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47章 下午谁来过?

    庄清时心里恨得厉害,脸上却强挤出笑意,“你以为我会再让你得逞一次?”

    “五年前你还是庄家大小姐的时候都束手无策。”女人的声音乍听上去静敛温和,仔细品起来却带着挥不去的嘲弄,“现在庄家都已经倒了,你又能奈我何?”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庄家?”庄清时咬牙切齿,“唐言蹊,你不要忘了我才是要和仰止结婚的人,整个陆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了!你就算能迷惑仰止,也永远别想登堂入室!”

    “你这话说的有点晚。”唐言蹊漫不经心地瞧着自己的手,无名指上一枚戒指闪闪发光,“堂我登过了,室也入得比你早。更何况,我也没准备嫁他第二次,只要他的心和人在我这儿就可以了。想想貌美如花的大明星每天晚上独守空房,还真是让人唏嘘啊。”

    她摇头浅叹,庄清时只觉得心里的火都要窜到头顶了。

    “你疯了吗?你不是一向最看不起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吗?”

    “看不起归看不起,但是要治你,好像也用不着什么太有格调的手段。”唐言蹊轻笑,“不过,想让我给你做小三,你也得有本事先嫁给他再说。”

    庄清时一惊,顿时失了三分底气,“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希望你们能顺顺利利地完婚。”她意味深长道,“可千万……别出什么差错才好。”

    庄清时攥紧了手指,“唐言蹊,你——”

    “还有。”对面的女人笑意一收,白皙精致的脸蛋霎时间变得面无表情,“少在我面前说教,你算什么东西。”

    她吐字极轻,却藏着能从人骨头上刮下肉的锋利。

    庄清时气得脸都白了。

    这个女人向来离经叛道、嚣张狂妄,整个榕城尽人皆知。

    她又恶俗又肤浅又顽劣,论什么都比不过身为榕城名媛之最的庄清时。

    所以没有人知道,那位渊渟岳峙、卓尔不群的陆三公子到底看上她哪里。

    包括庄清时自己都想不明白。

    她深吸了一口气,往外走去,经过唐言蹊身边时,留下一句冷冷的:“走着瞧。”

    唐言蹊闭了下眼睛,脸上的煞气渐渐平和,再睁开眼时,眸光竟有些黯淡。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陆相思仰着脸看着她,小眉头皱得老高,“我听不懂。”

    “跟你没关系的事。”唐言蹊回过神,打了个哈欠,调侃道,“衣服都换好了,等我呢?”

    陆相思甩开她的手,“谁等你了!”

    唐言蹊“嘶”了一声,“祖宗你轻点,我浑身都是伤。”

    “活该。”陆相思板着脸。

    唐言蹊也不再管手臂上的痛感,从小到大跟人打架斗殴,受伤是常有的事,早就习惯了。

    “小没良心的。”她蹲下身来狠狠揪着陆相思的耳朵,“你说说,我这一身伤是为了谁,我冒着性命危险跑到这来又是为了谁,你爹你姑姑都不教你做人需要感恩吗?”

    陆相思甩开她的手,揉着自己的耳朵,恼羞成怒地喊她:“唐言蹊!”

    她怎么那么爱揪别人耳朵,有瘾吗?

    唐言蹊大笑,跌坐在沙发上。

    恍惚间却想,有个女儿真好啊。

    她正思考着,陆相思忽然别别扭扭地往她身边凑了凑。

    唐言蹊装作看不见的样子。

    陆相思伸出手指,捅了捅她。

    唐言蹊依然装作没感觉的样子。

    陆相思忍无可忍:“喂。”

    “说。”

    “我们怎么出去?”

    “走出去啊。”唐言蹊懒洋洋地问,“你没长腿?”

    陆相思看了眼门口凶神恶煞的保镖,叹息:“不是,我是说,这样出去会被拦住的。”

    唐言蹊自顾自倒了杯茶,慢悠悠地品,“反正拦的又不是我。”

    陆相思瞪着她,“你这人……”

    唐言蹊转了转茶杯,发自肺腑地称赞,“好茶。”

    陆相思一把夺过她的杯子磕在茶几上,“你想想办法!”

    唐言蹊抱臂睨着她,“小姑娘,求人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陆相思黑着脸,“蹬蹬蹬”地跑去厨房,又“蹬蹬蹬”地跑回来,怀里抱着一大罐茶叶,“给你,都给你!”

