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最强妖兽

第681章 三年前那一战!

    仿佛是破罐子破摔,面临死亡之际,王阳手持炎阳剑,用尽了毕生力气,自杀式的一剑刺向了张云泽的脖子。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这种实力悬殊的对拼,没有任何悬念!

    王曦和老铁匠都不忍直视,痛苦的蒙上双眼。

    “噗嗤!”

    鲜血喷了出来,一个人头冲天而起,无头尸体倒在了地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死的人是王阳,然而他们定睛一看,王阳好端端的站在上面。

    “唉,去收尸吧。”

    老铁匠站起了身子,可当他仔细看去,只见王阳正一脸茫然的站在擂台上,身上溅射了一堆鲜血,却毫发无损。

    王曦像是被天雷劈中,当场呆住了。

    只见擂台上的无头尸体,竟然是张云泽。

    “怎么可能?”

    “张云泽被杀了,一剑断头?”

    “我看错了吗?”

    在场面安静了大概五秒钟后,霎时间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哗然之声。

    不仅仅是围观者,问剑宗的所有考核人员,陈无邪,以及几位皇族弟子全都脸色震惊,满脸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包括那水鬼道人,都发出了一声“咦”的惊疑声。

    至于王阳,完全愣在原地,不知所措,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陈无邪立刻上台查探,指尖点在张云泽的尸体上,真气灌输进去,想看出点什么。

    “奇怪了,怎么会这样?张云泽在发动攻击的时候,突然体内真元暴动,将他的经脉全都冲破了。”陈无邪震惊道。

    要是在平日里真元暴动,定然可以镇压住,最多走火入魔。可在那种对拼的关头,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被杀。

    可那种事情,往往只会在修炼时发生,为何在战斗过程中出错?

    问剑宗的考核弟子们闻言,全都不淡定了,一个郭飞还好,能以巧合来解释,那为什么张云泽也出现这情况?

    “主考官大人,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位师兄……”

    王阳吓蒙了,支支吾吾的说着,却被陈无邪打断:“闭嘴!有你插嘴的份?”

    “是!”王阳立刻躬身后退,身体微微发抖。

    陈无邪也不知这是什么情况,看王阳的表情,不像是他干的,而且一个筑基巅峰,绝对没这种本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场面安静得可怕,问剑宗一众人只感觉背脊发寒。

    王曦看了眼林昊,只见林昊一脸坦然,似乎一点不觉得奇怪,心里愈发的震动。

    “难不成,他早就料到了此事?”

    王曦越想越吃惊,似乎从开始到现在,林昊一直是一种处事不惊,风轻云淡的表情,就仿佛掌控一切。

    “林……林天,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王曦忍不住问道。

    林昊依旧没看她一眼,没有理会她。

    王曦没办法了,虽然林昊不说,她却愈发的肯定,林昊绝对知道眼前一幕的秘密。

    陈无邪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按“巧合”来定论,

    “算你通过第二轮。”陈无邪摆摆手,脸色阴沉走了下去。

    “多谢大人。”

    王阳如释重负,走到了考核通过的人员中,和炎靖一干人待在一起。

    炎靖看了王阳一眼,忽然想到,此人不正是那神秘白衣青年的邻居么?

    他和炎霜儿对视一眼,均发现了此事的诡异之处,也就是说,可能是那白衣青年暗中发威,让问剑宗两名考核人员暴毙。

    “不得了!此事惊天地泣鬼神,绝对不容马虎!”炎霜儿悄然传音道。

    “我明白。”炎靖深以为然的点头。

    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谁还敢得罪林昊?两人均暗中庆幸。

    接下来,考核继续。

    有了之前的案例,剩余的问剑宗弟子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突然暴毙,死得莫名其妙。

    不过好在,接下来倒是没出现什么意外。

    轮到水鬼道人的时候,林昊立刻直勾勾的看过去。

    过程一如既往,水鬼道人压制了实力,被一击打飞,不过也算是撑下来了,勉强通过下一轮。

    “他到底来做什么?”林昊暗中思考着。

    水鬼道人加入问剑宗,无非是有所图谋,可问剑宗到底有何秘密,他却一无所知。

    他与世隔绝太久,导致外界发生的事情都不知道,问剑宗好像是一个新崛起的宗门。

    林昊看了眼身旁的王曦,问道:“你知不知道,问剑宗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王曦突然一愣,之前林昊一直不理她,现在突然问话,反倒让她有些不适应。

    “没什么特殊地方,要说优势的话,问剑宗属于天痕剑宗的附属宗门,核心弟子有资格去万里剑痕参悟剑意。”王曦没有隐瞒,老老实实的道。

    林昊眉头微皱,缓缓摇头,疑惑道:“天痕剑宗又是什么?还有你说的万里剑痕,我一个也不明白。”

    王曦顿时惊讶的张大嘴巴。

    “不会吧,你连最近东陵州崛起的宗门天痕剑宗都不知道,万里剑痕也不知!”

    王曦看林昊像是看一个傻子。

    那震惊东陵州的一场大战,上至东陵州顶尖强者,下至蝼蚁,基本人尽皆知的事情,就连她弟弟王阳都清楚,林昊却不知道!

    “真不知道,能否详细说说。”林昊眉头皱的更深了。

    “那东陵州五大宗门,十二家族,你总该知道吧。”王曦看向他。

    林昊点头:“这我倒是清楚。”

    “呼!还好你不是傻子,不然我可真解释不清。”王曦舒了口气,缓缓道。

    “这么跟你讲吧,万里剑痕,是三年前一位绝世高手一剑劈开药王城留下的,长达上万里!剑痕过去多年,至今仍有剑意散发出来,剑修可以参悟其中的剑意,获得顿悟,天痕剑宗因此而生。”

    “凭借万里剑痕,天痕剑宗短短三年,一跃成为了五大宗门之下的一线宗门,实力和十二大家族并列。”

    王曦神采奕奕,眼神中充满憧憬,尤其是说到天痕剑宗,更是神情敬畏。

    “那可是东陵州的顶尖宗门,远不是我们这些低等修士能进入的。而问剑宗,只是天痕剑宗的附属宗门,只有成为问剑宗的核心弟子,才有机会加入天痕剑宗。”

    王曦眼中闪过失落,核心弟子,她这辈子恐怕没什么指望了。

    王曦的那位女同伴也道:“三年前那一战,可谓是震惊整个东陵州,那位高手以一己之力,独战三大宗门,要是能嫁给那样的人就好了。”

    “小南,别花痴了,那位大人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况且他已经消失三年,听说还堕入了魔道,也许不复存在了呢。”

    听王曦两人说着,林昊却怎么听怎么耳熟,不由表情古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