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68章 击毙庄清时

    门里,有接引他的人迎面走来,“我是Town先生的助理肖恩,您是……”肖恩看到了他手上的玉扣,笑道,“原来是我家大小姐的朋友。”

    男人的眉尖微不可察地耸动了下,眼窝之下的阴影更深,“你家大小姐?”

    肖恩抬手,礼数周全地把他引进了这座宏伟壮观的建筑。教堂的穹顶极高,视野开阔,设计繁琐却精妙,在西方古典美学的底蕴外蒙了一层神秘的宗教面纱,这座教堂据说是由米开朗基罗亲手设计的,也是他穷其一生也没有完成的、最伟大辉煌的作品。

    男人的黑眸倒映着色彩斑斓神圣的墙壁和天窗,正出神,忽听肖恩回答道:“是,您手里的东西,是我家小姐的。”

    饶是霍无舟已经猜到了,却还是在对方亲口说出这番话时,震惊得失语。

    “穿过前面的走廊就是花园,圣座身子不适,不能见客,您有什么急事,可以直接和我家先生说。”

    霍无舟颔首,再一抬眼就看到了花园小径的尽头走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

    年纪大约能做他的父辈,却不像其他的老人,看上去苍白又枯竭,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只让他看起来更加成熟俊美,五官立体又深邃,依稀能看出当年非凡的容貌和沉静下来的气场。

    不过,他的胳膊上好像缠着绷带,绕上了半个手掌。

    “霍格尔。”

    男人淡淡开腔,叫着他的名字。

    霍无舟推了下眼镜,藏匿住打量的目光,“唐先生。”

    “有什么事?”唐季迟问完这话,忽然想起,他是来找自己妻子的,眉头轻蹙,“和我说也一样。”

    因为警卫人员的疏忽,姗姗前两天险些在德国遭遇不测,而他手底下的势力这两天正在经历一场大洗牌——唐家出了内鬼,他正在逐一清查,不敢贸然启用任何人,只能带了几个信得过的人亲自深入敌腹,把她救了出来,马不停蹄地带回梵蒂冈修养。

    这边是禁止交火的区域,无论是安保还是医疗都比其他地方条件好上太多。

    那女人却逞强的很,受伤也不耽误工作,他为了这事已经和她发了一下午的脾气。

    江姗这才妥协了,答应他这几天暂时就不接见客人,专心养伤,还回绝了不少人的探望,谁知,却迎来了这么一位。

    唐季迟看到他手上的玉扣就知道,这个人,不能不见。

    霍无舟道:“唐先生,事发突然,我就长话短说了,她让我带着这个保险箱尽快找到您和唐夫人,要来那枚真正的玉扣打开保险箱,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唐季迟看着他脚边的箱子,似是随口一问:“她人呢?为什么不自己来找我?”

    霍无舟比他还惊讶,“她也来了,您不知道吗?”

    话音一落,男人的目光倏地冷峻下来,“你说什么?”

    他沉声喝问:“她去哪里了?”

    眼下时局动荡,言言在电话里说她怀了身孕。

    怀了身孕怎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陆仰止也不管管她?!

    霍无舟的眉头一寸寸拧紧,“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现在我也联系不上她,不过,她最后一次联系我的时候,IP是在英国。”

    “糟了。”唐季迟的表情严肃。

    身后忽然传来冷静而有条不紊的吩咐声:“肖恩,马上去确认Town家老宅的情况,杰弗里带人想办法追查她的去向,带着医生一起,以防万一。福特,把我锁在柜子里的玉扣拿出来,立刻去。”

    这声音,竟然是个女人的声音。

    霍无舟闻声看过去,只见一个披着外套的女人坐在轮椅上,海拔比他们这群男人矮了许多,气势却压人得很。

    她是十分传统的西方人五官,发色和瞳色处处都彰显着她与众不同的贵族身份。

    唐季迟一见她,先前还不动如山的俊脸顷刻间就沉了一半,斥道:“我不是让你在房间里呆着?”

    女人皱眉,语气刻板又强势,“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先告诉我万一言去了英国,你打算怎么跟我交代?”

