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17章 我想她

    陆仰止两步走上前去,在她床前站定。

    容鸢看着男人沉静无波的面容,心里有些打鼓,扯了扯霍无舟的袖子。

    后者低眸瞥了眼袖口的玉指,那细白细白的指头,竟突然让他生出些想攥进掌中的冲动。

    他的手已经抬了起来。

    而后蓦地一顿,回过神。

    在容鸢不解的眼神中,手掌方向一转,按住了自己的眉心。

    “你头疼吗?”容鸢奇怪,刚才还好好的,“要不要去看医生?”

    “走吧。”霍无舟没有理会她的问题,率先迈开步子往外走。

    陆仰止的眼神似有若无地掠过二人的脸,又瞥了眼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宗祁。

    宗祁被这道不动声色的冷淡目光骇住,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您要是有话和老祖宗单独说,我就先出去了。”

    唐言蹊在心中暗自点头称赞,果然懂事。

    可是下一秒,男人便开口,声音平静冷漠得一成不变,“不必。”

    唐言蹊收在被褥里的手有些僵硬,艰难打了个弯,攥紧。

    她不敢睁眼,但还是能感觉到他无风无浪的视线就这么落在她脸上。

    带着一种沉甸甸的压迫感。

    “我只是来看看。”男人的黑眸里闪过幽幽之色,“她病成这样,想必也听不见我说什么。”

    宗祁笨口拙舌的,哪里是他的对手?

    但他还是尽力在留他,“陆总,她说不定一会儿就醒了,看到您在的话,想必会很开心。”

    谁都知道,老祖宗生病是因为他,病好得差不多了还肯留在医院,也是在等他。

    唐言蹊还是闭着眼,睫毛微微地颤着。

    男人脚下一动。

    一步上前,遮住了她头顶的灯光。

    离得近了,他更看清了她逐渐红润回来的脸色、消失下去的冷汗,以及……起伏不规律的胸膛。

    远山般的俊眉微不可察地一沉,目光也讳莫如深。

    不知为何,他突然改了主意,冷声对宗祁道:“你先出去。”

    宗祁心中一紧,不敢说什么,点头而去。

    没想到刚拉开门,正好碰见被叫来的主治医师。

    主治医师恭敬地朝屋里的人打了个招呼:“陆总,听护士说您叫我。”

    只见男人长身如玉立在病床旁边,听到动静,没多大表情地抬眼看向门口。

    薄唇翕动,嗓音沉峻如霜、不容置喙:“都出去!不用进来了。”

    医生有些懵,看向宗祁,皱眉,“不是说病人的病情恶化……”

    宗祁听着都觉得尴尬。

    发个烧而已,又不是什么癌症肿瘤,再恶化能恶化到哪里去?

    医生还待说什么,宗祁已经伸手不由分说地把人给推出去了。

    门外,容鸢万分同情地瞧着他,轻声用口型问:“露馅了?”

    宗祁摇摇头,想了想又复杂地点点头,看向身后紧闭的门,“我也不知道。”

    病房里,刚关上房门的男人又并未着急折回床边。

    而是抬手关掉了输液管的开关,黑眸里沉淀着一片深不见底的墨色,“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唐言蹊屏住呼吸,没有反应。

    男人毫不留情地出声挑破:“生病都不肯吃药的主,感个冒发个烧就乖乖住到医院来了?”

    床上的女人抿了下唇,眼睑动了动,杏眸眯成缝隙看向他。

    男人冷笑一声,声音如他的眼神,冰冷无温,“唐言蹊,我在和你说话。如果你想跟我谈,现在是唯一的机会。”

    女人终于完全打开了眼帘,磨磨蹭蹭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未施粉黛的脸蛋白净又精致,明眸皓齿,生机勃勃。

    头发比先前又长了些,过了肩膀,乌黑色衬得她的皮肤更加透亮。

    陆仰止是几年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漂亮可以算作是一种气质,无关容貌完美与否,哪怕是穿着病号服就这么散漫随性、大大咧咧地坐着,那种气质也能半点不被遮掩,从骨子里一直渗透周围的空气。

    那年,就连从小到大见惯了美人的陆三公子,都觉得眼睛被什么东西灼了一下。

    有她在的地方,别人是无法抢去半点风头的。

    唐言蹊不知道他那双漆黑无物的眼瞳里到底蓄着什么样的情绪,她能看到的只有表面一层极其伤人的冷。

    她咬了下唇,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你过来看我……没关系吗?”

