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87章 一别两宽,恩断义绝

    门边的男人听到这句话,黑瞳微不可察地缩了下。

    清俊的眉头忽而一拧,盯着她苍白的脸蛋,沉声问:“你的眼睛怎么了?”

    霍无舟给容鸢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趁陆仰止注意力还集中在老祖宗身上时,找个机会先把赫克托送出去,免得一会儿暴露身份。

    容鸢抿了下唇,还没找出合适的借口,床上的女人便哑声道:“你们先出去吧。”

    容鸢下意识看向陆仰止。

    见他没有露出什么反对的神色,她才将手里单薄的纸张交还给唐言蹊,带着霍无舟和赫克托一同离开了。

    赫克托一脚刚刚踏出门外,站在病床边长身玉立的男人似有所觉,视线掠了过去,带着若有若无的深意,眄着他关门的动作。

    待他们彻底消失在门外,陆仰止才收回了目光,屋里除了他们二人,还剩下医生、宋井和另一位西服裹身的中年男人。

    “你的眼睛怎么了。”陆仰止又问了一遍,声线低沉,微微绷着。

    “眼睛?”唐言蹊抬手,摸了摸双眼,不在意道,“被烟熏的,过两天就能恢复,没什么大碍。”

    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大概摸出他的位置。

    因为他那一身冷峻的黑,在周围一片模糊的白色光影里,是那么的清晰鲜明。

    “是吗?”陆仰止看向医生。

    医生被他的邃黑无物的眼神盯得冷汗直流,“是的,陆总。”

    片刻的沉默。

    然后,她听到男人淡淡地开腔:“没事就好。”

    他略显漠然的态度让唐言蹊的心上仿佛被什么蛰了一下。

    她深吸一口气,折起手里的纸张,“你是来道歉的?”

    陆仰止正若有所思地望着她,闻言,静止的眼波倏然一动。

    耳畔响起的,却是那晚从直升机上传来的话——

    “陆仰止,我倒希望我死在里面,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是清白的。只有这样你才能明白,你错怪了我多少。”

    他单手插进口袋,削薄的唇紧抿成线。

    唐言蹊久久未听到他的回答,心中豁开一道口子,丝丝凉风灌了进去。

    她压着百般情绪,尽量平静地抬手,将纸张递给他。

    声线,却微微在颤,“这样,你还是不肯信我?”

    陆仰止没接她递来的东西,却道:“我只是来和你说几句话,说完就走,晚上我还有约。”

    唐言蹊忽然觉得心上的口子被撕扯得更大了,大到,她不遗余力地堵着那个裂口,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面对他的冷漠。

    她僵硬地提了下唇角,“你说。”

    “公司机密被盗一案,现在没有明确的证据能证明与你无关。”男人以公事公办的口吻,漠然道,“现在孟文山已经找到了,但是他的证词是真是假,还有待商榷。公司会继续搜索其他证人和证据,尽量还你清白。不过,在抓住你所谓的‘真正的罪犯’之前,你的嫌疑暂时还是最大的。”

    “毕竟,你与孟文山说多少都是空口无凭。而容鸢拍下的视频,确有其事。”

    “等你身体好些了,要出面配合司法部门调查。”

    他话音刚落,唐言蹊便猛地抬头。

    明明是空洞无神的一双褐瞳,却偏偏透着能滴出血来的焦急和无助。

    她胡乱抓住他,“陆仰止,我知道是谁!是David!你去找他,把他揪出来!”

    男人的袖口被她攥住,他无动于衷地敛眉,低头看向她。

    那惨白病态的脸色就这么毫无阻拦地撞进他眼底,被那阒黑的深晦吞噬。

    “你确定是他?”

    “我确定!”

    陆仰止扫了眼不远处的宋井。

    宋井连忙颔首,“记下来了,陆总,我马上派人去查。”

    说完,他掏出手机出了门。

    陆仰止缓缓伸手,把她绞在他袖子上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人,我会找,你就在这里好好养病,等着出庭。”

    听到“出庭”二字,唐言蹊整个人都僵住了。

    心蓦然坠入谷底,却忽然,接到了男人递到她面前的文件袋。

    “还有。”他一字一字,如生了锈的钝刀,慢条斯理地切割着她的神经,“关于蓄意纵火一事,陆氏董事会已经决定起诉,这是法院的传票。”

    “你说什么?”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双眼疼得厉害,却流不出眼泪,“起诉……我?”

