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59章 你怀了仰止的孩子?

    陆仰止一回头看到女人站在楼梯口,细嫩的手背就搭在楼梯扶手上。

    隔着很远,他仿佛都能想见那双手是如何颤抖握紧的。

    就如同她脸上的表情,震愕,不知所措。

    他突然就淡淡嘲弄地弯了下唇。

    怎么还会期待在她脸上看到些欣喜愉悦之色呢?

    恐怕现在的她,巴不得想要和他撇清关系。

    陆老将军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短暂僵持的场景,而后看向陆远菱,皱着眉,苍劲的声线如同拉紧的弓弦,郑重而具有威慑力,“远菱,这件事,没听你提过。”

    陆远菱亦是震惊地半天才回过神来,目光在唐言蹊平坦的小腹上盯了许久,复杂道:“爷爷,我也不知道。”

    说完,她又扬声问陆仰止,“唐言蹊什么时候怀孕的?莫不是……你想拿孩子来诓我们?”

    唐言蹊听到这句话时,静止死寂的眸光才稍稍起了些波澜。

    她微微掀起眼帘,不期然就对上了男人漆黑的眸子。

    是假的吗?

    是他想要假借孩子的名义来保护她,还是……

    唐言蹊心里乱成一团,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他和她之间的恩恩怨怨什么都还没理清,就这么凭空多了个孩子。

    无疑是让本来就混乱的局面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所有的困惑不安中,陆仰止成了在场唯一知情的人,大家都看着他,等待一个答复。

    而他就在各式各样的目光里,蓦然抬步走向了楼梯上的女人。

    走到她身旁时,骨节分明的手解开了西装的扣子,似乎想要脱下来给她披上。

    可是动作做了一半,却又把扣子系了上去,对一旁站立呆滞的佣人道:“回去给太太拿件外套。”

    佣人点头,忙不迭地去了。

    陆远菱望着这一幕,月眉微不可觉地蹙了蹙。

    心里,忽然就有了某种猜测——

    唐言蹊难道还不知道仰止受了重伤的事?

    所以他才不敢轻易把深色的外套脱下来让她看见。

    想着,陆远菱不禁沉了眸光。

    她这傻弟弟,对这个女人还真是掏心掏肺的好。

    还在下人面前称她为“太太”,完全不顾她和爷爷还在这里。

    这架势,是认定了唐言蹊吗?

    “我不是让你回去睡觉?”男人走到她面前,神色如常,喜怒哀乐都藏在他深邃立体的五官中,让人看不出端倪,“怎么又出来了?”

    他边说,手边触上了她的脸,黑眸密不透风,仿佛是漆黑的夜色笼罩在了唐言蹊的眼前,低低徐徐地开腔:“楼下有客人,吵到你了是不是?”

    他道:“我马上让他们离开,这就回去陪你休息,嗯?”

    大掌猛地被女人冰凉的手攥住,唐言蹊一瞬不眨地瞧着他,“陆仰止,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陆仰止看到她胸口激动起伏的样子,接过佣人递来的外套披在她肩头,平静反问:“什么话。”

    “你别和我装傻。”唐言蹊咬着牙关,压低了声音,“你说我怀孕的事,骗人的吧?是为了挡住他们才故意这么说的?”

    话虽如此,女人的紧绷和僵硬却已经出卖了她的心思。

    她自己的身体,她最清楚。

    这么久不来例假,这些奇怪的多愁善感,刚才闻到鱼汤的腥味就想要呕吐……

    再加上,陆仰止对她格外体贴关怀的态度。

    唐言蹊微微失神地松开手,踉跄着往后退了一小步。

    她也许,是真的怀孕了。

    男人长臂一展,接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眸光沉暗晦然,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早想过她得知这个消息也许不会太开心,可是她这一副受了的多大打击的表情还是让陆仰止的心不断下沉。

    “本来想过段时间再告诉你。”陆仰止抬手拨开她散落在耳边的长发,淡淡道,“没想到你自己跑出来了。”

    顿了顿,“是,言言,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就在你肚子里。”他摸了摸她还没有凸起的小腹,沉声道,“既然你已经听到了,那也不瞒你了,我知道现在让你接受它有些强人所难,但是现有的矛盾我们再想办法解决,这个孩子,我要。”

    “你要?”唐言蹊不知想到什么,轻笑着抬头,原本失措的眼神也渐渐清澈犀利,“什么叫你要?”

