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92章 虎毒不食子

    “我不仅要看着,”唐言蹊平静地回望着他,“如果这里有摄像机,我还想录下来天天欣赏。”

    欣赏一下陆公子的绝情绝义,欣赏一下陆远菱临死前的绝望心寒。

    也不枉,她一个人在地狱的边缘苦苦挣扎。

    陆仰止握枪的手微微收紧,黑眸一瞬不眨地瞧着她,视线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从唐言蹊抬头可见的地方盖下来,语调有些无奈和沙哑,“言言,我知道你对我不放心,你大可以留霍无舟在这里看着,不必非要……”

    唐言蹊面无表情打断他,“你拖延时间的手段可以高明一点吗?”

    陆仰止怔了怔,面色晦暗,“你觉得我是在拖延时间?”

    唐言蹊没再说话了。

    陆仰止实在不想在她眼皮底下发出可能会刺激到她的声响。

    于是侧了下头,对保镖伸出手,沉声吩咐:“消音器。”

    陆远菱看到对面的男人眼皮也不抬一下、有条不紊地组装着枪管的模样,一种深深的颤栗从心底泛上来,可她还是隐约觉得陆仰止并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僵硬地出声叫他:“仰止……”

    男人沉默。

    下一秒,黑洞洞地枪口指上了她的眉心。

    陆远菱的心脏猛地缩紧,不可置信道:“你要杀了我?!你要为了她肚子里一个还没成型的孩子杀了我?!陆仰止,你在想什么!爸爸和爷爷不会放过你的,你知不知道!”

    男人的表情很冷漠,薄唇翕动,“我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

    只是现在,唐言蹊才是他真正要讨好和挽回的女人,其他的事情——

    陆仰止没空去想。

    只要能让她高兴,能让她有万分之一的心软,能让她不那么坚决地离开他,他就愿意去做。

    陆远菱像是彻底被人抽去了灵魂,往后一退,跌坐在地上。

    枪口随着她跌坐的动作下调,仍旧指在她头上。

    男人的脸色决绝而沉鹜,线条的起承转合之间,透着旁人未曾见过的肃杀之气,一双眼,深得可怕。

    唐言蹊就在他身旁不远处打量着这一幕,视线落在他低垂在裤线一侧的左手上,褐瞳里死寂如深潭的眼波忽然微不可觉地晃动了下。

    男人一寸寸扣动扳机。

    忽然,陆远菱失了智般地笑开,边流眼泪边笑,“你可真狠……”

    “我才对墨岚说过‘心狠手辣是我们陆家骨子里带出来的’,你就让我彻底见识了一回。”她深呼吸,缓缓吐出字眼,“陆仰止,我们全家加起来都不敌一个人心狠……”

    “闭嘴。”男人冰冷的字音从她头顶落下,隐忍着,汹涌着,“别再说了。”

    “我还有最后一句话。”

    陆远菱抬眸直视着他与自己格外相似的、却比自己年轻许多、也凛然许多的凤眸,语气里缠绕着浅浅的眷恋和温柔,“仰止,你知道我是谁吗?”

    陆仰止眉心一蹙。

    唐言蹊低头轻笑,手指搭在霍无舟扶着她的手背上,转过了身。

    这一幕,终于,要来了吗。

    “你可以现在动手杀了我。”陆远菱在他的注视下摊开手臂,目光冷清决绝,“否则,我敢保证,你听完我的最后一句话,会再也下不去手。”

    陆仰止仿佛感知到了什么,磐石般的身躯没有动弹,只是略微扬起眼角,用余光看向一旁置身事外的女人。

    唐言蹊甚至没看他,也没出言催促,把选择的余地完全交给了他。

    陆仰止目光一收,重新望向陆远菱,唇角用力扯了下,语气冷漠刺骨,“那你就什么都别说了,我不关心。”

    说着,手指收紧,扣下扳机——

    陆远菱没想到这招激将法对他毫无用处,慌忙在他开枪的前一秒大喊道:“你难道要杀了你的亲生母亲吗?!”

