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90章 他看见你了

    陆仰止鹰眸一眯,凉薄冷峻的视线就这么像刀刃一样扫过来,“你说谁?”

    “郁城,江家。”宋井低着头,如芒在背。

    郁城江家,名声赫赫。

    据说三十年前,IAP研究所的江教授一边钻心科研,一边私下里用了几年时间白手起家、成立了他偌大的地下商业王国,名利双收。

    可是后来,为了一个女人,他毫不犹豫地将它搬上台面,不顾种种流言蜚语,将它越做越大,如今三十年过去,江家在郁城可谓只手遮天。

    而那个女人,最终也和他喜结连理,生了一儿一女,取名“一言”、“一诺”。

    江一言。

    他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千里迢迢从郁城赶过来,从医院里把唐言蹊劫走?

    男人闭了下眼,眉头紧蹙。

    在脑海里回忆了数遍,也不记得唐言蹊和郁城江家有过什么来往。

    “陆总,依我看,唐小姐身体无恙的消息到现在还没散布出去。”宋井猜测道,“江家大公子可能……是友非敌。”

    “是友非敌?”男人冷笑着咀嚼这四个字,眼中的墨色沉淀的很深,寒气几乎漫出眼眸。

    这泠泠如敲打在冰面上的口吻让宋井恍然惊觉——

    什么敌什么友?

    只要是出现在唐言蹊身边的男人,不管他是帮忙瞒着还是走漏了风声,对陆总来说……

    都是敌人。

    可是江家,也不是好惹的。

    尤其是现在陆氏一团乱麻,陆总尚且自顾不暇,若公然和江家作对,处境只会更加艰险。

    “医院那边先派人压着消息,就说她还没过危险期,不得探望。”陆仰止似乎也无意和江家硬碰硬,只沉声吩咐,“去查江家的落脚点,再替我递张拜帖,陆仰止今晚登门拜访,万望江大公子赏脸才好。”

    宋井得了命令,连忙去了。

    可是得到的回馈却颇有意思。

    江大公子也不知脾气太硬还是架子太大,直接回了两个字——没空。

    傅靖笙边看时尚杂志边听到这句话,抬头瞥了眼坐在沙发上淡淡怼出两个字就挂了电话的男人,忍不住笑出声。

    江一言这人,看似温和知礼,实际上颇有其父江临的风范,霸道起来谁的面子都不看。

    陆氏与江家在商场上,若真论起来,也不过五五平手。

    更何况这里是榕城,人家的地盘,他也敢直接呛回去。

    唐言蹊就坐在傅靖笙旁边喝茶。

    她早察觉到表哥和这位傅小姐之间暗涌的气场,却不好多问什么。

    直到,那高大挺秀的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漠漠然地开了腔:“你前夫要来见你。”

    唐言蹊一怔,垂下头,轻声道:“我不想见他。”

    原来那通电话是陆仰止打来的……吗?

    她才从医院出来半天不到,他就已经查到江一言头上了。

    思及至此,心脏猛地被什么不祥的预感攫住,她后知后觉地怕了。

    如果陆仰止再把她抓回去……

    手心冰凉,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也无法缓解。

    “不想见就不见。”傅靖笙翻着杂志,打了个哈欠,“我们在这,谁还能把你怎么着?”

    唐言蹊低着头,没吭声。

    倒是江一言凑到女人馥郁芳香的颈子旁边,低低笑道:“阿笙对我这么有信心?”

    傅靖笙合上杂志,忍无可忍,深吸气道:“江一言,你注意点影响,你表妹还在!”

    江一言不动声色地瞥了那边的唐言蹊一眼,面色无愧,“她眼睛瞎,没事。”

    唐言蹊,“……”

    她想说,她的眼睛已经在渐渐好转了,大概能看清面前一米之内的东西了!

