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72章 我是来帮你的

    也不知是他的声音太有穿透力,还是这话就那么吓人,容鸢一下子僵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男人直起身,脸色也恢复如常,“好了,我只告诉你,不要去惹她。否则她想教训你,根本用不着我出马。”

    容鸢心里憋了一口气,慢慢化作委屈,她握了下秀拳,闭上眼,冷声道:“出去。”

    霍无舟望着她,身形不动,“你叫我进来,有事?”

    “没事。”容鸢扬手指着门口,又重复了一遍,“出去!”

    霍无舟睨了她两秒,薄唇一抿,走了,临走还不忘将门带上。

    只剩下女人孤零零地坐在偌大的书房里,夕阳逐渐将地板上纤细的影子拉长。

    半晌,她忽然起身,将桌上大大小小的文件夹统统扫落在地。

    而后趴在空旷的书桌上,难过得快要哭出声——

    回家前,师哥的秘书宋井给她打了个电话,通知她,手头这个项目为期三天,拨款五千。

    容鸢的一把怒火几乎透过电话线烧到那头。

    三天时间?!做一个项目从设计样板到编写程序再到后期调试,十天半个月都嫌少!只给三天时间!他当是在赶集吗?

    而且项目拨款五千?!五千是什么概念?别的不说,光是租用一间会议室的场地、空调、媒体设备,一天就要花去一千多。

    这不就是摆明了在刁难她吗?

    工程部那些人,看上去老老实实憨厚可掬的,其实一个比一个精明。

    捞不着油水的项目谁会加班加点地跟着她做?

    容鸢气得一个头两个大,所以想像往常一样,叫霍无舟来帮她。

    毕竟,他曾是那个女人身边的一把手。虽不如兰斯洛特那般机敏、会看人眼色,但最是沉稳可信。而且相识多年,容鸢却总有种摸不透他深浅的感觉,仿佛这个人的实力,远远不止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原本计划得好好的,结果话都没说完两句就不欢而散了。

    唐言蹊。

    容鸢将这三个字咬在牙齿间恨不得碾碎。

    都怪她!这个扫把星,她一回来什么都变了!

    她绝不会放过她!

    容鸢撒过气后,平复了气息,逐渐冷静下来。

    一双美丽的眸子幽幽地盯着电脑屏幕,眸光却亮得出奇。

    呵,以为这样她就没办法了吗?

    女人调出编程窗口,芊芊玉指极轻极缓地落在键盘上,敲下一行又一行代码。

    起初,速度不快,动作也略显僵硬。

    可到了后来,竟逐渐加快,似乎找回了手感,指尖有规律的起落变得娴熟又利索。

    容鸢写了一半,脑子里忽然蹿过什么念头,手指抬起就没有再落下。

    她关了窗口,眼神微微黯淡下去。

    她以为,这些东西早就随着那段荒唐的岁月一起被她丢出了脑海,丢得干干净净,连影子都不剩了。

    却原来,很多事情,也许一开始便不是以铅笔书就,而是有人拿着刻刀,一笔一划地刻在了她的记忆里,不衰不灭,历久弥新。

    那时,十几岁的女孩曾坐在与她气质极为不符的、老成又稳重的大班椅上,手捧着一杯红茶,边吹蒸气边笑眯眯地告诉她:“红桃,你用不着这么拼命练习,学会一项技能就像爱上一个人一样,一旦会了就忘不了。”

    “时间久了,也许会淡化掉很多细枝末节,但留下的那部分会变成一种本能,让你在茫茫人海里一眼瞧见他时,依旧会怦然心动。”

    思及至此,容鸢紧紧攥着鼠标,菱唇的唇角下沉得厉害。

    这些话,她一字一句记得清晰无比。

    可是说这话的人,大约,已经忘了吧?

    ……

    晚上九点,唐言蹊在睡衣外面披了件小外套,坐在沙发上啃水果。

    帮佣阿姨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表,低声道:“唐小姐,先生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了,不如您先睡吧?”

