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0章 相似的尸体

    我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我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

    一年前刚认识白千赤不久的时候,我被抓到看守所里也见过这样的情景,只是当时的景况似乎要更恐怖一些。

    但是潜意识里,我又不愿此刻面对的真的如一年前一样,我不敢想象若是再经历一次,我是否能够再一次侥幸逃脱。

    这时,站在最前面的“人”突然动了动脖子,“咔咔”几声过后,他突然向我扑了过来,张大的一张嘴里露出长而尖利的獠牙,像是一把尖利的匕首向我的颈脖逼来。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到了,情急之下瞥到了倒在地上的王正玲,也顾不得许多,急忙把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王正玲搬了起来,又狠狠地往那群僵尸身上一扔。

    那些僵尸闻见王正玲身上的血腥味后,像是饿狼闻到了猎物的气息一般,疯了似地扑上前,一时间忘记了我的存在。

    我看了一眼那群僵尸,顾不得许多,拔腿就跑,但是身后他们啃食的声音却还是不断的传进我的耳中,听上去格外的骇人。

    一边跑着,我一边在心里默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天保佑,我安家祖上的列祖列宗保佑,今天小辈实属无奈才让手上沾染了血腥的污秽之气,若是我能顺利地逃出去,一定会诚心诚意地忏悔三天三夜。”

    不知道是不是祷告真的起了作用,我一直到跑出医院大楼都没有遇到任何僵尸。

    跑出住院大楼后我立即往小花园里跑去,我模糊的记得在溺死小娴的那个池塘边有一棵芭蕉树,芭蕉树遮挡住的地方有一个刚好可以供人进出的狗洞,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趁着那些僵尸还注意不到我已经逃走的间隙赶,从那个狗洞钻出去还能有一线生机。

    慌慌忙忙的跑到了那棵芭蕉树旁,拨开树叶后果然看到了一个能供人出去大小的狗洞,我心里一喜,毫不犹豫的就忙往狗洞外钻。

    从狗洞出来是一片密林子,伸手不见五指,耳边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虫鸟的鸣叫声。

    我站起身子,眼前的黑暗让我再度陷入了未知的恐惧之中。刚刚从医院中逃出来的恐惧感还未完全消失,现在又置身一片虚无,心里除了一片恐慌什么都没有。

    漫无目的的,我只能凭着直觉不停地往前跑。好在我跑了不久之后天上的乌云渐渐地散开,透过树影的月光也能照亮些许树林中的道路,终于驱逐了几分黑暗。

    我顺着一条落叶稀少的小道不停地往前走,其实自己也不确定这条小道到底能不能把自己顺利地带出去,呼呼的风声回荡在耳边,随之而来的是连绵不绝的落叶“沙沙”声。

    “嗷......”

    突然,一声野兽的嚎叫声骤然在不远处响起,吓得我双腿一软,“嘭”的一声就坐到了地上。

    四周是无尽的黑暗,耳边呼啸着的是萧瑟的风声。我瘫坐在满是落叶的地上不仅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逃出来?随便在医院里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天一亮或许就没事了。现在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毒虫蛇蚁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要了我的命。

    因为那一声野兽的嚎叫,我现在也不敢再随处乱跑了,小心翼翼的就近找了一个树丛,蹲在了后面。

    风吹在身上有几分冰凉,我稍稍摩挲了一下双臂,却还是抵不住凉风一阵又一阵的刮在身上。

    忽然,一阵阴风吹来,周围的草木都开始剧烈的摇摆,仿佛是一场酝酿了许久的暴风雨就要到来,我面前的树丛也被吹得四处摇摆,眼看着就要挡不住我的身影。

    不敢再多加停留。我连忙站起了身,再次往自认为是出路的方向开始跑去。也不知道跑了到底有多久,那阵诡异的阴风依旧没有散去,反而还有越演越烈的阵势。

    因为这一阵阴风,我丝毫都不敢放慢步子,因为长时间的跑动嗓子眼儿里隐隐约约的冒出了几分血腥味,氧气似乎也开始变得有些供应不足。

    跑着跑着,我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住一般,一个不注意我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倒霉,真是倒霉头顶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倒霉起来喝水都能够塞牙缝!本来最近遇到的倒霉事就够多了,今晚好端端的还被追杀,先是一个人、后来又是一群僵尸,现在好不容易跑出来了竟然还找不到出路,又摔了这么一跤。

