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86章 不需要医生

    那两粒药被她死死抵在舌尖不肯下咽。

    陆远菱沉着脸,看着面前挣扎到头发散乱的女人,眼里阴鸷之色很浓,“拿水来!”

    说着,便将两只手指伸入了她的口腔。

    那带着消毒水味的橡胶手套一伸进来,唐言蹊就感觉到一股想要呕吐的冲动。

    她脸色惨白,想用牙咬她的手,却被两旁的保镖紧紧捏着脸颊合不上嘴。

    一股尖锐的情绪冲上头顶,到达了巅峰,唐言蹊痛得想尖叫,却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如同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兽,唯独那双眼睛里噙着水光,慢慢跌碎,落下,整个人被一种心如死灰的绝望所吞没。

    “别再挣扎了,没用的!”陆远菱接过旁人递来的水,喂到她嘴边,“配合一点还能少受点罪!”

    边说边把水灌进她嘴里。

    那水不出意外地化开了她一直抵在舌尖的药片。

    药片逐渐从整体被化散为颗粒,顺着喉管一路向下,好似把她整个人都冰冻起来。

    她呜咽着没有出声,宛如被抽走了灵魂的木偶,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水从她嘴角滑下,一滴滴落在地毯上。

    那场景残忍又可怕,旁边的保镖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

    最后女人被人扔在床上,活像死了的尸体,陆远菱不再看她,扔下手套,对保镖道:“把我的手机拿过来,我要打个电话。”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从身后死死掐住。

    她瞳孔紧缩,一旁的保镖也大惊失色,“副董事长!”

    只见方才还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女人不知何时突然站了起来,双目赤红如血,里面酝酿着失控的恨意,阴测测道:“陆远菱,如果你不想死,马上带我去医院,我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拿命来偿!”

    她说着话,手里的力道愈发大了起来,陆远菱眼前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保镖眼疾手快地上前阻止,一左一右地制住女人,可她像褪去了最后的枷锁,完全疯了般,眼中滴下的不知是血还是泪,开口咬着字音都模糊不清,“带我去医院,马上!立刻!”

    唐言蹊感受得到自己肚子里有什么在变化。

    那种流失的感觉让她恐慌,让她手足无措。

    疼,剧烈的疼,疼得她汗如雨下。

    她再也抓不住陆远菱的脖子,窒息般地弯下腰去,捂住肚腹,“带我去医院,叫医生来,叫医生来!”

    陆远菱惊魂未定,忙退后几步与她保持距离,平复着胸口的起伏,喘着气道:“不用想了唐言蹊,我就是医生,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没救了!”

    她退出房门,保镖也紧随其后,唐言蹊痛到痉挛,却眼睁睁看着门外的光亮,用尽全身的力气扑了过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滚开!都给我滚开!”

    下一秒,却是门被人狠狠撞上的声音。

    唐言蹊一掌按在门上,小腹间的热流越积越多,她骇怕不已,却被困在这方寸之地无法动弹。

    一抬眼,在旋转的天地间看到桌子上陆远菱的手机。

    她哆嗦地够上去,凭借着脑子里颠三倒四的印象拨出了一串号码。

    没有人接听。

    她眼前一黑。

    确定了一遍这就是陆仰止的号码,她又咬着牙拨了出去。

    这一次同样等了许久,久到她的心态快要爆炸,那边才传来陌生的嗓音:“副董事长?陆总在手术室里陪着庄小姐,您找陆总——”

    “仰止……”唐言蹊的嘴唇都在颤,“我找陆仰止,叫他出来,马上叫他出来!”

    “唐小姐?”那边的人一听就板住了脸,语气都比方才淡了,“您找陆总有什么事吗?”

    “让他滚出来!”唐言蹊吼完这句话,眼前的漆黑更甚,她几乎疼得无法保持清醒,“叫医生,我的孩子……”

    那边听到她断断续续的声音,也皱了眉,“您怎么了?”

    听到孩子的事,他到底是不敢怠慢,还是让人赶紧进去传了个话,过了不一会儿就听到男人低沉沙哑,又有些疲倦的嗓音:“言言?”

    “陆仰止,救命,我要死了,孩子要死了……”

    男人一听这话眉目猛地一沉,“你在说什么?”

    他扫了眼身旁临时充当司机开车送他过来的佣人,佣人也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情况啊,陆总,唐小姐叫您马上回去,还要说要叫医生。”

    陆仰止前脚刚出来,后脚急救室里的医生就跟了出来,轻声催促:“陆总,您快进去,里面病人的血压又开始降了,您得跟她说说话。”

    陆仰止想了下,仍不放心电话里的人,问道:“言言,你在说什么?到底出什么事了?孩子怎么了?”