    天水湾这块地方是拿来做什么的,整个榕城上流圈子里的人都心知肚明,用四个字来概括便是,金屋藏娇。

    这里面住着的女人,哪个不是痴心苦守,夜夜盼着那个自己高攀不上的男人能施舍一般地回来看看?

    虽说心里有些不齿这些女孩子年纪轻轻就走上这条路,但这她只是个拿人工资的佣人,也没资格多说什么。

    何况这位唐小姐,看上去就和那些妩媚妖娆、变着法求宠献媚的女人不大一样。

    她大多数时间除了吃就是睡,也不沉溺于名牌服饰、化妆品。可若说她懒散,偶尔又能从她眉眼间看出一股子潇洒凌厉的劲儿,说不清道不明,却了无痕迹的傲慢着。

    “我还没吃完,急什么。”唐言蹊不紧不慢地继续啃,“他爱回来不回来,大不了我去公司找他啊,又不是见不着了。”

    阿姨语塞,“……”

    现在被冷落的女人也这么乐观的吗?

    唐言蹊吃完水果又嗑了会儿瓜子,最后一甩袖子,回房。

    脚步在楼梯上停了停,“对了韩姨,我刚才看柜子里有一罐锡兰,煮个水果茶应该不错。”

    阿姨皱眉,“唐小姐。”这些女人做梦都想被称呼为夫人、太太,可她向来都只叫她们小姐,“我不姓韩,我姓刘。”

    “啊,是么。”唐言蹊转过身,歪着头朝她笑,“是我睡糊涂了,忘了以前那个阿姨才姓韩。”

    “以前的阿姨?”刘姨惊讶,她怎么没听说过这里以前还有个阿姨?

    唐言蹊还是那副懒洋洋的姿态,倚靠在楼梯扶手上,“是啊,以前有个阿姨,哪里都好,就是脑子太灵光,心思也多。总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胡乱嚼舌根,琢磨主子们的是是非非。”她打了个哈欠,“后来被家政公司开除了,听说是直接轰回老家种地了,也算是条出路。”

    她的语调舒缓不改,褐瞳里的温度却淡下来,“刘姨,您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看,要不要休息几天?”

    刘姨被她温静无物的眼神瞥得一震,“不、不用了,唐小姐,我,厨房还没收拾……”

    “这样啊。”唐言蹊也不留她,莞尔笑道,“那您快去吧,忙完也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她踏着软绵绵的步子上楼了。

    不出意外的,陆仰止果然一夜未归。

    唐言蹊想过是不是给他打个电话,或者至少发个短信认个错服个软,不过这想法也就在脑子里停留了几秒钟,就灰飞烟灭了。

    反正庄氏集团她是一定会去的,何必现在哄他高兴了,再让他更不高兴。

    还是等事情办完了一起哄比较省时省力。

    于是她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打车去了城郊。

    而陆氏集团的办公楼里,清晨的例会,所有人都在一种莫可名状的低气压下进行着汇报。

    宋井留意到,从不在会上看手机的男人今天居然将手机直接搁在了桌子上。

    时不时的,那隽凉的视线还会在上面掠过一圈,然后颜色沉得更深。

    一场会议下来,三个经理两个副经理谁都没捞着好,包括副总在内,也被他锋利的言辞削得骨肉分离。

    可偏偏人家说得又句句在理,大家除了如履薄冰地忍着,倒也没什么其他法子。

    散会时,公司上下便有流言蜚语像病毒一样传染开了——

    副总失宠了!不仅被“发配边疆”,工作条件还格外的严苛!

    面对众人的议论纷纷,副总本人反而显得格外平静,一身女士西装,发髻挽得很高,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果决与冷艳。

    她拿着文件袋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走出会议室,刚走到转角便被人用力扣住手腕,“容鸢。”

    容鸢猛地刹住脚,差点崴了,冷冷瞪过去,手一甩,“干什么?”

