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相思不自知

第141章 你收不收?

    医院里。

    女人又往墙上大力摔了个瓷瓶,听到七零八落破碎的声音,才渐渐消停下来。

    护士们躲在门外谁也不敢进去,手里的托盘中摆着各式各样的药瓶和纱布,以备不时之需。

    “那不是经常上电视那个庄大明星吗?”

    “是呀,电视里看着端庄优雅人模人样的,背地里居然跟个疯子一样。”

    “听说这种人因为经常承受舆论,心理压力大得没法想象。”

    “啊。”一人露出了同情怜悯的表情,“她不会是疯了吧?”

    “说不好。”护士看了眼科室门外“临床心理科”五个大字,叹息道,“正常人谁会到这里来呀……”

    “都给我住口!”不远处的楼道尽头扬起一道威严沉冷的女性嗓音,伴随着高跟鞋底磕碰地板的声音一同传来,“这件事谁要是敢往外吐露一个字,你们就都别想再榕城混饭吃了。”

    两个小护士一惊,同时认出了从黑漆漆的楼道中走出来的女人。

    陆市长的长女,陆氏集团的副董事长,陆远菱。

    听说这家医院就是他们集团控股投资的地方,所以谁也不敢在她面前造次,顿时抖如筛糠,“副董事长。”

    陆远菱把皮包往助理身上一搁,撩开脸侧碍事的长发,冷冷看向她们,“清时怎么样?”

    小护士摇头,“医生正在给她采用减压疗法,情况有所好转了,但还是……”

    陆远菱透过半透明的玻璃窗望着屋里的情况。

    只见穿着松垮居家服的女人长发掩面、隐约露出半张憔悴的脸,身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不少。

    她作为红遍半边天的女明星,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了,许多狗仔和媒体纷纷猜测是不是未婚先孕,所以出去安胎了,这样的小道消息也像长了翅膀般飞速传遍大街小巷。

    陆远菱对此表示默许。

    这些媒体和新闻发稿子之前都会过她的眼,以陆氏在榕城只手遮天的地步,若真是不能发的东西,是绝对一句都见不了世面的。

    前些日子庄清时被唐言蹊打得鼻青脸肿,丢尽了她陆家儿媳的脸,陆仰止又讳莫如深,一幅不闻不问的态度,让她十分头疼。

    这阵子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庄清时自己又开始疑神疑鬼了。

    她休假这阵子经常从噩梦中醒来,精神状态差得出奇,动不动就说自己被人监视、被人威胁、被人加害。

    陆仰止懒得理会她,她便去缠陆远菱。

    陆远菱一开始也半信半疑。

    可是后来见她憔悴得厉害,倒不像是装的,也就多了几分信。

    所以她把庄清时接到陆家老宅里一起住,还特意多安排了些保安在宅子四周走动。

    庄清时的情况却反反复复,时好时坏。

    尤其是最近,唐言蹊重新回到陆仰止身边,听说他们一起去了游乐园,庄清时简直像是疯了一般。

    所以陆远菱才给陆仰止打了个电话叫他回来吃晚饭。

    但得到的回应十分强硬。

    强硬得让她觉得奇怪。

    她不相信唐言蹊那女人的安危对陆仰止来说分文不值了,那大概就是真出了什么让陆仰止突然改变主意的大事了。

    于是她临时回了趟公司,再回家时却听佣人说,庄清时被送到医院的临床心理科去了。

    陆远菱如今对庄清时也是一肚子火,推门而入,居高临下瞪着病床上瑟瑟发抖的女人,“你怎么一天到晚就会给我惹麻烦?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还有一点国民女神的范儿,卸了妆活脱脱就是个深闺怨妇,我要是男人我都不愿意见你!”

    庄清时本来精神就脆弱,被她这么一骂更是委屈,“大姐……”

    “你别告诉我说你想用这种方式引起仰止的注意。”陆远菱冷漠地盯着她,“我告诉你,你就继续这样,把天捅个窟窿仰止也不会回来看你一眼!”

    庄清时哭哭啼啼的,手指扣紧了床沿,眼泪流了满脸,“大姐,你说过我可以嫁给他的,你答应我的!”

    一提这事,陆远菱的脸色也沉了沉,“是,这件事急不得。”

    “陆相思是唐言蹊的女儿!”庄清时猛地抬头,目光透过额前的长发射出来,无端显得阴狠幽怨,“你早就知道是不是,是不是!”

    陆远菱敛起面上多余的表情,眸光若有若无的一深,“是又如何?”

