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88章 你心里那个人,是她吗

    事发突然,并且完全在墨岚的预料之外。

    他攥着那薄薄几页纸,双眸间色泽沉暗冰冷,“我会想办法。”

    说完,行了个礼,怎么来的又怎么去了。

    只剩下唐季迟拉着爱妻的手,若有所思地淡笑,“五年前不是说,她不和你离开,就断绝母女关系、再不管她吗?”

    “我和Jan之间本来没什么关系可断。”女人从他怀里退出来,眉目沉静,是一种极具侵略性的深邃冷艳,与唐言蹊大不相同,“倒是你。”

    唐季迟被她认真的眼神看得失笑。

    这么多年来,她做每件事都用尽全力,从未有过半点懈怠。

    可就是每次她梳起头发,伏在案间工作的样子,才最是迷人。

    “我怎么了,嗯?”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Moran把事情做到这一步,是谁在背后撑腰。”

    男人黑白分明的眼中划过笑意,“知道你洞若观火,明察秋毫。”

    也不等她回应,他便强行握住她柔软细腻的手,低低徐徐道:“今年的矢车菊开得不错,我让人运来几株新的养在玫园,去看看。”

    ……

    榕城市中心的一家高级餐厅里。

    庄清时身着粉色一字肩上衣,配以白色的鱼尾裙,缓缓行过光影陆离的玻璃门,优雅大方,步调合宜。

    她身边跟着的男人亦是容貌惊人。英俊的五官很有棱角,一身肃冷的黑色西装,就连浅色的领带也未能拆解他身上生人勿近的气场,一举一动中皆透出久居上位的沉稳与威严。

    这样的两个人同框,连服务生都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那不是天天上电视的庄清时吗?”

    “是啊,我说外面怎么蹲了好多狗仔。”

    “明星真是有范儿啊,和未婚夫吃个饭都有人拍。”

    “怎么就未婚夫了?”一人惊讶,“那是谁啊?”

    “你不会不知道吧?那是陆氏集团的三公子,俩人感情好得不得了,连孩子都有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结婚。据说庄清时前阵子还在节目里透露说,这次如果能拿个影后的奖杯,她就息影,回家好好相夫教子、当个全职太太呢!”

    “不会吧?有了孩子都不结婚?”

    “听说好像是因为庄清时暂时还没想嫁,陆三公子等了她五年了。”另一人满脸憧憬道,“不然你以为像他这样家境显赫、有钱有颜的男神,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会五年来0绯闻,干净得像个和尚?”

    “那是因为他工作忙,连家都没空回。还女人?”一道骄纵不悦的嗓音蓦地插了进来,“要什么女人?要你们这种有头无脑、有脑长草、就知道天天议论别人的女人吗?那他还不如当一辈子和尚。”

    二人吓了一跳,转过身去。

    只见身后,竟是个五六岁的小姑娘。

    她像是刚从洗手间里出来,手上还拿着一块丝绢,正在擦着白嫩的手指头。

    女孩脸蛋上挂着显而易见的冷漠,年纪不大,气场却开得十足,说话亦是吐字清晰,甚至咄咄逼人的。

    在这里工作的服务生多少都有些眼界,一眼就看出她身上连件小饰物都价值非凡。

    不禁奇怪,这又是谁家的千金小姐?

    “再让我听见你们胡说八道,我就扒了你们的舌头。”

    她恶狠狠地威胁完,将丝绢扔在其中一人脸上,迈着步子离开了。

    陆相思觉得很郁闷。

    非常郁闷。

    在家里关了一个多月,爸爸总是忙得不见踪影。

    好不容易今天司机大叔说爸爸要接她出来吃饭,结果她到了酒店才知道是和谁一起。

    登时翻了个白眼她就想回家了。

    心里暗自腹诽,这还不如去和大姑姑吃饭。

    果然上了个厕所,回来就看到订好的座位上,一男一女已经相对而坐了。

    女人瞧见她,立马挽了个温和得体的笑容,“相思。”

    陆相思没给她什么好脸色,绕了个远道跑到爸爸那边坐下。

    庄清时有些尴尬。

    陆仰止看了女孩一眼,没说话,招来服务生,点了餐。

    这一顿饭吃得不怎么舒坦,庄清时几次试图和女孩搭话,都被她懒洋洋地敷衍过去。

    到了最后实在忍无可忍,女孩直接将叉子拍在了桌子上,“你爸妈没教过你食不言寝不语吗?你烦不烦?”