    男人的眸间袭上暗色,瞬间散开浓稠的雾,语调却一如往常的温脉,“就是,我要让它平平安安地出生,谁,都不能伤害它。”

    包括她。

    唐言蹊扶额,笑得淡漠,“孩子是两个人的,生也不是你来生,你凭什么在我面前一句话就宣告了它的生死去留?”

    陆仰止闻言只觉得胸口的沉郁都化为了凌厉的怒,他捏住了女人的肩膀,却顾忌着她的身子不敢太用力,“你不想要它?”

    “我没说过这话。”唐言蹊拨开他的手,“我只是不喜欢你一个人就决定了一切,好像我的意见完全没有参考价值一样。它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因为跟你赌气就拿掉一条无辜的性命。不过我希望你清楚,我留它是因为我想,而不是因为你们陆家人让。”

    这话,不轻不重地传到了楼下二人的耳朵里。

    陆远菱蹙起眉头看了爷爷一眼。

    老爷子眼里似也有些复杂沉思的光芒,表情不是很愉悦,“仰止,让她下来,我要见见她。”

    陆仰止想也不想,“爷爷,我说过了,她需要休息。”

    “她人都站在这里了,还休息?”陆远菱冷哼,“好大的架子。”

    唐言蹊听到这声音,原本想要往回走的脚步忽然就止住了。

    踩着拖鞋,就这么一步步走下了楼梯,“陆远菱。”

    她的视线在陆老将军脸上停顿了一秒,颔首以作招呼,而后越过老爷子,冷锐非常地直射陆远菱,“真没想到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陆远菱一噎。

    陆老将军不动声色地截住她的话:“怎么,你们之间也有事?”

    唐言蹊与他对视,在一军之将面前气场却分毫不怯,“不巧,有笔账还没算清楚。”

    陆老将军看她的神色多了几分意外和赞赏。

    几年前他孙儿结婚时,他就见过这个新娘子。

    不过陆家人生来就有一种迷之矜贵倨傲,不太爱低头研究脚下人的身世背景。陆老爷子当时也是这种心态,觉得无非就是哪个大户人家家里的千金小姐罢了,反正放眼榕城也没人比陆家更有权势,娶谁都是将就,对他来说差别不大。

    加之他平时都生活在四九城里,婚礼过后第二天就直接专机飞回了四九城,所以没怎么和这个孙媳妇儿打过交道。

    眼下这么一看,似乎也不是什么池中物。

    不怪仰止会喜欢,若是再早个五六十年,估计他也会觉得这样的女孩有意思。

    “你怀了仰止的孩子?”陆老将军淡淡问。

    唐言蹊不想对长辈不敬,可是陆远菱就在老爷子身后站着,她实在给不出什么好脸色,“嗯。”

    陆仰止也从楼上下来,顺势揽住了她的腰,无形之间仿佛做了她背后的靠山,“爷爷,见也见过了,没什么事我就让她上去休息了。”

    “这么瘦,她怎么能把我重孙儿生下来?”陆老将军冷笑,“别是你真随口拿来诓我的。”

    陆仰止同样皮笑肉不笑,“爷爷如果在这里多耽误一会儿,她明天早晨起来精神头会更差。”

    “合着还成我的错了?”陆老将军问完这一句,停顿了很久,忽然就扬起手里的拐杖重重打了下去。

    唐言蹊大惊失色,第一反应是护住了肚子。

    陆仰止也眸色一厉,猛地把女人整个抱进怀里,那拐杖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后背上。

    不知是不是唐言蹊的错觉,她竟好像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紧接着就看到了男人面色寡淡、不停渗着冷汗的脸,她吓得愣住,一时不晓得该如何是好,“陆仰止,你没事吧?”

