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39章 你怎能这样

    一听这话,宋井的表情立马就变得相当微妙了。

    几日前公司的电脑大面积瘫痪,陆总震怒,可那天偏偏又赶上庄忠泽老先生的忌日,他带了大小姐去扫墓,人在山上赶不回来。

    要说陆氏堂堂一家网络技术公司,出了这种事,传出去都让人笑掉大牙。好在冯老出手利落,及时将病毒清理干净,也算是保全了公司脸面,陆总便也没再追究,只说让他们严加防范,以后别再闹出这样的事端。

    不过宋井明白,不追究归不追究,这件事在陆总的心里少不了要埋根刺。

    他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不听不闻的样子。

    果然,陆总开了口,语调平静,“电脑被黑了?”

    David小心翼翼地看着男人的脸,一时间看不出是喜是怒,只觉高深莫测、难以揣摩,“是的,陆总。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不过损失不大,不敢劳您挂心。”

    唐言蹊不动声色地退到了人群外,跟宗祁站在一排。

    宗祁见她过来,面露疑色。

    她神秘兮兮道:“老板生气了,不想死就离远点。”

    宗祁惊讶,忙看向人群中央的男人。

    只见他单手抄袋站在那里,气质却若海纳百川,淡静恢弘,哪里有半点要发火的样子?

    他笑了笑,安慰道:“不会的,陆总虽然不算太平易近人,但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苛责员工。”

    唐言蹊看了他一眼。

    宗祁觉得那仿佛是关怀傻子的眼神。

    “电脑被黑,修好就是了。”陆仰止勾唇,笑意未达眼底,“一群人站在这里看热闹,当工程部是给你们聊天砍价的菜市场吗?”

    他说话的节奏从始至终未见任何改变,无形间却宛如将一根皮筋缓缓拉开,说到最后一个字时猛然放手,皮筋回弹,狠狠抽在了所有人的心上。

    众人一个激灵,道:“陆总,我们不敢。”

    “不敢还不赶紧散了?”宋井拔高了声音,喝道。

    众人立马作鸟兽散,唐言蹊也回到座位上捧起茶杯,一口一口地啜着。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好像丝毫没有被屋里的低气压影响。

    见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兢兢业业开始工作,宋井谨慎地提议道:“陆总,那我们走吧?”

    “不急。”男人道,“我难得下来一次,也想看看二组组长的本事,就在这等着他将电脑修好再回去吧。”

    David脸色一白,“陆总……”

    男人不为所动地睨着他,每个字都带着沉甸甸的分量,“这点小毛病对你而言不应该是小事一桩吗?”说着,他走到桌边,拉开椅子泰然落座,眸光落在David脸上,问,“怎么还沾着不动?”

    David被他空无一物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陆总,是我无能,我……”

    宋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折在这。

    男人扯唇,“也罢。既然你没这个本事,组长的位置就交给别人来做。”

    David心有不甘,还想说什么,却见陆仰止的目光在整个工程部扫了一圈,扬声道:“有谁有信心毛遂自荐,能把这台电脑修好吗?”

    鸦雀无声。

    宋井心里“咯噔”一声,连忙打圆场,“陆总,他们哪有胆子在您面前班门弄斧啊。”

    陆仰止闻言就笑了,“他们是没胆子,还是没本事?”

    说完,男人的左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动静巨大,所有人都被吓得心惊肉跳,“你们真以为这里是菜市场?我花钱雇你们过来养老的?出门看看大厦楼顶挂的招牌上写着什么,陆氏!整个电子网络科技的龙头企业,旗下偌大的一个工程部里连个能破译这种玩意的人都没有,我指望你们接什么世界级的大项目!都回家种花养鸟去吧!”

    所有人同时从椅子上站起来,脑袋都快埋到地里了。

    心头亦是浮现出同一句话:完了,陆总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惊愕害怕之余,宗祁忍不住看向角落的女人——那个早在征兆丝毫不明显的时候,就预料到陆总会生气的女人。

    她还在喝茶。

    现在的实习生心理素质都这么好了吗?

