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7章 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强撑了三天的身子终于还是支撑不下去了,顶着三十九度的高烧,我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下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我就睁开了双眼,朦胧间,我忽然看见床边坐着一个白衣男子。

    “千赤,是你吗?”下意识的我就对着那个男子喊了一声。

    可是那个男子却没有回答我。

    见他不言语,我又再次开口问道:“千赤,是不是你,千赤?”这一次我也不等他回答,索性伸出了一只手去抚摸那男子的脸。

    他愣了一会儿,竟也抬起了手,将我的手抓在了他的大掌之中。

    我虽然意识还有些模糊,但是这种冰凉而又细腻的触感......好陌生!

    我瞬间清醒了,立马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弹坐起来靠在床头,盯着眼前的莫伊痕,冷漠地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想做什么?”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的话语,莫伊痕明显的一怔,透过月光我清楚滴看见他脸上细微的变化,是从微微的欣喜转换成了巨大的失落。

    “小娘娘为何总是对小王如此生分?”

    我把被子往身上扯了一扯,又把身子往里蜷缩了一些,“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清楚何必要问我。”

    “小娘娘此言差矣。过去的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又何必再次提起,那些误会都让它们随着风消散不好吗?亦或是小娘娘心里放不下,想要让那些美丽的误会成真?”他邪笑着用手勾起了我的下巴。

    我恶狠狠地拨开他的手怒斥道:“雍亲王,我希望你能够放尊重一点,莫要忘记阎王爷曾经在白千赤面前答应过什么事。”

    莫伊痕冷笑了一声,“没忘记,但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世道变了,当初定下的事情说不定也会改变。您说是不是呢?小娘娘。”

    我被他这话问得愣住了,今时不同往日是什么意思?难道说......

    “千赤他是不是出事了?”我抓住莫伊痕的胳膊着急忙慌地问道:“他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怎么样?”

    他的眉毛微微地皱了一下,轻轻地拨开我的手,“小娘娘,您现在怎么又不觉得男女授受不亲了?”

    我看了他一眼,把手又缩了回来,“刚刚我说的那些话要是让王爷您心里不舒坦了,小女在这里向你道个歉,还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这么一个妇人家一般见识。只是......”我偷偷地瞄了一眼他脸上的变化,又鼓起勇气小声地说:“只是千赤的消息,王爷您能不能告诉我?”

    “白千赤......”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原本就皱着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白千赤他这次遇到了一些麻烦事。”

    我的心一抽,又想起了那晚白千赤被那绳子套住颈脖的画面,泪水不自觉地又溢了出来:“麻烦事?什么麻烦事?严重吗?要不要紧。”

    他低着头似乎了些思考什么,又抬头对我说道:“想知道吗?若是想知道,那你跟我回一趟阴间如何?”

    回阴间?眼下若是想要知道白千赤的消息似乎也只能仰仗莫伊痕这个恶鬼,只是他诡计多端,之前又曾经对我做过那样的事情,贸贸然独自跟着他回阴间真的稳妥吗?可是不稳妥又能如何,白千赤此次消失这么久不再我面前出事必定是真的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才会这样。上一次他许久不出现在我面前就是因为体内的阴气大量流失,不得不在阴间养伤,这一次他连一个传话的人都没派过来,怕是......

    我不敢往深处想,深怕再想下去自己会承受不住而崩溃。

    “你真的知道千赤的下落?没有诓骗我?莫伊痕,你知道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把你当作朋友,没有因为你和千赤之间的矛盾而疏远你,但是你的所作所为真的很让我失望。如果这一次,你再对我使什么阴谋诡计,我一定会让你如当初承诺的那般付出代价。”

    “小娘娘真是刚烈,有趣,真是比本王在阴间见到的那群只会阿谀奉承的女子有趣多了。”他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把扇子在身前扇了几下,又道:“如果小娘娘真的觉得本王在诓骗你,你大可以不必和我回阴间。至于那白千赤的消息,那就劳烦小娘娘从别处费心了。”

    “你......”我一时词穷,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莫伊痕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他明知道我没办法从别的渠道获得关于白千赤的消息了,无论如何,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我都会跟着他走的。