    不过对面这对冤家如此这般在她眼前秀,倒是让她忽然想,还他妈不如把眼睛再戳瞎一次。

    “呐。”傅靖笙伸出手,在桌子上敲了敲,唤回唐言蹊的思绪,“我给你指条明路。”

    她温言浅笑,美得不可方物,唐言蹊也是这才发觉,原来她这位表嫂的容貌与影后苏妩,也是有的一比的。

    “你把你舅妈哄好了。”傅靖笙笑眯眯的,“只要她说保你,你舅舅别说和陆氏撕破脸,就算端了陆氏,也会保你。”

    这回换成江一言无言以对了,“……”

    确实,是这么回事。

    他父亲江临纵横商场数十载,一生戎马,是铁骨铮铮的硬汉,唯独对母亲段子矜,情谊深重。

    哪怕是她皱一皱眉,也能让父亲心疼得哄上几天。

    唯一就是有那么一次,母亲刚怀上他妹妹江一诺时,曾有一次不顾家里佣人的劝阻,站在花厅里等出差的父亲回来。

    结果不小心着了凉,发了一场高烧,父亲大发雷霆,把家里一批佣人统统换了个干净,还气得好几日不同母亲讲话。

    那时小江一言也以为,父亲可能怒火太旺,估计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消。

    可是后来,母亲妊娠反应严重,吃不下饭,父亲匆忙从公司赶回来,亲自下厨,做好她爱吃的饭菜。

    最后端到她房间里,硬邦邦地说了句:“别装了,吃饭。”

    母亲这才一散愁容,狐疑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装?”

    父亲冷声问:“你以为你每天的身体情况没人汇报给我?”

    母亲被拆穿,恼羞成怒,“既然你知道我在装,你还回来干什么!”

    父亲没说话。

    可是江一言在遇到傅靖笙之后却懂了他沉默中的回答——

    有些人,你再气再恼又如何?

    却还是舍不得让她过得有一丁点不好。

    母亲那些稚拙的把戏,连儿时的江一言都能看透。

    可唯独最聪明睿智的男人,陷得最深。

    唐言蹊听完表嫂的话,并没马上表态。

    舅舅对舅妈的好,她瞎着眼睛也看得出来。

    不过“和陆氏撕破脸”、“端了陆氏”,哪个都不是她想看到的。

    况且,陆氏根基深厚,树大根深,在往上能追溯到政坛的高层,哪就那么容易能被人端了?

    唐言蹊笑了下,“还是不麻烦舅舅、舅妈了。这件事,我自己也能解决。”

    江一言淡淡望着她,手却还没松开怀里的女人,“你打算怎么解决?”

    墨岚。唐言蹊在心里道,等她眼睛再恢复两天,她就去英国找墨岚。

    傅靖笙的手机响了响,她接了个电话,便对江一言道:“朋友约我出去聚聚,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江一言不肯松手,却搂得更紧,“朋友?你在榕城还有朋友?”

    “我广交天下友。”傅靖笙皮笑肉不笑,“碍你什么事了吗?”

    他风雨不动安如山的俊脸蓦地蒙上几分凝重,“男的女的。”

    傅靖笙不想和他多做纠缠,“女的。”

    江一言这才在她脸上吻了下,眸光深沉如泽,“我陪你。”

    “不用,你在家陪言言吧,她眼睛不方便。”傅靖笙起身,不由分说便甩开男人的胳膊,好像已经忍了很久,动作潇洒又自在,“不放你心就叫司机跟着我,我不想吃个饭都看见你,倒胃口。”

    说完,她便从门庭摘下外套,穿上离开了。

    唐言蹊坐在椅子上,托着腮望着身边一身风华抖落在地,无端显得暗淡的男人道:“你不至于吧,她就出去和朋友见个面,你也要跟着?”

    看起来真不像是江一言这种淡漠性格的人做得出来的事。

    男人睨她一眼,在傅靖笙刚刚离开的椅子上坐下,翻了翻她看过的杂志,又端起她用过的杯子,抿了口茶。

    正当唐言蹊以为他不会主动开口和她说话时,却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响起:“两年前,她也说出去和朋友见个面。”

    唐言蹊想离开的动作一顿,又安然坐了回去,“嗯,然后呢?”

