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40章 又脏又野

    话音一落,车厢里顿时陷入一片沉默。

    唐言蹊的手攥在真皮车座上,越扣越紧,直到指甲划伤了皮面,“庄清时!”

    霍无舟还算冷静的,只皱了下眉,“老祖宗,只凭三个字母不能说明什么,我们还需要更直观的证据。而且……”

    他顿了顿,语气转深,“这不合情理。”

    赫克托被他这么一提点,也想起来了,“五年前破产身亡的可是庄忠泽,她的亲生父亲!她就算再恨老祖宗,也没必要杀了自己的父亲,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只为了给老祖宗下个套吧?”

    “她也没这个本事。”霍无舟沉吟,“五年前入侵庄氏系统的病毒,确实是出自老祖宗之手,组织的机密文件,庄清时如何能得到?退一万步讲,假设她真的有本事偷到病毒,再给她智商翻上十倍,她都不见得能研究明白那病毒该怎么用。”

    唐言蹊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心中十分煎熬,连最表面的平静都维持不住,“你们这是在想办法给她开脱吗?!”

    霍无舟看到她满脸焦躁不安的模样,俊朗的眉宇间褶皱更深,“先不要急着下定论,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

    “转机?”女人猛地抬头,褐色的瞳孔里如同盛着深秋的寒潭,目光冰凉刺骨,“你说的转机是什么转机?除非现在她能让死人复生,否则兰斯洛特的仇,老子肯定会算在她头上!”

    赫克托也没见过她这么讲不通道理的时候,不禁看向霍无舟,期待他能想办法劝劝。

    老祖宗向来散漫又随性,脾气好得过分,只要不是原则上的问题,嘻嘻哈哈一阵什么都过去了。

    可就是这样脾气好的人,一旦认真起来,就别想轻易糊弄。

    “老祖宗,ZQS三个字母不一定指的就是庄清时,也可能是其他的什么。”

    “比如?”唐言蹊不冷不热地看向他。

    赫克托绞尽脑汁也没想到他所谓的“其他的什么”,遂放弃,“当然,不管怎么说,她的嫌疑还是相当大的,调查也要从她入手。”

    霍无舟沉着脸,一言不发。

    唐言蹊在心里默默盘算着,忽然听到赫克托问:“你在想什么?”

    问的是面色沉凝、眉目英俊的男人。

    霍无舟抬指掐住眉心,淡淡道:“我在想,我们现在拿到的证据是真的线索,还是有人想让我们拿到的线索?”

    倘若那幕后黑手当真神通广大到这份上,说不定也早就洞悉了兰斯洛特死前设下的最后一个圈套。

    唐言蹊听着他的话,心脏不受控制地下沉,整个人像失重一般,手脚凉意湛湛,“不……”

    赫克托忙握住她的手,“老祖宗,你没事吧?”

    霍格尔的视线沉沉透过后视镜,落在女人苍白的脸上,“当务之急,还是先征得陆仰止的许可,到庄氏旧楼被封的总裁室里一探究竟。那台电脑里很可能还保留着当年的入侵记录,如果能查到庄氏的防护系统是被何方IP破译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唐言蹊如同被人打了一闷棍,思绪骤然凝滞。

    她咬了下唇,缓缓对上霍无舟的眼神,艰难开口:“五年前破译庄氏系统防护的人……就是我。”

    赫克托震惊。

    连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霍格尔的脸色都变了。

    “是你?”

    既然是她,那还谈什么“含冤入狱”、翻什么案?!

    唐言蹊用力抓着头发,烦躁道:“我没有想害他破产,那时是因为他电脑里有一些我必须删掉的东西,我不得已才入侵了庄氏的防御系统。我发誓我真的只做了我要做的事,其他东西我一概没有碰。”

    这一点别人也许不信,但以霍格尔和赫克托对她的了解,大约可以想象——

    唐言蹊虽然是个电脑天才,可是她对经商、金融之类的东西一窍不通。

    若是什么重要的财务报表、竞标底价、企业发展规划,她连看都看不懂,又何谈去偷盗?