    男人面容未见丝毫松动,嘲弄,“你在决定装病和怂恿容鸢在例会上跟我吵架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我过来看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女人的细眉皱紧,言简意赅地解释:“我没有装病。”

    她是真的病了。

    然而陆仰止看他的眼神更加简单,明晃晃就写着三个大字,他不信。

    “发烧而已,随便是个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处理。别告诉我说江一言吝啬到连个医生都不给你请的地步。”

    唐言蹊垂下眼帘,望着掌心的纹路,“没有。”

    阿笙和表哥都待她不错,也为她请了医生。

    只是……

    “如果我不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她低声说。

    男人眸色沉得更深了些,如深海的海底,透不进一丝光,“唐言蹊,你以为陆氏是什么地方,我是你什么人?”他冷冷开口,“你想见我我就该让你见?”

    唐言蹊眨眨眼睛瞅着他,“没有啊,我又没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过来。”

    她不过就是住了个院嘛。

    腿长在他身上,他不想做的事,谁还威胁得了他?

    男人呼吸一窒,胸口无端端涌出更多的恼怒,“你就笃定了我会来?”

    唐言蹊笑开,“你这不是来了吗?”

    他猛地攥拳。

    良久,脸色重新归于平静,“是,我是来了。”

    唐言蹊听到他这句话的语气,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无法解释的慌乱。

    这句话和前面每一句都不通,不是被她算计了的恼怒,不是看到她嬉皮笑脸的厌恶,更不是最开始还没进门就对护士厉声说叫医生来的担忧。而是,漠然,不起风浪的漠然,她再也无法撼动他的情绪的漠然。

    他甚至没有再刻意讽刺她什么,而是平静地走到她面前,双眸望着她,“既然我来了,那我们就好好谈谈。”

    唐言蹊一怔。

    那不祥的预感随着阵阵凉意窜进四肢百骸。

    她却像被人定在原地,无法动弹。

    半天,才动了下干涩的嘴唇,吐出一个音节:“好。”

    男人颔首,对她的配合表示感谢和满意,“我下面说的话你要记清楚,也好好想想。”

    她费力提唇,“你说。”

    “今天来,一是放心不下你的身体,二,也是想为了告诉你,我和清时订婚的事,希望你搁在心上。它不是个空穴来风的消息,而是不久以后,她真的会变成我的妻子。”

    唐言蹊的心脏蓦地被人握紧,有森森白骨插进了血肉。

    她僵硬了好久,才勉强一笑,无比肯定道:“你不喜欢她!”

    “我喜不喜欢她是一回事。”男人从善如流地接过,竟没有否认,“但是我娶了她,就会履行一个丈夫的职责。”

    他的话字字都如针挑断着她的神经,偏偏,却又正直得让人根本找不出错。

    “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无用功了。”

    男人的语调始终维持在同一个节奏里,不高不低,不远不近,却每个标点符号都存在感十足。

    “不管你耍出什么手段心机逼我过来看你,我都不会再来。”

    “唐言蹊,我们曾经是有过感情的,错过不是错,只是过了。最聪明的做法是好好利用这份感情的余温让我补偿你什么,而不是做尽令人厌恶的事,把它挥霍干净。”

    他说得疏淡温和,不带零星的嘲讽讥诮,只是平平淡淡地把一些真相铺开在她眼前。

    一滴豆大的眼泪陡然从女人曲线美好的脸庞上滑下来。

    她还睁着眼睛,褐色的瞳孔上遍布着破碎的纹。

    唐言蹊一直不信,在陆仰止说出这番话之前,她一直不信,感情是说变就变的东西。

    他说完这番话,她才明白。

    原来,他不是对她没有感情了。

    而是他理智上放弃这段感情了。

    他还爱她,从他会被她的病情“胁迫”着来医院探病,就能看出这份感情在他心里还是有些重量的。

    但男人到底比女人理智很多,他有他的事业,家庭,责任,太多东西。

    谁会为了“爱情”两个虚无缥缈的字放弃唾手可得的完美人生呢?

