天早晨,不同于男人的神清气爽,顶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陆仰止却难得的心情愉悦,把她从床上捞起来,嗓音低醇却不容置喙道:“给我系领带。”

    女人蹬着小腿踹开他的手,这腿一伸展,肌肉更是疼得她秒秒钟就清醒了。

    陆仰止单手握住她的玉足,似笑非笑,“你是想自己起来,还是想让我用夫妻之间的特殊方式叫你起床?”

    唐言蹊一听这话立马就睁开眼,磕磕绊绊地接过他的领带,为他系上,嘴里还不忘埋怨:“你这人不厚道,系个领带是难死你了吗?非要把我叫起来,扰人清梦罪该万死!”

    男人在她额间吻了吻,缱绻万分地流连至她白皙的颈子上,感受到他炙热的呼吸,唐言蹊彻底醒过来,瞪大了眼睛,“陆仰止——”

    她不要再来了。

    现在像散架了一样。

    男人嘴角噙着高深莫测的笑,在她细瘦得没有赘肉的腰上轻轻一掐,嗓音磁厚性感,“昨晚不是嚣张得很?怎么,怕了?”

    “……”

    他笑笑,整理好衬衫衣袖,披上西装外套,“我先出门了,有事记得联系宋井。”

    唐言蹊坐在床上,松垮的睡衣下曲线绰约,随着她慵懒的动作而起起伏伏,“等等。”

    男人脚步一顿,回头就看到她这副样子,凤眸一眯,“陆太太,你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有多欲求不满缺人宠爱,嗯?”

    唐言蹊抄起枕头就砸在他脸上,“下流。”

    他单手抓住枕头放回床上,“什么事?”

    “昨天你和厉东庭……”唐言蹊想了一晚,到底还是问出口,“没事吧?”

    提起这茬,男人丰神俊朗的面容忽然就淡漠下来,口气隐隐的凌厉,却不是针对她,“他喝多了,最近心情也不好,所以胡言乱语。”

    边说边把她收进怀里,细细地亲了亲她的脸蛋,“不跟他一般见识。他还有求于我,不会再来你面前放肆的。”

    唐言蹊心思收了收,挤出一个笑,“厉大少爷权势滔天,有什么事还要求你?你净唬我。”

    男人表情一敛,无波无澜道:“上头派他查个案子,对面的犯罪组织好像也有电脑技术类的后台,所以需要些技术人员帮忙。”

    唐言蹊怔了下,“他昨晚叫你出去就是为了这个?”

    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个案子拿不下来,他就麻烦了。”陆仰止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贯不喜形于色的脸上也覆了层轻霾,眸光凛然冷肃,“都是上头的事,不方便说太多。”

    唐言蹊对这些官场商场的玩意也不感冒,“唔”了一声,若有所思。

    男人低眸,将她脸上的神色收入眼底,不动声色道:“你又在盘算什么?”

    唐言蹊瞬间笑得眉眼弯弯,细软的眉线和眼眸如一笔勾出万种风情,妩媚得让他全身都硬得发疼,“你猜,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陆仰止哪有心思去猜这些,猛地倾身而下,狠狠吻住她那张不停开阖的红唇。

    直到呼吸都粗重起来,他才强行撑着手臂起身,沙哑道:“再招惹我你就一个星期都别想从床上离开。”

    唐言蹊知他还要去工作,乖乖举手投降。

    待他走了之后,唐言蹊也从床上起来,余光不经意瞥见床头柜上剩了一半的蛋糕下面压着一叠文件。

    她皱了下眉,想着是不是陆仰止忘了带,便捡起来要给他送出去。

    拿文件时一个不小心,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有一两页正好划过她眼前。

    唐言蹊素来过目不忘,眼神顿时深了几分。

    她耐着性子,又把那几页重新找出来看了两眼。

    这叠文件记载的都是国际刑警们这些年收集的犯罪集团的证物和分析,想是厉东庭交给陆仰止的,没什么稀奇。真正吸引她的,是最后两页上有一串熟悉的数字。

    一串被动过手脚的IP地址,还有最后像打印机出了问题似的、多印上去的一个小小的黑点。

    唐言蹊紧紧攥着这两页纸,赤着脚踩在地毯上,却觉得有股凉意从脚底钻进四肢百骸。

    这东西,对她而言,并不陌生。

    从她有记忆开始,父母便很少在家。

    偶尔在家时,也从未耽误过工作,父亲的部下会把需要处理的文件远程传送过来。

    也许涉及到什么不能被人窥探的秘密,所以每次文件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多重加密。

