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65章 你发烧了呀?

    “她不是和你姑姑、姑父断绝关系了吗?”傅靖笙有些不解。

    男人听着她的话,邃黑的眼底闪过一丝深沉的思考之色。

    恰在此时,门外一辆军车开进了院子,里面身穿军装、身姿挺拔的司机拉开车门走下车,脱帽敬礼道:“老将军的副官昨晚收到了短信嘱托这两天把小小姐暂时带回老宅生活,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为了保全小小姐的安全,将军还是让我们过来看看,顺便接小小姐回家。”

    “什么?”傅靖笙愕然看向他。

    很快也就想明白了个中缘由。

    能随随便便联系上陆老将军身边的副官的,除了酒神本人还有谁?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任何人的信息对于有能力者来说都是公开透明的,毫无隐私可言。

    “她连这都交代好了。”江一言捏着手里那张纸条,意味不明地笑了下,凉凉道,“想得真是周全。”

    这份笑意却只停留在嘴角,没能取代他眼底愈发幽深的色泽。

    有什么事值得她连夜离开榕城,甚至来不及等到第二天早晨体体面面地告一个别?

    傅靖笙没他想得这么深,只当唐言蹊是任性过头,无奈地扶额道:“她也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她不懂,江一言也不想点破让她跟着干着急,便把字条揣进口袋里,淡淡睐了那军官一眼道:“要带相思走?我和你一起。”

    他面色如常,语调也没什么起伏。

    傅靖笙却听得出来,男人是不信任眼前的军官。

    多事之秋,谁都不能轻易相信谁。

    坐上了男人的车,车厢里微微缭绕着她惯用的香水味和男人衬衫上混合的冷香。

    傅靖笙抱着暖水袋稍微平静下来,眼皮却不知怎么,还是跳个不停……

    ……

    飞机降落在伦敦郊外的机场。

    女人连行李都没带多少,匆匆出了海关。

    正是唐言蹊。

    她在机场招手想要拦一辆出租车,停在她面前的,却是一辆颜色深沉的高级轿车。

    里面的男人带着黑色的礼帽,一身黑色西装,黑色的耳机线深入西装里衬,墨镜几乎遮了他半张脸。

    饶是这样,她也看清了那人脸上冷漠无物的神色,“大小姐,我在这里恭候您多时了。”

    唐言蹊握着包带的手指一紧,眼神有些意外。

    她没想到,来接她的人竟然是唐家的人。

    心防稍稍卸了些,一些不知名的焦灼却一层层地叠上来,她想也不想甩出一堆问题:“是你?你是我爸派来的人?!到底怎么回事,我妈出什么事了?我爸人呢,为什么我现在联系不上他?”

    昨晚她的邮箱里突然出现了一张照片。

    是她母亲江姗,在一个简陋的屋子里,披头散发的模样。

    唐言蹊当时手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

    她虽然不太清楚母亲的身份,但是无论听舅舅、舅妈他们说,还是这些年来和他们偶尔一次的交涉,都不难感觉出母亲身上流着的那股生在贵族门庭、举止优雅又从容的气场。

    哪怕在家里,她都是仪容整洁,发髻高挽。

    从来没有过这种披头散发的时候!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简陋、一看就不是家里的小屋中!

    邮件下方附了句话:家人小聚,不便有外人打扰,伦敦见。

    写得隐晦,但对唐言蹊来说,意思也足够明显——不要通知任何外人,尤其是,警察。

    作为一个黑客,她很清楚有多少种手段可以把一个人360度无死角的监控起来。

    唐言蹊当即冷静下来,不敢随意给任何人打电话,而是匿名、用她能想到的最复杂隐秘的办法给陆老将军的副官编辑了一条短信。

    一,是为了相思的安全。

    二,也是为了试探。

    果然,在这条短信发出去没多久,邮箱里又多了封邮件: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试图联系外人?念在你是初犯,也没有报警的份上,这一次就算了。倘若你再轻举妄动,我不保证在你母亲身上会发生什么。

