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9章 流血的眼睛

    “安姐姐,弯腰!”

    小娴不知突然从哪里窜了出来,扯着嗓子冲着我大喊。

    情急之下我也只能先听从她的话,使出吃奶的劲头弯下了腰,原本一直趴在我身后的王正玲没有预料到我这个动作,顺势往前一摔,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耳边就听到了一声重物撞击的声音,随后不到一秒的时间,一股腥臭温热的液体立即溅到了我的脸上。

    我哆哆嗦嗦的睁眼一看,眼前一片血红,王正玲的半个身子都是血,肚子上有巴掌大一个窟窿,正源源不断地往外冒血泡子,看上去异常吓人。

    我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王正玲,不自觉地想要向后退去,可是双脚却像是被固定住了一般,根本就挪不动步子。

    “跑啊!”见我没有动作,在一旁看着的小娴顿时就着急了起来,连忙冲着我大喊了一句。她这一声大喊像是触碰到了我身体里的开关,所有的意识都回归到了身体里。

    看了一眼浑身是血的王正玲,再也顾不得许多,我转身拔腿就跑,跑出近十几米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小娴,连忙停下步子回头望去。

    此刻的小娴已经被王正玲高高提起,两条如竹竿般细小的腿正在空中晃荡着,因为不适脸上露出了不耐的神色。她看见我停了下来,嘴巴一张一合的蹦出了几个字:“跑……别……停……”

    我连连摇头,双眼已经溢满了泪水,我怎么能忍心把小娴仍在这里自己一个人逃跑?

    这时,王正玲的脸上缓慢的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另一只手抓上了小娴另一侧的胳膊,我惊恐的看着她的动作,一丝不好的预感缓慢从心底升起。

    “不要,不要……”我一边摇着头一边喃喃的说道,王正玲看上去似乎是听到了我的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下一秒,她的两只手一齐用力,分别向外侧拉扯,竟硬生生的将小娴给撕成了两半。

    “不要!”我大声冲着王正玲喊着,可是已经无法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小娴娇小的身子在半空中被撕成两半的事实,鲜血飞溅之处迅速化出一滩滩发着恶臭的脓水,难闻的气味在走廊里一点点弥漫了开。

    王正玲毫不在意的拍了拍手,脸上依旧挂着诡异的微笑,慢慢的向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看到她的动作我也不敢再留在那里伤感了,匆忙的抹了抹眼泪,转身就飞快的跑了起来。

    小娴为了我已经灰飞烟灭了,如果我再这么呆愣愣地站在这里那就只有死路一条,那样小娴的牺牲就白费了!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眼眶,我也顾不上擦拭,一味的向前跑着,两条腿就像装上了马达一样飞快的迈步,可即便如此,王正玲的声音还是不远不近的在我的身后跟着。

    逃出医院的路我早在前几天就已经摸清了,只是为了调查秦灵的事情一直没有生出想要逃走的念头,但是看如今的这个情况,这已经是不得不逃了,否则别说是弄清楚这些事情了,我恐怕连小命都难以保住!

    顺着医院的走廊一直往安全出口处跑去,王正玲一直拖着她那不断往外冒血泡子的身子紧追不舍得跟在我身后,边走着还边用秦灵的声音喊着:“眉眉,别走,等等我,等等我。”

    听着那凄惨的呼唤声越来越近,我的心就跳得越来越快,恐惧的情绪占据了整个大脑,脚尖才刚一落地又立马提了起来,生怕只要晚一秒就会落得和小娴一样的下场。

    我连回头都不敢,只能一味的超前奔跑,生怕一个步子落下了就会被王正玲给抓住。

    “眉眉,和我一起回去吧,回去吧......”还没跑两步,秦灵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楼梯间,那空灵凄厉的声音听在耳中,就像是猫爪在心尖上挠了几下一样,我顿时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的身子不自觉地发了一个寒颤,边跑边哭着说:“不,我不跟你回去!回哪里去?”

    “回哪里去?当然是回白旗镇,回我们出生的地方。”秦灵的声音再一次飘飘渺渺的传到了耳中,听上去就像是一道夺命的追魂令。

    白旗镇?我没想到秦灵这样追着我竟然就是想将我抓回白旗镇!

    一阵恶寒涌上心头,为什么这么地方总是在我的生命中阴魂不散?我和妈妈都已经躲得远远的了,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过我?难道是想要让我像爸爸、像安姚一样莫名其妙的惨死这件事才算是一个头吗?

