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5章 沙画

    这个想法令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付子豪盖上手中的资料夹,望着我笑了一眼,眼里全是一种已经看透我的轻蔑感,看见他露出这样的笑容,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朝他扔了个白眼,但是表面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你是不是想从我口中听到关孟瑶失踪或者尸体被发现的消息,好证明你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发病,也没有什么幻觉,那些全都是真的,顺便让我把你放出去?”

    我愣住了,他的确分析的很对,只是事实本应如此,我的确没有出现幻觉。昨晚我本来睡的好好的,被一阵锯子的摩擦声吵醒才会看到那血腥的一幕,如果这是幻觉难道我在睡梦中也出现幻听了?这没道理,也不存在这么荒唐的可能性。精神病除了遗传性的以外,其余的病患都是因为短时间内受到了身心都无法承受的刺激才导致的发病。我承认班导的死对我刺激很大,还有之前的乔安以及二少,但是他们对我来说都不是生命中重要的人,最重要的班导也充其量只能算是恩师。当年我接连经受父亲、安姚的惨死还要面对时不时的死亡威胁都没有过出现这样的幻觉,现在跟不可能出现。

    “难道事实不是这样的吗?”我反问道。

    付子豪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不得不说你是我从医多年以来见过的第一个如此不像病人的病人。除了起初有些情绪激动外,其他时候和我说话都有着一套完整的逻辑,前后也从来没有发生过矛盾,如果不是今天关孟瑶亲自出现在医院辞职,我一定会相信你说的话,并且怀疑自己是不是误诊。”

    “关孟瑶辞职了?为什么!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你有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一个实习护士辞职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吗?每个星期都会有实习护士受不了这里的病人辞职,还需要什么更大的理由?我是这里的主治医师,她不过是来了没多久的实习护士,你觉得我们两个有熟络到那种离别前还要说说心里话的地步吗?顶多说了些客套的告别语。至于她的联系方式我真的没有,就算有也肯定不会给你。”

    我也没再问什么,付子豪铁了心觉得我有病,现在关孟瑶又活着回来了,我证明不了自己没有病这件事,反而还被推到了一个无法解释的地步,索性就先这样走一步算一步。只是我明明就看见小娴杀了关孟瑶,为什么她还能活着出现?到底是为什么?

    或许我应该去问问王正玲,她一定知道什么,又或者直接了当地去问小娴。

    这时走道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我跟在付子豪的身后冲了出去,小娴的手上正拿着一把占满血迹的小刀,而站在她身旁的一个护士的左耳耳廓整一个消失了,只剩下一个血窟窿正在往外流着血。

    “快,先给她包扎。”付子豪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指示,随后转过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愣在一边的护士们,“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是谁给她的刀!还有被割下来的耳朵呢?快给我找到!”

    一个看起来约莫只有十七八岁的小护士站在一旁,双腿不停地颤抖着说:“耳耳耳......朵,被她嚼碎吃掉了。”

    “什么?”付子豪显然也被吓到了,又大声呵斥道:“那你们为什么不阻止!”

    “我们......我们不敢。”小护士颤抖着回答。

    我终于明白付子豪为什么会说这里每个星期都会有实习护士辞职了,就这仅仅是普通病房的患者就这么可怕,那其他楼层的那些特殊照顾的病人又会是什么样?

    小娴很快就被带回了病房,在这期间她没有丝毫的反抗,反而一直微笑着,手上那把沾满血的刀也随手丢在了走廊的地上,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那把刀到底是什么,在她眼里那仿佛只是一个可以随意丢弃的玩具。

    从那天起,她就被禁止自由出入病房了,就连离开自己的病床都不可以,有一条只供她在床边活动的手链锁住了她。很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过激的反应,每天除了不能和我们一起“活动”之外,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

    也是注意到小娴这样异于常人的反应我才深刻地明白了什么是神经病,他们这个群体脑子里想的东西根本没有所谓的伦理道德界限,只有他们高兴。

    小娴被关在病房的第二天,快到活动时间的时候她突然开口对我说:“安姐姐,你不要去活动室,王大妈想杀了你。”

