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44章 仰止,我冷

    陆仰止也没想过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只是她那双嘴唇在昏暗的光线里,变得格外誘人。

    誘人到,他几乎没把持住,就低下头衔住了它。

    让它不要再动,不要再吐出任何他不喜欢听的字眼。

    屋里的黑暗更成了他如此肆无忌惮的保护伞。

    黑漆漆的,乱糟糟的,什么都不用思考,也没有了白日里必须遵守条条框框。

    这朦胧的夜色真的太能冲昏人的头脑,就算克制冷静如陆仰止,还是被心底深处逐渐滋长的、最原始的慾望压倒。一步接一步地追逐,占有。

    唐言蹊试图用手将他推开,却因为夜不能视,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处使劲。

    她不由得苦笑。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竟还是手下留有余地,生怕再碰伤了他。

    唇上的温热并没有虚浮其表,很快的,在她开口喘息的时候,他的舌尖毫不犹豫地冲破她的牙关。

    大掌亦是擒住她纤细的手腕,渐渐往下移去。

    女人的脸蛋瞬间涨红,被轻薄的恼怒和羞辱让她再也无法忍受,“陆仰止,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男人的动作停了下,那双如夤夜般的眸子,映着天外的一斛星光,宏远辽阔至极,“知道,我改变主意了。”

    女人的眼神哪怕无法聚焦,依旧透着一股奇异的冷漠和妖娆,这两种对立而生的气质绕在她的眉眼间,却相辅相成,不见任何奇怪,“我还以为你跟那些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不一样。”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冷哼着讽刺回去,而是低懒地笑了笑,嗓音里染着荷尔蒙的味道,沙哑又性感,“那你大概是不太了解男人了。每个男人都一样,到嘴边的肉没有不吃的道理。”说完,他还将最唇移到了她的耳廓,“如果这种情况下我什么都不做,你做女人的自尊心不会被打击么,嗯?”

    “你放屁!”唐言蹊心里怒意愈发深了,她胡乱用力试图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攥得更紧。

    陆仰止直接将她的胳膊抬起来压在柔软的枕头上,动作强势而霸道,声音却已然不耐了,“你再乱动,我不保证你能得到应有的享受。”

    “享受你大……”

    话没骂完,唐言蹊的瞳孔重重一缩。

    因为他的手突然毫无征兆地按住了她最秘密的地方。

    陆仰止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震惊的神色,扯了下薄唇,开口:“不说了?”

    唐言蹊渐渐回过神来,被感官放大的情绪甚嚣尘上。

    她眯着眼睛,在黑暗中努力辨识着他的脸。

    “啪——”

    一个巴掌狠狠落在了男人俊美无俦的脸上。

    唐言蹊的手和她的声音一样都在抖,“你无耻,下流。”

    黑暗中,男人轻轻翘起了唇角,“我无耻,我下流。”

    那又怎么样。

    如果你知道这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的孤独和寂寥能将一个男人生生逼到浑身僵硬发疼。

    你就知道这股咬牙切齿的恨意是从何而来了。

    唐言蹊的眼前不断闪过很多画面。

    破碎的,漆黑的,有人猥琐地笑着向她伸出手,任她哭也好闹也罢,始终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谁不愿意从小做一个温柔端庄的小公主。

    谁愿意骑着摩托车每天与一群不良少年厮混。

    生于贵胄之家的他又怎么会懂。

    脑海里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彻底崩断,唐言蹊眼里渗出些许水光,再次扬手狠狠打过去,“你给我滚开!”

    这次,巴掌没有如愿落在男人脸上。

    而是被他半道截在了空中。

    陆仰止眯了下眸,嘴角下压,不悦得一目了然,“打上瘾了是不是?”

    手腕上的疼痛让她稍微缓了缓,眼前的画面烟消云散……

    唐言蹊的手瞬间脱力。

    偏过头,闭上了眼,嗓音有气无力,“陆仰止,麻烦你换一个稍微有点格调的方式折磨我行吗?要叫警察也好、把我扔进监狱也好,怎么都随你高兴。毕竟私自跑到你家来拿东西是我不对……但是,恕我直言,你这个报复手段真的挺掉价的。”

    “你觉得我是在报复你?”男人的眸光忽明忽暗,深深浅浅地折射着窗外冷清的月光。

    “你不是吗?”唐言蹊轻笑,“难道你是想告诉我,我比你身边那个国民女神漂亮有魅力,所以你一见到我就把持不住想上了我?”

    “唐言蹊。”他叫她的名字,语调更冷厉了些。

    唐言蹊只凭手腕上骤然加重的痛感都能察觉到他的怒火。

    又生气了。

    她忍不住笑出声,“怎么,听不下去?不愿意我拿自己和你的意中人比较?”