    Town家老宅,是唐季迟最先弃守的城池。

    因为只有跳出那个框架,才最能看清局势,才最能出其不意地杀他一个回马枪。

    效果果然不出他所料,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内鬼”就漏出了马脚——

    墨岚。

    这么多年来唐季迟一心辅佐江姗,很少插手家里的生意。

    家里有那么多堂叔表舅帮忙打理,他早就甩手不管了,挂个职位也不过因为自己是长子长孙,对家里还有一份责任在,又怕哪天姗姗万一遇到困难需要助力,他辞去家主的位置便无法再替她说话。

    后来有了墨岚,他就更不闻不问了。

    原以为那小子是个可造之材,没想到他的心思全都用在了歪门邪道上。

    这些年他私下里集结了唐家大部分势力,一点点渗透了整个董事会。

    唐季迟发现不对劲了,也不能大动干戈、立即下令彻查。

    因为那小子精明得很,为了抓住他的把柄,唐季迟也只能选择按兵不动、徐徐图之。

    女人发完一通脾气,肖恩就回来了,“回圣座,大小姐她的确在英国。”

    江姗猛地一拍轮椅,也不顾腿上的伤势,怒道:“这个没用的,就只会给我找事!一句话不说满世界瞎跑什么,哑巴了吗?”

    男人薄唇翕动,吐出一句:“我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她给我打过电话,大约是想跟我说这个。”

    江姗看向他。

    唐季迟继续道:“不过那时候你遇险,情况紧急,我没来得及接。”

    江姗,“……”

    “至于她为什么要过来。”唐季迟的手掌按在了轮椅的扶手上,不顾霍无舟和助理们还在场,俯身与女人冷淡的视线保持齐平,语调沉缓地问,“姗姗,你是真的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过来吗?”

    话音一落,不止江姗本人怔住了,就连几步开外的霍无舟都无声攥紧了拳头。

    “墨岚就算再蠢,也知道教廷是他得罪不起的。同样,我这么轻易就把你救出来,说明他绑了你也不是用来威胁我的。”唐季迟娓娓道来,每个字都像细细的针,在无形的薄膜上戳破一个洞,“那你说,他为什么胆大包天要去绑你?”

    轮椅上的女人没吭声,脸色忽青忽白。

    霍无舟也愕然不已,墨岚,这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居然是墨岚?!

    他为什么胆大包天要去绑架堂堂天主教的教皇。

    答案显而易见。

    ——为了威胁老祖宗。

    “言言是为了你才过来的。”男人直起身体,“这是事实,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想不想承她这个人情,这都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从小被她狠心放养在国外的女儿……

    女人握着拳,美丽的脸上再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只剩下微微的苍老和茫然,“我不懂。”

    “你把你这一辈子都奉献给了家族和教廷。”唐季迟的手掌在她头顶抚了抚,“不懂很正常。”

    就连他,也花了将近半辈子,才逐渐走近了她的心里。

    可是时至今日,唐季迟仍然不敢确定,如果有一天他和她的家族、事业发生了冲突,她会不会想曾经无数次选择后者一样,同样眼镜也不眨一下地把他丢弃。

    “那,现在要怎么办?”霍无舟焦灼道,“你们难道不管她了吗?”

    “不是不管,是管不了。”江姗低着头,“墨岚和季迟的事,是他们集团内部的事,季迟的叔叔伯伯也占了集团不少股份,他们支持墨岚,墨岚的存在的就是合法的。我们师出无名,没道理去逮捕他。而梵蒂冈,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发动战争的国度,你明白吗?”

    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发动战争的国度。

    霍无舟笑了。

    说到底,还是唐言蹊在她眼里值不上这一场动乱作为代价。

    是,一人的性命确实比不过万民的福祉。

    但是这话从一个母亲口中说出来,还是太令人心寒。

    霍无舟忍不住闭上眼回想这半年来的一切,在心里无声自问,为什么,每次被牺牲被放弃的,都是她?

