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50章 唐言蹊,跟我走!

    “找他干什么?”顾九歌问。

    唐言蹊不知道这丫头和厉东庭是什么关系,不方便对她讲太多,于是信口找了个托辞,“他昨天晚上喝多了,落了点东西在我这,我过来给他送。”

    顾九歌一听这话,先是愣了下,而后心里陡然泛开几分复杂到不是滋味的滋味。

    厉东庭喝多了,这个女人是如何知道的?

    难道他们昨晚在一起……

    这个念头如同从天而降的陨石重重在顾九歌心坎上砸了个深可见骨的坑。

    她摘下墨镜,腰板挺得笔直,声音比平时低了好几度,带着军人特有的威仪,“军区重地,进出的人员、车辆,哪怕是个快件都要经过安全检查。我就是爆破组的,有什么东西你直接交给我,我查验过后没有问题会转交给厉少将。”

    唐言蹊哪有什么东西要给厉东庭,无非就是为了要见他打了个幌子而已。

    如今骑虎难下,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淡淡道:“是厉少的私人物品,不方便交给别人,我必须要当面给他。”

    不知道她话里的哪个字戳中了顾九歌,她的脸色僵硬了下,脊背打得更直,“是吗。”

    唐言蹊还是把语调保持在一种温凉舒缓的节奏里,显得很礼貌,“麻烦你帮我通传一下。”

    顾九歌胸口憋着一股难言的闷气,又把面前的女人上下打量了一遍。

    她明眸皓齿,皮肤被一头乌黑的长发衬得白皙胜雪,年纪最多也就与她相仿,不过那一双褐色的深瞳里包含的内容,却好像比同龄人深邃悠远太多。

    那是一种很复杂的风韵,看似自由散漫,如风般四散无形,可是偶尔一闪而过的凌厉却能让人突然觉得寒芒在背。

    她就是这样把那些冷淡的机锋化进眼角眉梢的春风和煦里,隐则无迹、显则夺人。

    女人看女人向来是很准的,顾九歌只消片刻打量,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对于像唐言蹊这般气质傲人、深藏不露的女人来说,容貌不过是表面一副皮囊,反倒是最没什么杀伤力的东西。

    顾九歌又看了看她身后同样鼻孔朝天、拽得二五八万的赫克托,冷下脸来,“抱歉,我不是厉少身边的通勤兵,不能帮你通传。”

    边说边又把墨镜挂在了高挺的鼻梁上,“既然唐小姐和厉少那么熟,不妨自己打个电话叫他出来。”

    她原以为这样能刁难住对方——毕竟,厉少的私人电话哪是谁都有的?

    谁想唐言蹊竟皱了下眉,“我手机没电了。”

    顾九歌哼笑,“难道还要我借给你?要不要顺带把电话号码告诉你?”

    唐言蹊摇头,“不必。”而后转身对赫克托伸出手,“手机借我。”

    赫克托对她绝无二话,掏出手机递给她,低声道:“祖宗,我手机里没有厉少的号码。”

    唐言蹊想也不想低头在键盘上按着数字,“没事,我背下来了。”

    赫克托点点头,“那就好。”老祖宗的记忆力,他是从来只能仰望的。

    顾九歌闻言却是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眼底深处蹿过黯然与复杂。

    哪个女人会把无所谓的男人的电话号码烂熟于心?

    她和厉东庭难道……

    可是前天在火灾现场,厉东庭明明不是这样告诉她的……

    而且,那个后来把她抱走的男人又是谁……

    唐言蹊等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接了电话。

    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冷漠,隐约能听出不算平稳的呼吸,好像刚刚做完什么激烈的运动。

    “谁。”

    “厉东庭。”唐言蹊直呼其名,连自报家门都懒得。

    她不信以对方的智商和记性,昨晚刚和她通过电话,今天会听不出她是谁。

    厉东庭眯了下鹰隼般的眸子,对身旁刚和他练过的士兵打了个停止的手势,捡起椅背上搭的毛巾搭在肩头,赤裸的上半身在阳光下格外有男人的英挺阳刚之气,“是你。”

    “我在校场门口。”唐言蹊平静道,“你出来,还是我进去?”

    “有事?”

