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银白的死神

第七十四章 喜欢是什么

    傍晚的天空呈现了一种瑰丽的景色,橘黄的落日丝毫不比正午的烈日逊色多少。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lA云彩被映照得无比炫目,空中的色彩透过校园的树木洒落在地面,在树叶的阴影中形成一个个光斑。

    有几个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在庭院里讨论着什么,他们的声音不大,旁边还有一个像是老师模样的人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

    眼前的楼栋已经点亮了灯火,每一间屋子的窗户都透出了明黄色的亮光。从窗户中还依稀可以听到里面的念书声。

    “他们在‘课业’吗?”

    “他们是在接受课业的学习,应该说,他们在上课。”克伊尔德纠正着少女的用词,“刚才我们去的地方是教小孩子的学校,那里只有10岁出头和10岁以下的孩子。而这里则差不多是十三四岁的孩子上课的场所,按道理说,十八岁以下的部分都会在这里了。不过也会有一些人继续学习——据我的了解,至少在魔王大陆这里,四五十岁的人也同样可以在学校上课。”

    碧安蔻睁大了眼,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感叹的声音。

    “魔王大陆是什么?和阿沃斯……大人有什么关系吗?”

    克伊尔德停顿了一会儿,他决定无视少女那生硬的停顿,不去针对这点对她进行说教。

    “我非常欣慰,你居然学会了联想。”他露出了过于夸张的惊讶表情,就连碧安蔻也能发现他应付的态度,“不过你的常识依旧缺乏到令人感到悲伤。大陆,就是指的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简单来讲,也可以说是我们生活的场所。”

    碧安蔻茫然地看着他。

    “所以是说阿沃斯大人生活的场所吗?那个大大的房子?”

    “那叫魔王宫,是魔王大人居住的场所,而不是大陆。”克伊尔德头疼地看着她,“大陆指的是非常广泛的东西,而不是一个狭小的空间——总之你可以记住,你到目前为止所见到的一切,以及你能想象到的、没有见过的一切,都属于这片大陆。”

    “哦。”碧安蔻眨了眨眼,“那它可真大。”

    “别说些所有人都知道的傻话了,傻姑娘。”克伊尔德用他的大手揉乱了碧安蔻的头发,“先不说女神大陆的那部分。你见到的所有人都是魔王的子民,我们都生活在魔王大陆上,它能小到哪去?”

    碧安蔻转了转脑袋,疑惑地看着克伊尔德。

    “女神?阿沃斯大人那里有女神吗?”

    “别觉得全天下所有的神祇都在魔王大人那,傻姑娘。”克伊尔德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往校园深处走了起来,“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在大概一千年前,有位女神和魔王大人进行了一场战争,在战争结束之后,他们就把他们生活的区域划分开来,为了方便区分,就变成了‘魔王大陆’和‘女神大陆’。”

    克伊尔德想起他们前段时间在书本上看到的内容,如果那本书确实是出自死神手中,那么其中的隐情就让人不得不深思。女神和魔王如果曾经是那样的关系,那么为什么会……

    “所以在这里见不到女神吗?”

    碧安蔻的提问让克伊尔德回过神来,他挑起了眉,伸手去打理少女凌乱的头发。

    “如果你想要见到女性神祇,那还是见得到的。你见不到的只是那位和魔王战斗过的女神而已。”

    “哦……”

    碧安蔻乖顺地任他梳理自己黑色的长发,一双黑眸却在滴溜溜地转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到克伊尔德收回手之后,她歪了歪头,用两只手一起握住了克伊尔德的手掌。

    “少爷,我们可以进楼里面看吗?”

    克伊尔德愣了一下,他看向了这座楼栋,在脑中思考着碧安蔻的问题。现在的时间点应该属于这座学校的晚间学习时段,对面学校的人也说他们可以进来参观,但他不是非常确定学生们上课的区域是否允许外人的进入。

    “我们去找人问问吧。”他最终还是不忍心一口回绝碧安蔻的期待,低下头来和她说着,“只要这里的人让我们进去,那么我们就可以。”

    碧安蔻抿着嘴笑了一下,满怀着期待跟在了克伊尔德的身旁。

    通过在庭院中的那名老师,他们很快便找到了学校的负责人,并且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对方的许可。

    “只要你们能够不打扰学生们上课,那么这里随你们出入。”那位负责人甚至还对他们眨了眨眼,“我听说过你们,你们是来这里取材的团队,是吗?我们之前就猜测过你们是否会来学校,毕竟学校里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事故,很适合作为一个素材。”