    而且连IP都是藏在一大串动作手脚的子网掩码后面,让人完全追查不到方向。

    并且她有一次听父亲和部下打电话的时候说,为了防止有人篡改文件内容,会在每页的页脚加上一个小小的黑点。

    用分辨率高的电脑放大来看,那就是个三角形的家徽。

    唐家的家徽。

    而这些东西,统统出现在了厉东庭要追查的、犯罪组织的来往信函上。

    唐言蹊咬住了唇,在暖气开得十足的房间里,冷得打哆嗦。

    文件从手里依次掉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卧室门忽然被去而复返的男人打开。

    唐言蹊如同惊弓之鸟,猛地看向门口。

    陆仰止亦是瞧见她这不对劲的神色,远山般淡漠的眉峰蓦地一沉,走上前来,压抑着嗓音问:“怎么起来了?”

    一低头,她脚下全是散落的文件纸张。

    男人的眸光幽幽如浓雾,其间闪过极其骇人的锐利之色,“出什么事了,言言?”

    唐言蹊抿唇一笑,低头捡起那些纸张,若无其事的合拢在一起放回文件袋里,笑着交给他,“你忘了带东西,我刚想给你送出去,结果不小心掉在地上了。”

    男人的目光圈着她的脸,说不出哪里不对,直觉就告诉他,她笑得非常不自然。

    “是吗?”他眸色晦暗,交错的光影里映着她略显苍白的脸,“你不舒服吗?”

    唐言蹊想摇头,却又生生点了下头,“可能是昨天没睡够,所以——”

    他拉过她,抱在怀中又是一番拥吻,嗓音拉得极低极长,温淡而关切,“那就好好休息。”

    “嗯。”唐言蹊心不在焉地推开他,回到床上,背对着他躺下。

    陆仰止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片刻,为她盖好了被子,讳莫如深地扫了眼手里的文件袋,出门了。

    唐言蹊在卧室门被关上的一刹那就睁开了眼。

    打开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冗长的等待音不停消耗着她的耐心,细长的手指插进乌黑浓密的长发里,一下下地死死揪着。

    可是到了最后,也无人接听。

    也难怪,中国的清晨,欧洲那边还是深夜。

    她想了想,从衣柜里选出了一件相对端庄得体有气质的衣服,搭在身上。

    万年不打扮的唐大小姐难得花了半个小时用心梳了个发型,还化了淡妆,收拾完不出一会儿,赫克托就到了陆家。

    一件她,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老祖宗,你这是?”

    “你来得正好。”唐言蹊打了个哈欠,把风衣扔在他身上,褪去娇懒与温驯,又是个藏锋不露的女强人,褐瞳里冷光清明,“陪我出去见个人。”

    “谁?”

    “手执特种部队雷霆的那位年轻有为的少将,厉东庭。”

    ……

    榕城的郊外有个占地面积广阔的军校训练基地。

    门口有武警官兵把守,唐言蹊和赫克托不出意外的被拦在了外面。

    女人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张出水芙蓉般明艳雅致的脸,一双弯弯含笑的眸子里,却似乎藏着难以描绘的冷艳锋芒,“厉东庭在不在里面?”

    门卫未曾见过有敢对厉少直呼其名的人,皱着眉对望一眼,“你是?”

    唐言蹊还没开口,忽然身后徐徐开来一辆军车。

    里面的女人高高梳着马尾,戴着巨大的墨镜,军帽扔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看到她,门口两个武警战士纷纷敬礼让路。

    她却没急着进去,而是摇下车窗,望着似曾相识的人影,“是你。”

    唐言蹊回过头,看到女人的脸,立刻也回想起来,在小兰出事的那天,她们在森林公园里见过面。

    她就是那个在厉东庭面前蹦跶来蹦跶去,十分狂妄的女兵。

    好像叫什么……

    “顾九歌。”女人拉开车门走下来,“我叫顾九歌,你怎么称呼?”

    唐言蹊抿了下唇,自报家门,“唐言蹊。”

    “唐小姐。”她笑了笑,“到我们训练基地来……有何贵干?”

    唐言蹊感受到了她言语里的几分戒备和敌意,也没太当回事,满脑子想的都是厉东庭和那份文件,“我想见厉东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