    “想和你谈谈。”

    厉东庭薄唇一勾,声音里却半点笑意也无,“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

    “你现在不想见我,倒也无所谓。”女人懒懒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等你让仰止来麻烦我的时候,可就没现在这么容易了。”

    她的话让厉东庭眸色猛地暗下来,冷冷看了眼身后的立正行礼的部下,吩咐道:“门口有我的客人,带进来。”

    说完便挂了电话。

    唐言蹊对他的狂傲无礼早已习惯,或许当兵的骨子里就有这种不屈于人的桀骜,天大地大老子最大。

    顾九歌没想到自己真的等到了厉东庭身边的通勤兵前来恭恭敬敬地把门口这个目中无人的女人请进校场的一幕。

    她死死攥了下拳,把车开进车库,赶紧又下车,跑去了厉东庭的办公区。

    ……

    指挥部里,当厉东庭换好衣服推门而入时,女人已经坐在黑皮沙发上端着一杯茶,眉目温凉静敛地等着他了。

    许久没和她有正面往来,厉东庭几乎一刹那看不出来这是当年那个嚣张的唐家大小姐,还以为是谁家养尊处优的贵太太。

    到底是被爱情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般。

    心中冷笑,脸上神色却藏得很好,“你想谈什么。”

    陆仰止这几个兄弟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唐言蹊垂下眸子,斟酌片刻,还是先说了另一件事,“遗体,什么时候才能还给我?”

    厉东庭大步越过她身边,坐在自己办公桌后方,“最早下周。”

    “下周就头七了,厉少将。”唐言蹊莞尔,“尸体都还没下葬,你让我们怎么办事?”

    厉东庭不冷不热地瞧着她,棱角分明的脸上就写了四个大字——干我何事?

    唐言蹊抿了口茶,不着痕迹地把话题引向另一边,“听说你让仰止帮你破案。”

    “你倒是什么都能听说。”

    “当然,我枕边风吹得厉害。”唐言蹊不知羞臊、笑里藏刀地回应,“你以为他有什么瞒得住我?”

    赫克托听着这刀光剑影的对话就觉得脖子上嗖嗖过寒光。

    这种情敌之间的蜜汁争宠感是怎么回事啊。

    “仰止最近忙得很,家里家外一团乱,还要给你操心。像你不喜欢我一样,我其实也不太待见你,但是我见不得他太劳累。而且,你毕竟也是他从小到大的兄弟,所以厉东庭,今天我来找你。”唐言蹊放下茶杯,“你要查的案子,可以移交给我。”

    不待厉东庭有所回应,她便补充:“前提是,小兰的尸体,今天就让我领回去。”

    厉东庭打量着她,眼神幽光湛湛。

    若是能让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酒神接手,是最好不过的。

    不过唐言蹊会主动来找他,这事情怎么想怎么觉得蹊跷。

    就算是为了兰斯洛特的尸体——

    她大可以直接让她男人来和他谈。

    “你今天到这来,仰止知道吗?”

    唐言蹊道:“或迟或早都会知道的。”

    她也没打算隐瞒。

    “唐大小姐的脾气,榕城尽人皆知。”厉东庭不为所动道,“你可不像是以怨报德的人。”

    他果然在怀疑她的动机。

    唐言蹊眼尾泄露一丝丝寒气,下一秒换成嘲弄地轻笑,“是,我这人最是睚眦必报,不过厉东庭,你能因为讨厌我而和他打一架,我却不能因为讨厌你而眼睁睁看着他自己一个人劳心费力。五年前的事到底是我对不起他,你替他抱不平,我感谢你。仰止身边有个交心的兄弟不容易,你就当是我来讨好你,愿意接受不愿意接受,决定权在你。”

    厉东庭靠在椅背上想了很久,手掌抬起来,掩在俊朗的眉目间,嗓音沙哑疲倦,“唐言蹊,你不委屈?”