    “小娘娘可想清楚了?”他一脸笑意地看着我问。

    眼前摆在我面前的就只有回阴间这么一条路可以走,想得再清楚又有什么用?我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说道:“你等我一会儿,我把孩子托付给妈妈照顾,然后我再和你走。”

    叮嘱了妈妈,又悄悄地看了一眼游游我才跟着莫伊痕离开。

    莫伊痕这个恶鬼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此刻心急如焚,还带着我徒步走回阴间,连一辆鬼车都不舍得叫。

    每一个城市都有一条人间通往阴间的“鬼路”,一般情况下鬼路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会开放,以供迷路的幽魂可以自行找到去往阴间的道路以及某些含冤而死的冤魂经过超度后自行回归阴间。当然,鬼路不开放的时候拥有强大能量的鬼或者阴人都能将其强行打开。

    我们一人一鬼走在鬼路上,因为不是通行时间,只有个别正好撞运的小鬼跟在我们身后不远处一起走回阴间。

    鬼路的整一条路都是血红色的酸性土壤,从这上面长出来的植物都带着尖利的刺,很像沙漠中的一些仙人掌,但又不尽相同。仙人掌比较肥大,枝干内也充满了水分,而这里的植物枝干和一般的植物的粗细一样,上面长着密密麻麻的长刺,树叶约莫有芭蕉叶这么宽,叶子上还长满了倒钩,神奇的很。此刻我哪里有心情去看这些奇珍,只一个劲着急地走在鬼路上,满心满意就只有赶紧到阴间去找到白千赤这一个想法。而莫伊痕这个恶鬼就像他不是鬼从未走过这条路一样,时不时就摘一些乱七八糟的植物到我面前晃来晃去。

    “你能不能别再拿这些东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赶紧告诉我还有多久才能到阴间?”我一把拨开他挡在我面前的植物,不耐烦地问。

    莫伊痕随手就把那株植物扔了又不知从哪里变出另外一株像是蘑菇但又不是蘑菇的植物拿在我面前说道:“这是鬼路上特有的大魔花。你别看它长得像蘑菇,其实这只是一个花苞,等到成熟的时候它就会开出一朵艳丽非常的大红花,这花里面还会飘出一种独特的香味能够使过往的小鬼沉迷其中,最后变成它的食物。”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突然停下来,黑着脸望着他问。

    他轻哼了一声,把大魔花放到我手中,“这个世界上的诱.惑实在是数不胜数,无论是何一种族,都会有经受不住诱.惑的时候。”

    “所以呢?”我道。

    我想要是不让他说完,这一路上他一定会叨叨个没完,还是直接听完的好。

    他看了我怀中的大魔花一眼,又道:“你知道白千赤当年为什么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吗?”

    我想了一会儿,“经受住了诱.惑?”

    他勾起嘴角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你们人间有一句话叫做‘人无癖不可交’。白千赤千百年来没有任何的癖好,所以没有任何的软肋。”他顿了一会儿,又道:“直到你出现为止。”

    我愣了好大一会儿,凝视着怀中的大魔花。莫伊痕说的这番话,估计是想要告诉我,白千赤这次出事,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我就是他漫长生命中会诱.惑他,吸食他生命的大魔花。

    “你和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不为了什么,单纯地想和小娘娘您聊聊家常。”说完,他又自顾自地向前走去不再搭理我了。

    莫伊痕绝对不是那种闲着没事会和我聊家常的主,他说的这些话,全都是有深意的。癖好、软肋,呵,他不就是想告诉我有我在白千赤永远都不会变回当年那个无所不能的千岁爷了。

    “你是想说有我在白千赤身边,他注定会遇上很多麻烦事对吗?”我追上前大声问道。见他不应我,又接着补了一句:“你拐弯抹角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离开白千赤吗?”

    他往前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又继续向前边走边说道:“小娘娘冰雪聪明,何必要本王说的那么明白?”

    他话还没说完,我就冲了上前,紧紧地按住他的手腕,咬着牙瞪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莫伊痕,你别总是对我说一些话试图让我离开千赤。我答应过他,除非山崩地裂,否则我都会一直在他身边。他永远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英雄是不会有软肋的,而我会变成他的盔甲。永远和他在一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