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7章 好像出事了!

    至于她画的那幅画,我捏了捏手指,画纸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秦灵到底是想杀我,亦或是想表达别的什么,现在还是个迷,我只有真正面对她,才有可能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

    小娴失踪后整个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在找她,可她这么一个大活人,偏偏就是怎么也找不到,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对于她的失踪,我的心里总是一种不安感,似乎她的失踪只是一个预告,后续还会有更加可怖的事情出现一般。

    虽然平时小娴在病房里也不怎么说话,我有时候甚至觉得她就像是不存在一样,但是在她消失的这一整天里,我心里就像是空了一块地方似地,无论怎么也填不满。

    病房里只剩下了我和王正玲两个人,中间隔着小娴的病床,她正坐在床上低着头摆弄着什么东西,我失神的看了她一眼,终于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王姐,你觉得小娴会藏到哪里去?”我犹豫的问着,目光落在了她的手上,这才发现她手里正在折着纸。

    王正玲仿佛没听到我说的话,头也不抬一下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我不甘心的咬了咬下嘴唇,又问了她一次,只不过这一次的声音更大了些。

    又等了许久,她却还是不回我,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听见还是不愿意理睬我,不过刚刚我都已经用了那么大的声音了,她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听到,想必还是不愿意理睬我吧。

    无谓的耸了耸肩,见她不理我我也就不再拿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拉过被子就准备躺下去睡觉。

    就在我刚准备躺下的时候,她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把刚刚折好的纸鱼拿起来,有些小心翼翼的对着我说:“这条鱼,没有水或许会死吧?”

    闻言看向她手里的纸鱼,不过就是很普通的一个折纸物件罢了,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顿时就有些不耐烦了,她不愿意说就算了,何必说这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我是问你觉得小娴会藏在哪里?你和她住在这件间病房里这么久,你都不担心她吗?”这么想着我的火气也就慢慢上来了,说活的口气也变得有些冲。

    王正玲却好像没有察觉出我的语气不善一般,她置若罔闻的缓缓地放下手中的纸鱼,然后突然往前方一掷,那纸鱼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到小娴平时喝水的杯子中,接着迅速沉下了仅剩的水中。

    我被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弄得不明所以,目光停留在那只被水浸透了的纸鱼,几分不自在的情绪一点点的升了上来。

    王正玲盯着纸鱼落进的水杯,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个怪异的微笑,阴森森地说:“这条鱼,有了水,还是死了。”

    突然,一阵寒冷的气息顺着我的脊梁骨爬上了我的后脑,整个身子都凉飕飕的,莫名的,我觉得她刚才那番话像是在暗指着什么,暗藏着无限的恶意。

    还没等我问她到底想表达什么,护士长就惊慌失措地冲了过来,站在门口大喘着气说:“找到小娴了!”

    “什么,在哪找到的?”我一听小娴被找到了立即就站了起来,着急的问了一句。

    没想到护士长听我这么一问脸却黑了,一边走进来一边说:“小娴的姑姑已经来了,准备把她带回家,我现在是来帮她收拾东西的。”

    带小娴回家?我没想到那个传闻中不管小娴的姑姑这一次居然回来把她接回去,按理说小娴的病这么严重,是应该留在医院里接受治疗的,毕竟暴力倾向确确实实会对周围的人产生生命威胁。

    况且她一直在这医院里住的好好的,怎么她姑姑突然就要带她走,还是在她失踪刚被找到的这个时间点?

    我还有很多问题没弄清楚,她不能就这么走了。这样想着,我就更加坚定了要看小娴一眼的信念,急切的问着旁边的护士长:“护士长,我还有一些话想要问小娴,你能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吗?”

    护士长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并不停止,刚刚的情绪已经缓了过来,淡淡地说:“她已经被家人带走了。”

    “带走了?这么着急,东西也不收?那护士长有她的联系方式吗?我想......”我没想到小娴竟然这么快就被家人给接走了,顿时就急了,连带着说话的语速都跟着一起快乐不少。

    只是我的话还没说完,护士长就直接把我给打断了。

    “你联系不上她的。”

    联系不上她?