    这招数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唐言蹊一边说一边都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滴血。

    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把心里某些被挑破的尖锐的情绪释放出来,她还在笑,“你女儿现在就在楼下等你陪她吃饭,你却在楼上跟另一个女人缠绵。说真的,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

    恶心。

    这两个字重重碾过陆仰止的神经。

    他的眼神蓦然变得凌厉可怖,“我只觉得我至今为止都还没堵上你的嘴,让你有放肆的机会,是我的错。”

    唐言蹊被他冷厉的语气吓了一跳,心里不祥的预感加重。

    下一秒,他炙热的体温欺身而近。

    唐言蹊躲不过他,强行被他撕开了上衣的领口,她一咬牙,使出了杀手锏,“你不怕我明天告诉庄清时吗?!”

    落地有声,回音传到男人的耳朵里,他的动作停住了片刻。

    唐言蹊冷笑,果然这一招对他有效。

    可,她又为什么感到一阵心寒在血脉中徘徊不去。

    “告诉她什么?”男人徐徐笑着,笑容毫无温度,“告诉她,你自己跑到我家里,爬到我床上,被我做了?”

    唐言蹊面色“唰”的煞白。

    是了。

    是她自己跑到他家里,这事,从一开始错的就是她。

    而庄清时对她的恨意深可见骨,就算听到这件事,左不过也是扇她一个耳光骂她自己不自重。

    何况,她唐言蹊还没low到受了委屈跑到庄清时那里告状的地步。

    陆仰止大约就是拿捏住了这一点,才分毫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

    唐言蹊一边想着,一边却无法自抑的被男人炙热的温度所牵引。

    他太了解她的身体,就这么不急不缓地一点点靠近,将她筑起的高墙一砖一瓦地拆掉。

    而后低沉含笑的声音继续蛊惑着她的理智,“你从前最看不起我是个奸商,不过你也应该知道,商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让自己吃亏。既然你想要那四本书,于情于理也该拿点什么来换。你说是不是?”

    唐言蹊紧紧抿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也让自己的注意力从他仿佛会点火的指尖移开。

    过了很久,她才哑声道:“你是不是总觉得外面的比家里的好,从前是,现在也是?”

    “我以为婚内出轨的唐太太最能理解这种感觉了。”男人嗤笑,“不是吗,嗯?我好歹没有把事情搞得尽人皆知,你当初却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呢。比起你,我还真是仁至义尽了。”

    似有人在她心里洒下一把滚烫的砂,唐言蹊被他一句话问得近乎窒息。

    他的脸,在黑暗中隐约可见棱角分明的轮廓,这么多年过去,英俊如初。

    她闭上眼仍能回忆起那年初见时怦然心动的滋味。

    “是。”唐言蹊轻笑,“你是仁至义尽了。那你就当我怂吧,陆总和我一夜情缘,总不会因此护我一辈子。万一陆太太闹到我面前,五年前的丑闻恐怕要再来一次了。这种没有必要的损失还是避免为好,你不怕她,我怕她。”

    “陆太太?”男人饶有兴趣地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我怎么不知道,我竟然还有个太太。”

    唐言蹊一愣,“你和庄清时……”

    “你何必一天十次地把我往她身上推。”陆仰止冷笑,“我和她之间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绝对不会让你背上小三的骂名。这样你满意了吗,前陆太太?”

    他最后四个音节咬得太深刻,像四根针插进唐言蹊的肺腑。

    陆仰止其人就是如此,短短一番话,能让你在地狱与天堂之间翻转一次。

    “庄清时是不让你睡吗?”她将手搭上了眼睛,笑得十分无奈,“也不是吧。孩子都肯为你生的女人,她不会计较这些。那她堂堂国民女神,有胸有腰有屁股,怎么看都比我会伺候人,你何苦非要在我这里自讨苦吃。”

    “谁知道呢。”陆仰止的眸光微微凝向窗外,唯独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深了些。

    谁知道呢。

    天底下比她唐言蹊温柔善良美丽可爱的比比皆是。

    他极其恶劣地扬了下唇,一字一字划在她耳畔:“大概是鱼翅燕窝吃多了,偶尔也想换换口味。清时远比你懂事得多,她不会在意这些。不过外面的女人又脏又麻烦,不像你,既跟过我,又省事。下了床就形同陌路,再不纠缠。”

    若说前面的话只是让唐言蹊感到低落,那这句无疑是彻彻底底地一剑穿心。

    “这样啊。”她突然觉得自己竟然还会为了陆仰止的话而开心、失落,真是一件很可怜的事。

    谈了这许多以后,陆仰止有些心浮气躁,也早过了开始慾念汹涌的时刻,他稍稍松了手,想起身抽根烟。

    下一秒女人却勾住了他的脖子,一双美眸在夜色中璀璨明亮,只是里面容纳着一方凉得彻骨的天地。

    “那你来吧。”她说,“就按照之前说过的,做完以后把书给我,从此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

    陆仰止微微怔住,一股薄怒无端从血液里沸腾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做。”唐言蹊笑着,眼珠转都不转一下,好像完全无视了他,“陆总又软了是吗?”