    庄清时被她骂得一怔,眼前忽而闪过什么画面——

    别墅里,老人浑身僵硬,捂着心口趟在地上。

    她哭着奔上去,抱住的却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满腔羞愤一下子被这画面冲淡,换成了浓到骨子里的悲凉,和一种近乎尖锐的痛恨。

    她的神色尽数被男人看在眼里,陆仰止眸色微敛,沉声念着她的名字:“陆相思!”

    女孩被喝止,呆呆地望着他,“爸爸……”

    “清时阿姨和你说几句话而已,你这是什么态度?”男人亦是放下餐具,深眸里寒意斑驳,“还是你觉得自己的行为很有教养?你大姑姑和我平时就是这样教你的?”

    他的语调乍听上去无波无澜,可尾音微微提起的愠怒让陆相思如同被当头棒喝。

    庄清时望着对面维护自己的男人,心里一暖,慌忙道:“仰止,你别和孩子较劲,我没事的。”

    “不用你帮我说话。”陆相思怔了下,回过神,咬牙,“对,我是没家教,我就是没家教!”

    她边说,边红了眼眶,却拔高声音让自己听起来不落下乘,“谁让我是个没有妈妈的野孩子!而我爸爸又天天忙得见不着人!我就是没有爹妈管教,全天下我最没家教!”

    话音一落,不仅陆仰止面色僵住,连庄清时都呆了。

    她赶紧从座椅上起身,走到女孩身边,抽了张纸巾为她擦着眼角负起不肯流下的眼泪,“相思,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她顿了顿,似乎在斟酌如何开口,“你大姑姑那么疼你,对你那么好。你爸爸忙,也是为了赚钱给你更好的生活。反正我和你爸爸很快就要结婚了,以后我就会是你的……”

    “不用管她。”

    男人冷漠的嗓音突然传来,如古刹的钟声,稳重恢弘,又惊起寒林雀鸟,“她愿意哭愿意闹,随她去。你们对她多好她也不会知道珍惜。小小年纪就嚣张跋扈,不懂感恩,以后还得了?”

    庄清时抿了下唇,看到男人清俊的眉宇间隐约浮动的躁意,也不好再劝。

    陆相思这孩子,性格比起同龄人,确实是有些太凌厉了。

    若说疼爱,她也是不缺的。

    陆远菱是当真拿她当心肝宝贝一样疼着,而陆仰止,虽不常在家,可哪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千金小时候不是这样过来的?

    别说是父亲整日扑在公司里的庄清时了,就连唐言蹊那个有名无实的唐大小姐,从小也没怎么和家人团聚过。

    可她们,谁也没落个陆相思这么……不可一世的性格。

    不过,庄清时思绪骤然一滞,说到这不可一世的傲慢性格,她倒是有些眼熟……

    “让司机送她回去。”男人已然开口,没有转圜的余地。

    陆相思到底还是小,眼底的惊惶与受伤掩饰不住,就被保镖不由分说带了出去。

    待她离开,陆仰止才屈指揉着眉心,沉声对在杵在一旁的司机开口:“送去她姑姑那里。”

    庄清时在女孩的位置上坐下,离他近了些,柔声道:“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

    男人似乎凝眸在思考什么事情,因此连她的靠近都没注意到。

    半晌,他阖了下眼,“是我把她养得太骄纵了。”

    庄清时仍是笑,“我也一直奇怪呢,陆家是整个榕城出了名的家风优良,家教森严。再往上数一辈,那都是军区大院里规整出来的国之栋梁。我以为你也会培养出一个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怎么好像……”

    和想象中截然不同呢。

    虽说他严厉,但也只是最近的事。

    前几年,陆相思小的时候,他和他大姐一样宠着那孩子。

    庄清时离他们的生活最近,看得也最清楚,陆仰止,其实比他大姐更要溺爱陆相思。

    身为父亲,在很多他该摆出威严的时刻,他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竟像是……在纵容女儿变成这一副刁钻蛮横的性格。

    庄清时不止一次这样觉得,但又想不通,他故意养一个刁钻蛮横的小公主,是为什么呢?