    我皱着眉头沉默了下来,小娴好端端的就离开医院,之前护士长的态度又这么反常,难道说?

    我的脑内蹦出了一个很不好的念头。

    “小娴她......是不是出事了?”虽然不希望事实真如我设想的那样,但为了确认一下我还是小声地问了一句。

    虽然我和她相识不久,而且她有时候的一些言行举止也让我感到害怕,甚至是恐惧,可是在我心中她毕竟是一个孩子,花一样的年纪,再说了,她长得还那么可爱,不论怎么样我都是真的不希望她出事……

    护士长一听我这么问,收拾东西的动作忽然停了一下,眼眶顿时就红了,略带哽咽地说:“刚刚医院的护工在小花园的那个池塘里发现她,救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咽气了,救不过来了。”

    小池塘、画、鱼和水。我只听到了这几个关键词,瞪大着双眼盯着坐在病床上微笑着的王正玲,心里一阵恶寒。目光再一转,那条落在杯底的纸鱼还静静的停在那里,可是此时在我的眼中,那条纸鱼却像是无助的小娴一般。

    “是你!是你杀死的小娴对不对?”我头脑一热,立刻冲上前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不停地摇晃道:“是不是你?你为了报复小娴告诉我那幅画的事情,所以你杀死了她。小娴还只是个孩子,你用得着对她下这么狠的手吗?”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几分哽咽,一想到那个可爱的小姑娘现在已经不在人世,心里就难受的紧。即便她有再多的缺点和不足,那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王正玲她怎么能……

    王正玲脸上的微笑更浓了,没有因为我的话而产生任何的情绪波动,只是用力地将我的手掰开,凝视着我的双眼冷冷地说:“你说我杀死了她?你有证据吗?我今天一整天除了在活动室就是在病房里,见到她最后一面的人似乎是你,说不定你才是杀了她的人。”

    “你什么意思?”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见王正玲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瞬间就明白了,可是却还是不甘心就这样让她摆脱嫌疑,“刚才那条鱼,那条纸鱼,你说的就是小娴,对不对?”

    和我的激动相比,王正玲看上去就要冷静的多了,她没有再开口,只是歪过脑袋看了一眼我身后的护士长。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别吵了,警察已经来过了,也都调查过了。那附近除了护工的脚印和小娴自己的脚印就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护士长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冷淡的说着。

    我的手像是脱了力一般从王正玲的身上放了下来,失魂落魄的回到我自己的床上,一直看着护士长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走出去,都没有再看王正玲一眼,也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那一晚,我望着从窗外洒进来的月光看了很久,清浅透亮的月光也没有办法抹去我心里的伤痛,我没有想到自己对于小娴的死讯,竟然会反应这么大。

    正出神的看着窗外,忽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安姐姐。”

    我的汗毛突然立了起来,连忙坐起身来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眼就看到小娴如往常一样坐在床上,双眼淡漠地望着我。

    “你......”我的声音因为内心的恐惧显得有些颤抖,但我在极力克制着,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要小心。”小娴也没有在意我的害怕,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小心什么?”我一听她这么说心里立刻咯噔了一下,连忙追问了一句。

    “梦。”她望着我平静的说道,白净无瑕的脸上似乎反常的带上了淡淡的笑意,让她添了几分可爱的感觉。

    梦?

    我还想再问清楚一点,她却消失了。恍惚间,我还以为那只是自己的幻觉,直到我看见床边有一串湿漉漉的脚印后,我才真的相信,那是小娴。

    从小娴这次回来特意嘱咐我这件事上来看,她的死一定不是自杀,肯定是被人所害,所以她才会让我也小心。

    小娴出事后医院很快就撤走了她的东西,连她睡过的病床也在第二天一早撤走了,仿佛她不是溺水死的,而是得了什么传染病一般。而我的心思并没有放在这里,一直在思考小娴说的“梦”是什么意思,是让我小心自己最近梦到的事情吗?最近我似乎并没有梦到什么,要说最近的一场梦就是梦到那个黑暗中的声音。是让我小心那个声音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