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21章 大不了我赔给你

    她暗含挑逗的一句话,引发了洪水,放出了猛兽。

    面前的男人想也不想,低头狠狠堵住了她那双不老实的唇。

    陆仰止和她做过一段时间的夫妻,虽然那时候她怀孕,他没要过她太多次,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们二人的契合度出奇的高。

    再加上,他是个十分会总结经验,锻炼技巧的男人。一回生二回熟,到了三次以后,便已经牢牢掌握了她喜欢的节奏和最受不了刺激的地方。

    大掌扯开了她的衣衫,力道很大,唐言蹊几乎能听见扣子崩裂的声音。

    她让他撕,他就真的是撕。

    指肚带着灼人的火星,划过她的皮肤,燃起了燎原大火。

    唐言蹊脸色嫣红,在屋里偏暗的光线中,娇嫩得像春天刚开的花朵。

    虽然是她主动要求的,但在这种事上她到底还是有些害羞和被动。

    只能跟着他的牵引,一步步沦陷。

    衣柜旁的试衣镜里完好地映出这一幕——

    女人柔情似水,男人巍峨如山。

    她的皮肤很光滑细腻,触手生温,陆仰止光是看上一眼就觉得一股热血顶到了脑仁。

    很快,又向下涌去,汇聚到了同一个地方。

    有什么东西重重抵着她的腰,逐渐坚硬、边缘一寸一寸扩大,温度亦是不可思议的烫。

    唐言蹊仰着头被他按在衣柜上,看不到那家伙,却也能感觉到它强烈到无法忽视存在感。

    男人没给她调整的时间,从她唇上辗转离开后又埋头在她芬芳誘人的颈间。

    热息在她的皮肤上散开,唐言蹊轻轻地喘了一声,整个人无力地倚在门上。

    若不是他的一只手还托着她的腰,她秒秒钟就要滑下去。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嗯?”男人沙哑的嗓音,微凉,微嘲,“以前可没见你这么配合。”

    以前?

    唐言蹊在脑子里模模糊糊地想。

    怎么也想不起以前她有什么不配合的地方。

    她一直不排斥和他发生关系——毕竟和自己心爱的人,情到浓时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

    能想到的也就是以前她比现在羞得多,胆子都是拿纸糊的,一戳就破。

    她一咬牙,眼里媚得能滴水,轻笑,“以前没尝到甜头,不会享受,当然就生涩的多一点。说来这里有陆先生你一大半的责任,你还有脸问我?”

    男人眼里迅速袭上一层惊人的暗色,冷漠之下深深压抑着被挑动的怒火,如同他眉峰间跃出的青筋,“你今天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我,想好怎么为自己说的话买单了吗?”

    不必他说,她的手已经探了下去。

    那双平素只会和电脑打交道的手,那双不知和多少街头混混打过架斗过殴的手。

    此刻和他的东西一对比,软得好像连骨头都没了。

    触到他藏在西裤中的家伙,唐言蹊的心脏不可抑制地哆嗦了一下。

    而他比她更清楚地感觉到了她的触碰。

    眸子一眯,声音低哑了好几度,“怕了?”

    “有什么可怕的?”打肿脸充胖子向来是唐言蹊的强项,她认第二都没人敢认第一。

    她傲然一笑,就差没啐上一口,得意之色昭昭,“谁怕谁孙子!”

    也不知是她带着桃色的脸蛋取悦了他,还是她肩头的风情迷惑了他,陆仰止看着她这副嚣张自大的模样,竟没觉得有多生气。

    又或者,怒火都被另一种火取而代之了,他把她压得更紧,“那就解开,把它放出来。”

    这就非常刁难她了。

    唐言蹊难得理智地思索了一秒,弱弱问:“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男人冷笑,“你说呢。”

    他边说边有了动作,手掌移到她的背后,解开了暗扣。

    背上的凉意教唐言蹊突然意识到进展有点快,她很怂地叫起来:“等等!等等!”

    男人眉头一皱,慢条斯理地起身,不悦道:“等什么。”

    唐言蹊语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吭哧半天,才道:“要不我们还是先下去吃饭吧,厨房应该……”

    一句话彻底把陆仰止的耐心燃烧殆尽,他的手掌撑在衣柜上,俯身逼近她的脸,刚要吻下去,女人却又推住他的胸膛,道:“再等等!”