    想当年他还是个实习生那会儿,老板一皱眉头他都觉得五雷轰顶。

    唐言蹊喝完茶,咂了咂嘴,这茶好喝归好喝,就是差点干果……

    宋井离陆仰止最近,对他的怒火感知也最清晰,战战兢兢地一抬眼,发现角落居然还有个女人怡然自得地在喝茶?!

    还真有不怕死的哦。

    陆仰止也瞧见了这一幕,面色阴沉得厉害,却没理会,而是冷声下达了最后通牒,“工程部今天出不来人解决问题,明天就全都给我卷铺盖走人!现在我再问最后一遍,有没有人觉得自己能把这台电脑修好的,站出来!”

    “没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已是悬崖边缘。

    宗祁本想劝唐言蹊去试试,可是视线再瞥过去时,却发现角落的位置已经没人了。

    她人呢?!

    还在惊疑不解时,身后突然伸出一双手,冷不丁地用力把他往前一推。

    宗祁就这么踉踉跄跄地撞到了陆仰止面前。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他几乎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只见那个本来应该在角落喝茶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蹭到了他身后!

    陆仰止也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犀利的眼风地劈过去,深讳与冷厉并存。

    四目相接时,唐言蹊却四两拨千斤地笑道:“宗祁学长这么厉害,这点小事肯定不在话下。”

    宗祁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样子,心里一凉。

    就连新来的同事……也要害他吗?

    “那你就试试吧。”

    老板有条不紊地发了话,宗祁立即摇头,“陆总,我不行。”

    “什么行不行的。”唐言蹊从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教育道,“年轻人一点闯劲儿都没有,瞻前顾后的,成不了大事。”

    她推着他走到David电脑旁边,抬手把旁边碍事的人拨开,一掌将宗祁按在椅子上,“我让你试你就试,没那么多废话。”

    旁人都纷纷奇怪,宗祁什么时候和这个新来的同事混这么熟了?

    而这个新来的同事说起话来不知客气也不讲礼数,训起人来老气横秋的口气倒好似她才是长辈。

    唯有陆仰止在旁边,不声不响地望着她的动作。

    连宋井都以为他会出声阻拦,可到最后他也一个字都没说。

    只是那黑眸带着深深浅浅的阴影,锁定着她搭在宗祁肩膀上还没拿开的手。

    “我……”最尴尬的要数宗祁,“我真的……”

    “做吧。”静袅的嗓音从头上传来,听不出太多情绪,“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第一步要做什么?”

    宗祁愣了好半天,才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连上了这台中毒的电脑。

    唐言蹊便也退到后面去了。

    陆仰止不说话,周围人更是不敢出声,纷纷凑上前来,安静地看着。

    宗祁做事的风格稳扎稳打,虽然想不出什么一招制敌的妙计花招,但一步步都没有出错。

    唐言蹊又去水房沏了杯茶,抱着茶杯瞧着电脑屏幕上一亮一亮的提示,时不时伸出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下什么按键。

    反汇编已经进行了一半,病毒代码基本上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宋井点点头给予肯定,看来这宗祁也是个可造之材。

    但,很快的,问题又出现了。

    宗祁发现这代码竟一环套一环,就算他已经破译了病毒代码,却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出这十几页密密麻麻的代码里,究竟有什么破绽。

    压在他背后的视线越来越沉重,已经有人开始小声地嘲笑他,宗祁握着鼠标的手瞬间出了一层汗。

    屏幕上的代码仿佛变成了他看不懂的文字,他再也没法静下心集中注意力。

    “宗祁,早说了这病毒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David在旁边说起了风凉话,看他出风头出了这么半天,总算找到了还击的突破口,“你不行就一边呆着去吧,不要浪费陆总的时间。”

    “我……”

    怎么办。

    怎么办。

    宗祁紧张得头晕眼花,鼠标滚轮不停转动着上下翻页。

    唐言蹊看得直叹气。

    拉开办公桌的抽屉,看到一只橡皮,想了想,朝着宗祁的后背就扔了过去。

    宗祁被打中,身子一僵。

    有些好事的同事立马抱不平道:“你干什么?”