    敢对她动手动脚的,别说全公司了,全世界也就那么一个人。

    男人顺势松手,推了推他无框的眼镜,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眼神淡漠冷寂,“三天,经费五千,你昨天就是想和我说这个?”

    容鸢面无表情,“你既然知道,还在这里挡路?我没时间和你耗,让开。”

    霍无舟镜片下的双目色泽深沉,“需要我帮忙?”

    容鸢的呼吸窒了片刻。

    如若换作以前,这时她大概已经点头了。

    可昨晚的争吵历历在目。

    为了那个女人。

    “不需要。”她仰头看着他,唇边的笑意冷淡而自信,“你别忘了我姓什么叫什么!区区一个小项目,就算我自掏腰包赔钱进去,也一定会完成得漂漂亮亮。”

    霍无舟脸色寡淡地整了整衣衫上莫须有的褶皱,“是吗?”

    说完便转身,“你有安排,那就好。”

    他说得稀疏平常,走得也毫不留恋,就好像真的只是过来客套一句,知道她不会答应,也没想继续劝她答应。

    容鸢却觉得自己这口气憋得,五脏六腑没一处不疼。

    幸好,总裁办里有个和她同样不痛快的人。

    “她昨晚都做了什么?”男人坐在书桌后面,价值不菲的钢笔握在手中把玩,气场如海纳百川,淡而恢弘。

    本该在家的刘姨立在办公桌前,惊出一身冷汗,“唐小姐吗?她……吃晚饭,吃甜点,吃水果,吃瓜子,喝了几杯茶……”

    “过得挺滋润。”男人慢条斯理地开腔评价。

    那是相当滋润啊。宋井默然。

    “说什么了没有?”他继续问。

    “说、说了……”刘姨道,“说茶太浓,汤有点咸……”

    气压在无形间低了许多,宋井只觉得脖子上那把刀悬得更近了,忍不住缩着脖子提醒道:“蠢,谁问你这些!唐小姐有没有提到陆总?”

    刘姨茫然地想了想,诚实回答:“没有。”

    宋井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看了眼男人波澜不惊的面色,简直想把她脑袋撬开,塞点智商进去。

    男人手中的钢笔“嘎吱”一声,断了。

    可他却依旧面不改色,仿佛只是捏死了手中一只蚂蚁,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茶太浓,汤有点咸。”男人薄冷的唇梢一扯,笑意未达眼底,“从最好的家政花大价钱请来的人,做出来的东西还能让人有挑三拣四的余地?”

    宋井秒懂了上司的言外之意,低头道:“我马上把人换掉。”

    刘姨无端端想起昨晚女人的一番话,吓得脸都白了,“陆先生,我,我……”

    宋井挥手招来保镖,毫不容情地吩咐道:“带出去!”

    “陆先生、陆先生,您不会是要送我回乡下种地吧,陆先生……”惨烈的哭嚎一直回荡在总裁办外的楼道里。

    陆仰止将断成两截的钢笔扔进垃圾桶,俊脸的轮廓没有起伏,语气却稍稍染了不耐,“既然她想去,那就成全她。”

    “陆总英明。”宋井附和完,又道,“听说唐小姐一早就打车去了城郊,不如我派人叫她回来,就说总部这边——”

    男人的眉头忽然重重皱起,厉声截断他,“她爱去哪就去哪,不用告诉我,我没时间听,也不必拦着!”

    宋井自知触了BOSS的霉头,垂下头不说话了。

    没时间听,没时间听把一个扫地做饭的阿姨叫到总裁办,什么正事都不处理杂七杂八的琐事倒是问了一大堆。

    这还叫没时间听?

