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76章 那能一样?

    唐言蹊没理会他的话,只是问:“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陆仰止看了她半晌。

    余光里,墨岚就站在不远处,冷冷地朝他笑。

    同为男人,一眼就能看出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嘲讽。

    陆仰止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连墨岚都觉得他可能下一秒就要一枪崩过来。

    毕竟,没带武器出来是他失策——他也没想过唐言蹊会对顾况开枪。

    下一次,若再想擒住他,太难。

    陆仰止这样冷静得可怕的男人,他不会、也不该放弃今天这样的机会。

    可是他却只是看了他片刻,便低下头,绷紧了嗓音,郑重缓慢地开腔,问怀里的女人:“如果我放了他,你就乖乖跟我回去,让今天这件事过去?”

    墨岚一愣。

    唐言蹊也愣了下。

    余光微微掠过墨岚的脸,耳畔响起的却是另一个少年抽抽搭搭的声音:“老大,从今天开始,顾况就是你的人了!以后我给你当牛做马,在所不辞!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教别人欺负到你头上!”

    “我不用你当牛做马。”病床上的女孩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皱了皱眉,红着脸小声道,“你们……陪着我就好了。”

    ——你们……陪着我就好了。

    女人冷清寂寥的眼波终于像是被什么撼动,不可抑制地流露出天崩地裂般的扭曲和痛苦。

    那些近在眼前的画面终于被空气里的血腥味道埋没。

    故人早已面目全非。

    过去。

    两个字说得何其容易。

    她也想让这些事过去,可,怎么过去。

    唐言蹊闭着眼睛点头,“好。”

    陆仰止也看到了她闭眼前眼睛里忽明忽暗的痛楚,心头一紧,沉声道:“我答应你。”

    说完,冷峻如刀锋的视线扫向墨岚,一字一字,带着刻骨的恨意,“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滚。”

    墨岚笑出声来,笑声逐渐变得响亮而放肆,“陆仰止,这可能是你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你想清楚。”

    男人心头的暴戾压抑不住,目光冷鸷,似用眼睛把墨岚穿心而过,“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保准你会比我更后悔。”

    墨岚收了笑,望向他怀中闭目养神、不问世事的女人,轻易就能读出她的疲倦和伤心。

    他心底对她的感情恐怕比陆仰止更加复杂一些——

    刚刚知道她杀了顾况的时候,墨岚是出离愤怒的,甚至有一瞬间手不听使唤地想掐住她的脖子,让她血债血偿。

    可是唐言蹊毕竟是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

    两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终于让他沉默下来。

    一个字都没有留下,转身走了。

    ……

    走出地牢,厉东庭第一个迎了上来,“仰止,你的伤怎么样?”

    “无碍,先让人送她去医院。”男人的俊眉拢得很紧,从他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和小臂上时常一抽的青筋都能看出来他在竭力隐忍,可他怀里的女人却静静闭着眼,自始至终都没吭一声,更别说关心了。

    厉东庭这才看清他怀里的人,不禁一震。

    他就说为什么刚才陆仰止把庄清时送出来以后,话都没多说一句转头又进了地牢。

    原来是因为她。

    可是,“她为什么在这里?”厉东庭眉头蹙得老高,“她什么时候进去的?”

    提到这件事,陆仰止的脸色明显沉了几分,眼里散开阴霾,“以后再说,车呢?”

    厉东庭抿了下唇,鹰眸四下一扫,沉声对副官道:“让顾九歌送他们去医院。”

    副官愣了愣,提醒道:“少将,顾九歌是爆破小组的,她还要留下来清理战场、处理残骸,目前这个情况——”

    让一个爆破小组的拆弹专家运送伤患,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让她去!”厉东庭仿佛被戳中了什么,冷硬的脸上烧起怒火,“听不懂我说话?还要我重复几遍?”

    “是!”对方战战兢兢地一敬礼,转身就走。

    陆仰止似有所悟,无波无澜地瞥了那边暴怒的男人一眼,淡淡道:“你倒是怜香惜玉。”

    说完,抱着怀里的女人便上了车。

    顾九歌被从现场叫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厉东庭还在那里保持着一个挺拔直立的姿势抽着烟,她满脸疑惑地问:“你叫我来干什么?”

    男人不动声色地掐灭烟头,弧度俊朗的下巴扬了扬,指着不远处的军用车,“把车里的人送到医院。”

    顾九歌好似听到了什么不能理解的话,皱眉,“你的副官呢?”