    唐言蹊面无表情,“手滑。”

    “胡说,你分明是故意的!”

    “那就是故意的呗。”唐言蹊摊摊手,“这么点事都干不好,我打他一下新鲜吗?也是我高看了陆氏,尽出一些少个加号都看不出来的家伙。”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话,一个实习生怎么敢说?当陆总是不喘气的吗?

    陆仰止倒没生气,许是已经发过怒,此刻不怎么容易被激起脾气了。

    亦或是因为其他什么,他自己也不愿深究的理由。

    黑眸无波无澜地睨过去,唐言蹊坦然回望。

    坐在电脑前的青年却如遭雷击,脑海里划过什么不可思议的念头。

    加号。

    她刚刚说,加号!

    加号在……

    宗祁仔细回忆。

    第38行!

    他立马找到第38行,将那一行代码认认真真地读了一遍。

    没有任何端倪。

    宗祁眼神一黯。

    难道是他想的太多,她那句话其实没有任何深意,只是在羞辱他和陆氏吗?

    下垂的眸光不期然撞上第39行的代码。

    蓦地一震。

    那一行,乍看没什么端倪,仔细研究起来,却留了一道病毒的自毁开关!

    他手指颤抖地用光标将那一行代码标亮。

    一群人“忽悠”一下子围了上去,夸赞道:“我的天,这都能发现,小宗,厉害呀。”

    “你小子可真是深藏不露!平时是我小瞧你了!”

    “这可是组长都解不开的代码,要是我估计得看得眼睛都瞎了!”

    David无端被拿来比较,咬牙切齿,气得要爆炸。

    陆仰止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步履平静地往外走去,一个字都没有留下。

    宋井连忙跟了上去。

    二人一走,工程部里喝彩称赞的声音就更大了。

    宗祁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朝角落看过去,只见那个女人正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病毒正在销毁中,若真是她做的,不出半分钟,她的电脑上就会出现提示窗口,写着“入侵失败”的字样。

    思及至此,宗祁的心跳猛然蹦到了嗓子眼,手掌紧紧攥在一起,掌心微微发热。

    他谁也没有理会,径直走了过去。

    离她越近,就越是紧张。

    她在写什么。

    在善后吗?

    他这样出其不意地走过去,能不能撞破她的秘密?

    “你在做什么!”宗祁忽然出声。

    女人吓了一跳,赶紧最小化了面前的窗口。

    宗祁哪肯放过,马上夺走鼠标将她刚刚最小化的窗口恢复出来。

    屏幕上斗大的四个字,不是“入侵失败”,而是——欢乐扫雷。

    唐言蹊有些怒,“反了你了,还敢抢我鼠标!”

    “……”宗祁无语地看着她,怕是自己想太多了,叹了口气,声音温和了许多,“上班时间不要玩游戏,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待他离开,唐言蹊才托着腮,调出被她隐藏的窗口。

    入侵失败。

    她摇头浅笑,确认病毒完全被销毁,才用鼠标点击了关闭按钮。

    屏幕上一片青山绿水,好像那窗口从来没出现过。

    ……

    过了不一会儿,宋井又来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陆总要提拔宗祁做新任组长的事。

    贺喜声不断,宗祁连连谦虚。

    David面色铁青,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恭喜。”

    唐言蹊没凑热闹,倒是宋井自己走到了她面前。

    她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宋公公还有圣旨要传啊?”

    宋井脸都绿了,四周响起了笑声,他一眼扫过去,大家立马低下头,肩膀却还抖得厉害。

    这么说倒也没什么不对,陆总的办公室在49层,平日里又只和董事会、高层干部打交道,就连客户和金主爸爸们,不够级别的也都见不到他。像他们这样的小员工想窥得天颜一次甚是不容易,一般有什么事,都是身边的红人宋井来通传。

    这不就是活脱脱皇帝身边独得恩宠的大太监么!

    “你,跟我出来,我带你去人事注册。眼下陆氏正是用人之际,冯老的意思是,你不用做实习期了,直接转正。”

    唐言蹊“噢”了一声,关掉玩了一半的消消乐,伸了个懒腰随他出去了。

    大多数人不疑有他,唯有少数几个心里犯起了嘀咕:这新来的实习生不瞎不瘸又不傻,去人事注册怎么还要陆总身边的大太监……不是,首席秘书带着去?