    庄清时的疑惑让陆仰止沉铸的眉心倏尔被触动了下,他平静地一笔带过,“大姐宝贝她,我也不愿苛责。”

    “也是。”女人点头,算是接纳了这个说法,“大姐对相思的好,怕是谁都比不上。”

    陆仰止没搭话。

    庄清时沉默片刻,又试探道:“仰止,我一直想问你,相思是不是大姐的孩……”

    “不要胡说。”男人冷声截断她,“这话传到相思耳朵里,她又要胡思乱想了。”

    庄清时闭口不言了。

    其实她和外面的人有着一样猜测。

    毕竟这孩子的身世,简直就是个谜。

    每次问大姐的时候,大姐也不肯多说。

    她甚至有段时间总在想,相思有没有可能是唐言蹊的女儿。

    但大姐听了她这个猜测以后,冷冷嗤笑,“相思怎么会是那个扫把星的女儿?还是你觉得,我会替唐言蹊养女儿?”

    的确,不会。

    大姐对唐言蹊的厌恶,没谁比庄清时更清楚了。

    气氛忽然降温。

    相对无言时,陆仰止的手机响了。

    庄清时在屏幕上看到“宋井”二字,莫名悬起的心才稍稍落定些。

    “什么事。”男人波澜不兴的话音响起。

    宋井在那边道:“陆总,医院传来的消息,唐小姐进了急救室,正在抢救。”

    庄清时就在他身边,听得一清二楚,下意识就抬眼望向男人的脸。

    只见那冷峻的侧颜像是被冰封住,一双眸子幽深无底,“知道了。”

    庄清时见他挂了电话起身,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抓住他的衣袖,装作没听到电话里的内容,明知故问道:“你……你去哪里?”

    陆仰止敛眉瞧着被抓住的衣袖。

    下午,也有一双寡白无力的手,曾这样抓着他。

    他披上外套,淡淡道:“吃完了,我去结账,送你回家。”

    “我不想回家!”庄清时不松手,急切地盯着他,触到他冷清的凤眸,又软了语气,“仰止,你这段时间太忙了,好不容易才有时间陪我吃个饭,不要这么快回去,好不好?”

    他阒黑的眼底升起一片迷雾,很厚重,令人看不穿。

    可是嗓音却低沉得性感好听,“那你想去哪?”

    庄清时想了想,咬唇,小声道:“出去走走。”

    男人低笑,“你这张脸,放在哪都有人认识。还是你想带着一群狗仔一起出去走走?”

    庄清时黯然道:“好吧,那……回家。”

    说完,拿起包包,待他结完账,上了他的车。

    车子一路开回她住的高级公寓,熄火后,男人点燃了一支烟。

    庄清时拉开车门下车,他亦是下了车。

    “那我先回去了。”她道。

    男人俊长的眉毛一扬,烟雾从他的薄唇中溢出来,“不请我上去坐坐?”

    庄清时一愣,“你不是……”

    要去医院看唐言蹊吗?

    “我怎么?”

    喜悦忽然冲垮了她的心门,庄清时挎上他的臂膀,扬起笑容,“没有,上面乱的很呢,打扫的阿姨这两天休假,你可别嫌弃我。”

    “嗯。”他应了,锁上车,随她一起上了楼。

    屋子里确实有些乱,但思及她早出晚归的生活,这已经是相当可以接受的范围了。

    庄清时换了居家的衣服,收拾好沙发,让他坐下,又为他沏了杯茶。

    男人鼻翼轻耸,“金骏眉。”

    “是啊。”她笑,“听你家用人说,每年你都从武夷山买不少金骏眉回来,我猜你喜欢喝,所以家里也就时常备一点。”

    陆仰止靠在沙发上,没说话。

    他突如其来的造访让庄清时有点喜不自胜,为他打开电视,又兴冲冲道:“刚才没吃好吧?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吃。”

    陆仰止一双凤眸攫着她的脸,“你会做饭?”