    “为期一天的陆太太。”他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绞尽脑汁想要找辙撤退的女人,“你知道骑虎难下四个字怎么写吗?我已经警告过你别逞能,是你自己不怕死,非要往火坑里跳。”

    “既然什么时候开始你说了算,那什么时候结束,自然是我说了算。”

    唐言蹊两腿发软打颤,觉得自己马上要站不住了。

    陆仰止一把抱起她,大步走到床边,将她压进柔软的床垫里。

    她的衣服早就四散在卧室的角角落落,白皙的皮肤与深色的床单形成鲜明的反差,眉眼活色生香。尤其是她脸上洒脱随意的傲慢,总让人有种想把这女人压着狠狠作弄到求饶认输的冲动。

    于是他就真的这么做了,手肘撑住了床垫,高大健朗的身躯一跃而上。

    “你、你你……你压到我了……”她话都已经说不利索了。

    “闭嘴!”男人没好气,他自己撑着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没碰到她。

    唐言蹊还是执着地认为他压在她身上。

    不然她为什么觉得沉甸甸的,连喘气都喘不上来?

    “陆仰止,我饿了,我们吃饭去吧。”她哭丧着脸。

    “饿了?”他捏紧她下巴,黑眸里闪过促狭而冷漠的笑意,“放心,今天肯定让你吃饱。”

    以唐言蹊和他不多次的接触,可以大概推断出陆仰止是个床品还不错的男人。

    他很关注她的感受,总是做足了前面的部分才会过渡到正题。

    可今天,他却格外强势冒进,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被撑开了。

    “呃。”她的脑袋上渗出冷汗,疼到想骂街,“格老子的,你……”

    男人俊眉拧紧,很不喜欢她说这种话。

    配合着用力惩罚她,沉声教育道:“我说过多少次,不准口出脏字!”

    唐言蹊委委屈屈地打开眼帘,咬着唇,不吭声了。

    他知道她疼,他能感觉到摩擦。

    陆仰止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个生过孩子的女人的身体,让他爱不释手。

    不过,孩子。

    这两个字碾过他的神经,让他的肌肉都僵硬紧绷起来。

    他不提,她也不说,不代表两个就都忘了,他们之间,还有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

    陆仰止曾以为自己愿意收养陆相思就说明他不甚在意、或者可以做到强迫自己不在意她的来历。

    但是当他想要的一切都唾手可得,他心爱的女人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时候——

    他又开始贪心不足了。

    他要她是他的。

    什么不在意过去跟过谁、爱过谁。

    都他妈是屁话。

    他要她,就是彻彻底底的要,恨不得从一出生开始,她就只是他一个人的。

    唐言蹊能感觉到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带着久违的怒意,也不晓得是和谁在较劲。

    她却只能在无法控制的叫喊中意识涣散。

    仿佛是巨浪中的船只,被狂暴地打翻,再在风雨雷电中继续浮上来。

    她的五脏六腑、骨骼皮肤都近乎被撞得七零八碎。

    火烧得越来越望,蔓延到了整间卧室的四壁上,都有交织的声音在回荡。

    ……

    陆相思坐在楼下的餐桌上,举着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盘子里的青菜。

    “爸爸不是说今天回来吃饭的吗?”她有些不高兴地问。

    宋井瞥了眼楼上,识趣地答道:“陆总刚才上楼了,接了个电话,估计是有什么事情没办完。”

    陆相思放下筷子,托着腮埋怨,“办什么事情要这么久。”

    宋井暗暗盘算了一下时间,点头附和,“是挺久的……”

    陆相思看了他一眼,敏锐地察觉到了些不寻常的东西,“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宋井立刻板起脸发誓道:“天地良心,绝对没有!”

    可惜天地没有良心。

    待饭菜凉透,卧室的门才再次被打开。

    陆相思看到男人搂着怀里的女人往楼下走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男人换了身衣服、洗了个澡,神清气爽得很,反观他怀里的女人,却怏怏的没什么精神。

    她累得眼睛都睁不开,耳边忽然炸开一道惊雷,“唐言蹊,怎么又是你!”

    陆仰止把她带到饭桌旁坐下,心情倒是难得的好,扫了眼陆相思,“吃你的饭。”

    女孩气不打一处来,指了指他,又指了指唐言蹊,“你们……”

    唐言蹊坐在椅子上,只觉得浑身上下没一处不酸,以前真没觉得陆仰止在这方面有什么过人的需求,大概是因为习惯了他在外人面前克制又高冷的形象,再加上几年前他好像也没多喜欢她,对她不怎么着迷。

    这一次,她对他可谓是推翻了从前种种认知。

    尤其是下楼之前他还在她耳边咬着说,“表现不错,晚上继续。”

    按照这个频率,唐言蹊实在是很想收拾东西离家出走了。

    不过她倒还惦记着楼下有个没吃饭的女儿,爬也强迫自己爬下来,“你肚子不饿吗?为什么不吃饭?”

