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02章 陆相思都五岁了

    A市郊外的陵园里,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捧着花束,低头安放在一座墓碑前,俊脸上表情沉凝,气场强势而淡漠。

    他身边不远处站着一个同样打扮得清素的女人,手中还牵着一个小女孩。

    “相思。”女人低下头,柔声道,“过去跟外公说几句话。”

    小女孩眨眼,“外公是谁?”

    “外公就是妈妈的爸爸。”

    “那我妈妈是谁?”陆相思又问。

    女人脸色僵硬了些许,尴尬道:“我就是妈妈呀,爸爸没跟你说过吗?”她抬头,“仰止?你来告诉她。”

    被提及的男人却望着墓碑一言不发,好像完全没听到她们的对话。

    陆相思将信将疑地望着她,嘴一撇,“你会用二进制写我的生日吗?”

    女人愣住。

    女孩拨开她的手,脸蛋上写满不耐烦,“骗人,你不是我妈妈,爸爸说妈妈什么都会!”说完就直接跑出了墓园。

    陆仰止眉目一冷,立即吩咐身边保镖追上。

    庄清时怔然起身,望着他,喃喃道:“仰止……”

    “相思才五岁,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陆仰止淡淡解释了一句。

    “没事,你刚把她从国外接回来,她和我这个做妈妈的生疏也不奇怪。”庄清时勉强一笑,“还是谢谢你有心,每年都记得过来看我爸爸。”

    “应该的。”男人嗓音低沉,说完这句便迈开步子往外走,与她擦身而过。

    庄清时站在原地出神地想,陆相思都五岁了。

    那个女人已经从他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五年了。

    五年里,他没有提过她一次,她一直以为他是因为厌恶和痛恨,所以不想提起。

    偶尔她会安慰自己说,只要那个女人不再回来,早晚有一天,她会用细水长流的陪伴走进他心里。

    然而,好像有什么地方错了。

    那个女人是对不起他,陆仰止也在五年前毅然决然地与她划清了界限。可是,从此以后,有关于她的一切都变成了他漫长岁月里的一段沉默,沉默得让庄清时隐隐觉得不安。

    ……

    没人知道会议室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十分钟后,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和冯老一起走出来,并且正式成了陆氏集团的一员。

    工程部人手不足,临时派她去展览会场做一天苦力,那是个专为青少年举办的网络科技展,由陆氏承办。

    她带上工作牌,开始兢兢业业地被人使唤。

    忽然,会场外面一阵骚动,一个样貌精致的女孩众星捧月般地走了进来。

    唐言蹊无意间抬头,正好看到她迎着午后的阳光而来。

    不知怎么,心口突然掀起一阵说不清的悸动,仿佛被人用力攥了一把,几乎窒息。

    见她发愣,身边的员工不由得笑道,“那个小洋娃娃是陆总的女儿,金枝玉叶,别看她长得漂亮,听说脾气相当古怪,明明才五岁,可是智商高得犯规,我劝你离她远点,别去触霉头了。”

    唐言蹊抿着唇没说话,眼神却暗了。

    陆仰止的女儿吗?他和……庄清时的女儿?

    长得真像庄清时。

    眼前冷不丁地又浮现出五年前手术台上鲜血淋漓的一幕,她仿佛能回想起肚子里的血脉一寸寸流失的感觉,恐怖得让她手脚冰凉。

    当年逼她引产,却允许庄清时来为他孕育后代。

    呵。

    她唐言蹊的感情,就是这样拿来被轻贱的。

    虽然陆相思走到哪都会引来一大片人的瞩目,不过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盯着她发呆发这么久的人,看了唐言蹊两眼,骄横道:“你看什么?”

    唐言蹊回过神,却见那个粉雕玉琢的洋娃娃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很不高兴的样子。

    见她不吭声,陆相思心头无名火窜了起来,“你是聋子还是哑巴?”