    一语震惊四座。

    海风吹动着男人额头上的乌黑浓密的头发,也吹着他沾满血污的衬衫。

    从唐言蹊的角度看上去,他的身形伫立在夜风中,石化。

    原本没有情绪的脸上蓦地浮现出惊愕,随而化为浓烈的嗤笑和不屑。

    但,他这一枪到底还是没开下去。

    “陆远菱。”男人缓慢将枪口逼近了几厘米,揪住了她的领子,沉沉开腔,话音不惊不怒,却渗出令人胆寒的冷冽锋芒,“求饶不是这样求的,你想拿这句话来侮辱我的智商,也要问问九泉之下的妈妈同不同意。”

    若非霍无舟早已被告知过什么,此刻定然也会像周围的木头人一样震惊。

    倒是唐言蹊抬眉瞧了他片刻,先是有些疑惑,而后又一副想通什么的表情,释然。

    她才想起来,霍无舟来时便告诉她,她已经入了江家族谱。

    这就足以说明,他是奉她父母之命前来寻她的。

    怪不得他听到这个消息不会感到惊讶——怕是在来之前,爸爸就已经将真相和盘托出了。

    陆远菱闭了下眼睛,道:“我可以用任何东西来发誓,我说的是真的。”

    陆仰止还是分毫不怜香惜玉地扯着她的衣襟,大掌越攥越紧。

    他全部的思维都好像缠绕在一起,理不出个头绪,却越看陆远菱那张美艳妩媚的脸,越能看出有些棱角线条的地方,似曾相识。

    男人的声音里飘着数九天寒的雪,纷扬而落:“你胡说八道够了没有?”他紧绷的俊脸线条仿佛马上要断了,“你才比我大几岁,怎么可能——”

    “不可能吗。”陆远菱轻笑。

    明明看上去,男人高大威武,充满着阳刚之气,把她的气势完全压制。

    可就是女人这一抬眸,分花拂柳又云淡风轻的眼神,却穿过空气,刺破了他全部的强势。

    “我十五岁的时候怀了你,十六岁的时候生了你。”陆远菱看着他的脸,那目光,陆仰止十分熟悉,从小到大她都是这样看他的,温柔慈爱。

    不像姐姐,倒像是个长辈。

    再加上小时候妈妈就不知为何对他有些疏远和冷淡,所以在他羽翼丰满、长大成人之前,陆远菱一直是他的表率,也是他最亲近的人。

    平日里没有多想那目光背后的含义,如今,熟悉,又令他陡然生出厌恶。

    男人紧皱眉头,“你——”

    一个字出口,又没有了下文。

    他眼中翻滚着滔天巨浪,一浪高过一浪,砸碎在崖岸上,整个人亦像是被困在牢笼里出不来的野兽。

    低低喘了几口气,直起身,便对上了不远处霍无舟戏谑又同情的视线,“陆仰止,我一直以为你们陆家是大户人家,绝无可能做出这等苟且龌龊的事情来,却原来……”

    他嘲弄地继续道:“如果舍弃一分道德底线能换来一毛钱的话,你家为什么富可敌国,我也就懂了。”

    因为他家,全无底线。

    男人的黑眸中拢上冰凉的雾气,枪口指向了霍无舟,没有开枪的意思,只是威逼,“你也知道?”

    霍无舟推了下眼镜,漠然道:“比你早一两个小时,刚刚听说的。按理说未婚先孕虽然有些不光彩,但也远远不到龌龊恶心的地步,不过我还顺带听了点别的,你要不要一起听听?”

    男人收了枪,狠狠剜了陆远菱一眼。

    后者却盯着霍无舟,脸色隐隐透着慌乱和苍白。

    陆仰止顿时觉得胸口里积蓄的暴怒快要炸开,可阒黑的眼瞳里仍是那一汪搅不动的死水,启唇,甩出一个字:“说!”