    良久,他冷声道:“那墨岚绑架教皇——”

    “这件事我不想再听到。”江姗忽然冷声制止了他的话,一个含威不露的眼神扫过去,“你最好把它忘记。”

    霍无舟后背一寒,懂了她的意思。

    墨岚绑架教皇,用的是唐家的人,换言之,是唐季迟的人。

    出了什么事,墨岚也可以推的干干净净。

    他就是打定了主意,江姗会包庇Town家,不会追究下去,所以才敢下手。

    福特从她的起居室出来,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仿佛看不见眼前尴尬的气氛,公事公办道:“圣座,您要的东西。”

    江姗哪怕再虚弱也不会在外人面前失礼,撑起女皇的架势,手一推,淡淡疲倦道:“给他。”

    霍无舟接过,暂时压下复杂的心绪,把玉扣插进了保险箱的锁眼里。

    摆弄了片刻,“咔哒”一声,箱子应声而开。

    他拿出里面的文件袋,抽出其中的纸张,台头两个大字让霍无舟静如止水的眸光蓦地掀起了巨浪——遗嘱。

    他越往下看,心头越是冰凉。

    江姗的中文到底不能作为母语,要过来看了两眼,觉得吃力,于是问身旁低头沉思的男人,“这上面写了什么?”

    唐季迟按住了眉心,事情比他想得还要严重复杂。

    “墨岚曾经计划运营一个庞大的网络王国,进行不法交易,顺便收集全球各大企业的商业机密和各国政客黑材料,操纵党派竞争,赚取暴利。为此,他曾经和庄家的网络科技公司合作,不过后来庄忠泽发现了他在做的事,退出了组织,紧接着就遭到了他的追杀。”

    霍无舟微微合眸,回忆着记忆中的“墨少”。

    那个不苟言笑,却唯独对老祖宗像春风般温暖和煦的男人。

    他从前就和墨少不太亲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出于男人的直觉,觉得他的眼睛太深,太复杂。

    如今再贴合着这份遗嘱里交代的事,他只觉得背上寒芒如刺。

    那时候老祖宗、他们四位Jack,都在墨少的“组织”里,他们都以为那是个以黑客和代码为兴趣的组织,平时也总会比一比谁写的病毒更高明,却没想,那些东西,原来都被人坐收渔翁之利了。

    “遗嘱里还说,他偷出的证据锁在瑞士银行里,要么,就等庄清时有个三长两短,会被自动交到国际法庭;要么,就等他的亲生女儿拿着信物去取。”

    唐季迟说完这话,霍无舟最先给出反应,“什么叫要么等庄清时有个三长两短,要么等他亲生女儿拿着信物去取?”

    说得好像,庄清时不是他亲生女儿一样!

    “信物。”唐季迟往下读,越读嗓音越沉,“就是打开这个保险箱的钥匙。”

    四周的空气陡然被冻结。

    一片死寂。

    “这后面,还有一封给他女儿的信。”唐季迟的目光凝然,继续绷着沙哑的声音,也似是很吃力地读道,“女儿,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机会看到这封信……”

    “够了!”江姗猛地打断,“墨岚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我饶不了他!”

    霍无舟完全不懂她的关注点,揪着自己心里的疑惑不放,“圣座,恕我冒昧,为什么这枚信物会在你手里?”

    “你不用管这么多。”女人眉头紧锁,“言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这封信就留在这里,等她回来我会交给她,你回去吧。”

    她不给霍无舟说话的时间,扬声道:“来人,送客。”

    待霍无舟被活生生赶出教堂,唐季迟才背过手,望着她,“决定去救人了?”

    “她是唯一能取出证据的人。”

    唐季迟似笑非笑,温度寒凉,“说到底还是为了你的大义。”

    “为了什么重要吗?”江姗瞪着她,“把她救回来不就行了?”

    “不重要吗?如果你是为了大义而被放弃的那个,你待如何?”

    江姗想也不想,平静冷漠地回答:“我甘之如饴。”

    “姗姗。”男人叹了口气,“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而且,你之所以能说出这番话,大约也是因为你从来没被真正放弃过。”

    她小时候的Willebrand公爵家的千金大小姐,长大了又嫁给Town家的嫡子嫡孙,后来甚至一步登天握上了至高无上的神权。

    她懂什么叫被人放弃吗?