    “呵。”庄清时笑出声。

    唐言蹊的女儿。

    她还以为是陆远菱和外面哪个男人生的野种。

    因为找不到人负责,所以对外声称是陆仰止的女儿。

    毕竟,那女孩五年来都养在陆远菱身边!谁能想到她竟然是当年唐言蹊被“引产”的女儿!

    亏她想方设法不惜以热脸贴冷屁股地去讨好陆相思。

    讨好的,却是敌人的女儿。

    这怎能让她不恨。

    “你明知道陆相思是唐言蹊的女儿!”庄清时恨得一口银牙咬碎,怒道,“你想让我嫁给陆仰止,替我的杀父仇人养女儿吗?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你以为你有钱有势就可以随意摆弄和利用别人了吗!你算什么——”

    “啪”的一声。

    女人怨怼的质问戛然而止。

    她被一巴掌打到偏过头去,捂着热辣辣的脸,很慢很慢地回过头来。

    望向陆远菱的眼神,似是陌生而不可置信。

    而陆远菱却还是保持在那方寸有度,进退得宜的高贵清雅之间。

    唯独,双眸冷漠得结冰,“冷静下来了?”

    庄清时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一股巨大的恐惧摄住心脏,她又反手抓住陆远菱的衣袖,“大姐,是我说错话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陆远菱眼中的怜悯之色很浓,像是在看脚下匍匐的蝼蚁,嘴角一翘,伸手掐住女人尖细的下巴,“庄清时,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有钱有势,我就是想随意摆弄和利用别人,怎么,你若是这么有骨气,就从仰止身边滚开,反正那男人不爱你,心里也没有你,你何必求着我也要嫁给他?”

    庄清时猛地摇头,“不,我不要,不要……”

    她不停地重复道歉,直到陆远菱冷笑一声,打断她:“行了,你不用给我道歉,你这张脸我看着也烦。”

    “让你嫁给仰止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你,而是为了他好。你应当明白你的用处何在,只要是为了仰止好的事,我都不吝代价会去做。”

    “当然,在他平安富贵的基础上,我也尽可能想要他过得开心。所以,这陆太太的位置,是你的还是你的,但倘若他对唐言蹊那个小贱蹄子忘不掉、放不了,我也不会去管你们家长里短的闲事。”

    “自己的男人自己去争取,别什么事都指着我来替你做。我是不会为了让你们夫妻和睦而不顾我与他的姐弟情的,懂吗?”

    庄清时被她一番话说的手脚冰凉。

    陆远菱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她就是在利用她。

    她就是想让她嫁给陆仰止。

    这就是她全部的目的了,至于陆仰止和她的夫妻生活是否和睦,陆仰止是否在外面有人,都不在陆远菱的考虑范围之内。

    庄清时缓慢地垂下头,疲倦绝望碾过她的每一条神经和血管,扯得她心力交瘁。

    这世界上也就只有陆远菱一个,敢在利用别人时也这么有恃无恐、光明正大地讲出来。

    而她,像溺水的人,只能不顾一切地抓住这根浮木,无瑕去管,浮木上是否布满尖锐的利刺。

    庄清时不说话了。

    陆远菱深吸一口气,又换了副难得的慈爱口吻,“不过,你最近这是怎么回事?”

    庄清时视线掠过面前狼藉的病房,捏住眉心,轻声道:“睡不好,压力太大了,微博上也总有些不好的声音,再加上……”

    再加上听说唐言蹊和陆相思母女相认,他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团团圆圆跑去游乐园玩的消息。

    秘书为陆远菱拉开椅子请她坐下。

    陆远菱便坐了下来,优雅地捋了捋头发,“我听说仰止来过。”

    庄清时点点头,“刚走。”

    下午她听陆远菱说要和仰止一起吃晚饭,专门精心打扮了一番。

    结果晚饭计划泡汤了,因为唐言蹊,陆远菱也不知去向,她突然就控制不住情绪了。

    在家里闹了一会儿被送过来,医生实在没办法,才联系了陆仰止。

    陆远菱拍了拍她的手,一手恩威并施软硬交错的手段玩得十分娴熟,“你也别太心急,把自己身体拖垮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庄清时安静了几秒。

    忽然,抬头看向她,“大姐,我们能不能使出那张王牌,让唐言蹊彻底消失?”

    陆远菱脸上笑容一僵。

    避重就轻地回答:“她消失了,你就能得到仰止的心了吗?这五年她不在,你有一丁点进展吗?”