    唐言蹊从善如流地跟着出了工程部的大门。

    人事也在偏高的楼层,她腿脚不方便,肯定不能走着上去。

    可是宋井却把她带到了楼梯间。

    为她打开门,示意她自己进去。

    唐言蹊也没问为什么,安之若素地垂首迈进了门。

    宋井没有跟着,顺手又把门掩上了。

    楼梯间有点黑,她这个夜视能力极弱的眼睛适应起来很难。

    刚一进去,就感觉到被什么人抓住了手腕,狠狠抵在墙上。

    唐言蹊下意识要挣扎,可忽然有一丝冷香钻入鼻息,让她迅速安静下来。

    嘴角挂上一缕薄笑,“陆总,男女授受不亲。”

    陆仰止发现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又变得涣散,好像根本不愿看他,不由得冷笑,“唐言蹊,我警告过你,不要惹事,更不要惹我。”

    唐言蹊凭感觉,大概能猜到男人是用左手将她压在墙上。

    今天他出现在工程部,右手也没有缠任何绷带和石膏板之类的东西。

    这人向来拿医生的话当耳旁风,不知怎么,她竟还能感到久违的怒意,怒极反笑,“陆总,说话就好好说,叙旧就好好叙,咱们不能换个姿势吗?万一您的胳膊再出个三长两短,庄小姐怕是要吃了我。”

    陆仰止死死盯着她那张笑得妩媚的脸,眼前一闪而过的竟然是她白皙细长的手指搭在别人肩膀上的样子。

    唐言蹊看不见他的脸,一切只能靠冥想。

    她能嗅到空气里那些冷冰冰的阴鸷,可又想不通他跟她生什么气。

    陆仰止闭了下眼,将那些狂躁和猩红的颜色用力压下去,再睁开时,邃黑的眼睛只余淡漠冷清。

    他撤开手,远离了她纤细削瘦的身体,语调凌厉道:“今天的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我不会再容你。”

    黑暗中,唐言蹊唇角一弯,“今天的事?什么事?”

    陆仰止不答。

    她便自顾自地说下去,“你指的是David和宗祁的事?”女人笑叹,“陆总,不是我说你,你要是生气手底下有太多酒囊饭袋,去找人事问责,去找冯老问责,你跑到我这里来挑毛病有什么道理?难道是我让你在垃圾桶里捡员工的?”

    “你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嬉皮笑脸。”陆仰止沉着脸。

    他太了解她的德行,一张巧嘴每每都能颠倒黑白。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David电脑里的病毒是怎么来的。”

    唐言蹊的动作僵了僵,片刻,才又笑出声,“那好啊,陆总慧眼如炬、明察秋毫。这是企业之幸,员工之福。”

    “企业之幸,员工之福?”男人细细咀嚼着她最后八个字,声音沉缓地敲打在她的耳膜上,字字力道震撼,“真为了公司着想,我现在是不是就应该勒令人事把你扫地出门,省得你再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祸害同事!”

    她从来没把陆仰止当成什么心慈手软,言语和善的人。

    但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也会用“下三滥”来形容她。

    唐言蹊安静了许久,最终勾起唇梢,笑容如天边的流云,轻渺到伸手都抓不住,风一吹就要散了,“陆总说的话,我听不懂。”

    “我以为你吃一堑长一智,手段会比五年前干净一点。”他冷笑,“看来是我太高估你了,你就是个不知悔改的!”

    “是!”唐言蹊心里一些尖锐的情绪瞬间被激起,在黑暗中她摸不到男人的方向,只好对着一片虚空,道,“陆总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何必装出一副对我大失所望的样子,我唐言蹊一天如此,一辈子都是如此!”

    是他,是他口口声声说她很好,不需要任何改变。

    可也是他,大斥她的手段和五年前一样肮脏,丝毫不知悔改。

    陆仰止,你怎能这样。

    你怎能这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