    “委屈。”她还是温静淡袅地微笑,“可是谁让我爱他。”

    爱一个人,就是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穿上了铠甲。

    如此露骨的话,连赫克托眼神都有些动摇。

    “你是他最好的兄弟,倘若你非要为了我和他反目成仇的话,那我罪过就大了。”唐言蹊温声道,“总归,厉东庭和池慕是这世界上两个绝对不会害他的人。这一点上,这么多年,你们做得比唐言蹊尽心尽力。”

    一室的沉默。

    厉东庭摊在额头上的手收攥成拳,终于嗤笑一声,沉沉道:“记住你今天的话。”

    语毕,他按下内线,“把昨天上头传下来的资料再拿一份进来,通知下去,尸检到此为止,下午亲属去领遗体。”

    顾九歌赶到指挥部门口、正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进去时,忽然看到厉东庭身边的通勤兵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过来。

    她眯了下眼睛,截住对方,“是要拿去给厉少的?”

    “是。”

    “给我吧,我正好也要进去。”

    通勤兵不疑有他,把文件递了上去,“那就麻烦了。”

    顾九歌接过文件,推门而入。

    远远就瞧见沙发上那个端坐喝茶的女人。

    她的手指捏紧了档案袋,发出“咯吱”一声轻响。

    厉东庭向来敏锐,闻声便抬头看过去,正对上顾九歌那张来不及收敛敌意的脸。

    他皱了下眉,面色冷峻,“你来干什么?”

    顾九歌行了个军礼,“您要的文件。”

    唐言蹊亦是抬眸,目光在二人之间扫了一圈,察觉出了点异样。

    厉东庭冷漠地收回视线,“放在桌子上,出去吧。”

    顾九歌呼吸一窒,又看向唐言蹊,不情不愿地把文件摔在了办公桌上。

    这次唐言蹊是明晃晃地瞧见了她眼中的寒意,心思一动,走上厉东庭身边,一边俯身捡起了档案袋,一边隔着很近的距离低声调侃,“你桃花?”

    厉东庭不为所动,“不是,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这话听起来就很像是在向自己喜欢的女人解释自己和另一个女人之间清清白白。

    顾九歌气得快要炸了,死死盯着唐言蹊的背影,以公事公办的语气道:“唐小姐,请你自重!”

    唐言蹊挑了下眉,仿佛在用目光问厉东庭——这就是你说的什么关系都没有?

    厉东庭脸色更难看了几分,“顾九歌,出去。”

    唐言蹊抿唇轻笑,直起身子,懒洋洋道:“赫克托,我们走吧,不打扰厉少工作了。”说完,有意无意地又瞟着厉东庭,眨了眨眼,“厉少,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厉东庭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抽风,心头一阵恶寒。

    唐言蹊刚迈出办公室的门槛,还没走出走廊,就听到身后风风火火的脚步声,“站住!”

    顾九歌只看到面前那个走起路来细腰扭来扭去好像背都挺不直的女人静静停在了走廊上,含笑转过身,“还有什么事吗?顾小姐。”

    顾九歌僵着脸,“你和厉东庭,什么关系。”

    她眉眼间的执拗,让唐言蹊恍惚了一瞬,似乎看到了自己五年前倒追陆仰止时样子。

    她不禁多看了顾九歌几眼,故作疑惑道:“我们很熟吗?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这么冒昧的私人问题?”

    “你有这个时间出来追我,不如回去问问你的心上人,他和我是什么关系。”唐言蹊把文件袋交给赫克托,自己插着兜,转头往外走,略带痞气的嗓音顺着空气传回来——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你能做的只是在他身上用功而已,追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就满世界认假想敌,还把火气洒在假想敌头上,是一种非常无能的表现。”

    赫克托又回头瞧了眼站在原地面色愠怒的顾九歌,走到校场外的停车场里才出声问:“老祖宗,你刚才为什么要故意气她?”

    明明直接解释一句没关系就好了。

    唐言蹊坐进车里,系好安全带,闭上了眼睛,耸肩:“谁让她对老子态度那么恶劣的?”

    “哎。”赫克托叹了口气,透过车窗,望着指挥部的窗户,“只怕被这样的姑娘缠上,厉少的日子也不好过。”

    唐言蹊打开眼帘,阴测测地冷笑,“要的就是他不好过。他越不好过我就越高兴。”

    赫克托,“……”

    果然握手言和什么的都是逢场作戏吗……

    也罢,他们的老祖宗什么时候吃过亏。

    “庄清时那边怎么样?”唐言蹊忽然问。

    赫克托边开车边回答:“最近几天都在医院让心理医生陪着,我叫人盯了几天,没什么进展。”

    “心理医生?”

