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51章 她倒是懂事

    陆仰止没再说什么,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庄清时替他掖好被角,温声道:“那你再休息一下,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护士过会儿来换药。”

    没得到男人的回应,庄清时皱了下眉,心中有个直觉——他并不是累得不愿意开口,而是,他似乎在因为什么事情心情不好。

    想到这一层,她眸光略略一沉,轻手轻脚地退出了病房。

    ……

    楼下的病房里,唐言蹊望着手上白花花的纱布,动作缓慢地攥了下拳头。

    纱布上顿时又渗出了殷红的血色。

    一旁削苹果的宗祁一见就变了脸,惊呼着扑上去:“祖宗,你消停点行不行?”

    第四次了。

    唐言蹊懒洋洋地摆了摆手,“年轻人,稳重一点,别老大惊小怪的。”

    宗祁一头冷汗。

    按理说,寻常女人在差点被人侮辱又差点丧命的鬼门关走过一圈之后,肯定都吓得不轻,严重一点的还会产生一些心理阴影。

    她倒好,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在意。一开始宗祁和医生一样,都以为她是遭遇此劫,性情大变,所以在人前粉饰太平。直到她生龙活虎地把他送来的补品翻了个遍,最后一脸老大不高兴地拍了下桌子,怒喝:“老子要的干果呢?”

    宗祁望着她手心崩裂的伤疤,“……”

    很好,精神还是正常的。

    他三番五次地试图劝她,医生说为了防止伤口发炎,最近不能吃干果。

    结果祖宗拉着一张脸,怎一个不高兴了得,“让你买你就买,吃坏了算我的。”

    后来医生果然就急了,“你这手要是不要了?”

    唐言蹊嗑着瓜子,斜眼瞟他,“楼上有个姓陆的病人你知不知道?”

    医生没好气,“知道。”

    唐言蹊立马凑上前,“他醒了没?”

    “你别乱动了我就告诉你!”医生忍无可忍。

    女人这次倒听话得很,乖乖坐在椅子上伸着手让他包扎。

    就是眼睛晶晶亮的像只要吃骨头的狗狗,“那他到底醒了没有啊?”

    医生瞥她,“没有,危险期都没过。”

    唐言蹊怔了下,眼神很快就沉入了黯淡无光的海底。

    过了几秒钟,她问:“那什么时候过?”

    “不知道。”医生道,“人家未婚妻都没问这么多,你倒是比她还上心。”

    唐言蹊不说话了。

    眼下已经是她的伤口第四次开裂了。

    医生进门的时候额头青筋直跳,唐言蹊笑眯眯地还没开口,医生便截断她:“醒了,醒了!刚醒!别问了!”

    唐言蹊打了个哈欠,自觉地把手伸过去,“辛苦你了。”

    医生对她不走心的道谢很是嗤之以鼻,“你要是还知道辛苦俩字怎么写,就别给我找事了。”

    医生走后,宗祁想了想,低声开口:“你担心他?”

    “担心他的人够多了。”唐言蹊洒脱地靠着床头嗑瓜子,“不差我一个。”

    “可你还是担心他。”

    唐言蹊眯着眼眸瞧过去,一只瓜子皮扔他脑袋上,“我说你小子不好好看书,天天净琢磨我,出息呢!”

    宗祁把苹果削好放在她身旁的玻璃碗里,平静道:“祖宗,这事情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不用琢磨。担心陆总就上去看看他,两步楼梯的距离而已,你伤的是手又不是腿。”

    唐言蹊闻言,却真偃旗息鼓了一阵子。

    而后缓缓闭上眼睛,声音比方才哑了些许,“当你对某人有所亏欠的时候,大概也不太想见他。”

    “那是不敢,不是不想。”宗祁出声纠正。

    唐言蹊笑了,掀开眼皮,“懂的还挺多。”

    她道:“可是有些人啊,就像个漩涡,你离他越近,被卷进去的风险就越大。”

    宗祁把苹果递到她面前,“如果你早就认识陆总的话,应该听说过唐家大小姐的事。”

    唐言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动手去接,“我听说过她挺多事的。”女人表情诚恳,“你说的是哪件事?”

    “她倒追陆总的事。”宗祁道,“那时候所有人都不看好她,可是她一意孤行,最后还是成了明媒正娶的陆太太?谁说她不是被卷进去的?她甚至可以说是被漩涡吞噬掉的人,但你要问她后不后悔当年拼命嫁给陆总,我想她的回答应该是——”

    “不后悔。”唐言蹊轻轻道。

    “所以啊。”宗祁一拍大腿,“人家也姓唐你也姓唐,你怎么就这么怂呢?”

    “是啊。”唐言蹊煞有介事地点头跟着附和,“人家也姓唐我也姓唐,你怎么就这么蠢呢……”

    说完她便放下盛着苹果块的玻璃碗,轻飘飘地出了病房门。

    徒留宗祁一个人在原地怔愣。

    好半晌他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

    难、难道她就是——

    ……

    唐言蹊出门,安安静静等在电梯前。

    过了半分钟,一架电梯从楼下升上来。

    庄清时上了电梯直接按下七层,没想到电梯在六层还停了停。

    两扇门向旁边撤开的同时,门里门外的人都怔了怔。

    唐言蹊反应还算敏捷,面无表情地伸手进去,替她按下关门键。

    庄清时也回过神来,忙挡住门,黑白分明的眼瞳却隐隐有几分晦暗,“你不上来吗?”

    “太挤,我等下一班。”唐言蹊道。

    电梯里明明只有庄清时一个人。

    对方深吸一口气,撩了撩波浪卷的长发,红唇一弯,那弧度精致得分分钟将唐言蹊这个伤口裂了四回、病容憔悴的模样比了下去,“反正去的是同一个地方,何必分两次走?”

