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54章 仰止,我饿了

    给私人医生打过电话后,宋井又抓紧联络了家政公司,请了两位打扫卫生和做饭的帮佣。

    唐言蹊便算是在这个地方正式安顿下来。

    医生给她包扎的时候陆仰止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她,一双寒眸沉黑如玉,透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压迫力。

    其实,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女人耍的小心机。

    可最聪明的陆仰止,却最容易上当。

    唐言蹊笑得脸都快抽筋了,男人就是丝毫不买账,胸腔里憋着一股愠怒,无处发泄。

    宋井站在一旁话也不敢多说,半天才听到男人冷峻的嗓音:“如果再有下次,你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

    宋井吓得脸都白了,正想着怎么开口,突然一旁传来女人娇懒温和的嗓音:“宋秘书啊。”

    好巧不巧打断了陆仰止的训斥。

    宋井在心里斟酌了一下,觉得前总裁夫人可能是来救场的,忙不迭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在呢,您说。”

    “我渴了,沏点茶。”

    宋井尴尬地瞅了眼自家老板。

    原以为他会因为说话被打断而不悦,却只见他拧着眉头不冷不热地回了句:“我这没茶。”

    “知道知道,我自己带了。”唐言蹊坐直了几分,右手指了指门外宋井的车,“去后备箱里翻翻我的箱子,有一盒,去拿。”

    宋井赶紧去了。

    医生为她包扎完,也收拾东西暂且住到了客卧。

    毕竟陆仰止的伤势严重,一天几次打针输液需要医生全程盯着。万一再出点突发状况,医生也不至于耽误太多时间在路上。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陆仰止和唐言蹊二人。

    他还是以那种平静而冷漠的眼神望着她。

    方才有人在的时候,唐言蹊还可以厚着脸皮当做没看见。可是现下,她就算是瞎的也能感觉到那两道冷冷清清却存在感十足的注视。

    “那个……”唐言蹊摸了摸鼻尖,讪笑,“陆三公子这里应该管饭的哦。”

    陆仰止的目光转瞬间变得嫌弃,怎么五年过去了她心里依然除了吃就是睡?

    就没有其他可说的了?

    “想吃自己做。”他冷声回答。

    唐言蹊举了举受伤的手,抗议,“我左手受伤了。”

    陆仰止像没听见一样,阖上眼帘,俊透的五官线条勾勒出某种静水流深般的从容,如画的长眉间却拢着微不可察的疲倦。

    宋井拿完茶叶回来时,远远就看到唐言蹊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他放轻脚步,竟发现那个素来警惕性极高的男人,就这么坐在沙发上和衣入眠了。

    他心下十分震惊。

    宋井在陆仰止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工作到生活都是他一手伺候的,因此,他深知这个男人的习惯——

    安眠药可以当饭吃。

    开始那几年剂量很小,足够他整夜安睡,最近几年失眠的症状愈发严重了,普通剂量已经无法阻止他在后半夜时突然醒来,一个人抽烟到天亮。

    令宋井担心不已的是,无论陆总的工作压力多大,他从来没有在白天补过一个觉。

    偶尔不忙的时候,宋井也会劝他去休息室里睡一会儿,而男人每次都会捏捏眉心,哑声道:“不用,睡不着的。”

    然后继续没日没夜地工作。

    他走到厨房烧了点水,泡好茶时正好见女人往楼梯上走的背影。

    宋井看了眼沙发上浅眠的男人,跟着唐言蹊上了楼。

    她在卧室里翻箱倒柜找了好一会儿,才翻出一条薄薄的毯子,又走下楼,小心翼翼地给男人盖上。

    宋井眼里多了几分暖意。

    在唐言蹊回来时,忍不住低声道:“唐小姐真的很关心陆总啊。”

    女人闻言,白皙干净的面容上漾开一丝笑,手指漫不经心地绕着她乌黑浓密的长发,“这不叫关心,叫讨好。陆总管吃管住还给发薪水,那就是我的衣食父母。”

    宋井不吃她装傻充愣的一套,别有深意地微笑道:“唐小姐,讨好都是明面上下功夫的。”

    此刻陆总睡着,她又做给谁看呢?