    庄清时皱着眉头,哭都哭不出来了,只用手捂着头,崩溃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经常梦见她害死我爸爸,还说要杀了我,她说她要杀了我……”

    “你真是睡觉睡糊涂了。”陆远菱不想再听她说胡话,“这些话你自己嘀咕嘀咕就好,别拿到仰止面前说,除非你想让他更烦你。”

    说完,她拎起包就往外走。

    庄清时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良久,躺了下去。

    可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又是整整一夜,睁着眼睛到天明。

    ……

    陆仰止第三次敲门的时候,浴室的门才从里面被女人拉开。

    “怎么这么久?”他沉着脸,把她连人带着浴巾一起裹紧,又伸手探了探她手指的温度,确定水温没有太凉,才道,“过来,给你吹吹头发。”

    唐言蹊一脸疲态地靠在他怀里,身子已经困乏得不行,精神却还是清醒得无法入睡。

    陆仰止便是见到她这副样子,才好几次担心她是不是在浴室里直接昏睡过去了。

    毕竟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这女人嗜睡如命,站着都能睡着。

    可是看到她眼底隐约的青灰色,他却突然宁可她能睡着,也好过这样煎熬着,“把眼睛闭上。”

    唐言蹊着实是累了,闭着眼,呼吸均匀。

    手还紧紧抓着男人的衣角。

    他就这么用手指穿过她的头发,细细地筛着,忽然听女人清澈沉静的嗓音传来:“你刚才说庄清时怎么了?”

    唐言蹊感觉到那只在她发间穿梭的手顿了顿,男人淡淡的声音从头顶落下,“不知道发什么疯,听说是睡不好。”

    女人白皙干净的脸上虚浮着笑意,“睡不好是什么大事吗?”

    她在监狱那五年,没有一天能睡好。

    陆仰止却答:“因人而异。”

    唐言蹊睁开眼,不悦地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什么叫因人而异?”

    “她睡不好不是什么大事。”他道。

    唐言蹊心里这才气儿顺了,抿着唇笑,“那谁睡不好是大事?”

    男人在高出俯瞰她,眼里闪过睿智、算计,似笑非笑,“我。”

    “……”

    唐言蹊被他噎住,怏怏翻了个身,“你这人真无趣。”

    谁知,下一秒又被他长臂一展带回怀里,“怎么无趣?”

    唐言蹊不言语了,望着窗外沉沉的天幕,掰着手指算日子。

    陆仰止只看一眼就知道她在算什么,不禁伸出手掌包住她细软的指头,在她耳畔低声道:“葬礼场地和墓地已经联系好了,我可能没办法推掉一整周的工作陪你过去,因为容鸢请了假,公司高层缺人手,我不好再离开太久。但是重要的日子我都会在。”

    听到“葬礼”二字,她的身体僵了僵,良久,低声“嗯”了下。

    她从他腿上爬起来,到床边的柜子里取出一张银行卡,也没去看他的眼睛,只把卡递上去。

    “陆仰止,这卡里是我这些年所有的积蓄,我知道可能不够你给他安排的葬礼和墓地的排场,但是——”

    男人没接,语气却阴沉了些,“你这是什么意思?”

    人都已经归他了,还要分个你我?

    唐言蹊一听他声音不对,忙抱住他,“仰止,我没别的意思。但是兰斯洛特是我、霍格尔和赫克托的朋友,他从小就过得孤苦无依,身边只有我们这些亲人,我没能在他活着的时候给他最好的,总是希望他死后能为他做点什么……”

    男人的黑眸里散开幽沉的雾气,就这么平静深邃地盯着她,没吭声。

    “有点矫情,我明白。”唐言蹊苦笑,笑肌一抬却把悬在眼眶的泪挤了出来,“但是算我求你,我不想以后回忆起他的时候觉得自己没为他做过任何事,他却因我而死……”

    陆仰止心里猛地一揪。

    再无顾虑,把她整个揽进怀里,急促地压住她的唇,辗转一番,又轻轻吻住她眼角的泪,“不哭,我听你的,都听你的,嗯?”

    “你想为他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宋井留给你使唤,不管我在不在,你有任何需要帮忙的事,直接告诉他。”

    唐言蹊抱住他,很久很久,才空泛地低笑了下。

    “笑什么?”男人抬起她的下颌,目光灼灼地锁住她的脸。

    “我笑,我曾经以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人就在我眼前。”

    “而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失去的,却一个一个离我而去。”

    陆仰止闻言,一时失语。

    半晌,他起身,把吹风机收好,重新坐回床上,接过她递来的卡,想了想,到底还是如她所愿,收进了钱包。

    却,又递出了另一张。

    唐言蹊茫然。

    男人俯身,低沉好听的嗓音环绕在她耳畔,“你给我的卡是你为朋友料理后事所用,我收了。而我给你的卡,是我想养我的女人,让她衣食无忧,喜欢什么就买什么的卡,你收不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