    那是要像唐言蹊一样。

    从小没有父母的关爱,儿时唯一的朋友是爹妈花钱“买来”的,长大后的朋友们一个个都离他而去,天人永隔。

    就连爱情,都蹉跎了整整五年的时光也未得善终。

    她这一生都在求而不得中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对于她来说,也许再多一次的放弃,就足够毁灭她整个人生了。

    江姗皱眉挥开他的手,还没说话,杰弗里就匆匆踏进了花园,行礼道:“先生,圣座,我们刚刚派出去的人回来禀报,墨岚已经带着大小姐进了交战区!”

    “交战区?交什么战?”江姗急得要从轮椅上起身,“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他们怎么敢交战!”

    “是中国的军人和国际刑警。”杰弗里道,“好像在调查一起绑架案,被绑的正是庄家那位大小姐。”

    唐季迟沉了眉目,“绑架庄清时?”

    “看来墨岚也被庄忠泽布下的迷局给骗了。”江姗冷笑,“怕是想让那丫头去把他心心念念的证据取出来吧。”

    江姗拢好外套,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温度,与天地间的寒风是同出一脉的冷,“马上回德国,以我Willebrand家的名义调派人手进交战区。先不要轻举妄动,想办法把大小姐带回来就是,一定要避免和任何一方起冲突。”

    唐季迟听着她的布置,没说话。

    “是!”

    杰弗里领命而去,刚一转头,却听到女人沉沉的嗓音再次响起:“如果,我是说如果,情势到了最严峻的时候。”

    杰弗里回头看向她,“圣座?”

    女人的红唇吐出五个字,漠然至极,“击毙庄清时。”

    唐季迟早就料到她会这样安排,单手插在兜里,黑眸望着花园里逐渐凋敝的草木。

    “无论如何,瑞士银行的证据必须被取出来。”江姗说得头头是道,条理分明,“我不能放任他再继续这样为祸世间了,他必须被逮捕,越快越好。”

    杰弗里迟疑道:“可是只要救回大小姐……不就能取出来了吗……”

    难道说,圣座已经打算好了,救不出大小姐的那种情况吗?

    江姗没再和他废话,推着轮椅转了个方向,从哪里来的,便往哪里去了。

    平静却坚毅的声线散开在空气里,“她是我的女儿,我江姗的女儿。我的决定,她会明白。”

    杰弗里沉默。

    她这话里颇有种——我江姗的女儿就该时刻做好为了天下万民牺牲的准备。

    可他却实在忍不住,问出了口:“圣座,请容我僭越一句,您这么多年都没把大小姐真正当女儿养在身边,为什么却要在大小姐必须牺牲的时候叫她记住她是您的女儿?”

    这样的女儿,当不当,其实也罢。

    “够了!”唐季迟冷下脸,斥责道,“总之,尽力而为,大局为重。”

    再不济,还有一个陆仰止。

    他……

    应该不会,也放弃她吧。

    ……

    军用的装甲车一辆辆驶入交战区,男人身着防弹衣,头戴特种部队的头盔和面罩,背上一把冲锋枪,露出的鼻梁和眼窝线条极度锋利。

    “厉少,第二批弹药已经运送完毕。”身旁有人上前对他汇报,“现在地牢的东、西、南三个方向都被我们和国际刑警围住了,北面还有少量敌军精锐,因为地势问题暂时难以突围,不过想要救出庄小姐,应该不难。”

    男人眼神一深,透出鹰隼般张力十足的狂傲,远眺着不远处的建筑,“我看看这群丧家之犬还能撑多久。”

    “东庭。”另一道沉峻的嗓音传来,一阵见血道,“现在不是和他们玩猫捉老鼠的时候,重点是先把清时救出来。”

    厉东庭低咒了句什么,冷笑,“老子说了要救人就肯定会带活人出来,我还能让人质死在里面不成?”

    “你留在这里牵制他们,”陆仰止眸色深讳冷峻,“我带人先下地牢去救她。这些人退守北路肯定还留有后手,再不行动,恐要生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