    “唐言蹊!”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陆仰止重新掐住她的下巴,审视的目光逼视着她的双眸,“为了四本书,你就肯陪我睡了?”

    唐言蹊忽然想笑。

    全世界只有陆仰止才会以为,她是为了那四本书才愿意和他睡的。

    不过那又有什么要紧呢?

    “嗯,是吧。”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就像希腊神话中大名鼎鼎的酒神。大多数人只知他将酿酒的技术传到人间,却不知,狄俄尼索斯,是奥林匹斯山上最能代表感性的神祗。他纵情声色,沉溺风月,一生过得放荡不羁,尤其在失去了心爱的人以后,就再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了。

    饮食男女,人各有欲。她不是圣人,身体都已经向他投诚,又何须继续矫情。

    至于庄清时——

    陆仰止说她不在意,或许她真的比自己懂事很多,又或许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便是如此。

    事实上。

    唐言蹊阖上眼帘。

    庄清时在不在意又与她何干。

    她不过是将她五年前对自己做过的事,又还给她罢了。

    如此阴暗,如此堕落。

    唐言蹊在挣扎间失去了方向。

    明明对自己说过很多次,前尘旧事早就该放下。

    明明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感到不甘和怨怼。

    她的爱情,她的婚姻,她的孩子,她的未来,都在五年前毁的干干净净!

    要么说这个世界是真的残酷啊……

    它总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绕一个圈,让你变成你最厌恶的样子。

    ……

    越想越难以呼吸,唐言蹊索性抛弃了脑海里所有的念头,将男人的脖颈勾下来,仓促地吻上去。

    男人的眸色瞬间沉暗下去,他能感觉到她的情绪里深藏着一股鱼死网破的挣扎和绝望,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挣扎绝望。

    在他想开口询问时,却听到她细弱蚊声的恳求:“仰止……我冷,抱我……”

    他的心仿佛被狠狠攥住,倏地一阵血液累积,紧接着下一秒又狠狠爆开——

    陆仰止再不犹豫,低头,封住她刚刚张开的唇,从她手中夺回了主导地位,把女人从绝望的深渊里拉入另一片慾望的海洋。

    在她快要到达顶峰的时刻,她还是说着同样的一句“我冷”。

    唐言蹊从来就是个嘻嘻哈哈怼天怼地的人。

    她很少向这个世界输出任何负面情绪。

    若她说“冷”,那便是真的冷到无可忍耐的地步了。

    陆仰止在很久以后才明白这两个字背后、她所经历过的所有凄楚与绝望。

    那时他心如刀绞,又遥遥想起她如今一次次地低声呢喃,只觉得那是他穷极这一生,都无法弥补的亏欠。

    ……

    陆相思在楼下慢条斯理地喝着汤,时不时抬头瞄一瞄楼上还没有打开的房门。

    按理说爸爸去洗澡的话,唐言蹊应该有时间跑出来才对。

    管家见她不停往楼上看,想是一个人吃饭孤零零的,想让先生下来陪,于是和蔼地开口道:“大小姐,先生可能是忘了,不如我上去看看,叫先生下来?”

    陆相思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要不要,你不要上去。”

    万一唐言蹊刚要出来就跟管家打个照面,那事情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女人怎么这么没轻没重啊!主人家都回来了她还有胆子赖在卧室里不出门,真是!

    陆相思放下汤匙,五官精致的小脸冷下来,“都别跟着我,我上去看看。”

    管家讶然,“大小姐……”

    “东西撤了吧,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在我眼皮底下晃悠。”陆相思烦躁地摆了摆手。

    须臾,怕他们没理解,又凶巴巴道:“今天好不容易姓庄的不在家,我要和爸爸过二人世界,你们最好消失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一会儿我下楼的时候看见谁就扣谁工资,就这么定了!三、二、一……”

    佣人们大惊失色,这位大小姐向来不按常理出牌,虽然先生每每都会严厉训斥,可实则没几次不按她的心意办事。

    庄小姐只要不忙的时候就会到家里来“做客”,不过大小姐和她关系好像并不融洽,一直是庄小姐单方面付出,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在旁人看来,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讨好”。所以只要是大小姐的意思,庄小姐就更会无条件的顺着宠着。

    这家里简直没法呆了!

    一群人泪流满面地纷纷闪到她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陆相思这才松了口气,咬牙在心里暗骂,唐言蹊你个猪头,又害本小姐扮坏人。

    看我不上去把你揪出来,好好揍你一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