    “武夷山的贡品金骏眉。”唐言蹊看都没看包装袋,挑了下黛眉,便径自开口,“你不怕你爹回来打死你?”

    “他又不喝。”

    “不喝买回来干什么?招待客人?”

    女孩一屁股坐回沙发上,托着腮道:“也不是吧,听大姑姑说有段时间爸爸特别爱喝红茶,买了好多好多不同种类的红茶,每样只尝一点就不动了,最后尝到金骏眉才停下。后来每年产茶叶的时候都会高价收一批贡品过来,也不知道是谁喜欢喝。”

    唐言蹊垂眸望着杯中澄如红玉的茶水,突然就失了神。

    她是最爱金骏眉的,不过从来没对陆仰止说过。

    因为那时他每天奔波在公司里,回到家就很晚了,吃点东西又钻进书房里,也没太多时间关心她的喜好。

    “茶都给你了,带我出去吧。”陆相思软了语气。

    唐言蹊接过,放在手里掂了掂,倒也没客气,“走,跟我上楼。”

    “上楼?”

    唐言蹊也没解释,只是带着陆相思一路爬上阁楼。

    陆相思回来的时间不长,阁楼又是堆东西的贮藏室,她自然没进来过。

    跟着唐言蹊爬上去,两人都被里面的尘土呛到。

    “咳咳……你来这里干什么?”陆相思捂着嘴问她。

    唐言蹊早有准备般从兜里掏出口罩戴上,有条不紊道:“去把那边窗户打开。”

    三角阁楼侧面的窗户下面是后花园,此时正是炎夏,陆相思如果不在花园里玩,保镖自然也不会傻到去花园里站岗。

    陆相思想到了什么,睁大眼睛,“你不是打算从这跳下去吧?”

    这是四层啊!

    “倒霉孩子话这么多。”唐言蹊一拍她脑袋,“叫你去就赶紧去。”

    陆相思慢吞吞地走到窗户旁边,打开了窗。

    唐言蹊则在一堆箱子里面翻翻找找,嘀咕道:“我记得就放在这儿啊。”

    “你在找什么?”陆相思好奇问。

    “梯子。”唐言蹊头也不抬道,“你去翻翻那边的箱子,看看绳梯在不在那边的箱子里。”

    陆相思简直不懂她的脑回路,“我家怎么会有这种……”

    话都没说完,便瞠目结舌地看到女人从一个大纸箱里抱出了一摞折叠整齐的绳梯。

    “你家怎么会有?”唐言蹊睨着她,笑嘻嘻的,“小家伙,没事多翻翻阁楼,你家什么宝贝都有。”

    陆相思当时就震惊了。

    她身为这间别墅的半个主人都不知道阁楼里放着一大摞绳梯,唐言蹊是从何得知的?

    她忽然就想起了上次在卧室里,唐言蹊也是这样问都不问就找到了床头灯的位置。

    唐言蹊也不管女孩若有所思在想什么,抱着梯子从她身边路过。

    陆相思目光复杂地回过头追随着她的背影,只见女人蹲在窗边,轻车熟路地将绳梯绑好,使劲拽了拽,确认没问题后,一个灵活的翻身就跃了出去。

    女孩赶紧跑到窗边,扶着窗棂看她,“唐……”

    “小点声。”唐言蹊很迅速地爬下去,压低声音道,“放心大胆地下来,我在这里接着你。”

    陆相思怀着一种很复杂的心情跟着她往下爬,最后一段离地面有些远,她看了看唐言蹊坚定的眼神,豁出去般闭着眼睛跳了下去。

    只感觉到自己落入一个柔软又极具安全感的怀抱,很难想象,被那个削瘦又纤细的女人抱着,是一种如此奇异的感觉。

    ……不过,却不讨厌。

    而后两个人一同滚在草地里,陆相思睁开眼,正看到唐言蹊狼狈地咬着一棵草、满脸怨念的模样。

    妈的现在五岁小姑娘都这么沉了吗?

    陆相思“扑哧”一声笑出来,唐言蹊“呸呸”两下吐干净杂草,拉着她就朝后门跑,“快走,小心被发现。”

    出了门,唐言蹊立马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她才长舒一口气,“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陆相思视线沉凝地落在她脸上,“唐言蹊,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谁?”

    唐言蹊能听见胸腔里“咯噔”一声。

    她讪笑着打哈哈,“你觉得我是谁?”

    “你是不是……”

    “不是!”女人飞速否认。

    陆相思眉头拧得更紧了,“真的不是?”

