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89章 这样你还是不肯放弃吗?

    医院里四处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已至深秋,男人踏着夜色而来,修长的黑色风衣上沾着丝丝寒气。

    他身边还跟着另一个面色焦急的人,不停地在他耳边念叨:“霍格尔,老祖宗不是下午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进急救室了?”

    “不知道。”霍无舟也觉得这事情来得太突然,眉头蹙着,“容鸢说的,应该不会有假。”

    二人快步往急救室门口走去,迎面却有人与霍无舟擦肩而过。

    霍无舟脚步微顿,眯着眼睛回头望着他的背影。

    赫克托急火攻心地喊他:“你看什么呢!”

    “那人,眼熟。”

    却又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赫克托道:“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霍无舟回过神,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镜框,眼底涌过一缕缕深意,“先去看老祖宗,回来再说。”

    手术总算在后半夜结束,可是却连人都没让他们见到,就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任他们百般询问,医生也只是惋惜道:“我们尽力了,但是病人的情况不好,非常不好。”

    赫克托一拳砸在墙上,低声咒骂。

    霍无舟也难得的面色沉重,“替我照看容鸢两天。”

    赫克托抬头,皱眉,“你去哪?”

    “英国,找墨少。”

    ……

    开庭时间原本定在三天后,可因为病人仍然昏迷不醒,只好这样一天天往后顺延。

    唐言蹊再醒来时,已经不是在她昨晚睡着的地方了。

    她怔怔地望着天花板的顶子,颜色很模糊,看不清,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忽然,就扬唇笑了下。

    门外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话音:“笑什么?”

    她从小就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也不像一般的女孩,躺在床上都怕被人看。

    盖着被子又穿着睡衣,一张脸罢了,有什么怕被看的?

    而且看她现在这个伤痕累累浑身乏力的情况,对方若真想对她做什么,也不是她拦得住的。

    于是她闭上眼,淡淡道:“我在笑,怎么好像我每次醒过来,都在不一样的地方。”

    那人扬眉,似乎对她的平静有些意想不到。

    毕竟他身边接触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大家闺秀,谁也不曾受过她这等罪。

    “饿了就下楼吃饭。”男人丢下这句,关上门便又出去了。

    唐言蹊没当回事,捂着疼痛的脑袋,又躺下。

    楼下,沙发上坐着一个容貌精致的女人,静静端着杯子啜着茶。

    她身上有股张扬过后被生生打磨掉棱角的痕迹,温袅沉静。

    那些独属于她的冷锐与嚣张,不知何时都被剥离下去。

    过滤沉淀后,便成了绕在她娇妍倾城的眉眼间最与众不同的风情。

    “阿笙。”男人哑声唤她。

    傅靖笙不紧不慢地喝完茶,才问:“办完事了?”

    男人走到她身旁,将她圈在怀里,“嗯。”

    她的身体微颤了下,想躲,没躲开。

    “别躲我。”他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手腕,声线暗哑,“阿笙,我不喜欢你躲我。”

    于是傅靖笙便不动了。

    他又似乎不喜欢这样安静的她,攫着她的下巴,鹰隼般锐利的眸子望进她的眼底,“你不问我楼上的女人是谁?”

    “江一言,你把我千里迢迢带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看见你在楼上养了个女人,然后再问你一句她是谁?”

    “是。”没想到,他却坦然承认了,凉薄自嘲。

    他要怎么说出口。

    这也是他随父母一道过来的原因。

    他想看她吃醋,想看她脸上有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曾经,她的全世界都是他,每日绕着他转,心里再容不下旁人。

    他也痛恨过她使手段拆散他与他的初恋,所以在婚后对她苛责严厉,从没有好脸色。

    所有人都知道,江家的大少爷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拒绝傅靖笙。

    可是没人知道,在她彻底死心之后,他又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只为把她追回来。

    这便是风水轮流转吗?

    江一言闭了下眼。

    当他愿意把一颗心剖出去给她时,她却连看,都懒得再看一眼。

    傅靖笙果然莞尔一笑,不怎么在意,配合他道:“嗯,她是谁?”

    江一言心底遽然发痛,“阿笙。”

    她笑得妖娆,迷人,不走心,“是谁?”