    恐怕把一堆五花八门的文件摆在她眼前,她都不见得能分辨出来哪个是最机密、最重要的,只会皱着眉头一股脑地甩开。

    “泄露庄氏机密的人不是老祖宗你?”这下赫克托也犯难了,“问题是,病毒出自你手,侵入防御系统的人也是你,这已经从一定程度上构成犯罪了……”

    只不过,没有那么严重,甚至根本不用服刑,赔点钱双方调解一番便可。

    毕竟现有的法律对于高科技网络犯罪这一块还存在很大盲区。

    听着他的话,女人的贝齿咬得更紧了,薄薄的两片唇瓣都泛起白色,“我知道这是犯罪,我本来就不是清白无染的。是我做错的事情、我来负责,但是我没做过的事,也别想让我来背黑锅。害得庄家垮台的幕后黑手,我必须把他揪出来。”

    霍无舟听了许久,忽然问:“你有什么东西落在他手里,冒着犯罪的风险也要从他电脑里删除?”

    话音落定,整个车厢又一次陷入死寂般的沉默。

    唐言蹊没有直视他那双洞若观火的眸子,而是自顾自地看向车窗外,“没什么。”

    赫克托听着都着急上火,“老祖宗,这些都是以后翻案的时候法官会问的问题,你总不能到那时候也——”

    霍无舟亦是淡淡附和,“是,如果你连实情都不肯吐露,我们要如何证明犯下当年滔天经济大案的另有其人?”

    女人精致如画的眉目仿佛有细微的僵硬,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阴影落在她漂亮的眼瞳中,好巧不巧地遮住了里面全部的光芒,让人看不清她此时此刻究竟是何种神色。

    她绷着嗓音,几分沙哑:“就不能,想办法跳过这一步,直接查出那人的IP吗?”

    “五年前没立案调查过吗?”霍无舟望着她,眼眸如山间的清泉,静水流深,温度寒凉,“查出的结果是什么,你忘了吗?”

    唐言蹊瞳孔一缩。

    五年前,查出的结果,入侵地址是她的。

    再加上那时候她一心想为庄忠泽的死赎罪,就这么在法庭上心灰意冷地认了罪。

    如今,想要翻案,谈何容易。

    唐言蹊喃喃:“已经……太晚了吗?”

    赫克托嗤笑,“司法部门请的那帮废物能查出什么来?当年若不是他们不准嫌疑人的亲友插手调查,我和老霍肯定亲自去拆了那台电脑!”

    霍无舟颔首,“所幸的是老祖宗回来了,但凡那人在电脑上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就绝对逃不过老祖宗的法眼。”

    唐言蹊忍不住抬手在脑门上拍了两下,“可这所有事,又和庄清时有什么关系呢?”

    庄清时是出了名的电脑白痴。

    就像唐言蹊对经济、金融一窍不通一样。

    那张薄薄的金属片被她攥进手心里,四角硌着她的皮肤,她也仿佛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只是望着窗外飞逝的景色沉思。

    小兰。

    你用自己的性命换来的这条线索,究竟是什么。

    你在死之前最绝望最崩溃的时候想告诉我的,究竟是什么……

    金属片沉默地躺在她的掌心,没有丝毫回应。

    一如唐言蹊几个小时前见到的那道焦黑的尸体。

    心痛到几乎承受不住。

    良久,她闭上眼,轻轻道:“我等了五年,无所谓再多等这几天。其他事情暂时先放一放,这几天我想专心为小兰处理后事。他生前狐朋狗友就多,最是喜欢热闹、受不得冷清,我们这次还是把葬礼办的大一些,也算……”

    赫克托瞧着女人闭着眼睛仍旧显得紧皱的眼眉,喉咙干涩到说不出一个字。

    霍无舟素来和兰斯洛特不是一路人,交集甚少,连话都不多说。

    可毕竟是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的伙伴。

    就算他是铁石心肠,如今也该裂开缝隙了。

    他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会安排。”