    他有漫长的岁月去遗忘,他不愿意再把时间放在与她相互折磨上了。

    他累了,也想有个家,也想有个能坚定与他过一辈子的女人。

    很可惜,最后他选择的人,不是她。

    这种感觉比他直接说“我不爱你了”更加伤人。

    这是——我爱你,可是我不想同你在一起了,我会慢慢学着放下你。

    前者是感情。

    后者是决定。

    绝望像潮水从四面八方涌来,把她吞没到窒息。

    “如果你听懂了我想说的,也没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我就回去了。”男人淡淡道。

    最后一次的告别,终究没了歇斯底里的力气。

    唐言蹊痛心不已,却只能生生拔掉心上的刀,重新站起身,轻声开口:“你想说的,我都懂了。”

    男人眸光幽深,还未回应,就听她继续深吸了口气,缓缓道:“但是陆仰止,我还有最后三个要求。你若想让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纠缠你,可以,你答应我最后三个要求。”

    “否则。”她泪眼朦胧,却狠狠盯着他,“我总有办法时时刻刻出现在你的世界里,让你不能安生。”

    男人对她威胁的话的反应仅仅是皱了下眉,“先说说看,我不一定会拒绝。”

    “第一,我离开以后,庄清时若敢对相思有一丁点不好,你身为父亲不能袖手旁观。就算……”她哽咽,脑子里乱糟糟的,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条理分明地说完这番话,“就算你们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你也不能亏待她。或者你觉得她的存在影响到你们一家三口的时候,你把她还给我,我来养。”

    男人的薄唇微微一动,似是下意识有话想说。

    最后,却生生止住,化为一个鼻音,“嗯。”

    “第二,庄氏旧楼里有我很在意的东西。”唐言蹊避开他审视的目光,坦然道,“让我进曾经的董事长办公室找找。”

    男人蹙眉,没想到她第二个条件会是这个,“什么东西?”

    唐言蹊莞尔,“和你无关的东西,对我而言很重要。”

    现如今庄氏归陆氏、陆仰止所有,与其再想办法单独进去,还不如直接开门见山地请他帮忙。

    反正,是他说,还可以用感情的余温来为自己争取一些好处的。

    “行,还是不行?”唐言蹊问。

    陆仰止并未马上回答,像是在斟酌,思索。

    唐言蹊以为他是不信任她,又追加了一句:“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把与陆氏有关的文件都拿走,就算你不带走,我也不会看。”

    男人沉黑如玉的眼睛里倒映着她的坚定和果决。

    半晌,他道:“不必,我随你一起去。”

    唐言蹊皱眉,“你和我一起……”那不就相当于她做什么都在他眼皮底下了吗?

    “倘若那东西与我无关,你也没必要瞒着我。”男人的目光凛若高秋,气韵深藏。

    说出来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令人无法反驳。

    唐言蹊实在闹心,摆摆手,“这件事容后再议,先搁置。”

    男人也没有异议,只淡淡把话题过渡下去:“第三个条件。”

    方才还满脸不耐的女人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呆住了。

    褐瞳里光影流转,复杂非常。

    他隔着空气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沁出来的落寞。

    越来越浓,越来越悲伤。

    “陆仰止,我想让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她低声道,“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好好生活三天,就三天,我会做好一个母亲一个妻子该做的,你再认真考虑一下到底是选我还是选她。就算你还是想选她——”

    她最后几个字咬着牙龈说出口,“那我也认了,你就当是给我留个纪念,让我也过一次一家三口的生活,行吗?”