    唐言蹊一愣,见宋井仍是那副早已看穿一切的笑,不禁眯了眯漂亮的杏眸,“怪不得宋公公能独得恩宠啊。”

    倒是个眼尖的。

    被她这么一怼,宋井脸上的微笑瞬间石化。

    果然在前总裁夫人面前,他就是个战五渣……

    唐言蹊怼完人,心情格外舒畅,哼着小曲走向二楼书房。

    抬手推门而入,边打量边问:“最近你们陆总忙什么呢?”

    宋井道:“陆氏刚接了一个补丁升级的项目,马上要交货了。”

    唐言蹊拉开电脑椅就坐了下去,自然而然得好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做补丁这种小事也需要劳烦他亲自出手?”

    见她坐上去,宋井也不好出言赶她走。

    正纠结着,忽一抬眼,发现从他的角度看上去,女人坐在电脑椅上晃着小腿的一幕竟有些惊心动魄的美。

    阳光从窗外渗透进来,将她的影子雕琢得格外精致。

    她窈窕纤细的身躯并没有被庞大的电脑椅所包裹,反倒似凌驾于其上,手指在键盘上一起一落的动作都透出十足的张力。

    仿佛她生来便该坐在万人瞩目高高在上的位置,以这满脸平静不惊的表情,赢得所有人的欢呼喝彩。

    “宋秘书?”女人皱了皱眉,声线里沁出凉薄的冰霜,“我在问你话。”

    宋井明明不是她的下属,却也被她一声平平无奇的询问惊得背后凉飕飕,“是这样的,唐小姐,甲方是外国一家上市公司,这一单我们得来的实属不易,对陆氏而言又非常重要,所以不敢怠慢。”

    唐言蹊右手托腮,垂眸望着左手上的纱布,细长的睫毛挡住了她明暗交错的眸光,云淡风轻的神态却让人格外捉摸不透。

    宋井原以为自己跟在陆总那样高深莫测的人身边,早已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好本事,可面对眼前深浅难测的女人,他还是一时间没了主意。

    “如果陆仰止不能参加补丁升级的项目,你们打算怎么办?”她这样问。

    宋井叹息,“公司里其他有能力的工程师现在手里都有要紧工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女人挑眉,指尖在办公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想不到偌大的一个陆氏,居然沦落到少了陆仰止就活不下去的地步。”

    宋井无言以对。

    她的语气算不上多嘲讽,可听的人却会不自觉地感到羞愧。

    唐言蹊靠在椅子上闭目沉思。

    想当年,墨岚作为牵头人之一,陪着她一手打下整个黑客帝国的江山,为她四处招贤纳才。组织里一度藏龙卧虎、能人辈出。

    可哪怕在最风光鼎盛的时候,“毒祖宗”狄俄尼索斯却依然毫无悬念地输给了陆仰止。

    所以,她才一直以为陆氏是个多么不得了的地方。

    女人褐色的瞳仁染上幽深的色泽,似不经意道:“你跟了陆仰止多久?”

    “五年。”

    唐言蹊扬着下巴瞧着天花板,凝神心算,“那大概是我刚离开那会儿。”

    宋井点头,“是,我上任时您已经……不在陆总身边了。”

    唐言蹊拨了拨腕上的红绳,“听说陆仰止为了庄清时接手了整个破产的庄家,是真的假的?”

    宋井一下子变得警惕起来,“您问这件事……”

    “看你这个反应,应该是真的了。”唐言蹊肯定道。

    宋井扶额,“……”

    又上当了。

    “没事,你不用紧张。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能猜到大概。”唐言蹊笑眯眯的,“以陆氏的实力,五年前这家子公司就该上市了,偏偏磨叽到现在还没动静,无非也就是因为那时候接了庄家的烂摊子,周转不开了。”

    宋井很尴尬。

    这唐小姐看上去没心没肺的,该聪明的地方却一点不差……

    “他盘下庄家的公司,现在拿来做什么?”唐言蹊继续问。

    宋井抿了下唇,“唐小姐,您问的这些涉及到公司机密,恕我不能回答。”

    唐言蹊没料到自己稍作试探便触到了对方的底,手捧着茶杯,氤氲蒸腾的水雾盖过她深邃的眼波,“你应该看出来了,我和庄清时水火不容,我这个人呢,又天生是吃不了亏的命。我既然回来了,当然要关心一下我不在的这几年,你家陆总到底为庄大美人做过多少事,到了算总账的时候,好一并找她收回来。”

    宋井一愣,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倒也合情合理,毕竟能让女人在意的,大多不是什么权势地位,争来争去也无非就是个男人。

    “这么想知道,不如直接来问我。”门外,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淡淡响起。

    唐言蹊无端被吓得心惊肉跳,呆呆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外的男人,忘了做出反应。

    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他听见了多少?