    他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是我表妹。”

    傅靖笙眸光一闪,倒是真的有了几分惊讶,“你……表妹?”

    她与江一言从小相识,只知他有个亲妹妹江一诺,是江家从上到下都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公主。

    却不知,怎么还有个表妹。

    这么多年,也没见他们有过半点来往。

    正在出神着,别墅的大门被人打开,高大英俊的中年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五官是西方人独有的立体深邃,气质又是东方水墨般的清贵淡然,身边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温和沉静,一看便知肯定是哪位满身娇宠的豪门太太。

    “伯父,伯母。”傅靖笙率先站起来问好。

    江一言也淡然起身,恢复了那张不显山露水的面瘫脸,“爸,妈。”

    “她醒了吗?”女人温声开口。

    “醒了。”

    “那我去做饭。”女人道,“还没来得及请佣人,今天就凑合一下吧。”

    “我来。”男人淡淡接过话,嗓音到了中年却不见半点油腻,仍如当初,只是更加成熟,“你去看看她。”

    傅靖笙看着两位长辈之间爱意满满的样子,垂眸轻笑。

    都说IAP研究所的江教授宠妻宠上了天,几十年如一日,连儿女都要摆在妻子的后面。

    那个在科学界叱咤风云的江临,回了家,也不过就是个会为了妻子一蹙眉一瞪眼而心疼不已的丈夫罢了。

    可江一言却好像半点没继承到他父亲的优良基因呢……

    否则,他们之间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也好。”段子矜深知自己的厨艺没有丈夫好,也知,他是想让她作为长辈,上去和唐言蹊说两句话。

    毕竟有些事,还是女人和女人聊得来。

    卧室的门第二次被打开时,还没入睡的唐言蹊又被吵得坐了起来。

    她的视力比最初醒来时好了许多,能大概分辨出来的是个女人,怔了下,“你又是哪位?”

    段子矜关上房门,温温静静地开口:“我丈夫江临,是你母亲江姗的哥哥。论辈分,你应当叫我一声舅妈。”

    唐言蹊眉头皱得老高,没吭声。

    她这一生亲情单薄,别说是舅舅、舅妈了,就连她爹妈都快忘了长什么样了。

    感受到她的抗拒,段子矜很善解人意地没有逼她,换了个话题问:“你的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唐言蹊硬邦邦道。

    她最不擅长与长辈打交道,也不是个乖乖女讨人喜欢的料,很多时候话都不知该怎么说。

    “很抱歉这么突兀地把你从医院里接出来。”唐言蹊的舅妈不好意思地笑,“我们也是有些急了,先前你妈妈听说你出事,担心得不行,可是她自己又脱不开身,赶不及回国,只好拜托在国内的我们直接来接你。”

    接出来却发现……

    她除了身上有伤,视力临时受损以外,根本没什么大碍。

    一点都不像医院里传说的那样,随时有死在重症监护室的可能。

    唐言蹊听着她说,揉了下额角,“舅妈是吧。”

    她看不清段子矜的脸,却能感知到她略有些诧异的眼光,“应该是我抱歉。我从小就野习惯了,连我爸我妈家里有什么人都不知道。”

    段子矜拧眉,“这不是你的错。”

    “不管怎么说我谢谢您带我出来,我也正是想出来的。但是您不用为了安慰我,强说是我……”唐言蹊顿了顿,念出那两个字,自己都觉得奇怪,“妈妈,让您带我出来的。”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段子矜自己也有个宝贝女儿江一诺,全家都宠爱得不得了,在她心里,女孩就是拿来疼的。

    所以她……对江一诺、唐言蹊这个年纪的女孩总有种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疼惜。

    唐言蹊侧头,不着痕迹地笑开,放空了目光,仿佛在回忆,“五年前我做错事情了,我妈想带我走,我没同意,她就和我断绝母女关系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落在段子矜心上,让她有些震颤。

    可是她仔细打量着女孩的脸,却无法在她那张冷淡又安详的面孔上找到半分动容。

    段子矜想安慰,却又觉得,这种事,江姗确实做得出来。

    Willebrand家那一辈的男性里,只出了江临这一位经世之才。

    可他却无心参政,跑到遥远的中国大陆上搞起了研究。

    于是他妹妹江姗,便不得不扛起整个家族的重担。

    江姗其人,视野与格局都与一般女人不同,也许对大多数女人来说,母性是与生俱来的,可江姗就是一个屹立在风起云涌间岿然不到的女强人。家族从小过于严苛的培养,造就了她缺失的性格,于江姗而言,亲情,爱情,友情,什么都没有家族荣誉更重要。

