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6章 真正的死因

    白纸上的画像清清楚楚的展现在我们俩之间,王正玲的脸顿时像是一张被揉得皱巴巴的白纸一样惨白,之前的淡定和冷静早就化作了虚无。

    “你......你怎么会有这幅画?”她不安的瞟了我一眼,一遇上我的眼神就立刻惊慌的收回了目光,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瞧见她这个样子我登时就在心中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笑。

    “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依我看来你是想照着这上面的方法杀死我是吗?要不是小娴告诉我,你今天就会动手了吧?”虽然心里有很大的怒火,但明面上我依旧保持着平静,语调也没有一丝波澜,听起来就像是平时的普通闲聊一般。

    王正玲的眉毛抽了一下,之前的惊慌之色瞬间就散了个干净,错愕的望向我,迟疑的问我:“你说是小娴告诉你我要按照上面的步骤杀死你?”

    我见她这个反应忽然觉得有点不对,为什么听我说到小娴她就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她这个表情究竟是什么意思?

    暗暗打量着面前的王正玲,除了初时看见了那副画露出了几分堂皇外,她一直都保持着过分的冷静,这种人与其说是心理素质强大还不如说是心理早就有了缺陷,让人觉得可怕。

    可就算是这样,当她的计划被我揭露之后,她就算是再冷静的人,也不应该会有这样的反应才对。

    飞快的在脑中理清了这些,我将那些思量都压了下去,抬眼直视向王正玲,微微地点了点头说道:“对,是小娴告诉我的。”

    王正玲惨白的脸溢起了一阵青黑,双眸中不知为什么好像多了几分印痕,看得我后背一凉。她凝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开口道:“可是这幅画,是秦灵死之前画的,那时候我根本不认识你。”

    秦灵?

    我心下一惊,立刻瞥了一眼那幅画,果然,在右下角的最边上的确有“秦灵”两个字的缩写,“QL”。我认得出这个字迹,就是秦灵的没错,平时她的一些笔记本都会写着她名字的缩写。

    那两个英文字母不断的在我的眼中扩大,刺痛了我的眼睛,也刺痛了我的心。秦灵为什么要画出这么一幅画来?而且画的内容还是,杀死我!

    这不可能,秦灵怎么可能画出这样的画来!如果是,当初她又何必救我?在尸蛾袭击我的时候她有充分的逃跑时间,如果她本就有杀死我的想法,当初她大可以丢下我逃走,这样便是一举两得。

    一想到之前秦灵一次次的帮过我,我立刻否定了她想要谋害我的可能,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冷静,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

    王正玲站在我的对面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我避开了她的视线,长长的深呼吸了一口,试图通过这个办法来让自己冷静一点。

    我努力理清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显然,小娴、王正玲都不值得我相信,因此她们对我说的话的真实性都有待考证。

    之前是小娴故意让我知道有这幅画的存在,她的意图看起来应该就是想要挑拨我和王正玲的关系,不过因为她不知道我和秦灵的关系的缘故,因而就将这幅画直接说成了是王正玲画的,表面上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另一边,王正玲她的反应就有点让人怀疑了,我一遍遍的在脑中回放着她刚刚说话时的神情,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更是隐隐有种预感,就像是她很清楚我和秦灵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所以才会这样说来借此洗清自己的嫌疑。

    若是按照这样的情形看来,王正玲绝对要比小娴要可怕的多,我不得不多加几个心眼去防备她。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话?推到一个死人身上,死无对证的事情,你让我怎么相信?”我脑筋一转,将她的话给驳回了,我倒是想看看她还要怎么解释。

    与此同时我也是想试探一下她,如果她真的知道我和秦灵的关系的话,那我说这么一段话,她一定会有反应。

    我揣着几分期待的心情,死死的盯着王正玲的脸,希望她平静的脸色会有几分破裂。

    可是没有,她的脸上除了一副“爱信不信,不信拉倒”的神情,什么异样都没有,显然是心里没有鬼。

    这也就是说,我刚才的推测有不正确的地方,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是小娴说了谎?我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大脑因为被这些事情困扰着,几乎快要痛到炸裂开来。

    为什么,小娴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目的是什么?一连串的问题在我的脑内闪过,每一个都得不到答案。

    我抓起桌子上的画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径直冲向门口往病房走。这里面有太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了,要是想要弄清楚这件事情无疑就是抽丝剥茧的过程,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开始抽丝!