    她都这么说了,唐言蹊也懒得再矫情。

    左不过这架电梯不走,她再按上行键也不会有其他电梯过来。

    也不知道是国民女神的气场太强大还是怎么,一进电梯唐言蹊就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还是庄清时先发夺人开了口:“你要上去看仰止吗?”

    唐言蹊以关怀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庄大美人已经知道我和你要去同一个地方了,还问?”

    庄清时也不客气,冷笑,“你是该好好谢谢他,像他这么重情重义的男人不多了。”

    唐言蹊勾唇,原本就削瘦的脸庞,经过流失血液和营养,更显得下巴尖细,“啊,那我真是感动,庄小姐觉得我该怎么感谢他呢?以身相许怎么样?”

    庄清时觉得这女人从小到大唯有气人的本领是一流的,三两句就能把人说得火冒三丈,“你每天惦记着别人的男人不累吗?”

    唐言蹊瞧着手上的纱布,眼神晃都没晃一分,“那你让他少管我的闲事呀。”

    见庄清时不吭声,只是精致美丽的一张俏脸倏地就黑得像锅底,唐言蹊忍不住轻笑出声,“做不到吗?”

    她淡淡平视前方,不知道这电梯怎么行驶的这么缓慢,“你自己的男人自己管不住,怪得着别人了?”女人嗓音温凉静敛,像泉水般清澈明晰,却又仿佛揉着些细小的砂砾,扎着人的心,“我记得当年你和他苟且的时候,我也没low到跑到你面前去挑刺找茬的地步。怎么庄小姐现在堂堂一个未婚妻,反倒落魄得像个嫁不出去怨妇呢?就因为他舍命救了我两次,让你这么恐慌吗?”

    “可笑。”庄清时这么说着,脸上却分毫笑意都没有,反而攥紧了手里的塑料袋,指甲几乎在袋子上戳穿一个洞,“你别以为仰止舍命救过你两次就能证明什么,他亲口告诉我说,任何一个负责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不是因为你唐言蹊有多特别。”

    唐言蹊歪着头,“是吗?”

    “他还说,这件事不准传到外面去,让任何人知道。”庄清时紧盯着她的双眼,不放过任何一点情绪的变化,“因为他救了你的事情传出去会让我难做。考虑到我的面子,所以他把整件事都压下来了。”

    唐言蹊的眸光微微一僵。

    这细小的波动没有逃过庄清时的观察,她冷笑一声,“他救了你又能说明什么呢?救你,只是在不损害我的基础上的举手之劳。如若有一天你的存在威胁到我,你看看陆家还会不会容你!”

    “被承认的永远是我,被优先考虑的永远是我。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你唐言蹊跟我一比,什么都不是。”

    对方每个字都仿佛断在她的气管上,让唐言蹊顷刻间有种溺水般无法呼吸的错觉。

    幸好,电梯门随着她的话而打开。

    大片大片的空气涌进来。

    庄清时甩手离开,唐言蹊却还站在电梯里发呆。

    她的双脚灌了铅一样沉重,想迈却根本迈不动。

    不知怎么,就想起那天在山上,她冒着生命危险将最后一份生机推给了庄清时。

    而后陆仰止在山上找到奄奄一息的她,没有问她一句伤口疼不疼,感觉怎么样,反而却怒不可遏地指责她不该对庄清时下如此狠手。

    其实她大概猜也能猜到庄清时动了什么手脚才让他那样以为。

    只是冷静睿智如陆仰止,竟然也有分辨不出是非真假的时候,也有被表象蒙蔽的时候。

    果然是关心则乱吗?

    其实陆仰止这个人,看似不近人情、性子冷漠,可是要想追到他,办法却简单的很——

    就是放下脸皮、锲而不舍。

    她做了几个月便做到了。

    庄清时呢?

    她不在的这五年里,庄清时是不是早已经变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个人了?

    唐言蹊望着不远处高级病房的门,只觉得脚下几步路,是她穷极一生也走不完的遥远。

    庄清时却扶着门把手,灿若莲花地冲她回眸一笑,“那我先进去了。”

    “谁在外面?”一道沙哑低沉的嗓音淡淡响起。

    隔着稀薄的空气,轻而易举击穿了唐言蹊的心。

    她的手指不受控制地蜷缩了下,触电般,很快又恢复正常。

    庄清时回过头,拎着清粥小菜走进去,安放在床头柜上,优雅地笑道:“是唐言蹊,她说你救了她的命,要好好感谢你。”

    男人不冷不热地望着她,黑眸里扩散开很清冷的墨色,淡而无痕,“让她进来。”

    “医生说你伤口还没愈合,不能见太多人,万一感染了就糟糕了。”庄清时慢条斯理地劝他。

    男人不为所动,“无妨,让她进来。”

    庄清时皱眉,“仰止……”

    “要我说第三遍?”

    她咬了下唇,“好,我去叫她。”

    说完边转身又将病房的门拉开。

    楼道里空空荡荡的,电梯不知何时又已经降回了六层。

    庄清时嘴角微微翘起,回头,遗憾道:“估计她也怕打扰你休息,就让我转达给你,现在人已经走了。”

    男人眉峰重重拧起,目光里透出莫可名状的厉色,一双寒眸如同被冷水浸泡过的黑玉,冰凉彻骨,“她倒是懂事。”

    庄清时刚要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她接了个电话,脸色渐渐变得为难,“好,那我尽快回去。”

    “仰止,剧组有急事,我晚点再来看你。”她将手机放回兜里,美眸一扫床头柜上的粥,“这粥……”

    “我自己可以。”他颔首道,“你去吧。”

    待庄清时走后,病床上的男人望着还在不停滴答的点滴,忽然面无表情地伸手扯断了输液管,而后起身出了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