    “医生……”唐言蹊快要昏过去,一摸小腹下方,满手的血,她吓得咬唇泪流满面,崩溃到语无伦次,“陆仰止,救命,你快回来,快回来!!我现在出不去,我要去医院,我要找医生,我……”

    一旁急救室里的医生满脸严肃地盯着陆仰止,“陆总,庄小姐的情况容不得拖延了。”

    佣人也蹙着眉,“陆总,您一开始说要出来,唐小姐就百般阻拦,说不定……”

    这话一出来,男人也想起方才在家的争吵,眉间的沉郁之色一闪而过,压低了声线,道:“言言,你肚子不舒服吗?大姐在家,她就是医生,你找她。”

    唐言蹊狠狠一下砸在门板上,面色惨白如厉鬼,彻底失去了耐心,咬牙道:“就是她要害我的孩子,陆仰止!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来!庄清时要死你就让她死!”

    陆仰止长眉一拢,面如寒霜,“你在胡说什么?大姐怎么可能害你的孩子?”

    大姐就算行事再没有底线,也远远到不了会加害他的孩子的地步!

    佣人听到那边的动静,无奈道:“陆总,唐小姐为了让您回去连这种不找边际的话都说得出口,庄小姐可是为了您命悬一线、生死未卜呢,您自己好好衡量一下吧……”

    “陆仰止,我求你。”唐言蹊握紧了掌心,用伤口崩裂的疼痛来制衡另一种慌乱和疼痛,“陆远菱给我吃了药,她现在不让我出门,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你……”

    “你把电话给大姐。”

    唐言蹊无力地快要癫狂了,“我现在出不去!”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

    陆仰止听到她激动里夹杂着虚弱的语气,不像是装的,可是……

    她是个精神不稳定的“病人”,万一她就想用这种手段骗他回去呢?

    黑眸微微抬起,眼尾掠过亮着灯的急救室,他喉结一动,道:“言言,我出门之前是经过你的允许的,我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庄清时有瓜葛,你不要再闹了,嗯?身体不舒服就去找大姐,她虽然有时候对你过分些,但不是那种心狠手辣——”

    嘟嘟嘟三声。

    是电话被人挂断的声音。

    唐言蹊在痛得满头大汗的绝望中靠着门板想,她是为什么要把这最后一通救命的电话打给他?

    她为什么不打给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打给……墨岚?

    是为了在这濒死的关头证明什么呢……呵。

    ——我所有的要求你都会答应,我不喜欢的事情你就不会再做,还有,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再也不会缺席了,是吗?

    ——是。

    那坚定的一个字犹在耳畔。

    呈现在她面前的,却是一种心寒到死的、极致的绝望。

    他宁可相信那个女人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也不相信她说的痛,也不回应她的呼救。

    ——我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庄清时有瓜葛。

    最后一次吗?

    唐言蹊的眼里已然无泪了。

    她在最终爆发的撕裂般的痛楚中诡异地冷静着,嘲讽地想,这最后一次足够害死她肚子里的胎儿,那么,还有下一次吗?

    陆仰止黑着脸望着手机屏幕被挂掉的来电,说不上来理由,心里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还是道:“安排一个医生回去看看她,千万别出事。”

    语毕,把手机重新交到佣人手上,披上消毒大褂,重新进了手术室。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唐言蹊还在不停地用手敲打着门板,兰斯洛特的死、顾况的死、还有躺在ICU里植物人一样的赫克托纷纷从她眼前走马灯般的划过。

    她生平第一次绝望到这种境地,感觉呼吸间吸入肺腑的都是冰冷的刀锋。

    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痛苦凌迟着她,男人踹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趴在地毯上、倒在血泊里的女人。

    他顿时脸都沉了,大步走上去,把她抱进怀里,俊朗的眉目间满是阴沉沉的心疼,“言?”

    唐言蹊气若游丝,打开双眼,又缓缓闭上,“我的孩子……”

    “我看到了。”他的手盖在她脸上,温和地开腔,生怕哪个字再刺激到她,“言,我带你走吧,好不好?”

