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2章 神经病

    “白千赤!”我拼命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扯破喉咙大声喊道,可是却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他的动作了。

    腾空而起的身子像是一个充满气的热气球一般轻飘飘地往上升,无论我怎么扑腾都无法再次下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千赤的身子离自己越来越远,到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一道白色刺眼的光芒从高处射入我的眼眸,只觉得双眼一阵刺痛,我自动反应的闭上了眼睛。等那道光芒渐渐消失之后,我的身子才又感受到了真实的下坠感,我茫然的睁开眼睛,周围只剩下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我就像是被丢进了一个无底洞一般,不断地下落再下落,不知道哪里才是终点......

    巨大的悲伤潜入我的心底,像是有人把我关在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一般,黑暗、空寂,我什么都听不到,除了自己的心跳声。

    难受的捂上了胸口,我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却还是没办法控制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断了线一般的眼泪肆意的在面庞上滑落,断断续续的呜咽从我的嘴里发出。

    好痛,真的好痛,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剜去了心上的一大块肉一样,血淋淋的,痛彻心扉。巨大的失落和撕心裂肺的疼痛双双将我夹击,我很快就失去了意识,彻彻底底的陷入了黑暗。

    不知道究竟过了有多久,我感觉耳边似乎稀稀落落的有什么声音,意识猛然恢复,几乎是在一瞬之间,我立即睁开了双眼,周围的景象映入眼帘。

    白花花的天花板、熟悉的窗帘和书桌,我的大脑有些费力的反应了一会,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里是......是我的房间。

    伸手在胳膊上重重的掐了一下,一阵肉痛随着神经直接传到了大脑,这不是梦,我是真的回到家里了!

    我猛地坐起身子,抱起和白千赤一起在学校旁边的小夜市买的抱枕,放在怀里狠狠地揉了一下,抱枕还是一如既往的柔软,一个没忍住,我将脸埋了进去,好真实的触感,我终于控制不住的笑出了声。

    但恍惚间,我又觉得这一切似乎显得不那么真实。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房间,一个念头在我心里升起:万一这一切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美梦,等梦醒了又回到了那家暗无天日的精神病医院,我该怎么办?

    再次用手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的脸,在指尖将肉挤压在一起的那一刻,我立即感受到了强烈的刺痛感,这一次我特意比之前一次加重了好几分力气,若是在做梦的话,这个力道应该足以让我从梦中醒过来了。

    没有,除了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我并没有产生任何感觉,我依旧坐在自己的床上,周围依旧是我所熟悉的家里的布置。

    喜悦之情悄悄的爬上了眉梢和眼角,我难以抑制心中的欢愉,猛地将手中的抱枕向空中一抛,抱枕在空中翻了一个完美的弧度才缓缓落下,稳稳的落在了我的怀中,我狠狠的揉着它,依旧不能将所有的情感发泄出来。

    这不是梦,这真的不是梦!

    我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冲出房门。刚到客厅就闻到了浓郁的菜香味,这股熟悉的香味几乎引得我要流泪,这一定是妈妈,这是妈妈做的饭菜的味道!想我这么多天在那个该死的精神病院里,天天吃的都是些少盐少油的东西,天天那样下去我都要怀疑自己的舌头还能不能吃出味来,现在终于又闻到了心心念念的味道,顿时就觉得胃口大开。

    事不宜迟,我立刻就朝厨房跑了过去。

    “妈!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呢?”我凑到厨房门口对着正在炒菜的妈妈大声问道。

    妈妈拿着勺子的手颤了一下,微微地喘了几口气,回过头一看是我略带责怪地说:“醒了也不吱个声,就这么跑到这里来吓妈妈。还好我刚刚手上拿的是勺子,要是我手上拿的是菜刀再被你这么一吓,那还了得!”

    我冲着妈妈吐了吐舌头,丝毫没有把妈妈刚才说的话放在心上,走上前撒娇般说道:“你做了那么多年的菜,拿刀的手一定很稳,怎么会出事呢!”