    王正玲平时就有提前去活动室的习惯,因此现在病房内只有我和小娴两个人。一般这个时候都是我一个人默默地去活动室也不会和小娴有任何的交流,没想到她今天竟然突然和我说话了,而且还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你说王正玲想杀我,为什么?”我必须要知道她说出这样的话的原因,第六感告诉我她不是无缘无故会说谎的人,更不会毫无理由地说出王正玲会杀了我这样无稽的话。

    小娴自顾自地摆弄着手中的新洋娃娃,那似乎是她姑姑最近送过来的,一个白陶瓷做的娃娃,做的很逼真,就像缩小版的人一样,远远看着很渗人。

    我等了好一会儿她还是没有理我,眼看活动时间就要开始了,如果再不去付子豪可能又会过来说老半天。这间医院除了诡异得让我觉得不自在以外,他也是一个让我不爽的点。不过是一个喝过点洋墨水的人,鼻子就翘到天上去,整天在一群实习生面前分析我的病情多么多么的难发觉,他是多么多么的仔细研究。要不是秦灵的事情还需要我再留在这继续调查一段时间,我一定会马上逃跑。经过这些天的研究我早就想好了一个万无一失的逃跑计划,但是想着这里毕竟是精神病院,一旦出去也就不好再回来了,还是先呆着吧。

    在我就要转身走的时候,她忽然开口说道:“你不信?”

    “你无凭无据说的话,我怎么能相信。”

    小娴缓缓地抬起头,望着我说:“我看到了,我看到她在画里画着杀死你的步骤。”

    画?

    她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王正玲的确有画画的习惯,但是她总不让人看她到底画了什么,只要有人凑去一看她立即就会把那画藏起来。

    那小娴又是怎么能看到王正玲的画的?

    小娴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伸出手指了一下王正玲的床铺开口道:“那画就藏在她的枕头下。”

    道德感告诉我不要去偷看王正玲的画,即便她是一个神经病患者也是有人权的,这属于她的个人隐私,我不能够这么随便地去侵犯。但是心底又有另一个声音在驱使着我赶紧去偷看那幅画,查证小娴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最后,我还是背负着巨大的罪恶感将王正玲压在床头下的画册翻开。里面画的都是一些日常生活的速写,很多场景我都曾经见过。没想到她平时看着像是一个老妇人一般,竟然画画的功底这么好。当我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忽然定住了,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最后一页和前面的完全不一样,是一幅九宫格的漫画,和前面的画风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在人物刻画上又和前面的画作有着相似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它就是小娴口中的杀人步骤图!里面被杀的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我的脸。

    按照画上的步骤,我是会被她带到小花园中散步,然后引到一个小池塘边将我按下淹死,随后用提前准备好的石头绑在我身上,将我沉尸水底。

    方法虽然很拙劣,但可行度的确很高。自由活动时护士们都比较懒散,自然也注意不到这么偏僻的小池塘。加上这个小池塘似乎和粪池连通了,每到下雨天都会散发出恶臭,没有个四五天都是散不去的,所以一般也没什么人会走到那里去。

    我盯着那幅画看了很久,犹豫了一下,最后伸出手来将最后一页扯了下来叠好放在兜里就离开了。

    活动室内王正玲还和往常一样在等着我,看到我走到门口随即向我招招手。我也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坐到她身边去。

    玩沙画的时候我装作不经意地说道:“这个沙画好难,果然我是没有绘画的天赋。王姐,我看你平时有画画的习惯,估计画的很好吧?能不能给我看看。”

    王正玲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异样,平静地说:“我那个怎么能算是画画,一个有病的人糟践糟践白纸打发时间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不是有什么不能给我看的东西吧?”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定定地看着她。

    她或许是被我的举动惊着了,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小汗珠,解释道:“你要是想看,回去给你看也行。”

    “对不起,王姐。你的画我看过了,但是你能解释一下这个是什么吗?”我把刚刚从她画册上扯下来的那张画纸摊开放在了她的面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