    男人听到这话,眸光倏尔晃动了下,深处席卷过某种她看不清也看不懂的风暴。

    随后,他却背过身去,淡笑着问她:“唐言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微了,这不像你。”

    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却还愿意轻贱自己与庄清时一争高下,愿意轻贱自己去挽回他的心意。

    这不是她。

    她,不该是这样的。

    唐言蹊微笑,“我有我的理由。”

    男人顿了下,沉沉出声,“为了女儿?”

    “也算是吧。”她含糊的回答。

    他冷笑,“我不能答应你。”

    唐言蹊觉得自己的心早已千疮百孔,此刻还是被他短短几个字又伤得血肉模糊。

    “为什么?三天而已!”她有些激动地抓着被子。

    “不行就是不行。”他甚至没看她,漠然往外走,“这个条件我也不会答应。”

    唐言蹊知道他这人心肠硬起来软硬不吃,咬牙妥协,“两天,两天可以吗?”

    男人不理她,脚下步伐未停。

    “一天!”她带着哭腔喊出口。

    大门骤然被人打开,逼停了陆仰止的脚步。

    竟是容鸢红着眼睛打开了房门,死死瞪着她,“唐言蹊,你出息一点,别再求他了!不就是个男人吗,他不要你了,我要你!”她边说自己边落了泪,“陆仰止,从今天开始你我兄妹情谊到此为止,你给我滚出去!”

    男人低眉看了她一眼,表情未有波动,连句话都没留,就出了门。

    屋里只剩下两个女人,一个抹着眼泪,另一个呆坐在床上,失魂落魄。

    霍无舟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总觉得这个画面里有让他觉得十分刺眼的东西,忍不住就开腔:“容鸢,别哭了。”

    容鸢亦是反应过来这样可能太带动唐言蹊的情绪。

    所以把眼泪逼回去。

    冷声道:“我真不懂你,他到底哪里好,值得你这样作践自己。”

    容鸢说着,忍不住咬牙:“你的骄傲呢?都没了吗?就算再爱又能怎么样呢!如果他也对你心存犹豫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他都这样对你了,你何苦还去求他。”

    唐言蹊靠在床垫上,闭着眼,“容鸢,你不懂。”

    “我是不懂!我只知道我永远不会这样低三下四去挽回一个男人!”

    “人这一辈子,问的就是一句值不值。”唐言蹊淡声开口,声调起伏不大,“也许我做的事情在你们看来很愚蠢,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和陆仰止之间经历过什么,他曾带给我多少,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容鸢一愣,“你究竟为什么喜欢他?”

    唐言蹊轻笑,“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破译我的病毒的人。”

    从陆仰止破译了她的第一个病毒开始,唐言蹊便知道,他是她此生的知己、所爱。

    天知道他找到她代码里那两行自毁开关的时候,唐言蹊是何等震惊。

    就好像,自己一直小心翼翼挂在脸上的恶人面具被人一把撕开。

    然后他不顾她满身的刺,紧紧抱着她说,我懂你,我要你。如果你不会爱自己,那就让我来爱你。

    这个男人,这个世上唯一知她信她、甚至欣赏她的才能、心疼她的沉默的男人。

    她如何能割舍,如何能放弃。

    容鸢不懂这中间的弯弯绕绕。

    直到,她听到唐言蹊说:“容鸢,为了他我连命都可以不要,面子实在不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而且……”

    她又是一笑,“陆仰止对我失望也正是如此。因为我总是太容易就退缩了,我抛弃了他两次,让他根本感觉不到和我在一起的安全感,这次,就算是为我自己负责,我也要拼到最后一刻。”

    “毕竟这场分别的期限可能是一辈子。而除了他,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爱上别人。”

    唐言蹊说罢,又道:“我还没和相思以母女的身份相处过……”

    她泪流满面,“我想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