    “哪个女孩不会做饭?”庄清时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从小就和妈妈学,将来想做给喜欢的人吃。”

    要说陆仰止其人,他身上的气质很大程度埋没了他的容貌,大多数人只感受到那矜贵疏离的气场,便不敢再抬头去看他的脸了。

    可是他那张脸,修眉凤目,英俊非凡,性感利落的鼻梁下薄唇如削,连下巴的弧度都倨傲得仿佛是被艺术家精心设计好的。

    更遑论是那双吸引人的眼眸,简直如同将一对价值连城的黑曜石就这么嵌在了挺拔的眉骨下面。

    这张脸,说是颠倒众生都不为过,比她这些年混迹娱乐圈见过的小鲜肉们漂亮不知多少倍。

    庄清时从小就喜欢他,这种初恋的心情一直保持到现在。

    被他这样盯着看时,还是会脸红心跳。

    见他不拒绝,她便红着脸走向。

    以后……他们结了婚,也会是她来做饭吧?

    如此想着,心里不禁雀跃,话也多说了几句:“我妈给我爸做了一辈子饭,家里有佣人她也不喜欢她们插手。”

    陆仰止安静听着,过了会儿,她将煮好的面端出来放在茶几上。

    他没急着动筷子,而是望着那碗色泽鲜亮的面条,表情很深沉,喜怒难辨。

    “听大姐说你从小过得就特别辛苦。”庄清时蹲在他对面,丝毫没有电视里端着架子的大明星样,“有人给你做过饭吗?”

    陆仰止一眯眼睛,“很少。”

    很少,不是没有。

    庄清时想到什么,抬眸问,“你和她结婚之后呢?”

    “唐言蹊不会做饭吧?”说着,她笑意有些嘲弄,“也对,她看起来就不像是会下厨的人,从小就扎在男人堆里,五谷不分。”

    陆仰止听着,眼前的画面却拉得远了。

    唐言蹊。

    她恰恰是那个为数不多为他做过饭的女人。

    庄清时抿了下唇,继续问道:“刚才宋井打电话……是因为什么?”

    男人收回视线,平静开口:“你不是听见了?”

    庄清时苦笑,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那你不去看看她吗?”

    陆仰止刚拿起筷子,听到这句又放下,他面无表情道:“你很希望我去?”

    “当然不希望。”庄清时垂下眼帘,“但是你做什么,向来与别人希不希望无关。而且她现在是公司纵火犯的重要嫌疑人,出了事,也很麻烦吧。”

    “嗯。”

    庄清时在他身边坐下,伸手抱住他,柔柔道:“仰止,你又不是医生,你去了也没用。今天你就专心陪我,不要走了,好吗?”

    她眼角眉梢风情万种,是令任何男人都会无法抗拒的妩媚。

    男人眼底弥散开更深的雾气,脸廓不见动容,“好。”

    庄清时大喜过望,“真的?”

    他无声,算是默认。

    就在唐言蹊被推进手术室、医院忙得人仰马翻时,容鸢也接到了消息。

    她最先问的一句便是:“我师哥去没去?”

    电话那头的人道:“陆总还没来,他今天晚上……和庄小姐有约。”

    容鸢挂了电话,十足地不可思议,坐在椅子上,眉心胀痛得厉害。

    霍无舟见她的样子,黑眸一闪,“医院出事了?”

    “霍无舟。”她轻唤着他的名字,把玩着手机,嘴角扯开一个算不上笑的笑,目光有些空洞,“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哪样。”

    “绝情。”她想了半天,吐出这两个字。

    男人走到她办公桌前,隔着一张桌子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将她那张略显失落的脸蛋圈入视线,漠然启唇:“为什么这么说。”

    “真奇怪,我本来挺讨厌唐言蹊的。”容鸢闭上眼,“怎么现在又有些替她不值了。”

    霍无舟皱了眉,“老祖宗真的出事了?”

    容鸢颔首,不知该用什么语气告诉他,索性就收敛了语气,很机械地叙述:“真的。在抢救,今天晚上她如果熬不过去,我明天放你一天假,去给她准备后事吧。”

    男人闻言面色一厉,猛地转身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女人淡淡沙哑的嗓音就从身后传来,“霍无舟,你心里那个人,是她吗?”

    他的脚步蓦然止住,背影伫立在那处,像一座僵直的山峰。

    见他不答,容鸢了然一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只觉得疲倦,疲倦到连计较都不想计较了,“她若是真死了,怕是也有我一份‘功劳’,你会不会恨我?”

    霍无舟皱眉,没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沉声问:“陆仰止人呢?”

    “在和未婚妻卿卿我我。”容鸢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字道,“真他妈恶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