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81章 随你信不信

    霍无舟下车后,抬头打量着眼前这家奢华恢弘的酒店,坐落在市中心的景观区附近,窗外就能看到威尼斯广场和古城的夜景。

    脸色沉了又沉,他记得,容鸢最喜欢这些外表气派明亮的东西,就像每次在商场看首饰,她总挑最闪亮钻最大的拿。

    沈月明为了博她欢心,还真是下血本。

    他拢了拢衣襟,大步走进了酒店大堂。

    容鸢此刻还在套房外的游泳池旁吹风,水纹撩在她的皮肤上,泛起细细的鸡皮疙瘩。

    她打了个哆嗦,被突如其来的降温吹得有些酒醒,便扶着扶手起身,一不小心,一脚踢翻了脚下的红酒瓶。

    酒液汩汩流进泳池,容鸢眯着眼睛回头看了一眼,没有管,跌跌撞撞地往屋内走。

    很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住,显得很空旷。

    她没有开灯,就这么湿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她猛地捂住嘴,跌倒在沙发旁。

    霍无舟让服务生打开房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她穿着一条布料稀少的睡裙,身上还有湿漉漉的痕迹,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七扭八歪的倒在沙发旁边,面颊嫣红,眼神迷离。

    他打开灯,心中有股无名火“蹭”地就蹿了起来,大步上前把女人捞起来,闻到她身上的酒味,皱眉,冷冷问:“你这是喝了多少酒?”

    容鸢在昏沉中感觉自己被人整个抱了起来,不舒服地挣扎了几下,眼皮沉得打不开,“你……谁……”

    霍无舟额头上的青筋跳了又跳,捉住她不老实的手,目光环视四周,却没见本该和她在一起的男人,“你就在这里自己喝?”

    不知怎么,问出这句话,他心里好像有什么拧紧的东西微微放松了,语气也缓和了些,“沈月明人呢?”

    “沈月明……”容鸢还记得这个人,扶着额头,很疼,不愿意睁眼,痴痴地笑,“你不就是……沈月明……”

    刚刚有所缓和的温度刹那间又降了下来。

    甚至,比刚才更冷。

    容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跌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摔得她七零八落,疼得五官都皱巴在一起。

    “看清楚我是谁。”男人骨节修长的手指蓦地攥住她娇巧的下巴,字里行间有戾气浮动,“容鸢,你再说一遍,我是谁。”

    容鸢被掐得疼了,睁大眼睛又将他看了几眼。

    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俊美有型,无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那双眼睛深沉无底,蓄着冷清的怒。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她猛地打掉他的手,像个闹脾气的孩子,转身就裹住了被子,“你好烦啊……烦死了……”

    说完,还伸脚去踹他。

    霍无舟下意识攥住了她踹过来的脚丫,那冰凉细腻的触感让他呼吸一窒,不知怎么,很长时间都没有松手。

    目光落在她脚腕的刻字上。

    ogier。

    在屋里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温情暧昧。

    脚,已经是女人相当私密的部分了,就像脚链同样承载着色、情和占有的意义。

    她为什么要把他的名字纹在这里。

    就这么喜欢他吗?

    霍无舟向来不以被什么人喜欢欣赏成就自己的虚荣,可是不得不说,当他知道容鸢对他抱了其他心思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厌恶和复杂,而是……不为人知的喜悦。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喜悦?

    霍无舟不知道,或者说,他不愿意想。

    如今在这静谧的环境里,他却突然生出静下心来好好和自己聊聊的冲动。

    只是耳畔又响起容鸢当日凿凿的言语:“哪个女人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几个错误的人?何况你霍无舟长得又不丑,本事又大,还满身都是故事,这样的男人莫名其妙出现在我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陪伴几年,动心是什么很难的事吗?”

    他是错误的人,呵。

    霍无舟低头觑着她。

    喉结一动。

    容鸢感受到面前压下来的阴影,微微打开眼睛,就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薄唇正对着她的眉心。

    是她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柔和动情。

    一瞬间,容鸢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咬着唇发不出一点声音。

    半晌,待男人的薄唇离开,她才闭上眼侧过身,把被子裹得更紧。

    男人看到她的动作,一顿,眸光深了深,淡淡开腔:“我还以为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假装醉酒,刚才就应该直接扑上来撒泼。”

    容鸢没动。

    脑袋还是很疼,她却很清楚,身后这个人,是霍无舟。

    因为她听到了自己重如擂鼓的心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