    若是唐言蹊当年真做了什么有辱门楣的事,江姗会把她逐出家门,也不奇怪。

    不过……

    段子矜扶额,“确实是你妈妈让我们来的。”

    唐言蹊没答言。

    段子矜也不是什么好打发的人,条理分明地分析道:“你要想,如果不是她,谁能请得动你舅舅?如果不是她,我们又怎么会知道你遇到了困难?”

    床上的女人这才轻轻抬了下眼帘,望着她模糊的脸庞,“是吗……”

    “本来你舅舅只打算让你表哥一个人来处理这件事的,是你妈妈不放心,特意叮嘱让我们两个长辈跟着。”

    唐言蹊怔然听着。

    这感觉难以形容。

    就仿佛是你原本想要一块石头,对方却硬塞给你一块翠玉。

    有些,意料之外,又有些束手束脚,不敢伸手去接。

    原来她妈妈也会惦记着她的好与不好吗?

    可若当真如此,她又为什么不亲自过来呢。

    段子矜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很快解释:“言言,你要理解你妈妈,以她的身份,随便出一趟国都是大新闻……她不好总往国外跑的。而且五年的事情,我和你舅舅也有所耳闻。”

    她道:“你妈妈她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可她那时候力排众议、非要将你身上的案子卸下去,带你走,甚至连顶罪的人都找好了。这已经不是她那种教养性格的人能做得出来的事情了,你明白吗?她不说归不说,但心里肯定还是……”

    在意你的。

    唐言蹊侧过脸,闭着眼。

    段子矜走到她床边,坐下来,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开口:“五年,监狱里苦吗?”

    唐言蹊没说话。

    “我也坐过几天冤狱,在怀着你表哥的时候。”段子矜压低了嗓音,“那种绝望的滋味我明白,我没有一天不想离开监狱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

    “可你,却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宁可坐牢,也要留下。”

    女人温静的话音仿佛从谁心里拉出了一条细细的线,顺着那脉络清晰的线追本溯源,便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言言,你是,有什么舍不得放下的人吗?”

    心脏陡然一震,那紧闭的双眼里终于有眼泪滑落。

    唐言蹊像崩溃般埋头进她怀里。

    连哭,都哭不出声音。

    江姗本身就是个冷心冷情的人,她的感情不算坎坷,唐季迟待她一片真心。

    所以,她不懂那种强行要扭转一个人的心意,却总无望而归,只能一遍遍耗空心血的无力与悲凉。

    “你真像我年轻的时候。”段子矜继续揉着她的头发,“不过,你比我还苦。”

    好歹,她有家人,有弟弟。

    也有懂得珍惜她爱她的江临。

    而唐言蹊有什么?

    有众叛亲离,有身败名裂,有遍体鳞伤……

    “这样你还是不肯放弃吗?”

    唐言蹊哑着声音,宛如干涸得快要枯死的树根,苍白,又寂寥,“我该放弃吗,舅妈?我现在放弃还来得及吗?”

    段子矜心也疼得厉害,“来得及,就算回不到你父母身边,你跟我走也是一样。有我和你舅舅在,谁都动不了你一根手指。”

    原本沉静安然的女人说到这句话时,身上陡然显出了几十年前的冷艳与傲慢。

    那本就是她曾经融在骨子里的性格,只是几十年如一日被丈夫的宠爱和儿女的孝顺环绕,让段子矜收敛了一身锋芒,渐渐变得温和优雅。

    所以说,女人都是很依赖环境的动物。

    一看到唐言蹊这浑身是刺的模样,就不难想象,她生活在怎样的环境里。

    唐言蹊低着头,还在琢磨着舅妈的话。

    她不知道江临与段子矜究竟是何种身份。

    但后知后觉地想起,能从陆仰止严密封锁的医院里将她劫出来——那必然是不简单的身份。

    唐言蹊垂着眼帘,“让我想想,舅妈,让我想想。”

    放在以前,她是最鄙视这样的胆小怕事的缩头乌龟的。

    可现在,真应了那句话,不肯放手,是因为杯子里的水还不够烫。

    房门被敲响,年轻英俊的男人推门进来,表情内敛又持重,“妈,吃饭了。”

    唐言蹊认得这道声音,是她刚醒来时那个男人——

    她的,表哥?