    “那天晚上所有人都按时下班了,监控录像里只拍到你鬼鬼祟祟进了陆氏总裁办。”他道,“没有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董事会只能做此决定。”

    唐言蹊心脏被人用棍子狠狠一砸,气血翻涌间,喉咙竟尝到了些许腥甜。

    她努力压着,咽了回去。

    泪眼婆娑间,还是看不清他的脸。

    看不清,也是好的。

    若是他的绝情与残酷就这样平铺直叙地摆在她眼前,唐言蹊想,她也许会肝胆俱裂。

    陆仰止略一弯腰,她不肯接的文件袋,被他不由分说地搁在了床头。

    唐言蹊却忽然出手擒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和距离控制不好,指甲生生戳在他坚硬的腕表上,疼得她五官紧皱,“陆仰止,你是认真的吗?”

    她指甲边缘沁出的血色,男人眸色一暗,无波无澜道:“法院的公章就在最后一页,你觉得我在和你开玩笑?”

    犹如一剑穿透她的胸膛。

    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言罢,陆仰止顺手拾起了她面前那张薄薄的纸。

    这是方才,她要给他的东西。

    缓缓展开,上面歪七扭八、密密麻麻的字迹,让男人死寂如古井的眸光蓦地一震。

    唐言蹊坐在床上,失魂落魄的,只觉得整颗心被掏得只剩下一碰就碎的空壳。

    周围静默良久,却又听到了“嘶啦”一声。

    “这些东西,你最好忘记,不要再给任何人知道。”他漠然的嗓音从她头顶传来,和纸屑一起飘落,像下在病房里的一场雪,冻得人手脚冰凉,“否则,你的罪名恐怕又要多一项了。”

    打完电话的宋井一开门就看到陆总站在床边,手中极轻极缓地撕着一张纸。

    而后,将纸屑扬了漫天。

    男人的俊脸有棱有角,五官线条冷硬得充满张力,仿佛这世间没什么能使他动容。

    唯独那双漆黑平静的眸,如深海,翻涌着一层一层的浪。

    一张纸屑飘落在她手心,唐言蹊回过神来,攥紧掌中,突然就笑了。

    她给他一张珍贵无比的数据,他还她一纸残忍无情的诉状。

    原来从头至尾,他们之间便是这样的公平。

    “陆仰止,起诉我,是你的主意吗?”她淡淡出声。

    男人也同样淡淡答:“是。”

    一个字,彻底摧毁了谁薄弱的希冀。

    唐言蹊仰着头,泪水倒流回眼里,有些疼,疼得她皱眉,“好,那么按照诉讼流程,我也可以请律师为自己辩护,是吧?”

    他还是那个字,“是。”

    可,要如何辩护。

    如他所说,在这件事里,她确实存在得太过蹊跷,太过巧合。

    除非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否则,连她都不信自己是清白的。

    ……幕后黑手吗?

    陆仰止端立在原地,如一座巍峨高山,背着光,俊脸隐匿在暗处,“你还有什么线索,可以一并告诉我。”

    只要,你肯说出来。

    说出那人的名字来。

    “没有。”她斩钉截铁道,“我会想办法证明我自己在这两件事里的清白。但火是谁放的,我不清楚,我也没证据。也许你找到David,他会知道些什么。”

    陆仰止深深地凝视着她,“你真的不清楚?”

    贝齿咬住嘴唇,“不清楚。”

    男人面色一冷。

    忽听宋井身边西装革履的男人开了口:“陆总,时间差不多了,庄小姐的经纪人刚发来短信说,我们可以过去了。”

    那声音分明是字正腔圆、温淡有礼的,却刺得唐言蹊耳膜生疼。

    她不知怎么就想起陆仰止最开始说的那句:“我只是来和你说几句话,说完就走,晚上我还有约。”

    看起来,是很重要的约呢。

    唐言蹊茫然抹了下眼角,湿意朦胧。

    一边置她于死地,一边和未婚妻甜甜蜜蜜。

    这两件事发生在一起,还真是说不出的讽刺。

    “嗯。”男人回应了一个鼻音,修长的腿迈开步子,就要往外走。

    “陆仰止!”

