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3章 一场梦的恶劫

    我尽量保持情绪平稳的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妈妈,但是双侧紧紧地攥着拳头还是暴露了我的情绪,这么久以来压抑着的委屈和无助在这一刻似乎一齐爆发了出莱。

    这些日子我过的就像呆在地狱般一样痛苦,每天面对的就是无止境的迷惑,身边的奇怪的事情一环接着一环,特别是在精神病院中的这几天,每一天我都过得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再也没有办法回到正常的生活当中。

    妈妈沉着一张脸,盯了我许久,她的目光里似乎带上了几分打量的意味,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也就牢牢的看着她。

    忽然,妈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拉着我的手将我牵到客厅的饭桌前按下,轻声说:“眉眉,你在说什么呢?这些都只是你做的噩梦而已。哪里有什么人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就算他们真的觉得你是神经病,也要经过妈妈的同意才能把你送到那种地方去。”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可是她话语里的内容却让我生出了几分疑惑,还没等我来得及问出口,她就又盛了一碗汤递到我的面前,柔声对我说道:“来,这汤你还是要多喝点。我看你就是前一段时间缺了我的照顾,吃的东西太没有营养了才会没精神晕倒的。我就叫你平时要多炖点汤给自己喝,不要老是吃外面那些没营养的东西,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知道吗?”

    一边说着,我妈一边就把勺子塞到了我的手里。我愣愣的看着手中洁白的陶瓷勺子,有些不能理解我妈刚才说的那一番话。

    噩梦?妈妈刚才说我经历的那一切只是一个噩梦?

    不,这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噩梦。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真实的噩梦?如果这一切都只是梦,那王正玲、小娴、关孟瑶、还有付子豪,他们这些人都是不存在的吗?都是我在梦里凭空臆想出来的吗?

    我不相信。

    再说了,就算那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可是在精神病院这段日子,我心中的恐惧、慌乱与无助都是切切实实存在的,那种感觉简直太过真实了,根本就不像是梦境里会有的,我怎么能这样轻易的相信那一切只是一场虚无的梦?

    “不,我不相信,这绝对不可能只是一场梦。我在精神病院里遇到了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大妈,还有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对了,那个大妈还是白旗镇里的人,叫做王正玲!还有,妈,你还记得小时候和我们两姐妹一起玩的那个小女孩吗?秦灵,我又见到她了,她和我在同一个班里,她也去过那个医院,而且死了。最重要的是,在我逃出来的那天她上了王正玲的身子想要杀了我。你告诉我,这么真实而又错综复杂的事情只是一场梦?这怎么可能?”

    我的情绪有些激动,不断摇头向妈妈表示不相信,却没有注意到我妈看向我的脸色多了几分不郁,似乎对我说的话很不满。

    妈妈轻轻地放下筷子,一张脸铁青地望着我,沉沉的开口道:“眉眉,你听妈妈和你说,这真的只是你的一场梦。无论你愿不愿意相信,这都只是你做的一个噩梦而已。你刚刚说了那么多,说你在那个精神病院里面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呆了这么多天,可是你是昨天参加的追悼会。你昏迷了不过一天不到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你觉得能够发生刚刚你所说的那些事情吗?”

    说完,妈妈就不发一言的盯着我,我的大脑如被雷击中一般,陷入了空白。

    一天,我只昏迷了一天?昨天我才参加了班导的追悼会,那这些日子我经历的事情都是假的?秦灵的死也是假的?

    没有办法消化这一切,我茫然的坐在饭桌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妈妈看着我这副失神的模样露出了几分担忧,她低眉沉思了一会儿,略带犹豫地说:“眉眉,还有些事,我想也是要告诉你才行。你说的秦灵,可能这件事对你刺激太深了,所以你不记得了,或者是选择性的遗忘。她在你四岁那一年,被一只发了狂的公牛踢死了,当时你就在现场,看着她被那只公牛踢到血肉模糊......”