    “然后?”江一言靠在椅背上,眼睛阖着,周身萦绕着落寞,“然后我就找不到她了。再见到她的时候,是在一场婚礼上,她要和别人结婚。”

    唐言蹊震了震,“这……”

    江一言脑海里渐渐浮现出那天的场景。

    她穿着婚纱,倾城貌美,娇艳无双,站在红毯的尽头,身旁时另一个男人。

    那可是傅靖笙。

    他的阿笙。

    是从出生就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孩,他见过她所有狼狈的模样;见过她十几年如一日厚着脸皮敲他玻璃的模样;也见过她被他一次次拒绝,伤到心死的模样……

    最后,她把身穿嫁衣最美的模样,留给了别人。

    那时候江一言觉得他要疯了。他掏出枪和戒指,用枪指着她未婚夫的脑袋对她说:“傅靖笙,你可以选择现在就和我结婚,也可以选择等我开枪毙了他以后再改嫁给我。”

    而他的阿笙呢?

    无所畏惧,一步步走到枪口之下,笑靥如花,“那我选三。死也不嫁给你。”

    “你杀了他吧,大不了我给他陪葬,到阴曹地府再当一对鸳鸯。”

    她的声音清晰掷地,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于江一言,更是永生难忘。

    巨大的枪声响彻教堂,却是她为了保护那个男人,夺过了枪,贯穿了他的肩胛。

    他疼得快昏过去,却又怕血溅在她的婚纱上,不敢靠近。

    只能伸手将她颤抖惶然的手握住,看着她失神又无措的脸蛋,心脏骤痛。

    低声安慰说:“没关系,阿笙,别怕。我不会死,你没有杀人。这一枪,就当是还你,还有我们未出世就夭折的孩子。”

    而后,将家里祖传的那枚戒指,套在了她的手上,眉眼温柔,“我爱你,阿笙,不要嫁给别人。”

    是了。

    因为他的愚蠢,他们失去了一个孩子,一个成型不久的孩子。

    她最脆弱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他却远在天边,为了其他女人奔波忙碌。

    他的阿笙,大概一辈子不会原谅他了。

    不过那又如何呢。

    就这么耗一辈子吧……

    他有时间,有耐心,也有沦陷在这场风月情深中一病不起的顽疾。

    唐言蹊对此不置一词,她自己的感情还剪不断理还乱呢,又如何去开导别人?

    正沉默思索着,门外突然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

    她掀起眼帘看过去,看不清。

    江一言亦是闻声回过头。

    只见车里走下来一道修长挺拔的剪影,黑色的风衣,衣袂被风吹起,如张扬冷厉的双翼。

    面容更是阴沉难测,棱角间交错着令人胆寒的戾气,锋芒毕露。

    他低低一笑,“来得倒是快。”

    唐言蹊愣了愣,血脉中的慌张骤然扩大,“是谁?”

    “你说呢。”江一言淡声反问。

    唐言蹊猛地被人扼住呼吸,慌忙从椅子上起身要离开。

    可是落地窗外,男人的视线早已攫住了那道削瘦又纤细的身影。

    “不用躲了。”江一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他看见你了。”

    又想起,她刚醒来时,面对着无比陌生的环境,镇定自若。

    却对屋外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男人,宛如惊弓之鸟。

    唐言蹊不知道这时候她是不是应该恳求这位她根本不熟悉的表哥来保护她。

    从小到大,没有人保护过她。

    这话,她也说不出口。

    正在她手足无措,僵里在原地的片刻功夫里,旁边坐着的男人倏尔站起,大步走到她身旁,揽住了她的腰。

    “冒犯了。”江一言的道歉都没什么诚意,语调波澜不兴。

    毕竟,除了傅靖笙,鲜少有人能在他死水般的心湖里激起半点涟漪。

    唐言蹊还是僵着,那边,别墅的大门已经被人敲响。

    力道之大,震颤人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