    大概,他这十几年在谈判桌上学来的冷静克制和不动声色,全都是为了迎接今天这一战。

    “你可以问问她,你妈妈是怎么死的,以及,你爸爸是谁。”

    霍无舟点到为止,说完就把话柄又丢回陆远菱那边。

    也就是话音落定的刹那,他猛地回忆起在陆氏大楼失火的那一天,老祖宗独自闯进失火的办公室里,为他找回至关重要的文件——还顺便,带出了一个相框。

    相框里的相片很有年代感,颜色和着装风格都是十几年前的流行。

    相片里是陆仰止和一个眉目冷淡、透着病容的中年女人。

    那个女人,便是陆云搏的妻子,陆仰止名义上的“妈妈”。

    陆家年长一些的佣人都还记得,三公子出生以后,太太对他的态度一直非常诡异莫测。

    时而阴阳怪气,时而疏远冷漠。

    但大多数时候,太太其实是个非常温婉懂事的女人,她全部的重心都在家里,相夫教子就是她一辈子的事业。

    而她这种严厉,如果说是为了让陆仰止成材,那也太过苛刻了——尤其是,在有二公子作为对比的时候。

    二公子“离奇失踪”后,太太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对大小姐和幼小还没有记忆的三公子总是动手动脚,偶尔还会用棍子和鞭子抽打他们,大小姐护着尚在襁褓里的三公子,倔强地盯着母亲,不止一次地说:“你够了!所有事情都是我做的,要打就打我,别动他!!”

    脑海里似有些十分遥远,遥远得好像上辈子的画面断断续续地自眼前闪过。

    陆仰止甚至不清楚那是自己真实经历过的,还是梦中臆想出来的。

    他只记得,他从小都是个努力的孩子,因为想得到妈妈的一句夸奖。

    但那个女人总能在他所有自恃完美的成果中找出瑕疵,然后揪着不放,狠狠地讽刺、批评。

    轻则是嘴上的挖苦,重则,是一顿惨绝人寰的毒打。

    打过以后,又自己跑回卧室里把自己关起来,夜里能听到她哭哭啼啼的声音。

    而他的父亲那时正值事业上升期,忙忙碌碌、很少在家,就算在家看到这一幕,也是抽着烟、沉默不语。

    反倒是大姐,永远安慰他,鼓励他。

    那个年纪的男孩子不懂得如何开口表达,永远一副酷酷的样子不肯说话,好像完全不介意妈妈的冷漠,也完全不感激姐姐的热情。

    可陆仰止却在母亲去世这么多年以后,依然把那张合影放在书架的最里层。

    他想,他其实是在意的。

    他想做得更好,想让记忆中那个冷漠高傲的女人也能笑眼弯弯地夸奖他两句。

    可她却从来,对他都没有好脸色。

    这种生活自他有记忆以来一直如此,久到陆仰止已经磨出一颗百毒不侵的强大心脏,能冷眼面对这一切的时候,突然有那么一天,家里人对十几岁的他说:“太太过世了。”

    陆仰止对那天印象不深。

    他很少去回想自己站在那个女人的灵柩前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他甚至忘了,他是哭了还是没哭。

    只记得那天姐姐被爸爸扇了一巴掌,他还挺生气地想去楼上爸爸的书房找他要个说法。

    却被姐姐死死拉住,一边摇着头流泪一边让他少搀和这些事。

    第二个星期,他就被送出了国,留学几年后再次回来,已经渐渐有了所谓“成功人士”的样子,宠辱不惊,眉眼淡然,把所有情绪收敛在一双深讳的眼睛里,别人看不懂他,摸不透他的脾气,探不到他的深浅,也就开始敬畏他了。

    都说人的心肠是越长越硬的,陆仰止无数次看着陆氏集团旗下那些对他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经理、员工想,是这样的。

    他知道他的家庭很奇怪,但自从母亲死后没人再提起这些事。

    大姐也去了国外,选了医学这门一修就要修到地老天荒的课程,很久没再回来。

    只剩他和那个一辈子没说过几句话的父亲。

    夜幕中,那些画面新旧交替,闪过男人的脑海。

    陆仰止稍稍收攥了下拳头,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

    却以一种淡漠冷峻到了极致的声音开口询问:“这件事里还有什么是我该知道的?”