    “真的不是。”心虚得冒汗。

    “那就好。”小女孩脸色缓和,转过头去平视前方,用一种老生常谈的口气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就算缺钱也没有必要去做贼。”

    唐言蹊一愣:????

    好像有哪里不对。

    ……

    二人到了闹市区才下车,

    陆相思从来没到过这种地方,好奇地打量着眼前林林总总的小摊小贩,“这是哪里啊?”

    “珠市口。”唐言蹊随手掏出零钱买了一盒章鱼烧,用小竹签扎着喂给她,“吃不吃?”

    “不吃。”陆相思偏过头,嫌弃道,“大姑姑说路边摊卖的东西脏。”

    “别听她胡说。”唐言蹊反手塞进自己嘴里,“你大姑这个人也没干净到哪去。”

    “不准你说我大姑姑!”

    唐言蹊翻了个白眼,突然瞧见面前一家麻将店,指着店面上一个招牌“發”问道:“你看那个字念什么?”

    陆相思鄙夷,“你以为我不认识吗?那个字念:F——A——”

    唐言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了个丸子塞进她张大的嘴里,“聪明!”

    陆相思难以置信地瞪着她,十分无法接受自己又被她坑了的设定。

    只好硬着头皮气鼓鼓地嚼着嘴里的章鱼烧。

    吃着吃着表情就不一样了。

    吃完一个,居然又盯着第二个。

    唐言蹊轻佻月眉,“还想吃?”

    陆相思鼓着腮帮装河豚。

    唐言蹊失笑,又喂了她一个。

    二人边吃边走,好不快活。

    “这里一直都有这么多人吗?”陆相思问。

    唐言蹊点头,又摇头,“今天可能有集市,人比平时多了不少。”

    很快的,她就发现自己错了。

    前面不是有集市,而是被一群年轻人围得水泄不通,偶尔有警务跑出来维持秩序,把碰到的警戒线再重新拉严。

    唐言蹊抬头瞧着半空中的摇臂支架,“有人在拍戏啊。”

    也不知道是哪位明星,这么大阵仗。

    场地里,导演看着剧本,手指捏着眉心,满面愁容道:“还没找到?”

    导演助理明显也很为难,“这附近的孩子不少,但是长得漂亮的……”

    戏里有一幕,需要小孩子把冰淇淋扔到女主角的身上,但是剧组之前请的小演员今天临时去参加补习班,放了剧组鸽子。

    旁边披着外套的女人静静走过来,脚步无声,姿态雍容大方。

    “导演。”她的声音亦是静水流深般的安然沉静,“不如改天再来?”

    “那不行。”导演摇头,“这里是闹市,来一次就乱一次,而且以你的身份也不适合总往这里跑,还是今天过了这条最好。更何况……”

    导演说到一半顿住,往不远处停靠的黑色劳斯莱斯那边瞟了一眼。

    车里还有位不能惹的爷呢,哪敢让他久等?

    女人便不吭声了,一双妩媚的杏眼里脉脉流淌着潋滟的光泽,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站在那里,都挡不住一身倾城的风华。

    忽然,剧组里有人道:“导演,你看那边那个女孩行不行?”

    导演侧目看过去,眼前一亮,“可以可以!真是个漂亮的瓷娃娃,快去问问!”

    冷不丁被人用手指着,陆相思觉得非常不高兴,小手一抓唐言蹊的衣摆,冷着脸道:“走了。”

    “他们好像想请你去拍戏诶。”唐言蹊蹲下,褐瞳一闪一闪,“这么有趣的事情你不去看看?”

    “是的。”导演助理跑过来,气喘吁吁接话道,“价格都好商量。”

    陆相思斜眼瞧着他,饶是她身量不高,却依然让对方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力。

    那仿佛是天生嵌在女孩骨子里的、一种由出身高贵和性格嚣张混在一起的气质,在庸庸碌碌的人群中显得格外夺人。

    “我不缺钱,让开。”

    “相思?”场地里飘出一道优雅悦耳至极的嗓音,从腔调到节奏掌握得都恰在好处,听着便能感觉到春风拂面,心旷神怡。

    随即有人拨开人群慢慢走了出来,陆相思看到她立马怔住了,“苏妩阿姨?”

    唐言蹊也站起身,一回头就见到了一张娇媚动人的脸。

    影后苏妩!