    宋井转过身,恭恭敬敬道:“陆总。”

    陆仰止不冷不热地瞥了他一眼,视线很快收回,又一掠落在了唐言蹊迅速褪去血色的脸上。

    他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俊美无俦的面容没有任何表情,黑眸亦如深不见底的洞窟,裹着一团黑色的雾气,阴影浓重,“你还想知道什么,我亲自回答你。”

    唐言蹊从椅子上站起来,脑子里乱作一团。

    宋井不知何时已经退了出去,这间面积不小的书房却由于陆仰止的到来而显得格外狭窄拥挤,让她呼吸困难。

    “想知道我为清时做了多少事?”他低低一笑,用没受伤的手抬起她的下巴,审视着她的双眼,“你为什么想知道我为清时做了多少事?”

    “我……”

    唐言蹊实在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在旁人面前天南海北的胡扯一通脸都不带红的,怎么到了陆仰止面前,她竟连一个字都憋不出来了。

    “我给你时间编。”他略带沙哑性感的声音宛如一把生了锈的钝刀,慢条斯理地切割着她的神经,切不断,却反反复复的折磨着她,“你最好编出一个高明点的理由来,别让我失望。”

    唐言蹊望着男人在她眼前放大无数倍的俊脸。

    那双黑玉般的眼睛触目生辉,像极了一块引力巨大的磁石。

    她脑子一热,就这么踮着脚尖亲了上去。

    男人眼里闪过明晃晃的错愕。

    听到她像猫一样温软的语调,“秘密,不告诉你。”

    他的心脏被狠狠震了一下,手里顷刻间松了力道。

    唐言蹊刚想就势退一步,下一秒又被他紧紧攥住了手腕,逼得更紧,“你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亲你啊,做什么。”唐言蹊笑得很恶劣,“睡都睡过了,不给亲的哦?”

    “唐言蹊!”他胸腔一窒,呼吸塞在嗓子里,沉不下去。

    陆仰止虽然出身富贵、家境优渥,却从来都对自己约束严格,像这种名不正言不顺、撒泼耍流氓的举止,最是被他所不耻。

    可是为什么,脑子里厌烦得紧,心却膨胀着叫嚣着,想要更多。

    唐言蹊在男人眼底深处看到了短暂却剧烈的挣扎。

    没有持续一秒,他便整张俊颜都压了下来,边将她锁进怀里,边强势地堵住了她一双菱唇。

    唐言蹊被他吻得几度难以喘息,他便将空气渡给她,趁她不备,舌尖撬开她的牙关,用力卷过她唇齿间每一寸芬芳。

    那架势,竟是不顾一切的放肆与沉沦。

    像是从绝望中涅槃而生的慾念。

    她当然无法感同身受,在他睁开眼的刹那,一如五年来每个光芒熹微的凌晨,身边空荡荡的,谁也没有。

    好像有一只白骨森森的爪子,撕开他的胸膛把他一颗心都掏空了。

    那种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他出了一身冷汗,却恍然间又听到二楼书房有女人巧笑倩兮的声音。

    如沙漠中的甘泉,将他引到这里。

    他的喘息声越来越粗哑,唐言蹊却在深吻的间隙轻声说:“仰止,我饿了,想吃东西。”

    委委屈屈,可怜巴巴的。

    男人闭上眼,硬生生压下更多慾念,动作极其迟缓而僵硬地撤开一步,重复道:“好,吃东西。”

    唐言蹊一直紧攥的手这才松开……

    这算是逃过一劫了吗?

    许是慾念上脑,让他的洞察力也较于平时差了许多,竟然没发现她紧张的出神,而是伸出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的手,“下楼吃东西,嗯?”