    痛,太痛了,借着月光我往疼痛感的来源处看了几眼,膝盖因为摔下来的摩擦而出了血,几道血痕清晰的落在了那上面。

    强烈的痛感将我从对于未知的恐惧中拉了回来,我不断的在心中告诉自己,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保持冷静,只有冷静才能想出正确有效的对策来。

    忍着膝盖上的疼痛爬了起来,我狼狈的拍了拍身上沾到的枯草和泥土,准备继续往前走过去。

    结果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忽然一道月光洒在了我的面前,正好照到一个坟堆上面。我没想到这林子里面竟然还有坟,被吓得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刚刚一路走过来,因为实在是太黑了我也没有多加注意,现在借着光才看清了面前的这个坟头。不过好奇怪啊,这个林子我记得好像是政府的绿色示范林,应该是没有坟的才对,那这个突兀的野坟堆是怎么来的。

    我借着幽暗的月光稍稍走近了一点,又再仔细观察一次,这才看到这坟堆上似乎还立了一块墓碑,既然立了墓碑那就应该不算是野坟了。

    我连忙双手合十对着那坟堆喃喃道:“有怪莫怪,小女今天误闯此地,钥匙扰了您的清静还希望你不要责怪。”

    这时,天上的云朵完全散开了,明亮的月光直直地打落在那墓碑之上,两个血红的大字刺入了我的双眼。

    安眉!

    合十的双手还停在胸前,我的目光牢牢的锁在墓碑上的名字,不敢相信的再次揉了揉眼睛,可是再睁眼时墓碑上的字却依旧没有发生一点改变。

    这到底是什么!我的心里生出了阵阵凉意,几乎冷到了心底。

    我盯着眼前的墓碑看了许久,“安眉”那两个大字依旧刻在那墓碑之上,而墓碑的左下角刻着的生辰八字也和我完全相符,也就是说,这块墓碑是为我而刻,这个坟头,竟是我的墓!

    不,这不可能。

    我的目光锁死了那墓碑,双脚不自觉地往后退。

    这个墓碑怎么可能是我的,我还活得好好的,活蹦乱跳的,怎么好端端地就有一个墓碑立在这里,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坟堆。现在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那这坟堆里的是什么?

    心里有一个声音不断在催促我,催我去弄明白这一切。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得勇气,猛地跪了下来,疯狂地开始用手扒拉着那坟堆上的泥土,边扒拉边呢喃道:“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做了这么一个坟?又是什么东西.藏在里面,快出来,你给我出来!”

    此刻我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接连发生的事情让我的承受能力被拉到了最高点,我现在只想着要把躲在背后耍我的那个人或者是什么东西给揪出来。

    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而那个暗中操作的家伙,此刻一定正在看着我的笑话。

    我扒拉那泥土还不到十分之一的时候,眼前的坟堆突然开始剧烈地摇晃,上面的泥土不断地往下跌落,“”的声音不断地从坟堆里传出来。

    身体的本能反应驱使我站起来,快步地往后退,退到了一个自认为安全带距离。

    我的视线依旧牢牢锁在坟堆上,只见那坟堆不断地摇晃、抖动,像是正在经历一场巨型的地震。

    突然,一道红光从坟中射了出来,与此同时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际,惊飞了一群栖息在树枝上的鸟群。

    炸了,整个坟堆上的泥土都飞溅开来,连着我的嘴里都进了许多的泥沙。

    “呸,呸呸。”我急急忙忙的把嘴里的黄土都吐了出来,擦了擦嘴角,看向炸开的坟头。

    坟堆里的景象随即映入眼帘,一个杉木的棺材安静地躺在坟坑里。

    我大口喘着粗气,右手按在胸口处试图压抑住急速跳动的心脏,一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这一口棺材。

    脑子里有很多想法像是找不到出口的泥鳅鱼一样胡乱地窜来窜去。这会不会只是一口故弄玄虚的空棺材,还是说......

    还是说,它就是为了今晚我的出现而准备的。

    这个念头冒出脑子之后我立即转身撒腿就跑,还没来得及跑出多远,身后的棺材板就已然打开,从里面蹦出了一个和我长相有七八分像的尸体向我扑了过来。

    我看到这个和我如此相像的尸体,慌乱之情又加重了好几分。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和我这么相像?难道说她是要将我抓到那棺材之中,而她接替过我的身份继续在人间苟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