    秦灵,在四岁那年已经死了?我迟钝的转头看向我妈,她担心的神情落在了我的眼睛里,脑海里却浮现了不一样的画面,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带着深埋在记忆大海的碎片一点一点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画面。

    那是一年丰收的季节,大人们都忙着在田里收庄稼,根本顾不得我们这些小孩子。我、安姚还有秦灵在田野边玩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平时温顺的公牛突然发了疯,不停地用蹄子踢秦灵的身子,边踢着还边用牛角撞她的肚子,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情,她的身子就沾满了鲜血。

    安姚当时就被吓傻了,一个劲地在那哭,我当时是想冲上去把秦灵救出来的,只是白千赤一直死死地拉着我,威胁我不准上前。年幼无知的我,畏惧一直在身旁的白千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灵死在了我的面前。在那之后我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三天不退,等到病好之后我就忘记了这件事情,后来只听说秦灵一家全都搬走了,也就顺理成章地以为她也跟着家人一起离开了。

    可是如果秦灵很早就去世了的话,那我在学校里看到的秦灵,又是谁?

    “那我在班上见到的秦灵又是谁?鬼魂吗?”我喃喃的问出声,声音听上去虚无没有气力,这一连串的事情一起发生,我是真的感到了疲累,没有办法再去承受了。

    妈妈听我这么问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她摇了摇头,轻声回到我说:“不知道,或许真的是那孩子的魂魄也说不定。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也不愿意在你面前提起,没想到......”她顿了一会儿,又开口道:“还有你说的王正玲,唉,真是冤孽。”

    我没料到妈妈居然真的知道王姐这个人,一听她提起来,连忙追问了下去:“王正玲,她怎么了?”

    我忽然觉得有很多事情并不是我所知道的那样,好像一直有人故意将我的双眼蒙蔽,不让我靠近真相。

    可越是这样,我就越发的对真相产生了一种渴望。我想要亲手拨开重重的迷雾,将那之后的真相拉扯出来。

    “当时你太小了,可能都忘记了,王正玲以前是爷爷请的护士,有那么一段时间她一直住在我们家里,只是......”妈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脸上一阵青黑,停了半晌之后才继续说了下去,“她后来和你叔......你知道你婶婶的性格,这种事被她知道后几乎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了,你婶婶也是每天清早骂到天黑,什么难听骂什么。这件事怎么说,你叔和王正玲做的实在不地道,但是你婶婶这么个反应愣是逼着王正玲上吊自杀了,就在她平时住的房间里。也是她自杀后,那间房间才被改成柴房的。”

    如果说刚才秦灵的事情已经对我造成了一次冲击的话,那王正玲的事情无疑又再一次对我产生了更大的冲击。我回想起之前听说的关于王正玲的事情,那个他的相好和他的孩子,真相却是她和我的叔叔……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此刻的心情,实在是太过复杂,我忽然觉得,真相的背后那份血淋淋的重量或许我根本就无法承受。

    秦灵、王正玲都是早已经死了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难道我在精神病院里面遇到的其他人也都是早已经死了的吗?

    虽然很有可能是这样,但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就是一场梦,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召唤我去弄清楚这一切。

    白千赤!对了,当时是他救下的我,是不是一场梦,问他就知道了。我猛地抓住了这件事情的重点,连忙抓过妈妈的手紧张的问道。

    “妈,千赤他去哪里了?当时我在那医院逃出来之后就是他救了我,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他一定最清楚!”我飞快的问着,心脏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小白啊,他昨天一早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过。估计是回阴间了,不然这人间还有哪里可以让他去?”

    没回来?怎么会一早出去没回来?上次我在火场被救出来之后他都寸步不离地守在我的身边,这一次,他怎么会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到现在还不回来?

    我的心里忽的升出了一丝不好的感觉,之前的记忆还在脑中清楚的回放着,那条绳子,勒住他的绳子。不好,他一定是出事了!

    到底是谁先是对我下手又对白千赤下手?我有些紧张的想着,手心里已经隐隐冒出了几分冷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