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绯闻萌妻:影帝老公求抱抱

第307章 赫白故意找他茬

    一想到未来他也要在无数的宴会里跟人官方的笑客套的说话,他霎时觉得天都黑了。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噢,天本来就黑的。

    “辛苦了。”唐谨然挑了挑眉,很好心地安慰了他一句。

    赫白歇息了几秒,眸眼一转,视线落在颜凉身上:“咦,表嫂怎么不说话啊?”

    颜凉扬起嘴角,声音正常:“我怕打扰你们说正事啊。”

    话落,她又问:“需要我回避一下吗?把阳台让给你们俩人用。”

    “表嫂这话说得就见外了。”赫白啧了啧,“自家人还回避个什么劲,别说那些客套话了,我在楼下都要说吐了。”

    颜凉笑了笑,“那我就继续赖着了。”

    唐谨然睨了她一眼,伸手将桌上那块小蛋糕递到她面前,“吃吧。”

    “给我的?”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这不是他吩咐佣人拿上来的吗?他不是想吃吗?

    “恩。”唐谨然的手又往前伸了伸。

    颜凉正是心情郁结着,若是能吃点甜食缓一缓,也不错。

    她没有推托,接过那块小蛋糕,拿起叉子一小口接一小口的吃着。

    赫白瞧了她一会儿,突然笑道:“表嫂真能吃,刚刚在楼下不是吃了不少甜食了吗?现在还能吃得下,服啊我!”

    颜凉给了他一个大白眼,懒得去搭理他。

    一旁的唐谨然淡淡回了赫白一句:“能吃是福。”

    赫白偏过头,用惊恐的眼神瞧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表哥,你现在是在说情话吗?”

    “……”颜凉差点就把嘴里的蛋糕给喷出来了,还好吞得够快,她默默看了唐谨然一眼。

    情话?赫白你耳朵怕是聋了!谁情话是这么说的?还是用这么平淡的语气!半点感情都没有!

    唐谨然瞥了赫白一眼,没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赫白太过敏感,他觉得这儿的气氛有点奇怪,不是甜腻的奇怪,而是……沉闷的奇怪。

    他咳了一声,二郎腿一翘,佯装没发现怪异的地方,淡定地又开了口,道:“祖父祖母超开心的,好像是已经有外孙媳妇了一样,我都不敢泼两位老人家的冷水。”

    颜凉一听,眼珠子转溜了一圈,八卦地问他:“怎么?赫少眼光这么高吗?楼下那么多美女,没一个喜欢的呀?”

    “我像是那种一见钟情的人吗?”赫白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漂亮是一回事,合不合得来是另一回事。”

    “哟,花花公子也喜欢‘日久生情’的套路啊!”颜凉不客气地调侃了他一句。

    赫白倒是面色自然,没有半点害臊的反应,他挑了挑眉,目光在颜凉与唐谨然之间来回转动着:“也?表嫂‘也’是喜欢日久生情咯?”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话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颜凉立刻低头吃蛋糕,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赫白扬起一抹笑,笑容十分的欠揍,他侧着身子坐,看向唐谨然,大着胆子取笑唐谨然,道:“表哥,你怎么跟表嫂离得那么远坐啊?不会是听到我来,赶紧推开表嫂假正经的自己坐吧?”

    颜凉觉得赫白是被人灌酒灌多了,竟然说起这种胡话来,平时他可不敢这么调戏唐谨然的。

    唐谨然斜眼瞥了瞥赫白一下,“吊椅承受不起两人的重量。”

    “啊……”赫白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颜凉的脸莫名烧热了起来。

    唐谨然说的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啊?

    他刚刚问过自己,吊椅能承受多少的重量。

    难道在那个时候,他是打算过来跟自己一起坐?

    这个念头一浮现在脑海里,颜凉的脸更加红得不像话了。

    好在她今晚打了粉底,周围的灯光也不明亮,不然被赫白这小子瞧见了,铁定又要嘲笑自己一番的。

    赫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转眸看向颜凉,神情正经了几分:“对了,表嫂,你怎么认识高铭衍的?”

    “恩?”颜凉眨巴眨巴眼,缓了缓神,才反应过来他在说谁。

    她“哦”了一声,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道:“前阵子在朋友的婚宴上见过一次,我朋友的亲戚好像。”

    “你朋友的亲戚?”赫白疑惑地蹙起眉头,目光看着唐谨然,话却是依然对着颜凉说的:“表嫂,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纪语,尉迟纪语。”颜凉没有隐瞒,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

    “尉迟家的……难怪了。”赫白喃喃了一句,接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唐谨然一眼,道:“表嫂,那个高铭衍可不是什么好人哦,你别跟他走太近了。”

    颜凉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有些生气地瞪了他一眼,“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那个姓高的走近啦?”

    她的丈夫唐谨然就在旁边诶,赫白这小子干嘛这么说啊!要是唐谨然误会她了怎么办?

    不对,唐谨然才不在乎她跟谁走得近呢!

    颜凉抿了抿唇,把剩下的蛋糕一口吃完,发泄怒意似的,用力咀嚼着。

    “刚刚在楼下呀,那高铭衍一直跟着你,还想跟你一起上楼呢,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赫白睁大了眼,说得振振有词。

    颜凉听得直想打他,“拜托!那是他跟着我!不是我跟他走得近!两者区别很大的!”

    赫白像是才反应过来两者之间的区别一样,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是哦,是高铭衍喜欢你,又不是你喜欢高铭衍。”

    “……”颜凉瞄了瞄桌上的东西,想着哪一样可以方便她拿起来打赫白。

    一直沉默着的唐谨然蓦地出声,他问:“高家那个高铭衍?”

    “是啊表哥!”赫白眨眨眼,唇边勾起一丝笑,语气却很夸张:“就是那个高高的,帅帅的,颜值跟你差不多的高铭衍。”

    颜凉听得直皱眉头,这都是什么破形容词啊!他故意的吧?

    她一顿,心头被赫白这些可以划分为“醉言”的话激怒的火,刹那间熄灭了下去。

    赫白故意的。

    她抬起眸,仔细瞧了瞧赫白。

    赫白脸上的笑容,还不如说是挑衅的笑,他偏头看着唐谨然,目光*,带着点不羁。

    这下颜凉可以确定了,赫白这小子不是喝醉了,而是敏锐地看出她自己情绪的不对劲,故意找唐谨然的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