    男人紧抱住她,缓了两秒钟,眼前发白的景象才逐渐褪去。

    他回过身,嗓音比方才沉笃锋利了许多,连表面上的恭敬都被烧起来的怒火和阴鸷盖过,“爷爷,她怀孕了,您这是什么意思?”

    陆老将军面色不改,同样迎上他的视线,厉声道:“我打的就是你个混账东西!”

    老人从沙发上起身,沉沉地看了唐言蹊半晌,“小姑娘,你先回去,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们陆家会给你个交代,该有的补偿一样不会差你。这个混账东西我会亲自教训。”

    唐言蹊闻言愣了片刻,竟从老人的言语里品出了另一种味道——

    他这好像是,要拿掉她肚子里孩子的意思。

    陆仰止眉头紧拧,声线冷得能结冰,“爷爷,我尊您敬您,不是因为您年纪大,是长辈,不过就是活得时间长一点而已,没什么比普通人更值得尊敬的!我敬您是因为您德高望重,无论是为国为家都立下了汗马功劳,敬的您一身的德与行。但是您今天对孕妇下手,实在让我难以恭维。”

    “我对孕妇下手?”陆老爷子气得胡子都在抖,清癯削瘦的脸上五官好像要扭曲在一起了,“少拿这话来激你爷爷我!是谁让她怀孕的?你做这些混账事的时候怎么不考虑考虑后果?现在跟我说什么伦理道德,她怀孕了,你打算怎么和你的未婚妻交代!”

    未婚妻。

    唐言蹊喉咙一涩。

    陆仰止却已然凌厉开口,掷地有声:“别再往我身上安什么莫须有的婚约,除了她我谁都不会娶。”

    “我也懒得管你们这些破事!”陆老爷子一甩手,比他还不耐烦。

    真当他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还是四五十岁的长舌妇了?

    陆德勋三个字拿出去也是威震四方的,天天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一群小辈计较,还不够闹心的。

    他之所以会来榕城,是因为方老将军病故以后,上面局势动荡,他有意想把自己当年的左右手厉家那个年轻有为的孙儿厉东庭提上去,结果方家私下里给他使绊,逼迫厉东庭接手了一桩国际大案。

    他是为了这桩牵扯甚广的案子才亲自飞来一趟。

    没想到到了家里,就听孙女陆远菱说了一堆陆仰止的“光辉事迹”。

    听得他脑门上火冒三丈,直接派人把陆仰止这个孽障押回家里一通教训。

    好巧不巧,当天深夜,他未来的“孙媳妇”又失踪了。

    陆远菱急得发疯,差点在他面前眼泪都流干了,非要向他借人亲自去找一找。

    陆老将军也不愿意,毕竟他手底下的人,都是军方的人,哪里是能随便借的?

    可是他向来就最疼家里的女孩,老大家里的陆七七,老二家里的陆远菱,都是他的掌中宝。陆七七性子顽劣,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所以在陆老将军心里,陆远菱从小是最让他省心的女孩子,一见宝贝孙女掉眼泪他就心疼,想着远菱做事有分寸,他才不得已点了头。

    哪知事情竟然搞得这么复杂。

    绑架他未来孙媳妇的居然是他曾经的孙媳妇。

    而且这女人现在还怀了他的重孙。

    本来他想做一回坏人,逼这个女人把孩子打掉,实在不行,给她些补偿就是了。

    可是唐言蹊还没什么反应,他自己的孙子先炸毛了。

    什么“非她不娶”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看不出他这个孙儿还是个情种呢。

    种种思绪缠绕在脑海里,当年征战一方的陆老将军现在被这些家长里短逼得很头疼。

    很想直接转头就走,可是到底长辈的身份还在,他只能又坐了下来,沉着脸,“行了,废话也少说,你们之间的事情,留着自己解决。”