    唐言蹊似有所觉,睁开眼帘,不动声色地看向霍无舟隐忍淡漠的侧脸。

    其实她方才还想说,当年红桃出事的时候,也正是她怀孕的时候。

    陆仰止怕她情绪波动太大,伤了腹中的胎儿,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把红桃去世的消息告诉她。

    以至于,她错过了红桃下葬的日子,错过了她的头七,直到陆相思被“引产”之后,她才在万念俱灰的悲恸中得知了这个噩耗。

    她错过了红桃的葬礼,所以,这一次,梅花的葬礼,她说什么也不会再耽误。

    但是今天听了霍格尔说的、他对红桃的感情以后,唐言蹊忽然就不敢再在这个男人面前随意提起红桃了。

    死去的人可怜,活着的人,又何尝不可怜。

    ……

    唐言蹊回到家里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陆相思还没睡,坐在沙发上频频往外看,看到她时,葡萄般的大眼睛亮了亮,整个人像是雀跃起来。

    却,又硬生生地板住脚步,以轻描淡写的口吻道:“你回来了。”

    唐言蹊看到她才觉得绞痛的心脏舒缓一些,把身上脏污的外套褪下,冲她张开双臂,“过来,让妈妈抱抱。”

    陆相思撇了下嘴,满脸不情不愿地走上前去,抱住她。

    唐言蹊满足地喟叹一声,“女儿真是妈妈的小棉袄。”

    陆相思抬起眼帘,瞧着女人脸上显而易见的疲倦,一句噎她的话到底还是没忍心说出口,换成了干巴巴的,“你,还好吧?”

    唐言蹊抱着她,没睁眼,“不好。”

    陆相思一愣。

    她看出她不好了,却没想过她会这么洒脱的承认自己不好。

    “爸爸还没回来,你先上去洗个澡吃点东西,他可能过一会儿就……”

    女人沉重的眼睑这才掀了掀,杏眸里笑意散得一干二净,“他还没回来?”

    瞥了眼不远处的表盘,九点半都过了。

    唐言蹊面不改色地起身,捏了下女孩的脸蛋,“我先上去洗个澡,你也回去睡觉,把你的作息时间好好调回来,过几天送你回学校,嗯?”

    女孩一怔,欣喜遮掩不住,“真的?”

    “嗯,真的。”

    唐言蹊说完,就扶着楼梯回了卧室。

    衣服都没换,就一头扎进柔软的床褥里。

    身体缓缓下沉,被褥做工精细的面料从四面八方把她包裹住,她一瞬间窒息得喘不上气。心底铺展开的痛和难过翻涌成灾,传导进神经,刺着她从上到下的每一根血管,每一寸皮肤。

    她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那些原本暗色的纹理,不明显勾勒在壁纸上,都快被她数得一清二楚了。

    他还是没有回来。

    就像曾经她单方面喜欢他的时候。

    他也是这样忙碌。

    每天经常要等到午夜过后才会回来,天不亮,就又起床要去上班。

    唐言蹊总会埋怨,为什么堂堂一个总裁当得如此窝囊,好像比工地搬砖的人还要辛苦。

    陆仰止则会板着那张俊美无俦颠倒众生的脸,严肃认真地对她说,一个人有多大的权利,又要担多大的责任,若是连他都成天想着吃喝玩乐,那手底下的员工如何能心甘情愿地为公司的发展殚精竭虑?

    想着,不禁想笑。

    可嘴角仿佛有千斤重,连提一提都格外费劲。

    唐言蹊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

    卧室中只有夜风偶尔穿梭而过,听不到半点声响。

    不一会儿,枕头就湿了一大片。

    陆仰止回到家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女人安安静静地趴在床上,连睡衣都不换,像是沉沉入梦。

    可是仔细看,却不难发现枕头上的泪渍。

    唐言蹊只感觉到身子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卷着,紧接着听到耳畔传来男人沉静冷峻的低斥:“唐言蹊,我什么时候教过你哭不准出声的?”

    平日里聒噪得像个喇叭,怎么哭起来却知道一声不吭、自己抱着被子偷偷难过了?