    他也没点名没道姓,陆远菱便知,他是在问自己。

    她理了理被他攥得褶皱的领口,扶着车身站起来,脚上的高跟鞋一个踉跄又险些跌回去,狼狈至极。

    扶着额头苦笑,“也没什么了,如果你好奇她的死因,也可以当成是我杀了她。”

    侧身对着她的男人猛地转头,黑眸如酝酿着雷雨的夜空,晦暗阴冷,“你在说什么!”

    “我说。”陆远菱深呼吸,一字一字地说,“是我杀了她。”

    陆仰止知道,他不该相信这句话,或者,该找点什么理由来反驳她。

    可是那一瞬间他最先想起的不是如何反驳,而是葬礼上爸爸狠狠扇了她的那个巴掌,还有她拉着他苦苦哀求,让他不要管,也不要去问爸爸要个说法。

    大掌开始微不可察地颤抖,陆仰止用左手握住了右手的手腕,压低了声线,惊乱过了头就成了暴怒,“你为什么?”

    陆远菱笑,“因为她要害你啊,你不记得了吗?你小时候生的第一场大病就是她要害你,你长这么大有一天她没打过你?她雇了学校里那些小混混来打你,是我一直开车在后面跟着才让他们有所忌惮没有动手!还有——爸爸刚接到调令马上就要出差去美国四五个月,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她要你死啊!她肯定会在那个时候对你下手!我怎么可能让她害死我儿子,我怎么可能允许她做出这种事!”

    一旁,霍无舟闻言紧紧皱起眉。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这话放在这里,似乎也不合适。

    再低头看唐言蹊,她却是全场最冷静的人。

    “那天她在阳台和人打电话,我刚好路过。”陆远菱瞒了这么多年,总算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索性全都说了出来,“我听到她找人买药,可以致癌的药,她想这样杀死你。所以我、我就……”

    没人知道男人听到这些话是什么心情。

    因为天色太暗,夜的漆黑把他整张脸都包裹在一望无际的阴影里。

    只能听见他沙哑入骨的嗓音,透着一股凉薄,“所以你就把她从阳台上推下去了?”

    他记得,那女人是摔得颅内出血,最后抢救无效死亡的。

    陆远菱低头道:“我没有。”

    “但也没什么区别。”她想了想,回答,“她是回头看到我,吓得自己踩空了,快要掉下去的时候,我没有伸手救她。”

    陆仰止闻言忽然低低徐徐地笑出声。

    笑得何其荒谬,何其诛心,“陆远菱,那是你妈妈,那是你亲生母亲,你就眼睁睁看着她死了?”

    笑声仿佛藤蔓紧紧缠住了女人的咽喉,令她无法呼吸。

    陆远菱静默了很久很久。

    海浪冲刷着海滩,声响很大,几乎盖过了谁的眼泪从脸廓滑下来的声音。

    那一滴泪滴在了沿海的公路上,只听女人一字一顿地说:“是,她是我妈妈,可我,是你妈妈。”

    “你没办法理解一个母亲的心,仰止。”陆远菱这样说。

    霍无舟突然感觉到手里搀扶的女人轻轻颤抖了一下。

    是唐言蹊。

    她,也在落泪。

    为那句——你没办法理解一个母亲的心。

    全天下的母亲,哪个不是为了儿女能牺牲自己?

    可她的孩子,已经没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