    陆老将军何许人也,从刚才唐言蹊一出来对着陆远菱那个态度,他就看出自己的孙女可能瞒了一些事情。

    摸不清事情全局的时候,他不会轻易下论断。

    尤其是刚才陆仰止还给他扣了个“德高望重”的帽子。

    这时他要是不分青红皂白维护自家人,那不是打脸给外人看么?

    陆老将军千百个不情愿,还是忍着没发作,开口问唐言蹊:“你既然怀孕了,我也就不对你用什么特殊手段了,自己说,清时的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唐言蹊还没说话,陆仰止就斩钉截铁地答了。

    陆老将军又被搓起火来,“谁问你了?闭嘴!”

    唐言蹊看到男人额头还在渗着冷汗,心里有些不忍,菱唇几次开阖,最后才低低说了句:“你先上去让宋井给你看看,是不是伤到什么地方了。”

    陆仰止听到这话,眼里的笑意才落得真实了些,俯首吻了吻她的眉心,哑声道:“你心疼了?”

    陆老将军,“……”

    调情还他妈当着他的面!

    是真当你爷爷我死了?

    唐言蹊比陆老将军还不爱听这些暧昧的话,躲开他灼热的视线,深呼吸道:“陆仰止,我没和你开玩笑,你自己的身体自己不注意,想让谁心疼?”

    男人摸了摸她的头发,道:“无妨。”

    听到他这无所谓的语气唐言蹊就上火,她转过脸瞪着他,“你就不能让人省心一点吗?”

    “我如果上去了,我爷爷三言两语就能把你说得后悔投胎来到这个世界上,你知道吗?”男人同样居高临下对着她,握着她皓腕的手紧了紧,平缓的语调听不出喜怒,“你以为你对面坐的是谁?”

    唐言蹊不说话了。

    宋井在旁边看得不禁叹了口气。

    陆老将军他见过几次,严厉起来,那一方霸主的气势也不是开玩笑的。

    他偶尔胸襟开阔、气量大,那也只是因为这种人见惯了大风大浪,有些小事他懒得计较罢了。

    “你们商量完了没有?”陆老将军冷声开口。

    唐言蹊这才想起,她还没回答他的问题,于是正色,“老将军,庄清时失踪的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您与其把嫌疑锁定在我头上,不妨好好问问您的宝贝孙女干了什么。”

    陆老将军视线一扫陆远菱,后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爷爷。”

    “人家对你意见很大。”陆老将军道,“你干了什么,说说,我也听听。”

    陆远菱咬着牙,知道这时候掉眼泪肯定是不管用了,于是无奈道:“爷爷,这件事还是医院的医生告诉我的,清时这阵子精神状态一直就不好,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看见了窗户外面什么东西,还是手机上什么消息刺激到她了,她突然就开始发疯。”

    她的话让唐言蹊目光微微一凝。

    昨天晚上……

    她确实让赫克托给庄清时的手机发了点东西。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只是个监听软件而已,模棱两可地告诉庄清时,她确实是在被监听。

    唐言蹊本想这样能击垮她的心理防线,让庄清时对心理医生多吐露一些线索。

    没想到这竟然成了庄清时失踪前留下的最后讯息!

    唐言蹊。

    她的名字。

    这一点,毋庸置疑,确实是她做的。

    女人的迟疑被男人的余光看在眼里,陆仰止握住她的手,不动声色把她的侧脸挡在爷爷看不到的阴影中,以防被精明矍铄的老人看出端倪,“她没有做任何事,我已经问过她了。”

    “你就是在袒护她!”陆远菱恨铁不成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