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1章 挖心

    我不敢再想下去,随手抓起一个树枝不停地在眼前胡乱拍打着,嘴里呢喃着:“你这个怪物,你这个大怪物,不要顶着我的容貌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快点滚!”

    那尸体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猛然抬起双手用力地抢过我手上的树枝,然后迅速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她一用力,脖子里骨头“咔咔”的摩擦声立即传入我的耳中,清晰得如死亡的催魂声。

    我被她死死地按在地上,整个身子因为感受不到血液的流通而不断地挣扎着。她惨白的脸,狰狞恐怖的笑容正对着我的脸,我们两个相近得不到十厘米的距离。

    这么近的距离,我也就将她看得更清楚了点,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尸体和我真的太像了,就连我自己看了都难免会有一瞬间的恍惚,只不过现在并不是我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挤出吃奶的力气勉强问道,问出口后我又觉得自己好笑,怎么能指望一具尸体回答我说的话呢?

    肺腔里的氧气逐渐枯竭,四肢也陷入了麻痹的状态,喉腔中炽烈的火烧感也不再强烈,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困意席卷了我全身的细胞。

    一直以来的那股执著好像在这一瞬间突然消失了。

    我真的累了,从被抓来精神病院的那一刻到现在,我的神经紧绷的实在太厉害了,每天都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下,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会命丧黄泉。

    只是千小心万注意,还是没料到会陷入了现在的危机之下。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我一直天真的以为过两三天白千赤就会来救我了,我以为藏在医院中的秦灵也会救我,没想到这一切都只是我自以为是的幻想而已。

    白千赤没有出现,秦灵一出现就想要杀死我,到如今眼前这个和我相像的尸体也想要置我于死地。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每一个都想要我死,难道我的存在对于她们来说就是这般的容不下吗?

    算了,死了算了。我苦涩的笑了笑,终于放弃了挣扎,我睁着眼看着如黑色幕布一般的天空,心里暗暗想着,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人间的夜空了吧。

    求生的火苗瞬间熄灭,连火星子都不剩,眼皮好像挂了千斤重的东西似地,沉沉地闭了起来。

    黑暗,我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就此在黑暗中沉沦。

    “妖孽,连本王的女人也敢动!”

    就在我快要丧失意识之际,一声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入了我的耳中,挣扎着睁开眼睛,刚一睁开眼就看见之前掐着我的那具尸体早已被白千赤劈成了两半。

    只见那具被劈成两半的尸体抖了两下,顷刻间化作了一滩脓水在泥土上肆意横流。我错愕的望着那滩脓水,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这么呆呆的坐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你没事吧?”白千赤步履匆匆的走了过来,连忙将我抱在怀中关切地问。

    我抬着头看着他苍白俊美的一张脸,恍惚间我竟有种不真实感。眼前的白千赤是真的吗?我真的被他救了?

    总觉得一切都发生的太过不可思议,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眼前的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老人家常说,人死之前会见到自己这一生中最爱的人,为的就是让亡魂不留遗憾地离开。

    难道我现在看到的白千赤就是我死之前的最后的幻像?

    可能是见我久久都没有开口,白千赤有些着急了,一只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语气也愈发的担忧了起来:“眉眉,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

    额头上感受到了熟悉的、冰凉的温度,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一切不是幻想,我是真的被救了,白千赤他是真的来救我了。

    我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他的脸庞,冰凉的触感真实到让我流出了滚.烫的泪水,这些日子的无助、恐惧、迷茫都在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你终于来了,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知道我这些日子都经历了什么吗?”所有的情绪刹那间一齐喷涌了出来,我边哭着边狠狠地拍打他的肩膀,之前的恐惧和慌乱终于落了地,在白千赤的怀抱里,我终于有了踏实的感觉。

    我有些后怕的想着,如果他再晚来那么一刻,我们再见之时就只能是在黄泉路上了。

    白千赤什么话都没说,抿着嘴一直温柔地看着我,直到我打累了,停手了,他才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知道是你来晚了就好,你发现我不见了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来找我,到底为什么?”即便听到了他的解释,我却仍旧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依旧不依不饶地问道。