    妈妈当然也不是真的生气,但还是假装生气地瞪了我一眼,我一看她这样立刻又凑了过去在她身边噌了几下。有了精神病院那段经历,我现在极度想要和妈妈亲近,好让自己感受到回到正常生活后的兴奋。

    “行了,怎么今天就这么黏糊呢。快往旁边走一点,小心一会儿身上溅到油了!”妈妈连忙对着我说了一句,闻言我立刻乖乖的向旁边走了几步,目光却还是丝丝的盯着锅里的菜肴。

    妈妈当然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好笑的看了我一眼,一边继续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对我说道:“你看你这个小馋猫,都馋成什么样子了,哪里像是一个当妈妈的人了。好了,你也别站在这里打扰我了,你自己在那边的汤锅里先盛点汤出来喝。那可是我今天特地去活禽市场买回来的家养的老母鸡,还用药材顿了三个多小时,连肉都炖烂了。你赶紧喝一点,能补补身子。我看你这小身子骨可比以前要差多了,还有你这小脸惨白惨白的,一看就是身子虚,得多喝点补补才行。”

    一听到有汤喝我自然也不会继续在这里站着了,连忙拿了个碗就去砂锅里盛了一碗汤,丝丝热气从碗面飘上来,浓郁的香气在鼻尖蔓延开来,我深深的嗅了一口,不禁发出一声感叹:“真香!”

    那股香味不断引诱着我,我连忙吹了几下,就端起碗喝了一口,汤汁在口腔里扩散开,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我又一连喝了好几口,胃里顿时就变得暖融融的,消去了不少身体上的疲累,精神状态仿佛也变得好了许多。

    刚把喝了大半碗的汤碗放下,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连忙转过头看向我妈问道:“妈,我是怎么回来的?”

    此刻我的脑子还是不太清醒,记忆也模模糊糊的,只记得是白千赤在那女尸手下救下了我,再后来......

    再后来怎么了?我好像有点记不清了,我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努力的想要回想起来,可却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脑子里关于之后的事情除了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妈妈将锅里的菜盛了出来,放到一边后开口道:“你是怎么回来的,当然是我去学校把你接回来的。”

    学校?怎么会在学校呢?我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没弄明白我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看着我妈的表情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这就更让我感到奇怪了。

    我分明记得昏迷前我是和白千赤在一起,而且那时候我们应该是在一个小树林里,难道是他把我带回了学校?不对啊,如果他把我送回了学校,为何不直接把我带回家里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妈,你说清楚点。你到底是怎么把我接回来的?”我总感觉这件事情可能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我忘掉了的那段记忆力肯定发生了什么,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妈妈瞥了我一眼,似是有些不满我刚才说话的口气,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但她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略带疑惑地说:“怎么把你接回来的?当然是你们学校老师打电话到家里来让我把你接回来的。不是我说你,自己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我还能指望你什么?指望你照顾游游吗?自己的身体都不好好注意,要是这次我不来找你,你说要让游游给谁照顾!一个二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妈妈的话一遍遍的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坐在桌子旁愣了好大一会儿,脑子里像是有一群小蜜蜂不停的在我耳边“嗡嗡”地作响,大脑中飞快的闪过了几个画面,一阵强烈的疼痛在脑中弥漫开,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扶住了头。

    我妈看到我这个样子立刻就吓到了,连忙凑到我身边紧张的问道:“眉眉,你这是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痛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勉强摇了摇头。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要将我后脑勺里的东西全部都拉扯出来,一阵眩晕袭来,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昏迷前的事情我全都想起来了!

    白千赤那时被一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绳子勒住了脖子,然后他为了救我先把我推开了,后来我似乎一直在下落,昏昏沉沉的就晕了过去,在那之后我就醒了,回到了家里。

    中间的那一大段空白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将我丢开以后白千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千赤又到底去了哪里?

    “不是的,妈妈!你怎么可能是在学校里把我带回来的。当时我明明是去了班导的追悼会,然后我看到班导没有死,他让我救他,当时他的双眼通红,都要急哭了。后来我把这些事情告诉老师和同学们,他们通通都不相信,还把我送到了精神病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