    我紧紧的抓着手里的画,心口堵着一团怒火,直接就走回了病房。

    “你告诉我这幅画是王正玲画的,她却告诉我是死去的秦灵画的,你为什么要骗我?”我刚一打开病房门就直接大声嚷道,可是话音刚落我就发现,病房里一片空荡。

    没有人,病房内竟然没有人。慌乱替代了愤怒,我加快了步子走到了中间的病床旁,小娴的病床上只有一床被褥,凌乱地堆在了床尾,而原本应该铐在小娴手腕上的铁链此刻正随意地被丢在床头。

    小娴完全不见了踪影!

    也顾不上什么画了,我飞速的跑出了病房,立即冲到护士站,见护士长在里面急忙跑了过去,抓着护士长的肩着急地问:“小娴呢?小娴去哪里了?她不在病房里!”

    护士长听了我的话也愣住了,下一秒反应过来我说了什么之后,脸顿时就白了,连带着嘴唇都一点血色都没有了,她约过我慌乱地从护士站里冲出去,一边跑一边嘴里还自言自语道:“完了!这丫头!”

    “怎么了?她不是你们放走的?”我慌忙追上护士长追问道。

    “没有付医生的命令我们哪里敢随便放走她!只是这丫头是关不住的,她和狐狸一样狡猾,前几次我们就用铁链子锁过她,但是她总是轻松地解开了。这一次我们特地换了特殊的锁头,见她这么多天也没有解开,还安安分分地呆在病房里,所以就以为这把锁能够锁住她。没想到!”

    护士长一边向我解释一边跑到了我们的病房里,病房的房门还是开着的,我刚才因为太急了,走的时候忘了把房门带上。

    我们俩一齐走进病房,护士长看了一眼挂在床头的铁链,拿起来放在手里仔细的看了看,上面没有暴力解锁的痕迹。

    我也凑在旁边偷偷看了几眼,一见那个铁链完整的宛若被钥匙打开一般,心中不禁暗暗惊叹了一声,很明显如果不是用钥匙打开的那把这个锁头撬开的人必定技巧十分的高超。

    只是没想到小娴这么小一个小女孩竟然还有这种本事,还好她已经被关在这精神病院里,要是让她在外面岂不是会成为一个江洋大盗?我有些异想天开的想着。

    不对,不对不对!这有问题,这根本就是一个悖论!

    护士长刚刚说的话不知为何突然又在我的脑中回响了起来,我立刻抓住了刚才被我遗漏的关键点,她说小娴前几天一直很安分,所以她们才会以为这把锁可以将小娴困住。

    但事实却是,小娴是能够解开这把锁的。可是既然她有解开这个锁的能力的话,为什么她前几天不解开,偏偏要在告诉我关于那幅画之后解开?这个时间点未免也太过巧合了一点?

    我默不作声的看了一眼护士长,见她还在仔细的查看着那条铁链,我干脆朝后退了几步,试图将这件事情里遗漏的细节再次挑出来。

    那幅画肯定不是秦灵在我来之前就画了的。

    之前王正玲画画的时候我有见过好几次,她拿的都是同一本画册,之前我看的时候,在那幅画之前还看见了有好几幅画就是出自她之手,而那些画面里的画都是我来了之后才发生的。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秦灵的画会在那些画之后?

    按理说,正常人是不会空几页在前面然后再画画的,极大的可能就是,秦灵不想让王正玲发现这幅画,所以才这么做的。因为若是那这幅画在此之前就被王正玲看到了的话,她一定会立刻销毁,绝对不会等到我看到的那一刻。

    这些种种放在一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秦灵没有死,她就在这间医院的某一个地方躲藏着。

    原先秦灵是我留在这家医院里的唯一理由,我想要查出她的真正死因,可是现在,她不仅很有可能还在人世,甚至还有可能一直在暗处看着我的一举一动。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感觉毛骨悚然,对于她还活着的这个可能也不知道是喜是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