    咬紧了牙根,我没有再开口,一心只想着尽快逃出去,摆脱后面那个穷追不舍的恶魔。

    我不停地往前跑,双腿早就累得发酸发胀,却一丝懈怠都不敢有,终于,楼梯口的出口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看着那充满希望的光亮,我的心头一喜,脚下的步子仿佛也变得轻快了好几分。

    十米,五米,三米……出口已经近在咫尺,我几乎快要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就在我还差一步就能跑出楼梯口的时候,王正玲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狰狞着一张脸,“咯咯咯”地笑着,肚子上的大窟窿显然已经流干了血,耷拉着那些肚子里的内脏半裸半露地在外面,发出刺鼻的气味。

    刚才看到出口之后我一心都是想着尽快跑出去,根本没有注意到王正玲不知什么时候绕了一条路。

    “你跑不掉了,哈哈......”秦灵的声音再次响起,听起来越发地渗人,就像是一把利刀一点点地割开我的耳朵膜,尖利般的疼痛瞬间侵入我的心脾。

    我不安地咽了一口唾沫,眼睛死死的盯着她肚子上的大窟窿,紧紧地握着拳头慢慢地向后退,表面上虽然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但其实暗地里正在飞快地扫视着她。

    我记得六叔曾经说过,任何恶鬼都有罩门,只要找到那个罩门便能在恶鬼身前脱身。秦灵现在既然附身在王正玲的身上,那她肚子上的大窟窿一定就是她的罩门,若是我能破了她的罩门,那就有希望逃脱了。

    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在心中默念了三秒,反正如今已经是死路一条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搏一搏我还能够有一线生机。

    “秦灵,”我抬起头对上她那双已经血红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你下地狱吧!”说完,我将一直藏在手心中的黄符往她肚子上的大窟窿上一贴,贴完我立刻后退了好几步,紧张的看着她。

    只见那已经止住血的大窟窿又开始发出“滋滋滋”的声音,随后冒出了一个接着一个的大血泡。那血泡不断地胀大,直到变成眼珠子般大小后又迅速地炸开,流出一滩散发出恶臭的脓血。

    王正玲的身子不断地颤动着,右手臂一抖一抖地指着我,瞪大着一双眼眸子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望着我,断断续续地开口道:“这不可能......不可能......”话还没说完,她就捂住肚子倒在了地上。

    看到王正玲倒在了地上,我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全身瘫软坐到了地上。

    这黄符是妈妈之前在庙里求来给我保平安的,平时因为白千赤的原因我也不怎么戴在身上,只是前一段时间实在是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本着求平安的想法,我顺手就把黄符放在了身边,没想到这次竟然还能保自己一命。

    正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楼上突然出来了一阵骚动,抬起头朝上看去,我惊异的发现每一层的楼梯上都站满了“人”。

    他们都是平日里和我说说笑笑的“病友”,但此刻的他们看起来却不太像正常的人类。几乎每一个的双眼都散发出恐怖的血红色,而在他们的颈脖处竟然布满了密密麻麻如蛇一般的青筋,仿佛下一秒那些青筋就会从皮肤里爆开冲出来一样。

    我整个人都懵住了,完全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傻愣愣地站了起来,待在原处不知所措。

    突然,一个女病人从楼上掉了下来,她的身体落在地面上发出了一声不小的“砰”。我吓得后退了几步,眼睛盯着那个脸朝下,一动不动的女人,几乎以为她必死无疑了,可是没想到下一秒她就挣扎着站了起来,浑身是血地凝视着我的双眼。

    她笑了,脸上的肌肉勉强地向上抽,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我震惊的捂住了嘴,不自觉地又朝后退了几步,大脑里早就已经乱成了一团乱麻。

    不等我有所反应,楼上的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地往下掉,又一个接着一个地站起来,像是不死的僵尸一样站在我的面前,脸上都挂着同样的诡异的笑容。

    我被吓得都快丧失了言语的功能,可是看着眼前的画面,隐隐约约的生出了几分熟悉的感觉,总感觉这个场景似乎有几分似曾相识,我好像曾经已经经历过了类似的事情一般。

    像是一道闪电突然劈进了我的脑里,“轰隆”的一声,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像是洪水一般源源不断地涌现在脑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