    “死了。”

    他回答得冷漠,一旁的副官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在战场上,“死”可不是什么好开玩笑的字眼。

    顾九歌觉得这男人十分莫名其妙,可他又是自己的上司,军令如山,她也只能认命去开车。

    刚打开驾驶舱门,就看到了后座上的一男一女。

    他们身上都有着血污,空气里也同样弥漫着这样的味道。

    可是这令人反胃的气息丝毫没有干扰到男人的英俊,他抬头看了顾九歌片刻,一双长眉如墨勾画,眼神似深海,顾九歌同他对视时只能看到其中的波澜壮阔,气势磅礴,无声无形地震慑着她的心脏。

    那深邃的眼窝之下,鼻梁的线条反而利落果敢,让人感受到他的决绝和凌厉。薄唇如削,沁着丝丝寒意。

    片刻后,他一低头,却又变了。

    黑眸中隐隐透出一斛从九霄云外坠落的星光,温柔且认真地环绕在怀里女人的身侧,与他身上杀伐果断的气势格格不入,他甚至低头吻住她的眉心,用一种低柔到不可思议的口吻对女人说:“言言,你放心,你的手不会有事。”

    顾九歌于是注意了下女人的手。

    她的右手手腕被男人托在掌中。

    那手上不偏不倚地插着一把锋利十足的瑞士军刀。

    顾九歌光是看着就缩了缩脖子,想象不到是种怎么样剜心刻骨的疼。

    男人见她久久不动,抬眸冷厉地望过来,“还不开车?”

    顾九歌后知后觉地爬上驾驶座,军车的底盘太高,她每次都要费很大劲,“马上。”

    车里光线很暗,她没看清女人的脸,也没听她说过话。

    却莫名想起了那天在起火的森林公园,那个男人也是这样小心翼翼、紧张与凌厉并存地抱着谁离开。

    是……她吗?

    ……

    梵蒂冈。

    男人收到消息时,脸色先是一松,后又一沉,“言言被救出来了,不过,受了不轻的伤。”

    江姗抬头望着他,“你是在怪我狠心?”

    唐季迟掐着女人的腰把她重重揽进怀里,无奈地勾唇,“怎么会。”他亲吻着她的腮帮,低声道,“我知道是你派人清理了地牢里的余党,否则陆仰止也不会那么轻易能带走庄清时和言言。”

    墨岚那人阴险狡诈得很,他在地牢里埋了不少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敢一支枪都不带就出门。

    可他一没想到那些人都被干掉了,二没想到唐言蹊能狠心杀了顾况。

    “你女儿也是做大事的人。”江姗避开他的亲吻,望着窗外草木凋零的肃杀景色,轻轻勾唇,“我都没想到,她能在那种情况下牺牲自己一只手去换对方手里的枪。也没想到,她的左手和右手同样灵活。更没想到,她对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也下得去手。”

    唐季迟淡淡道:“这样,你满意了?”

    “可惜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江姗叹息,“江家向来注重血脉,不然,我倒是真意属她来……”

    唐季迟握住她的手,出声打断她的话:“你当年也亲手培养了一个路易,怎么不把大统交到他手上?”

    江姗瞪了他一眼,“那能一样?”

    路易,是美第奇家的私生子,当年在教廷的权力之争中,美第奇家没少给她使绊。

    索性她便捉了美第奇公爵的两个儿子——洛伦佐和奥斯汀,以作威胁牵制之用。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几年后美第奇公爵却带来了另一个男孩,路易,用他来换走了亲生儿子洛伦佐和奥斯汀。

    都说虎毒不食子,路易明明也是美第奇公爵的儿子,却因为不是正统血脉,所以被家族残忍地送到对手手里当了质子。

    不过她在那孩子眼里看到的、和同龄人不同的沉稳布局和勃勃野心,让她最终还是接受了这笔交易。

    从此,路易就被她养在玫园里,废去一条腿,然后,悉心培养。

    后来果然不出她所料,这把刀磨出了惊天的利刃,血洗美第奇家,杀兄弑父,谋权夺位,以不容置疑地姿态成了新一任的美第奇家主。

    可——

    这样有雄才伟略的人,却陷入了爱情的陷阱,被绊住了脚,主动放弃了江山,选了美人。

    更可笑的是,他为了得到美人不择手段,什么招数都用尽了,最后却发现,根本认错了人。

    他堂哥江临家,两个女儿,孟不悔和江一诺,一个养女,一个亲生。就这么点儿事,闹得也是一场乌烟瘴气,还连累着傅家那位大小姐傅靖笙失去了第一个孩子,险些在雪山里丧命。

    “他是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蠢蛋。”江姗冷笑道,“我对他,失望透顶。”

    唐季迟似笑非笑,“被爱情冲昏头脑?你要是这么说,言言不也是?”

    为了个陆仰止,傻事还少做了?

    江姗眸子一眯,轻笑道:“以前是,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