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01章 她真的要打掉吗?

    从那天江一言强要了她开始,就一直把她关在家里。

    偶尔进出,也都有专人跟着。

    她想去买个避孕药都没可能。

    而江一言比她还清楚她的经期是什么时候,如果这两天再不来例假,以他的敏感,很可能就猜到她是不是怀孕了。

    所以傅靖笙只好借着这个接唐言蹊出门的机会,来医院里检查看看是不是真的怀孕了,也好早做准备。

    唐言蹊揉着眉心,望着挂号处门外的人群,将傅靖笙带走,“在这里排队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你跟我走。”

    傅靖笙惊疑不定地看向她,“去哪?”

    “老子直接带你去楼上妇科。”

    傅靖笙皱眉,下意识想张口阻止,可是看了眼身后的人群,到底还是缄默。

    现在是已经中午了,这里又是榕城数一数二的大医院,一天的号都挂完了。

    若是今天不能把问题解决,下次出门,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就算闹大又如何,让江一言知道又如何?他从家里赶来也需要一段时间。

    只要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傅靖笙就有办法不屈从于他。

    ……

    傅靖笙跟她坐电梯上了楼,电梯里安安静静地只有她们两个。

    她手里攥着墨镜,冷冰冰的金属框架在她掌中,怎么也捂不热,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唐言蹊带着她,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妇产科楼,几乎没有停下来问过一次路。

    傅靖笙奇怪地跟在她身后,“你来过这里?”

    走在前面的女人身形一僵。

    秋日不够暖的阳光里漂浮着无数细小的尘埃。

    她的嗓音轻轻渺渺的,也像阳光斑驳陆离,“我的孩子死在这里。”

    傅靖笙听到自己胸口蓦地一震,她两步走上去拽住唐言蹊的手腕,“你说什么?”

    唐言蹊眯了下眼,褐瞳里渗出一丝岁月遥远、星河天外的寂寥。

    这些事,她也很少与人提起了。

    她不像寻常女孩,有什么闺中密友可以随时互相倾吐心事。

    她身边都是赫克托、霍格尔、兰斯洛特这样的大男人。

    甚至尴尬到了结婚时连个伴娘都找不到的地步,当时还是让四位Jack里长相最中性的红桃委屈了一番,男扮女装给她当了伴娘。

    无论是恋爱、结婚还是生孩子,她都没有得到过正确的引导,所以最后被引产时,她也满腹心事找不到谁来说。

    在那四个人眼里,她是君是主,亦师亦友,她自己也想象不出该如何拉过他们其中一个说:“哎,小兰,我孩子被陆仰止打掉了,我很伤心,你说咋办。”

    所以这么多年,便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傅靖笙见她不说话,又盯着她问了一遍:“你的孩子?”

    傅大小姐天生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场,张扬又放肆,吓得唐言蹊都一愣一愣的。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别开视线,道:“五年前我怀过他的孩子。”

    “他知道?”

    “嗯。”

    “多大的孩子?”

    “六、七个月吧。”

    傅靖笙瞪大了眼睛,而后收起震惊,又拧紧了漂亮的眉宇,“是孩子生病了?还是你病了?”

    “都不是。”唐言蹊有些难以启齿,每个字都吐得很艰难,“是陆仰止不想要,就带我过来做了引产。”

    她说得很平淡,傅靖笙却觉得心头莫名窜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火。

    也许是她当年那么想留住自己的孩子却留不住,所以额外不喜欢听到其他为人父母的人,如此这样轻贱腹中的生命,“你们疯了吗?七个月的孩子!生下来都能算个早产的婴儿了!”

    她本想说,如果母体没有特殊情况,医院是根本不会再同意七个月的孩子引产的。

    可后来又转念一想,以陆仰止在榕城的地位,别说是做掉一个未出生的婴儿,就是杀掉个把人,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唐言蹊被她的话刺中,心里哆嗦得停不住,脸上却维系着某种僵硬刻板的表情,“嗯,我们都疯了。”

    傅靖笙呆呆地看着她。

    女人的神色很静,很凉,像是月夜山间的泉水,触手生寒。

    她愣了几秒,咬牙,“他若是不想要孩子一开始就可以不要,为什么非要等你——”

    “阿笙。”唐言蹊打断她,“我带你去找我当年的主治医生,我和她有点交情,她也许能提前帮你检查。”

    傅靖笙气不过,又不好说什么,一股寒意从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摸了下平平的小腹,突然有些迟疑。

    这里真的有个孩子的话……

    她真的,要打掉吗?