    至此,唐言蹊才彻底信了,她已经完全在对方的监控之下了。

    以她的本事而言,破译这样的监控系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敌在暗我在明,她万一在自己不知道的点上触怒了对方……

    女人白皙削瘦的手指搭在膝盖上,渐渐,攥拢了一掌冰凉的空气。

    望着显示屏上那张早已经陌生了的脸,唐言蹊忽然就笑出了声。

    他妈的。

    你能扔了我,我却不能扔了你。

    可笑的是她昨天还在和霍格尔说,她可能要出趟远门。

    今天,就接到了这样一封不怎么友好的邀请函。

    像是知道她有亲自过去的意愿,所以给她个台阶巴不得她赶紧过去一样。

    唐言蹊关了电脑屏幕,独自对着卧室空荡荡的空气,冷笑说了句:“绑我老子,你牛逼。”

    不知,是说给谁听。

    然而,等她火急火燎地赶到伦敦机场,却发现在机场接机的,竟是唐家派来的人。

    她不疑有他,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们现在去哪里?回家?”

    前排的司机微微一笑,笑容略显古怪,“大小姐,先生现在不在家,出门办事去了。您可以先回Town家等等他,不过,不一定能等到就是了。”

    “你叫什么名字?”女人懒洋洋地把包往后座上一放,眼神颇为锐利地扫过去。

    那人对上她的视线,不卑不亢,“回大小姐话,我是先生身边的助理,乔治。”

    唐言蹊看了眼他西装上的手巾袋,没再说话。

    却掏出手机,抿着唇发了条短信出去。

    车子在Town家庄园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司机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被放行。

    这还是唐言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回家”,陆家的阔气和卓绝她是见过的,她一直以为父亲也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外国商人,从未想象过,眼前会有青石板铺就的甬道,周围盛放着矢车菊,一路通到前方像16世纪的城堡一般气派精致、金碧辉煌的建筑里。

    对称的门窗,栩栩如生的雕像,手里拿着一根象征着权利的权杖,高高在上俯瞰着整条一马平川的主路。

    在黄昏之下,那没有眼睛的雕像,眼里却好似染了些鲜血一样危机残忍的光。

    文艺复兴时期最讲究对人物肖像的真实还原,唐言蹊光是与雕像对视一眼,就能感觉到背后竖起的寒毛。

    不知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又该是何等的风光威仪。

    “那是Town家的先祖,第一任公爵大人。”乔治也抬头与他对视,不知想起什么,唇角一勾,“当年征战四方,杀伐决断,为日不落帝国立下汗马功劳,后来却因为小人诬告而被女皇施以绞刑,听说是把浑身的器官都摘干净了,死得很惨呢。”

    唐言蹊皱了下眉,下意识摸了摸肚子,不悦地看过去,“你跟老子说这个干什么?”

    她肚子里可还有孩子。

    胎教很重要的,她从前讲的都是白雪公主、灰姑娘之类的童话。

    上来就这么血腥,万一被孩子听去了就不好了。

    乔治对她单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女人拾阶而上,脚步停在半途,衣袂被风吹得翩然,她抬手自在地拢了拢飞扬的发,平静道:“我耐心不好,让你主子直接出来见我吧。他处心积虑把我骗到这里来,应当不只是为了让我换个更豪华一点的住处吧。”

    乔治一怔,失笑,“大小姐,我说了,唐先生出门了。”

    “不拆穿你你还跟我这儿装上瘾了?”女人的嗓音静袅,却在温温淡淡中碾出一股凌厉非常的气势。

    乔治又是一愣,“大小姐,您在说什么?”

    唐言蹊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爸身边一共三个秘书两个助理,分别叫福特、杰弗里、塞西、斯图尔特和肖恩,在中国时还有个女秘书姓袁,后来因为我妈不喜欢被fire掉了,你是他们其中哪一个?”

    乔治被她接二连三吐出来的名字震得半天才醒过闷来,眸子一眯,又道:“抱歉,大小姐,是我口误,我其实是家里的管家。”

    “管家?”唐言蹊低笑,打量着他的西装,“最出名的那所德国国际管家学院毕业的吗?”