    “是的。”克伊尔德自然地接下了话题,即便在一秒之前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他们来这里打听消息的借口,“学校真是一个美好的场所,对吗?在这里可以学到如何交到一个朋友、如何与朋友相处、如何面对观念不同而导致的摩擦,也可以迎来一段充满着甜蜜与酸苦的恋爱。”

    “说的太对了。”负责人对克伊尔德的说法表示了非常大的赞同,“虽然传授知识是学校的基本功能,但是在这里学习处理自己的人际关系要远比考一个好成绩重要得多——当然,这话可别让孩子们听到。”

    这名五十岁上下的女性大笑起来,她身边的副手无奈地摇了摇头。

    获得了负责人的许可,两个人就可以自由地在校园里出入。克伊尔德带着已经忍耐不住想要到处看看的碧安蔻走进了刚才的楼栋,在宽敞的大厅里漫步。

    “少爷,你刚才和那位夫人在说什么?”少女在四处打量环境的同时,嘴上也没忘记提问,“观念不同的摩擦?还有恋爱?那些都是什么?”

    克伊尔德把碧安蔻从一个看起来非常脆弱的玻璃橱窗面前拉了回来,然后才回答她的问题。

    “那是你必须要面对的部分。比如说我喜欢吃鸡蛋,而你不喜欢吃,这就叫做观念不同而产生的摩擦。”

    “哦……”碧安蔻困惑地歪了歪脑袋,“可是我喜欢吃呀。”

    克伊尔德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很显然,你的知识库里不存在‘举例’这个词语。我只是打个比方——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想象一下,你不喜欢吃的那些东西,但是我或者拉诺妲、罗赛特喜欢吃,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冲突。”

    “嗯……”碧安蔻费解的皱起了眉,“那恋爱是什么?”

    “……”克伊尔德沉默了一会儿,才在碧安蔻疑惑的注视下进行了解答,“关于这个……用你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说,就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然后开始交往。这样之后的关系算作恋爱,而这两个人就是彼此的恋人。”

    “就像拉诺和沃坎一样吗?”

    克伊尔德诧异地看了少女一眼,他可从没想过碧安蔻已经聪慧到能够看得出来别人的感情。

    “是的。这件事是谁告诉给你的?”

    “我看出来的。”也许是他的语气里有太多的怀疑,碧安蔻不高兴地噘起了嘴,“拉诺让沃坎亲她的嘴,梅丽娅和茜格夫人都说过,只有最亲密的、最重要的人才可以这么做。而这个人一定会是我喜欢的人。”

    克伊尔德挑了下眉。

    “我应该为你的回答给你奖励吗?至少你学会了正常的思考。”克伊尔德沉思着说,“不过,喜欢的表现方法远远不止是这一种而已,不要把自己局限在这种程度。”

    碧安蔻眨了眨眼,两只手抱住了克伊尔德的胳膊,她的脸上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还有什么呢?”

    克伊尔德看了看她充满求知欲的脸庞,一时间反思起自己的话语是否又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言语上的麻烦。

    “比如说,你喜欢一个人,就不想看见那个人和别的任何人拥有亲密的距离。又或者说,不论什么时候你都经常会想起某一个人,这个人会让你的心里产生与别人不一样的感觉——有可能会觉得温馨,有可能会觉得开心,有可能会觉得酸涩。这就是之前我和负责人说的,恋爱有甜蜜也有苦涩,这是不一定的。”

    碧安蔻用那双黑色的眸子看着他发呆,正当他想要提醒她再继续这么走神就会撞上墙壁的时候,少女突然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碧安蔻煞有介事地露出了正经的表情,“所以,每次沃坎去调戏别的人,拉诺都会很不高兴。而且拉诺和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总是会说到沃坎。”

    克伊尔德盯着少女小巧的耳朵,那上面布满了美丽的红色,如果她的脸颊没有变成相同的颜色的话,他也许会更相信她在说的是拉诺妲与沃坎的事情。

    “那么,你会经常想起我吗?”

    他看似不经意的提问让碧安蔻在一瞬间就涨红了脸庞,少女支支吾吾地试图让自己缩到克伊尔德的身后,但是她的行为没有什么效果。最后她只能懊恼地发现自己被拎到了克伊尔德的面前,完全没有任何可以逃跑的空间。

    克伊尔德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窘迫的少女,按照常理来说,不懂得情感是什么的碧安蔻不应该会有这样的反应,但是他也隐隐约约有些明白现在的情况,为了让她恢复听力而进行的共鸣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她的灵魂,他对于人情世故的认知也多多少少会进入到她的认知中。也许不会太清晰,但是也足以让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害羞脸红。

    完完全全的,每一丝改变都是由他引起的,这样的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