    他不喜欢,很不喜欢。

    唐言蹊的眼眶肿的像兔子,似是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存在,愣愣地看了他半晌。

    直到男人绷着脸不悦地斥了句“回魂”,才垂下眼帘,恹恹地翻过身道:“你回来了……”

    他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直接吻下去,把人压在柔软的床褥里,“我不回来你也想不起来找我,嗯?看你自己一个人哭得挺带劲,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他边说,牙齿边在她的唇上细细密密的啃噬,带着一股不算太浓稠却依旧很骇人的戾气。

    唐言蹊原本就哭得有些缺氧,被他这么一闹,脑子里更是空白得什么都不剩了。

    半晌,她才小声抱怨:“是是是,你就是打扰我了,你不回来才好,死在外面才好。”

    男人的手臂撑在床垫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眼里似有一斛星光,熠熠又深深,“当真?”

    唐言蹊别过脸不想理他,手掌抵着他的胸膛往外推了推,“当真,你走!找你的小情人去!”

    说完,身上骤然一轻。

    男人居然真的从她身上起来,一脚已经踏在了地板上。

    她顿时心里难受得更厉害。

    陆仰止还没往外迈出一步,劲瘦而肌理分明的腰就已经被一双藕臂缠住,腰间那颗低垂的小脑袋处发出狠狠的声音:“走什么走!你敢走我就剁了你的第三条腿,让你找情人!找什么情人!讨厌!”

    男人嘴角轻轻勾起。

    语气却淡漠得不起波澜,“放开。”

    “不放!”

    第二次是沉了更多的暗哑与冷淡,“放开。”

    “我就不放开!有本事你就一巴掌拍死我!否则除了我谁都别想当陆太太!你这个狼心狗肺、朝三暮四、水性杨花、见贤思齐的臭男人!”

    男人反身,长臂一展把她重新按回床上。

    唐言蹊只感到眼前一阵天翻地覆,紧接着就看到男人俊朗含笑的眉眼,“陆太太,见贤思齐这四个字不是这样用的,你想说的,可能是见异思迁。”

    他的脸廓如出自名家之手的山水画,其上自有疏云淡月,气韵深藏。

    唐言蹊的脸一下涨红,说话都不利索了,“那、那你明白就行了。反正……反正就是不行。”

    他还是气定神闲地撑着头睨着她,“什么不行?”

    “搞外遇。”

    “我说过我要搞外遇?”

    “你没说过,但是你让我放开你——”

    “陆太太,你不放开我,我怎么去给你放洗澡水,嗯?”他低低笑着,胸膛都幅度轻巧的在震动,每个字从深喉里蹦出来,像是精心酿制出来的、醇香醉人的酒,“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脏多野,这都敢往床上躺,果然是眼里没有一点规矩。”

    唐言蹊低头看了眼自己。

    果然还穿着今天在森林里跪在地上那条裤子。

    她抿唇,知道陆仰止这人事多毛病多规矩也多,不满道:“我不是忘了么……”

    “那要说多少次才记得?”

    “今天是特殊情况。”她吸了吸鼻子,“下次就记得了。”

    “怎么特殊?”男人忽然伸手穿过了她腰下的被褥,把她整个人拉得更贴近自己,“哭得天昏地暗,忘了换衣服,忘了时间,也忘了给我打电话催我回家了?”

    唐言蹊的情绪有片刻的消沉。

    没有及时接上他的问题。

    也就是这片刻的沉默被他捕捉到,男人的眉眼沉峻下来,“我不喜欢你这样,知道吗?”

    唐言蹊看着他,似懂非懂。

    “我不喜欢我的女人自己在家里哭得天昏地暗,还咬着牙逞强不肯告诉我。”他在她额头上吻了吻,“相思这些毛病都是跟你学的,以后还不知道要收多少委屈。”

    唐言蹊静了两秒,低声道:“那你早些回来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男人身体一僵。

    唐言蹊咬唇咬得更厉害。

    试探道:“还是,你不喜欢我了,就想在庄清时那边多留一阵子?”

    “胡说什么!”他训斥,“满脑子竟乱想。”

    “那是为什么要呆到这么晚?”

    陆仰止沉声道:“庄清时出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