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06章 她夜盲

    她勉强地笑了下,陆仰止讨厌她的纠缠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自己竟然还会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心塞。

    这点儿出息。

    那边陆仰止已经脱去了西装外套,白衬衫刚才被压得微微有些褶皱,自上而下开了两颗纽扣,露出肤色均匀又纹理分明的两块胸肌,冷淡中透着些许诱人犯罪的鲜艳反差。

    不过他的眉头却皱着,甚至在说完那话时身影还稍稍晃动了一下,手虚扶在衣柜上。

    唐言蹊下意识就搀住了他,“你没事吧?”

    她知道,陆仰止这人虽然是千杯不醉,不过喝酒本身就是一件伤肝伤胃的事。几年前她们结婚同居那会儿,他每次应酬回来都要独自在沙发上坐很久,不动弹也不吭声,就那么静静坐着等待绞痛的胃部舒缓一些。

    陆仰止眉目冷漠,两道视线尤其讥讽,“不拿钱,留在这还想干什么?”

    唐言蹊伸过去的手被他毫不留情地甩开。

    她怔怔看了两秒,好像也没太当回事,泰然自若地笑着收回来。

    “看你活蹦乱跳的应该没什么大碍。”唐言蹊避开他冷峭的目光,淡淡道,“那我走了,以后见面就是陌生人,我不纠缠你,也希望陆先生能大度点,别来找我麻烦。”

    陆仰止不着痕迹地深呼吸,一口气却堵在胸口,怎么都沉不下去。

    五年前他就知道她是个万事不萦于心的女人,散漫又轻浮,恶俗又肤浅,偶尔脸皮厚起来,那股子无赖劲儿能缠得人头疼。

    以至于很长时间他都想不明白,她所谓的爱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

    和她写出来的代码有什么区别?

    洋洋洒洒一大篇,一个撤回键就能删得半个字都不剩。

    然后她潇洒地拍拍屁股说走就走,留下别人在原地咬牙切齿。

    唐言蹊见他不说话,又问了句:“行不行?”

    男人眼皮都没抬,指着卧室的门,漠然启唇,“滚。”

    “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也没必要对我赶尽杀绝嘛。”唐言蹊双手插兜,笑嘻嘻地走了。

    陆仰止冷眼旁观,理都未曾理会。

    她的虚情假意没心没肺,他五年前就见识过了。

    出了门,每走一步,女人脸上的笑容就淡一分。

    那感觉实在难受,仿佛苦水从心底都冒到嗓子眼了,唐言蹊从兜里摸出一块糖塞进嘴里,这才觉得好些。

    刚准备穿过客厅往外走,天花板上的灯光“刺啦”一声,毫无征兆地灭了。

    与此同时,卧室里也陷入一片漆黑。

    陆仰止眉头紧锁,忽然想起来这栋别墅好像是几个月前哪家公司的老总为了“聊表合作诚意”送给他的,除了签合同当天他正好带着陆相思过来看过一次之外,这里基本处于荒废着的状态。

    当然也没人交什么水电费了。

    不过好歹有张床,他现在又胃疼的厉害,不想动。在这暂时凑合一晚上不成问题,明早再回家洗漱也罢。

    可惜,客厅里的唐言蹊就没这么好运了,灯光一灭,她整个人的头皮都麻了,心脏如同被人死死攫住,冷汗瞬间就爬满后背。

    ——她夜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