    他退出办公室外,隔着门都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戾气盘旋在半空中。

    无声悲叹。

    从前还没有唐小姐的时候,陆总虽然也称不上平易近人,但只要分内之事兢兢业业地做好,便出不了太大差错。

    现在,这阴风怒号乌云盖顶的时候越来越多。

    他一边惊讶着,如陆总这般沉稳淡然、泰山压顶亦不眨眼的男人也有如此躁怒的一面;一边不禁在心中呼唤,唐小姐,你快点回来吧,这提心吊胆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

    ……

    容鸢开完会便叫司机送她去了城郊。

    唐言蹊比她早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彼时办公楼里空旷得很,她却镇定自若地拿着陆氏的员工证,踏进了电梯。

    视线环顾四周,中规中矩的写字楼,没什么新鲜的地方。

    墙上还四处挂着庄氏集团几个大字,和一个连环扣形状的企业标志。

    原来陆仰止将这栋楼和庄氏整个盘下来,却真的没做太大改变,也没怎么投入使用。

    这实在不像他的风格。

    那个男人——骨子里就是个精明的商人,无利不起早,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大发善心?

    唐言蹊想也不想,按下了去顶层的按键。

    这一层空空荡荡的,散发着一种颓然而荒凉的气息。

    想是陆氏的员工没事也不会到顶层来,所以……这里大概已经有五年无人踏足。

    她一眼就瞧见了庄忠泽曾经的办公室。

    大门紧锁,还贴了两张封条,因破产而封。

    唐言蹊走上去,脚步声回荡在耳边,诡异非常,她只当作没听见。

    伸手摸了摸办公室门口的铁锁,有灰,也有锈,若想进去的话……

    她心里默默估计了下,没有钥匙,生拆掉这把锁,怕是会被人发现。

    突然,耳边传来了什么声音。

    唐言蹊一身鸡皮疙瘩都被激起来了,凝神静思,早晨七点半,就算是陆氏的员工也还没到上班的时间,怎么会……

    那声音时远时近,却是从楼梯间里隐约传来的,不是她这一层。

    她深吸一口气,强撑着镇定下来,走进楼梯间里,打开了手电,循着声音一层层往下走。

    终于,在楼下三层的地方找到了声源。

    她隐在楼梯间里望着外面,是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将一个中年男人围在中间,拳打脚踢了一阵,嘴里念念有词:“你个狗娘养的,欠债不还是吧?以为老子背后没人,不敢剁你这双手是吧?啊?!接着躲啊,藏啊!”

    中间那人西装凌乱,捂着头,求饶道:“海哥,海哥,您息怒!息怒!我哪是躲,我这不是凑钱来了吗?”

    “凑钱?你他妈上这儿凑钱?”海哥抽着烟,身边的小弟又是一脚踹在他肚子上,“你当老子傻的?这地方五年前就破产了!董事长离奇身亡!你凑冥币吗你?”

    “不是!不是!”那人跪在海哥面前,“海哥,您听我说,是这样的,这栋楼现在被陆氏盘下来了,看上去未经修缮、破败不堪,实际上陆仰止那人心机深得很,他把公司大部分的机密文件都挪到这边来,私下派了不少人守着。”

    “而且在这边赶制的项目都是加急项目,每一项经费都翻了几倍,我只要从里面抽几成,马上就能还上您那边的钱!实在不行,就拿两卷文件卖给其他公司也罢!”

    海哥将信将疑,“机密文件,你怎么拿得到?”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这里是庄氏旧楼,我从前就在这里工作,这27层楼里没有一间屋子的锁是我打不开的。”

    唐言蹊靠在墙上听了好半天,那海哥得到了他的再三保证,这才冷哼一声,答应再宽限他两日,带着小弟们转身离去了。

    那人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露出一张假正经的脸。

    唐言蹊眯了下眸,那是——

    孟主管?