    ……

    五年没来过这里,唐言蹊原本以为方医生已经忘了她是谁。

    可是看到她走进候诊室的一刹那,方医生却眯了眯眼睛,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唐言蹊微笑,“好久不见。”

    方医生脸上闪过一丝不怎么自在的表情,不知道是该称呼她为陆太太、还是唐小姐。

    当年她的丑闻闹得满城风雨,所有人都晓得,她已经不是陆太太了。前几天新闻上甚至还爆出,离异后的陆三公子和庄家遗孤喜结秦晋之好……

    此刻再见唐言蹊,方医生心情十分复杂。

    反观对面的女人——

    身材细瘦,五官精致,慵懒中略带着没心没肺、万事不萦于心的凉薄妩媚,与五年前别无二致。

    只是那双褐色的眼睛里比当初多了许多内容,那种过尽千帆后的淡然与辽远,比一般25、26岁的女人显得成熟许多。宛如一块上好的玉,幽光沉静、滑熟可喜,将“美丽”二字变成了一种沁在骨髓里的气质。

    这样的女人,不必搔首弄姿,也有自成一脉的风情。

    怪不得连阅人无数的陆三公子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方医生思索片刻,叫来助手继续替她问诊,自己把唐言蹊带进了旁边的休息室里。

    “唐小姐,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方医生为她沏了杯茶。

    唐言蹊鼻翼轻耸,握着杯子笑道:“好茶。”

    方医生也笑,“是,当年你怀孕的时候,陆总不让你多喝茶,我还记得你们为此在病房前面吵了一架。”

    唐言蹊摸了摸鼻子,“是吗?”

    她的记性不太好,所有的脑细胞都拿去做训练了,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记不大住。

    方医生继续和蔼地笑,“对,你也算是我行医这么多年遇见过的,数一数二任性的妈妈了。”

    不过倒也正是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给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刚怀孕时陆总对她宝贝得很,三天两头就带她来产检,偶尔会遇到公司突然有事的情况,他便会暂时把这位任性的陆太太托付给她。

    自从接手了陆家未来女主人的孕情后,方医生手里问诊的病人都少了一大半,陆总恨不得让她把一门心思都放在他太太身上。

    所以她和唐言蹊的关系……

    说熟不熟,但也绝对不陌生。

    “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请您帮忙。”唐言蹊开门见山。

    方医生也不磨叽,“你说。”

    “我朋友这个月没来例假,怀疑是没做好避孕措施。”唐言蹊拉着傅靖笙的手带到方医生面前,娓娓道来,“但是她现在不方便去成人用品商店之类的地方买什么早孕试纸,又想尽快查出来结果,好早作准备。所以……”

    方医生蹙眉看向傅靖笙,同样是一张明艳动人的脸,眉眼比唐言蹊夺目凌人许多,身上的穿戴也不俗,怕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她想了想,“这倒不是什么难事,但我现在……”

    “拜托你了,方医生。”唐言蹊恳切道,“我们只有这半天的时间,若真怀上了,还要劳您想办法为她做药流。”

    说到“药流”二字时,傅靖笙美好的五官线条不知怎么忽然绷紧,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浮现出类似惶恐的情绪来。

    她甚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唐言蹊余光刚好瞥见这一步的退却,抬眼看向她,“阿笙?”

    傅靖笙回过神。

    唐言蹊是很擅长察言观色的人,只一眼就将她的心思猜了个大概。

    方医生亦是蹙眉望着,“这是做还是不做?”

    傅靖笙捏紧了手指。

    突然觉得心力交瘁。

    她失去过一个孩子。

    所以没有信心做一个好母亲。

    可也正是因为她已经失去过了一个孩子……

    难道要让她再杀死一个没成型的孩子吗?

    那一瞬间里,她从绝望中生出对江一言前所未有的恨。

    她以为那些前尘往事她早就放下了,忘记了,只求能离开他,从此两不相欠了。

    但爱情从来都是没人能解开的两难。

    她走了就是不欠了吗?她走了,这烙在心上的病根就能好了吗?

    是谁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利,是谁剥夺了她生孩子的勇气。

    江一言。

    他自以为是的爱情,赔得起她这辈子所付出所失去的东西吗?

    傅靖笙已经很久没哭过了,明亮的眼睛里渐渐涌上了几分水光,“让我再想想,再给我一分钟……”

    唐言蹊转脸瞥了眼墙上的挂钟,“那我先去挂个外科拿点药,不然晚上回去,表哥怕是会起疑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