    唐言蹊听到这话,手指攥紧了他的袖口,崩溃地哭出来。

    为什么说是崩溃,因为那眼泪真的像是从泪腺里崩开的,“墨岚……”她呜咽着,所有话音都含在嘴里,每个字都带着莫大的痛楚和绝望,“我的孩子,你救救它,我求你救救它……你带我去医院好吗,你带我去医院……”

    墨岚垂着眼帘看着女人在他怀里不停颤抖的像个没有庇护没有归处的流浪的小动物。

    他的目光一下子拉远了,想起十几年前那个雪夜。

    她也是把衣服脱下来盖在发抖的他身上。

    他们两个还真是永远都这样,相互取暖。

    这是命运吗?

    可是他的言,从小到大不肯对人展露出一点脆弱的人,永远强势乐观冷静从容的人。

    她也会对人说出“求”这个字吗?

    这是,有多疼啊。

    他低头在她眉心上轻轻一吻,虔诚又平静,“言,它已经没有了,不去医院了,我带你离开这里,永远不回来了,好吗?”

    它已经,没有了。

    唐言蹊失魂落魄地打开双眼,余光里,是她周围的一滩血。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裤子都是湿的,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都说杀人诛心,她这样子,大概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了。

    她甚至不想问墨岚为什么在这里,不想问陆仰止回没回来,不想问他要带她去哪,就这么哽咽着点了下头,泪流满面。

    墨岚把她抱起来,一步步走下楼,带回车上。

    陆远菱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看着男人去而复返,点了根烟,倚在门框上,“用的是什么药?”

    陆远菱面无表情地抿了口茶,“对身体副作用很小,我用的剂量也不大,是她肚子里这个孩子本来就不稳。也算是让你捡了个便宜。记得你答应我的事,从今天开始不准再对陆氏和仰止下手,带着这个女人走得越远越好。”

    “她看上去可不像是没受什么副作用侵蚀的样子。”墨岚冷着脸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学医的,如果让我知道她的身体有什么大碍,或者你在药里动了什么手脚,后果你自己承担。”

    陆远菱眯着眼望向他,哼笑,“你要是真这么关心她,何必要和我做交易?”

    孩子对于母亲来说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她更懂。

    “我想带走一个干干净净的她。”墨岚徒手掐灭了烟蒂,眸光里寂寥冷清,透着一股久违的狠劲儿,“而且,你们陆家大概也不会允许陆仰止的血脉流落在外吧。”

    陆远菱失笑,“一口一个你们陆家,说得好像你不是我们家人一样。”

    “墨岚,心狠手辣是我们陆家骨子里带出来的,要论这个,我都不及你。”

    墨岚没理会她的话,看了眼车里面色苍白的女人,转身便走。

    直到身影快消失在门边,才传来他沉冷无情的话音:

    “你不要忘了十几年前是谁让我滚出陆家的,那时候你怎么不记得,我也是陆家人,也是你弟弟?”

    陆远菱怔了下,指甲缓缓嵌入掌心。

    待他开车离开,她才阴沉地问身边的保镖:“我让你做的事你都做了?”

    “是,副董事长。”保镖点头,“我们已经趁着刚才墨少上楼的几分钟对那辆车动了手脚,他们两个一个也活不成,就对三公子说唐小姐和墨少私奔了,从此以后,您大可以高枕无忧了。”

    陆远菱颔首,“那就好。”

    ……

    医院里,手术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陆仰止走出门时,看到他派去照顾唐言蹊的医生站在原地,眉心一拧,“你怎么在这?”

    医生比他还茫然,“陆总,我刚才去了趟庄园,可是副董事长说……不需要医生啊。”

    陆仰止面色一僵,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从预感被具现化成细节,他猛地反应过来什么,回头厉声问佣人:“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哪个号码?”

    佣人莫名其妙,“是副董事长的手机。”

    他也很奇怪为什么唐小姐要用副董事长的手机打电话。

    男人闻言眸光狠狠一震,心中有什么开始坍塌,“糟了。”

    她能拿到大姐的电话说明什么——

    说明,大姐至少是见过她的。

    倘若她真的不舒服,而大姐见过她,却没有理会……

    ——陆远菱给我吃了药,她现在不让我出门,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

    陆仰止蓦地一攥掌心,凤眸间那些犀利的神色完全被一种错愕和不可置信所动摇,他大步往门外走去,“回家!现在就回去!”

    边说边拨打着陆远菱的电话和别墅的电话,可都没有人接听。

    佣人刚打开车门要进驾驶座,却被男人一把揪着领子扔开,他英俊的面容浮现出一种不常见的凌厉,“滚开!”

    车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绝尘而去,佣人讷讷的声音散在风里:“陆总,您的驾照不能在英国用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