    乔治眼神一沉,还是答:“是,就是那里。”

    “他们没教过你身为一个管家,穿西装的时候手巾袋里要配什么?”唐言蹊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目光却格外冷厉地盯在对方空空如也的口袋处,“还有,德国有没有管家学院我不知道,但是欧洲最出名的管家学院在荷兰。”

    乔治,“……”

    对方阴沉沉地望着她,让唐言蹊陡然生出些许不安。

    但她还是镇定着,与他对视。

    “你倒是懂得不少。”男人仿佛瞬间撕下了一张假面,连表情都变得比方才阴森许多,“都说大小姐常年不与先生亲近,没想到你连他身边五位助理的名字都知道。”

    唐言蹊微笑,“偶然看过一次。”

    也是小时候爸爸在国内处理公务的时候她在名单上见过那些名字。

    不巧的是,她从小就过目不忘。

    天地间的风倏忽间变得更烈,男人的嗓音几乎被风撕裂,“不愧是大小姐。”

    唐言蹊收敛起笑容,双手背在身后,在凛冽的风中冷声质问:“一口一个大小姐地叫我,你到底是谁的人?”

    “是我。”

    身后,两扇金碧辉煌的大门应声而开。

    唐言蹊刚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她听错了。

    而后她浑身僵硬地转过身来,对上那张熟悉无比的俊颜,一时间,好似有种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感觉。

    男人手里拿着一支不大不小的礼盒,包装精美,光影在他的深邃立体的脸上交织,明处光芒四射,暗处惊心刻骨,“迟来的生日礼物,可是你一直没再联系过我。”

    唐言蹊仿佛被人扼住喉咙,说不出一个字。

    男人却低低笑了,伸手拨开她额前被风吹得散乱的头发,“刚才还伶牙俐齿的,怎么见到我没话了?”

    他墨色的眼里流动着暗影余晖,是浓烈的夕阳都点不亮的深邃幽沉。

    唐言蹊闭了下眼,“墨岚。”

    对方这才重新展颜笑了起来,对她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静,如谦谦君子,“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同我讲话了,还想着怎么逗你开心才好。”

    她生日那天,墨岚曾是唯一一个记得祝她生日快乐的人。

    那时他也在短信里写了,如果她还愿意见他,那么他会当面把礼物给她。

    唐言蹊脑海里有许多念头不停地冲撞,却被男人拉着手腕带进了会客厅,怒号的阴风被完完全全挡在了身后,只听他淡淡吩咐:“乔治,让后厨去泡两杯金骏眉来。”

    乔治抬眼看着女人,又是古怪地一笑,比方才更恭敬地回答:“是,头儿。”

    唐言蹊被他领到沙发上坐下。

    男人亦是不紧不慢在她对面落座,“你是有多不想看到我?”

    她抿了下唇,心里五味陈杂,竟找不出一丝可以开口的话题。

    待乔治放下了茶杯离开后,她才在氤氲的蒸气里找回自己的思路,“你为什么在这里?”

    墨岚微微阖着眼帘,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揉着眉心,“嗯,我昨天还在德国办事,早晨听下人说你坐昨晚的航班连夜飞到了欧洲,估计今天下午就要到了,所以临时赶回来,想见你一面。”

    “墨岚。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自从几年前那件事发生以后,她就没怎么用小时候那种两小无猜的语气和他说过话、开过玩笑。

    但也,从来没这么冷硬骇人过。

    男人摩挲着手里的茶杯,漂亮温润的眸子垂着,思考着如何回答她的话。

    如果没有前面那些风尘仆仆、四面楚歌的铺垫,唐言蹊肯定会把眼前一幕当成老友间久别重逢的叙旧。

    ——不过,她还没忘记自己是为什么来这里的,也没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件事说来就话就长了。”墨岚目光温柔地望着她,“晚上想吃什么,我们许久没见,出去吃?”