    庄家那位一表三千里的表亲呵。

    她才上岗第一天就劈头盖脸给她一顿臭骂,也不知道是跟谁借的胆子。

    唐言蹊还在想着,那孟主管已经左右环顾了一圈,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了身边一间屋子的锁。

    透过门的缝隙,唐言蹊将将看清,那间屋子里伫立着不少书架,无数档案袋陈列在上面。

    她心下一沉,想必这就是刚才孟主管说的,藏机密文件用的办公室。

    呵,当年庄氏集团的倒闭,想必也有这位仁兄一份功劳。

    唐言蹊想了想,悄悄跟了进去。

    那储藏室大得很,却书架林立,容易藏身,她跟着他一路进了最里面的办公室。

    见男人掏出口袋里的U盘,唐言蹊这才顿悟,原来孟主管一开始惦记的就不是外面这些繁琐的纸质材料,而是里面那台电脑。

    孟主管一面等待U盘拷贝文件,一面心虚地擦着汗,待文件拷贝完成,他赶紧将U盘揣进兜里,匆匆往外走。

    却蓦地,被一道温凉静敛的女声叫住:“就这么走了?”

    孟主管惊得差点魂飞魄散,转过头来,却看见一张白皙干净的美人容颜,她靠在书架上,慵懒妩媚,笑意浅淡。

    那一双泠泠如水的褐瞳里不见零星的内容,却无端摄住人的喉咙,叫人无法呼吸。

    “你……你是什么人!”他虚张声势地指着唐言蹊,“竟敢跑到材料室来!你是不是想……”

    “我想什么你不都做过了?”唐言蹊意有所指地盯着他的口袋。

    孟主管惊慌不已,“你血口喷——”

    “你也算是人?”女人淡淡截断他的话,抬手,点了点脑袋,“人都长这个,你算什么?只有低级动物才不怎么会动脑。”

    孟主管咬牙,“你什么意思?你想怎么样?”他眼神一冷,“你是陆氏的员工?你想去总裁那里告发我吗?”

    “没。”唐言蹊吹了吹手上的灰尘,笑得婉约,“正相反,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孟主管哼笑,“我用得着你?”

    唐言蹊还是谦逊地笑,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缕高高在上的傲慢,痕迹很淡,却又擦拭不掉,“孟主管,不是我说你,你好歹先后在两家软件开发公司任职,怎么对电脑还是好像一窍不通的样子?”

    她抬手重新打开电脑,将屏幕换了个方向对着他,打开了命令窗口,手指随意在键盘上敲了几个键。

    下一秒,孟主管的脸白如墙面。

    “记清楚了,U盘拷贝文件是有记录可查的。”女人细长的手指轻轻叩着电脑的显示器,“这是常识。就算我今天放过你,就算你在这里杀了我灭口,不出一下午,这些文件,你站着盗走的,陆仰止就有办法让你跪着还回来。”

    孟主管的嘴唇开始猛烈地哆嗦,“这、这……”

    女人却垂下眼帘,指尖似柳枝被风吹过河塘般,就这么拂了过去。

    也没看清她具体按了那几个键,屏幕上那些记录,像变魔术似的,陡然消失一空。

    “你到底是什么人?”孟主管按着心口,故作镇定。

    “你的恩人。”女人坐在电脑桌上,一条被长裤包裹的腿轻轻晃荡,随意极了,“不是吗?”

    孟主管浓眉紧皱,片刻,问:“你想干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干。”她道,“监守自盗的是孟主管你,我只是助人为乐,做善事罢了。”

    唐言蹊从桌子上一跃而下,足尖点地,轻盈得纤尘未起,“你拷贝的那点东西卖得了多少钱?这台电脑里值钱的文件太多了,想毁了陆氏,想让海哥给你留一条活路,你还得再狠狠心呢。”

    她的嫣然笑语宛如地狱中传来的招魂之音,孟主管只觉得心脏忽然被揪紧。

    是了,她说的没错。他拷贝的文件确实买不了几个钱。

    可他也有所顾虑,因为陆仰止那人,实在太过可怕,看上去似乎不问世事,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可每次他对上陆仰止那双犀利深邃的眼睛,都有种自己做的事情早就全盘败露的错觉。

    是以,他不敢盗取太多重要的文件,也是盼着万一此事不幸暴露,陆仰止也能看在这些东西不值钱的份上、还有他和庄家的亲缘关系的份上,饶他一命。

    “你可以继续拷走你想要的。”女人微笑道,“我保证把这件事处理干净得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