    突然,床上的女人开口叫住他。

    男人的步伐顿在门边,没回头。

    “那场大火,过去几天了?”她轻声问。

    “四天。”

    “四天了啊。”唐言蹊闭了下眼,“这四天,你来看过我吗?”

    男人没说话。

    她语调里渗出来的低落让宋井的心都无声揪紧,他忍不住开口:“唐小姐,陆总肯定是想来看您的,可是公司现在很忙,陆总他抽不出——”

    女人浅色的唇角漾开丝丝缕缕的薄笑。

    看到这笑,宋井后半句话又无力地咽了回去。

    “这话,他为什么不自己和我解释?”

    陆仰止已经走出了她能模糊看到的范围,彻底与背景融为一体,可她还是一秒钟就在那光影交错的背景中,准确地捕捉到了他的方向。

    褐瞳眨动着,明若秋水,灿若骄阳。堪比古之越处子,动静皆宜,风姿无双。

    缭绕着某种即将陨落的璀璨辉煌,扑面而来,让人心弦大震。

    陆仰止还是没回头,也没说话。

    大掌,却扣紧了门框,指节寸寸发白,门框上亦留下了深深的指印,被捏得变了形。

    “你今天来,就只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陆仰止皱眉,反问:“不然呢?”

    唐言蹊心里碾过遽痛,身形一晃,坐姿不稳,险些跌下去,幸好及时抓住了床沿。

    手一用力,插在手背上的针管差点直接倒吸了她的血进去。

    良久,她轻轻一笑,表情空茫,“陆仰止,我之所以上去,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给你看,你知道吗?”

    “清白二字,于唐言蹊而言,还没有到重逾性命的地步。”

    她这样说着,空洞的眼睛里流出了泪。

    泪水顺着她苍白削瘦的脸蛋落下,她却笑得开怀,“我只是不想让你上去送死,又找不到什么其他更有面子理由。”

    宋井听得心酸,别过头去。

    这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清白二字,于她而言,还没有到重逾性命的地步。

    可是陆总的安危,却是比她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千万倍的东西。

    “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她的双眸没有焦距,说不出的憔悴与可怜,绝望甚至浓稠到渗进了的空气里,带着一种,心如死灰的执拗。

    “看到我这样,你一点都不会心疼吗?”

    “是不是我次次都肯毫不犹豫地为你去死,你就觉得我唐言蹊这条命,根本不值钱?”

    她拿起床上的文件袋,自嘲地笑出声。

    “所以,我住院四天你不肯来看我,所以我死不死也与你毫无干系,所以我醒了之后,你一句问候都没有,就迫不及待地拿它来羞辱我!”

    说到最后,她直接将文件袋掷了出去。

    不偏不倚地,砸中了男人僵直的脊背。

    “这世界上多得是人要我。”唐言蹊喘了几下气,眼里再无泪水,“我不是廉价到找不到下家了,你懂吗?你敢这样一次次践踏我,无非就是仗着我爱你罢了。够了,我受够了。”

    “陆仰止,你赢了,你也解脱了。”

    “从今天开始,你我桥归桥,路归路。一别两宽,恩断义绝!”

    她的声音不大,却震住了在场所有人。

    宋井望着男人阴沉到晦暗的侧脸,张了张嘴,似有话说。

    可转瞬,却见他漠然往外走去,留下了这么半天唯一的一句话:“随你。”

    一脚踏出门,陆仰止鹰隼般锐利的眸子又扫到了保镖身上,嗓音阴鸷冷峻如霜降,“以后如果再有任何不相干的人被放进来,我唯你是问!”

    男人沉冷暴戾的话音回荡在空空荡荡的楼道里。

    保镖吓得胆寒,低头忙道:“陆总,我、我再也不敢了。”

    “还有,这里面的人,是陆氏机密被盗和纵火最大的嫌疑犯,好好看着她,别拿你的饭碗挑战我的底线。”男人凤眸轻眯,淡淡一眼机锋暗藏,“除非,你想替她坐牢!”

    “坐牢”二字如惊雷炸响。

    唐言蹊猛然抬头,却也只看到了被重重甩上的门。

    她不管不顾地拔掉针头,跌跌撞撞跑到门边,一开门就被五大三粗的保镖拦住。

    她对着那个渐行渐远的模糊背影,用尽力气喊道:“陆仰止,你回来!你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

    男人置若罔闻,一步步消失在了视野的尽头,唐言蹊跌坐在地上,感到了从血管里渗透出来的冷意和绝望。

    不是说她可以请律师为自己辩护吗?