    “不知道,听说精神状态不太好,对艺人来说这种情况挺常见的。”赫克托边说边道,“我拷贝了她的治疗记录,都是些和心理医生交谈的录音,抱怨的问题嘛,家长里短什么都有、不过她说她经常做恶梦,梦见自己被人监视,被人绑架,被人杀死。医生问她最近接触过什么人什么事,她支支吾吾地不肯说。”

    唐言蹊目光一寒,犀利无比,“不肯说?”

    “是。”

    唐言蹊低下头,把玩着无名指上物归原主的戒指,莞尔浅笑,“那就想办法撬开她的嘴,让她说。”

    赫克托微微一怔,“您的意思是……”

    “她是压力还不够大,才这么讳疾忌医。”唐言蹊敛起笑容,平视着前方一马平川的道路,漠然地一字字道,“那我们不妨就帮她一把。”

    当晚,市中心医院的精神科忽然发出一声诡异锐利的尖叫。

    所有护士赶到的时候,只见女人哆哆嗦嗦地坐在地上,不停往玻璃上扔着手边触手可及的所有东西——茶杯、勺子、叉子、水壶……

    医生沉着眉宇跑进来,把女人从地上拉起来,“庄小姐,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有人、有人在监视我!有人想杀了我!”

    “谁?”医生听她重复这几句话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自己都有些疲倦了,但是碍于职业素养,只好一遍遍耐心地重复,“庄小姐,这里是医院,楼下都是陆女士为您安排的保镖,您的手机您的电脑您的一切个人电子设备也都是加密的,您别担心。”

    “不!”庄清时痛苦地捂着脑袋,“是她,是她就可以!这些密码、这些防火墙对她来说什么都不算!她能透过这些东西监视我,她能把我的一切都掌握在手心里!她在看着我,她刚才在窗户上看着我笑!”

    医生一怔,“您说的到底是谁啊?”

    庄清时双眸猩红,死死瞪着医生的脸,“唐言蹊!”

    ……

    第二天,陵园。

    厉东庭的办事效率很高,昨晚便把兰斯洛特的遗体交还给了唐言蹊。

    赫克托本想直接把遗体拉去火葬场,奈何唐言蹊却摇着头说,小兰死前经历的那场大火已经够了,不想让他的尸骨再被焚烧一次。

    他听得满心悲凉,于是也同意了直接封棺入葬。

    霍无舟带着容鸢一同出现在了陵园里,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前所未有的沉重。

    冬日的天空阴霾阵阵,隐约透出压抑的阳光,极易给人带来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错觉。

    唐言蹊在他的墓碑前坐了整整一个下午,安静地望着墓碑上邪肆俊美的脸,偶尔轻轻抚过石碑上的刻字,低声说着什么,说着说着自己就低声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却忽然流了满脸。

    “陆仰止还没来?”赫克托瞪了眼旁边同样低着头大气不敢出的宋井。

    这一天忙忙碌碌的,那个最该陪在老祖宗身边的男人却始终没有露脸。

    宋井也纳闷,他六点多天还没亮就到了陆家,那时候陆总的车就已经不在家里了。

    后来唐言蹊从卧室里穿戴好走出来,宋井也是多嘴问了句,陆总这么早去哪里了?

    女人满脸平静,平静得像是只能用这种表情来压抑心里即将溢出来的疲惫和悲伤,“不知道,他昨晚没回来。”

    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整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若不是相思还乖乖在卧室里休息着,唐言蹊几乎要以为他不告而别了。

    早晨听宋井这么一问,她心里也没了底——连宋井都联系不上他,他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不过担心归担心,小兰的葬礼,该办还是要办。

    唐言蹊不信在榕城还能有人轻易伤得到陆家的太子爷,而且,他若真出了事,新闻早就炸锅了。

    就在最后一丝光亮被阴云遮蔽的瞬间,陵园外忽然响起窸窸窣窣皮靴磕碰地板的声音。

    众人不明所以地看去,两队持枪的武装士兵冷不丁地冲了进来,为首的却是面色阴沉、眉头紧蹙的厉东庭,“唐言蹊,出事了,想活命就快点跟我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