    一天之内多了好几房亲戚,胸中的情绪还真是,古怪得一言难尽……

    段子矜扶着唐言蹊往楼下走,却发现她走得不慌不忙,脚步也很稳。

    竟似乎是眼睛上的缺陷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大事,或者,她早就习惯了?

    坐在首位上的男人眸光一深,不动声色地睨着这一幕,忽而开口,嗓音低沉,静中含威:“你的眼睛受过伤?”

    唐言蹊向来是个欺善怕恶,捧高踩低的主,对周围人身上的气场最是敏感。

    不必看清那人的脸,光是听声音,也足以被吓得规规矩矩的,“舅、舅舅。我……前两天眼睛被烟熏的,受了点轻伤……”

    段子矜不高兴了,瞪着江临,“你吓着她了。”

    男人眉峰轻拢,被爱妻训得下不来台。

    正当唐言蹊思忖着他大概会端着长辈架子不说话了的时候,却忽见男人揽了妻子的腰身,淡淡一句:“是我态度不好,我给她道歉。不生气了,嗯?”

    唐言蹊下巴快要磕在桌子上。

    宠妻无度四个字,原来是这样写的吗?

    对面盛汤的江一言却满脸习以为常。

    唐言蹊坐在椅子上,与一桌教养良好的世家子弟吃饭,她也不好太无礼。

    段子矜时时刻刻都想给对面傅靖笙与江一言拉拉红线,要么就逗唐言蹊开开口,饭桌上就听她有的没的一直在说。

    那最注重礼仪的男人却含笑听着,觉得她说累了,还会递上水去。

    唐言蹊垂着眼帘想,若是陆仰止肯这样对她,大概,她死了也甘愿吧。

    ……

    陆氏。

    这几天,陆仰止在公司里半点没闲着。

    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多到数不完,连庄清时都不敢轻易打扰他。

    整个集团沉浸在某种紧绷又压抑的气氛里,例会开得人心惶惶。

    散会后,宋井跟在男人身后进了总裁办。

    眼看着那一贯冷静沉稳的男人竟气到挥手将桌子上的东西砸了个稀烂,宋井硬着头皮,“陆总,这事情怕是拖不下去了。”

    今天陆氏的元老、股东,大小懂事纷纷到场,以不容置疑地姿态对他这个CEO层层施压。

    宋井头埋得很低,掂量着开口劝道:“其实,您不如就暂时顺了他们的意,省得他们总派人盯着,害得我们也束手束脚的,不好办事。”

    “顺了他们的意?”男人听到这句话,寒凛如刀锋的眼风突然割过来,俊眉沉得可怕,“怎么才叫顺了他们的意?”

    “就让唐小姐出庭……”

    “不可能。”男人想也不想否决。

    “只是缓兵之计呀,陆总。”宋井有时候真不大明白这个男人,他明明最是沉稳老练,通晓权术,可在某些事情上,却又固执得可怕。

    那些事,无一例外的都与同一个人有关。

    “您想,暂时让唐小姐先进监狱里呆几天,等那些人放下防备,我们也好查得容易一些……”

    “我说了,不可能,听不懂?”男人不容置喙地开腔。

    “监狱那种地方,我不会让她进第二次,绝不会!”

    良久的沉默。

    “那……”宋井咽了咽口水,“我让医院今天再‘抢救’唐小姐一下?”

    就像前几天晚上那样。

    为了不让唐小姐出庭,陆总特意私底下吩咐院方,将她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的消息散布出去,还假意制造了一场急救。一番苦心,无人能解。

    宋井掏出了手机,刚要给医院打电话,医院的电话就进来了。

    他接了电话,脸色一变。

    “陆总,有人把唐小姐劫走了!”

    “你说什么?”陆仰止猛地回头,怒道,“谁?”

    “是、是郁城……江家大公子,江一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