    不是说一切都按照正常的法律流程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她关在这里?

    随着陆仰止一同来的男人最后才离去,侧头看着她近乎疯癫的样子,似笑非笑,“唐小姐,陆总要订婚了,你知道吗?”

    唐言蹊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想不起来问他是谁。

    “陆总前些日子为了个不值当的人做了些糊涂事,伤了庄小姐的心。眼下要向庄小姐提亲,总得额外备些拿得出手的聘礼才是。”

    “聘礼……”唐言蹊喃喃地念着这两个字。

    豁然间,醍醐灌顶。

    原来,这是他为庄清时准备的礼物。

    怪不得。

    怪不得要置她于死地。

    这世界上除了庄清时,还有谁恨她恨得非要她下地狱不可?

    “您好自为之吧。”他丢下最后的话,翩然往外走去。

    当晚,医院传来消息,因火灾住进高级病房的女人突然陷入重度昏迷。

    病情急速恶化,马上要动一场很大的手术。

    凌晨两点半,亮了六个多小时的手术灯灭掉。

    病人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进行24小时严密监护。

    ……

    与此同时,一架飞机降落在欧洲中部的一处私人机场。

    男人下了飞机连稍微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便驱车一路赶到了莱茵河畔的某座巨大庄园。

    这里仍保持着几个世纪前的古典建筑风格,墙面上壁画雕像一应俱全,并以金银镶边,华美精致。

    穿过富丽堂皇的前厅,远远就望见不远处中年女人冷艳沉静的侧影,正在花园里浇花。

    她的五官是西方人独有的深邃,皮肤也比亚洲人白皙,眼眸被长长的睫毛一遮,谁也看不清那双泛紫的瞳孔中究竟藏着何种神色。

    男人怔了下,压低嗓音,以流利的德语问道:“圣座,您这么急着把我叫回来……”

    “Jan又出事了?”女人打断他,冷冷淡淡地一眼扫过去,令他如芒在背。

    她的发音不太标准,像是音译过去的什么,隐约能听出,唤的是一声“言”。

    男人皱眉,“言言?我没听说……”

    “她被姓陆的关起来了。”女人放下浇花用的水壶,冷声道,“Moran,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墨岚沉默。

    “前两天陆氏机密被盗,是你做的吧。”

    墨岚毫不犹豫,坦白道:“是。”

    “他把Jan关起来两个多星期,是想拿她顶罪?”

    “以我对陆仰止的了解,他不会。”

    女人哼笑,“所以你才放心大胆把锅甩在Jan头上,因为你笃定了陆仰止不会拿她怎么样?”

    墨岚蹙了下眉,想反驳,却发现找不到话。

    这女人的格局太大,眼光又太犀利,话虽然说得难听了些,但事实,似乎就是这么回事。

    “Moran,你别忘了唐家和江家为什么答应你得寸进尺的要求。”

    女人在石桌旁坐下,目光如淬了毒的箭矢,锐利伤人,“我养不养她,她认不认我,那是我们母女之间的事。就算我把她带回家里打残了腿,撕成碎片扔到玫园里喂狮子,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欺到她头上!”

    这边还在吵着,内庭里一道挺拔的身影便大步走了出来,语调淡然,静中含威,“出什么事了?”

    墨岚见到他,更加不敢造次,“伯父。”

    男人漠然瞥他,没理会,径直走到女人身边,揽着她的腰,亲昵地低声问道:“谁又惹你不高兴,跟我说,嗯?”

    谁不知道,Town家这一代的家主唐季迟,就是个大写加粗的妻奴。

    而且他的妻子,Willebrand家的长女,随了堂哥的“江”姓,为自己取名“江姗”。

    她更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

    三十年前以雷霆手段血洗教廷上下,是真真正正一个令人钦佩的女强人。

    正应了她的名字,江姗,江山。

    生来,就是为了与男人争锋。

    女人从管家手里拿过传真,狠狠摔在石桌上,“自己看。”

    唐季迟一目十行地扫了几眼,俊眉一沉,又交给墨岚。

    传真上,正是法院下给唐言蹊的诉状。

    墨岚眼底划过几丝错愕,“这……”

    陆仰止,他怎么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