    唐言蹊在对面没有波澜地睨着他英俊无俦的脸。

    许久,才一字一字地开口,“吃个屁。”

    她虽然笑着,墨岚却从她周身激荡开的冷艳气场里感知到,她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墨岚在她的咒骂下丝毫狼狈都不显,仍然一副浊世佳公子的矜贵从容样,“言,你太固执了。”

    眼底深处却是一望无垠的白雪皑皑。

    “老子就只剩这点毛病了,知道老子固执就少他妈废话。”唐言蹊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正在一根一根地跳动着,“赶紧说。”

    “呵。”男人捧着茶杯,笑得似是而非,“知道太多未必就好。”

    “那你何苦把我骗到这里来。”唐言蹊学着他的皮笑肉不笑,掀起眼睑睐着对面的男人,“瞒我一辈子让我逍遥自在岂不更好?”

    墨岚叹了口气,还没说话,门外便有个同样英俊漂亮的青年走了进来,笑嘻嘻又亲昵地对她喊:“老大!”

    是顾况。

    女人的褐瞳在无人可见处轻轻晃动了下,而后又冷凝成冰。

    顾况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二人之间尴尬的气氛,解释道:“老大,你别生气呀,墨少原本就和唐先生认识。”

    “你说什么?”唐言蹊猛地看向他。

    又不可置信似的,重新把目光投在墨岚身上,以求证实。

    “当年我被家里赶出来,遇到了你。”墨岚淡淡启唇,从始至终话音都保持在同一个维度里,起伏不大,好像在说和他没有半点关系的、别人的故事,“那年下着大雪,你好像和家里人吵架,哭着跑出来,大概已经不记得你见过谁了。”

    唐言蹊茫然。

    她的记性……

    真的是可好可坏的。

    好到可以记住十几年前看过的资料上一串乱码似的IP。

    坏到也可以把昨天发生的事转瞬间就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墨岚说,她和家里吵架的事,她却还能想的起来。

    那是她为数不多的,和父母闹脾气。

    因为那时候还太小,还没有放弃想从父母身上找点存在感和关注,还在试图以“离家出走”的方式抗议他们动不动就离开很长时间,把她独自抛在国内不闻不问的做法。

    想想,也是幼稚得可笑。

    他们连把她独自丢下的事都做得出来,又怎么会关心她是不是离家出走呢。

    于是五岁的唐言蹊就在桥洞下睡了一晚。

    桥洞……

    她的眸子闪了闪,细软的眉头忽然就皱了起来,“你是我在桥洞下面见过的那个——”

    小乞丐?

    男人脸上云淡风轻的。

    唯独听到“桥洞”二字时,眉宇间蒙上了沉冷的阴霾。

    唐言蹊逐渐想起来了。

    她记得那天,她在桥洞下面过夜,遇到了许多乞讨的孩子。

    他们好像都是被什么人贩子组织从各处绑来的孤儿,打断了手脚,出去乞讨。

    在桥洞下面睡觉只是做做样子,真到了下雪时——比如那一天,他们都陆陆续续回到了人贩子的“大本营”里过冬。

    唯独有一个比她大几岁的男孩,抱着自己的身子,僵硬,又不停地哆嗦。

    她哭够了,才凑过去看了看他。

    桥洞外是一片白茫茫的雪色,他的脸,却比那雪更白,更凉,更没有人气。

    唐言蹊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烫得瞬间就收了回来,“靠,你发烧了呀?”

    她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原本想转头就走,可是脚下如坠千斤。

    到底,还是很“仗义”地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给他裹上。

    两个人就这样依偎了一晚上,第二天天都还没亮,唐季迟派来找她的人就在桥洞下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二人。

    唐言蹊喷嚏连天地打着,被江姗狠狠一通责骂,而她身旁那个冻僵了的男孩也因此得救。

    换言之,如果没有她,如果她没有刚好和家里人吵架而离家出走——

    墨岚,也许就死在了那年冬天刻骨寒冷的大雪里。

    虽然她无心救他。

    但说到底,也是她的出现,给了他生的转机。

    唐言蹊不太愿意在墨岚面前回忆往昔,沉着脸,还是不懂这其中的关联,“那你和我爸爸……”

    “唐先生救了我。”墨岚道,“但是他叮嘱我,和你做朋友,留在你身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