    他低着头一直沉默,过了近半分钟,他抱起我的身子,开口说道:“这个地方很邪门,我们还是先离开的好。”话说完,他抱着我就开始往前快步走去。

    我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急切,甚至从他紧绷的脸上可以察觉到他内心的不安。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不安到他连走路的步伐也发飘发虚。我知道他在人间因为阳气过盛的原因身体总不如在阴间来得好,体力、阴术各方面都不及在阴间的十分之一。但我也很清楚仅仅是这十分之一就让世间很多人感到畏惧了。

    “千赤,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心中升起了几分疑惑,我低声地附在他耳边问了一句。

    从秦灵莫名其妙地想要杀我开始,一直到那个诡异的精神病院还有“我”的坟墓,这些东西都在同一时间段突然出现,这一定不是巧合。这些事情的出现全都是针对着我来的。

    这一系列事情的开端就是从乔安的死,接着再到班导出事污蔑我得了精神病,然后再把我关起来。

    对了,把我关起来。我终于意识到了,白千赤不是不来找我,他是找不到我。那个精神病院,那里的病人们全都变成了僵尸,还有王正玲、小娴,她们都不是什么普通人,说不定她们在我来之前早就已经死了。有心人把我放在一堆死人中间,死人的死气将我身上的活气给遮掩住了,所以他才一直找不到我。我刚刚从那家医院里跑出来之后,脱离了死气的遮掩,所以他才能够找到我。

    布这么大一个局,难道为的就是杀死我?这未免也太奇怪了一点。我的存在到底碍到了谁,非要将我置之死地不可?

    现在我甚至怀疑这个局从乔安死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布好了,就是在等我一步步地上钩。

    “别问这么多,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不要多管。”白千赤阴着一张脸回道,语气里是我很陌生的严厉。

    我愣了一秒,身子忽然僵住了。

    白千赤说的这些话梦里的那个声音也曾经对我说过。对了,还有小娴,她也让我小心“梦”。他们到底知道什么,又为什么全都不告诉我,遮遮掩掩的。

    难道将我瞒在鼓里原本向我袭来的危险就会转个弯逃走吗?既然危险总是要面对,何不让我知道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你为什么总是要瞒着我一些事?难道我们两个不是夫妻吗?夫妻就是要共患难的,不是吗?”我不愿意就这么被隐瞒着,又追问了一句。

    白千赤的眉头皱了一下,微微低下头来正想开口,一个从远及近的声响向我们袭来。下一秒,我就看见他的颈脖上被套上了一条像是牛皮鞭子一样的绳子,那绳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紧紧地勒着他的脖子。

    我看着他脖子上细嫩的肌肤被勒得通红发紫,还微微地渗出了血迹。他不断地挣扎着,用左手单手将我护在怀中,右手不断地拉扯着那条皮绳。无奈他越拉扯,那条皮绳就越发地收紧,连着他的右手都死死地卡在了皮绳中。

    “千赤千赤!”我急得眼泪都飚了出来,“你快用刀子割断它啊!”

    白千赤低头看了我一眼,嘴巴一张一合地似乎想对我说什么,但那绳子实在是勒着他太紧了,连一点声音也没让他发出来。

    “千赤,你等等,我想办法,我一定能够想到办法的。”我开始在他的身上摸索着,试图找到他随身携带的匕首或者其他的利器,只可惜我搜遍了他的全身都还是没找到任何一样可以让我帮他把绳子割断的东西。

    他瞪大着双眼,拼命地摇头,细细的红血丝密密地爬上了他的眼珠子,眼眶中似乎就要溢出泪水来。

    忽然,我感受到了他手上的一用力,心下一惊,连忙抓着他的胳膊慌忙地问:“千赤,你想做什么?你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他看着我,强挤出了一个微笑。

    我的心好似被人挖去了一大块一样,空落落的地方不停地往外冒着血,生疼的要命。

    他用手一推,我的身子瞬间腾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