    在车上被爸爸训了,心情本来就down到谷底,这会儿还遇见个对她装聋作哑的,真是气死她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提到和妈妈有关的事情,爸爸立马就会变一张脸。

    保镖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同情了唐言蹊一把,心道大小姐怕是又要滥觞无辜了。

    场上的负责人是个老江湖,打圆场的本事很有一套,听说陆大小姐来了,赶紧挤进人群中央,“大小姐,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您今天也来看展览呀?我叫个机灵的过来陪您玩游戏,还是和往常一样,下围棋好不好?”

    “不好!”陆相思小脸一别,气鼓鼓的。

    过了两秒钟,她的眼睛转了转,“也行,不过要她来陪我下!”

    她扬手一指,就指到了唐言蹊身上。

    负责人擦了擦冷汗,“好好好,她来陪您。”

    说完扯了唐言蹊一把,低声警告道:“你最好想办法把大小姐哄高兴了,别再犯浆糊。”

    唐言蹊吃痛地回过神,只见那骄傲的小公主已经被保镖抱着坐上了一台电脑。

    唐言蹊明白,他们这一辈的恩怨不该牵连孩子,她也无意和陆仰止的女儿过不去,但这小丫头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

    很难想象渊渟岳峙的谦谦君子陆仰止会培养出这么一个不懂礼数的女儿。

    因为是庄清时的女儿,所以格外宠爱吗?

    唐言蹊讽刺地掀了掀唇角,坐在了对面的电脑前。

    行至中盘,她有些吃惊——

    这个孩子虽然才五岁,但她的逻辑思维能力比二三十岁的成年人都不枉多让。

    不过让高手来看,她行棋还是急躁冒进,沉稳不够。

    旁边没几个真正懂棋的,都不知道局势如何,唯独陆相思攥着鼠标的手越握越紧。

    她遇上对手了。

    还是个……也许战胜不了的对手。

    无论她如何进攻,对方都能不急不缓地轻易化解。就仿佛在陆相思面前有一座山,她非但翻不过去,而且连山顶在哪都看不到。可她的对手,却站在巅峰,居高临下地俯瞰她。

    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人逼到过这个地步了。

    是和爸爸下棋一样,束手无策的感觉。

    眼看着就要收官,陆相思彻底挫败了,咬着牙,趁着别人不注意,调出了一个窗口,“啪啪啪”地输入了好几行文字。

    紧接着网页上就出现了“白子向黑子投降,等待黑子接受中”的字样。

    唐言蹊愣住。

    执白子的是她,可她并没有点过投降!

    难道是……

    脑海里迅速划过什么不可思议的念头,她眉眼一沉,调出服务器端的修改记录,果然看到几秒钟前有人和她现在一样,侵入过服务器。

    陆仰止的女儿,一个五岁的孩子!

    她智商到底有多高?!

    陆相思得意洋洋地探出头看着她,还吐了个舌头,“投降啊,好丢人哦。”

    唐言蹊目光一闪。

    继而含笑,“你好好看清楚。”

    陆相思看向电脑,却发现上面弹出来的窗口不见了,被人换成:“黑子犯规,游戏结束。”

    她瞪大了眼睛,不仅是她,周围所有人都见了鬼一般。

    “你!”陆相思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拍案而起,“你耍赖!我要告诉我爸爸,让他来收拾你!”

    “要收拾我,你身边这几个人就够了。”唐言蹊看了眼她旁边几个面露凶相的保镖,不以为意道,“不过,你爸爸没告诉过你,下棋等同于做人,要光明磊落,坦荡诚实吗?”

    要是让墨岚听见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恐怕又要笑她,“时下哪种穷凶极恶丧尽天良的病毒不是出自你手?堂堂毒祖宗舔着脸教育别人光明磊落,你良心不会痛吗?”

    若是五年前,她大概还会插着腰怼一句:“我们仙女不需要良心。”

    不过如今……吃亏吃够了,人也就学会收敛了。

    陆相思被说得涨红了脸,“你”了半天你不出下文来,气得甩手就从最近的侧门跑出了展厅。

    所有人大惊失色,唐言蹊也没想到这小姑娘性格竟然和她当初一样烈。

    在保镖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第一时间追了出去。

    紧接着身后却传来男人低沉而含威不露的嗓音:“出什么事了?”

    保镖和负责人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转过身来,“陆、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