    这哄慰的口气熟悉得让唐言蹊差点捂着嘴哭出声。

    陆仰止没给她拒绝的余地,一路牵着她下楼,宋井早在楼下备好了一桌饭菜。

    唐言蹊愈发觉得宋井这人虽然偶尔糊涂又耍宝,但贴心可人的时候还是居多。

    尤其是,她注意观察了一下桌面上的菜式,大多是陆仰止平时喜欢吃的。

    以她对陆仰止的了解,他绝不会是主动告诉别人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的人,就算是旁人问了,他也不一定会回答。

    就连唐言蹊都是在与他婚后同居的那段时间里慢慢摸索出来的。

    宋井一个助理能做到她身为妻子做过的事,当真也是上了心了。

    坐下没多久,男人便又恢复了往常的冷静与睿智,很快察觉到宋井的欲言又止,淡淡开腔道:“有话就说。”

    目光所及之处,唐言蹊已经动了筷子。

    宋井脸色不大好,“陆总,明天是项目汇报,下面的人让我问问您是亲自过去还是找副总代劳……”

    陆仰止亲眼瞧着唐言蹊一筷子夹了一块姜,当成土豆塞进嘴里,辣得眼眶都红了,吐着舌头像只呼吸困难的小动物。

    他不动声色地将水杯推到她手边,道:“副总不是出差了吗?”

    宋井苦着脸,“是。”

    所以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了。

    唐言蹊没注意到水杯是谁推来的,端起就咕咚咕咚咽了好几口,放下水杯擦了擦嘴,插言道:“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让他去,堂堂总裁当的这么窝囊,还不如在家打游戏。”

    看看墨岚,八百年都不露一次脸。

    哪次谈生意要是能见到墨总亲自出马,那可真是给足了对方面子了。

    “不就是区区一个项目汇报。”唐言蹊大手一挥,“让副总去盯着就行了。”

    宋井嘴角一抽,“唐小姐,副总出差了。”

    她是间歇性失聪吗?不想听见的东西都可以自动过滤掉?

    “ES集团也会派人过来旁听。”宋井无视了捣乱的女人,直接向老板请示,“冯老的意思是,如果您能去的话……”

    唐言蹊的眸光微微闪烁,一抹异色很快消失于无形。

    男人开口,声音四平八稳,“我过去。”

    “去什么去!”唐言蹊不耐烦地打断,“你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满世界瞎蹿什么!胳膊不要了是不是!”

    男人狭长的眸子一眯,俊脸沉得能滴出水来,不悦之色从他寡淡的眉眼间掠过,带着呼之欲出凛冽严寒,“吃你的饭,别多管闲事。”

    宋井也很头疼地劝道:“唐小姐,真不是底下人想麻烦陆总,而是ES集团的负责人,他这个人,很……”

    一言难尽。

    唐言蹊在心里默默补充上了这四个字。

    而后莞尔浅笑,“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不用劳烦陆总。”

    宋井一愣,“您说。”

    女人精致漂亮的脸蛋笑成了一朵水灵灵的花,“你们看我怎么样?”

    “你?”陆仰止嗤之以鼻,“粗俗无礼,轻薄肤浅,难登大雅之堂。”

    唐言蹊皮笑肉不笑,“说得好像你那一套讲文明懂礼貌见到老师问声好的招数对ES集团有用一样。”

    没人比唐言蹊更清楚,那他妈就是一群土匪。

    宋井从来没见有人这样和陆总呛过声,差点忍不住就笑了出来,可是触到男人冰冷慑人的目光,他又把到了嘴边的笑意活活咽了下去。

    “ES集团的负责人越不好搞,越能说明他是个喜欢玩下三滥套路的人。”唐言蹊懒洋洋靠在椅背上剔牙,一边语重心长道,“就为了个人渣把陆总这样的大杀器都祭出来,显得你们陆氏无人可用啊。”

    宋井在不知不觉间被她洗脑,大以为然地点头称是。

    可项目汇报毕竟涉及公司核心机密,以唐小姐的身份,实在是有些尴尬了。

    只见陆仰止抬手按住了眉心,两道墨色长眉之间的距离略紧了些,“让我想想。”

    “这还有什么可想的?”女人红唇一勾,眼里潋滟的光芒盛满。

    一瞬间,明艳得仿佛千树万树梨花开。

    陆仰止漆黑的眸光稍稍晃动,转瞬却落得更加幽深,“你真的想去?”

    “想。”她笑着点头。

    他便用左手慢条斯理地装好一碗粥,棱角分明的俊脸上表情淡漠,“把它喝完,再把消炎药吃了,否则没得商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