    陆相思不想和她说话,亦或者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对她。

    她没办法在大吵一架后转脸就像无事发生一样和她平心静气地说话。

    她更不理解为什么爸爸前些日子还派人在门口拦着唐言蹊不让她进来,今天忽然就把她领进家里——还领进了卧室里!

    别过脸去,不理会。

    宋井见气氛尴尬,赶紧打起圆场,“大小姐在等陆总呢。”

    唐言蹊喜欢听关于陆相思的一切事情,光听一听也觉得仿佛能离她的生活近一些,“你爸爸加班晚回来的时候你也等他吗?”

    男人眸色冷清而寡然,像是裱在卷轴里的山水画,黑白分明、浓淡合度。那幅山水里倒映着女人扬唇浅笑的脸,她时不时伸手去逗弄对面坐着的女孩,时不时又自己笑得靠在椅子上,一静一动,嵌在对方之中,说不出的相配。

    “我们明天出去玩好不好。”唐言蹊突然转头看向陆仰止。

    她的话也引来陆相思的注意力。

    虽然女孩脸色冷漠,装得很不在意,可是葡萄班的大眼睛似有若无地往这边瞟。

    自从上次她一个人不带保镖瞎跑被绑匪绑架到山上,到如今两个多月的时间,爸爸一直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去。

    唯一的一次还是唐言蹊从阁楼里找了绳索,把她给“解救”出去的。

    陆相思嘴上不说什么,内心对“出门”二字还是抱了几分雀跃的心思。

    男人抿着唇,脸上是八风不动的冷峻淡漠,“明天我要上班。”

    唐言蹊哪肯让他上班,扯着他的袖子不依不饶起来,“你少上一天班会怎么样啊?大不了我赔给你嘛。”

    男人低低一笑,笑容却凉薄嘲弄,“那你不妨问问宋井,陆氏一天的净收入有多少。”

    唐言蹊一怔,没想他来真的。

    目光越过男人的肩头,看向他身后的宋井,“宋公公?”

    “扑哧。”一声笑。

    三个大人一起看过去,竟是陆相思没忍住笑了出来。

    见自己成了众人的焦点,她秒秒钟又板起脸,转过头去。

    唐言蹊被她萌得心里软软的,却也知道要先解决陆仰止这个大麻烦,“宋公公,你倒是说说看。”

    宋井挠了挠头,“这个……您还是别想了。”

    说出来都不见得是她认识的数字。

    唐言蹊是个不达目的是不罢休的,“陆仰止,你答应我的一天里不能包括你上班的日子吧?”

    男人好整以暇地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蒸气袅袅地盖过他英俊的眉眼,和他微微上挑的倨傲眼角,“我答应你的时候就告诉过你,出现一切纠纷都以我说的为准。”

    唐言蹊瞪了他片刻,也不管女儿还在,就耍起无赖,“明天不上班了好不好?”

    男人幽深的眼睛像两个无底洞,吸着她的视线,“不好。”

    她一咬牙,斜着椅子凑过去,在他耳边红着脸说了两句什么。

    男人眉梢一扬,不冷不热道:“还是不好。”

    态度摆在那里,仿佛是油盐不进的。

    可是无论是宋井还是陆相思在一旁都能看到,从女人斜着椅子凑到他身边开始,他的手就已经在无形间抬起,不着痕迹地护在了她身边。以防她没坐稳,随时可能从斜了腿的椅子上掉下来。

    唐言蹊想了想,又咬着他的耳朵加了磅。

    男人这次还真的想了想,沉吟道:“就这点诚意?”

    唐言蹊的脸忽然涨红得更厉害,最后拍案而起,“你到底想怎么着,给个准话,行不行,不行今天晚上就不做了!”

    宋井,“……”

    陆相思,“……”

    他们是不是无意间听懂了什么?

    眼见男人的脸色冷下来,唐言蹊又软了语气,“我错了,你就答应我吧。”

    ……

    清晨,一缕熹微的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挤进房间,照亮这片狼藉凌乱的战场。

    陆仰止醒来时,整条手臂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

    他本想试着动一下,怀里的女人却不舒服地蹭了蹭,柔软漂亮的月眉皱在一起,有转醒的迹象。

    阳光似碎萍,轻巧地拢着她鼻尖到眼睑的那一片完美的曲线。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慢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