    车里抽着烟的男人见苏妩离开了场地中央,疏云淡月的俊脸上眉头一蹙,正要下车,余光不期然瞥见一大一小两道熟悉的身影。

    岑薄的唇似有若无翘起来,信手拨了个电话出去。

    那边先是挂断,而后过了半天才接通,男人冷静沉稳的声音透过无线电波传过来:“我在开会,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

    车里的男人丝毫不给面子,吐出一口青白色的烟雾,低笑,“老三,你女儿呢?”

    陆仰止皱眉,淡淡道:“在家。”

    池慕哂笑,“这样啊,那你早点回家,别让她一个人等太久。”

    陆仰止挂了电话,本来打算继续开会,突然又想起清时今天出院,说是要去家里看看相思。

    他不在家,二人独处的时候,指不定那位小公主又要怎么折腾清时。

    陆仰止越想脸色越难看,冯总工程师也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便道:“陆总,你要是有事的话……”

    男人从善如流地接过,“多谢冯老,家里有点事,我回去看看。”

    说完,起身从衣架上拿起西装外套挂在臂弯间,被西裤包裹的修长的腿匆匆迈出办公室。

    宋井不料男人突然从办公室里出来,奇怪道:“陆总,这是要去哪?”

    “回家。”他道。

    宋井也没多问,掏出车钥匙就去楼下车库提车了。

    回到别墅,陆仰止进门便冷声问:“大小姐人呢?”

    “在楼上,一天都没出去。”佣人回答。

    陆仰止颔首,走向楼上。

    自从上次相思被绑后,他虽然嘴上不说,却总有种挥之不去的阴影笼罩在心头。

    生怕他稍微一眨眼,她人就……

    依次推开书房和卧室的门,哪里都不见人。

    俊漠的眉峰猛地皱成一个“川”字,脚下的步伐也匆忙了不少。

    楼下一群佣人只听“嘭”的一声,大小姐卧室的房门被人重重甩上,片刻后高大英俊的男人出现在楼梯口,面如秋霜,寒意彻骨,“我再问一遍,大小姐人呢?”

    她们面面相觑,这才意识到不好,连忙分头去找。

    陆仰止压抑着心头的烦躁,眉梢挂着驱不散的阴沉戾气,整张轮廓深邃的俊脸每一寸线条都绷得很紧,冷冽之意仿佛要破壁而出。

    连楼下的宋井都不敢随意开口了,眼观鼻鼻观心地戳在那,斟酌半天才劝道:“陆总,您放心,家里戒备森严,绑匪不可能有机会在不惊动保镖的情况下把大小姐带走的。”

    陆仰止凛冽的眼神扫过去,他顿时冷汗涔涔,闭口不言了。

    陆仰止伸手按着眉心,强行把思绪从会议和工作中抽回来,投入眼前的情况,很快发现了端倪——池慕那通电话!

    他不会平白无故打个电话过来问问相思在哪,除非他早知道相思不在家,刻意来提醒他。

    陆仰止边想边攥紧了手机,刚要拨回去,就听佣人道:“先生,后院,后院发现了一条……”

    男人脸色一变,暂时收起手机,疾步走入后院的花园里。

    一眼就见到一条老旧的绳梯在夏日的微风中轻轻晃荡。

    他眉峰间蹙起的沟壑更深了,深如古泽的眸子慢慢抬起,顺着绳梯看向了尽头的窗户——

    阁楼。

    男人眉心一团团不和善的冷气让周围的下人谁也没胆子说话,半晌,只听他问:“下午谁来过?”

    其实不必问也看得出来这是谁的杰作。

    全天下敢在他陆仰止眼皮底下撒野的,就找不出第二个!

    众人小心翼翼觑着男人冷峻慑人的眉眼,心里都有同一种预感——

    先生怕是已经猜到了,只是在等有人把那三个字说出来。

    “下、下午唐小姐来过。”

    男人攥拳,骨节拉扯的声音清晰可闻。

    片刻,他慢条斯理地开腔,沉缓的声音里透出令人颤栗的威严与凌厉,“我让你们给我守着人,你们就给我守成这样?”

    “先生……”

    隔着衬衫都能看到男人手臂上僵硬绷紧的肌肉和凸起的青筋,自从众人上岗到现在,就没见过先生发这么大火。

    陆先生每日都是一副不显山不露水、喜怒难辨的样子,使唤人的时候也不多,只要摸清他的性子,还是很好伺候的。

    但不知怎么,就在这短短一个星期里,好像把他一年的脾气都点爆了。

    “宋井。”他厉声吩咐,眼底寒气四溢,“三分钟之内,我要知道唐言蹊在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