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40章 那扇纹丝不动的门

    无可奈何,我只能忍住全身的酸痛,又接着跟他走了好大一段路,一直到连我的脚都开始麻木,渐渐感受不到酸痛的感觉,脚板底也习惯了这凹凸不平的石子路,才终于走出这片密林。

    密林之外是一处山谷,在山谷之中有一座算不上大的宅院,被三座高.耸如云的高山包围着,看上去倒有几分世外高人所住之处的感觉。

    “难道千赤就在这里?”我悄悄的在心里想着,一边打量着那座不大的宅院,奈何之间隔了不小的一段距离,我也看不太清楚。

    刚往前走了一小步,远远地我就感受到那座宅子中渗透出的阴气,整个脑袋像是被灌入一大瓶碳酸饮料一样,不停地往外冒泡发出“滋滋滋”的声响,难受的紧。

    猛地一阵眩晕袭来,脚底忽然打滑了一下,差一点我就摔在了地上,还好离我不远的莫伊痕迅速地抓住了我的手臂,我才不至于摔到。

    “谢谢。”我客气的向他道了声谢,迅速的推开了他的手,稳了稳身子之后我又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小步,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稍稍拉开了一些。

    他被我推开的手悬在空中将近一秒的时间,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之后才尴尬地收了回去,他没有看我,像是刻意避开了我的视线,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开口问道:“没事了吧?没事我们就继续向前走吧。”

    说着,他就再次迈开了步子。

    我愣了一会儿,连忙追上前问道:“我们去哪?那个宅子吗?千赤是不是在里面?”我问的很着急,这么多天没有看见白千赤,我是真的很担心他,特别是又在这阴间走了这么久以后,对他的思念就更是加重了好几分了。

    莫伊痕没有理会我,而是径直地走向了那宅子。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每走几步就要看一眼四周的景物,将这周围的一切牢牢地记在心底,这个地方于我而言是完完全全陌生的,若是这一次又是莫伊痕的圈套,那我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所以能记一点是一点,说不定到时候就起到了作用了呢。

    这个宅院虽然在外面看着不大,但是没想到里面倒也算不上小,四堂一厅的格局,还有八间厢房,假山、流水、花园、庭院,单从布置上来看实打实地应该算是富贵人家的阴宅。

    不过这宅子坐落在无岸城中这么偏僻的地方,指不定应该是什么已经没落的世家的宅子,前面的莫伊痕看上去并没有想要和我解释的欲.望,我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先去开那个口。

    莫伊痕看着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宅子,他熟门熟路地带着我穿过宅院的中庭,径直走向了宅院后的厢房。

    那八间厢房,并排一列过,远远看着却又一丝莫名的熟悉感,而着熟悉感中又掺杂着一丝丝的诡异。是一种我一时间也说不上来的感觉,很突兀,看着心里直发毛。

    盯着这八间厢房好一会儿,我才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会觉得这八间厢房眼熟,这厢房外面挂着的黑白帘布加上周围的那些花雕装饰,分明就和灵堂是一模一样的。

    前不久我才在殡仪馆参加了班导的追悼会,正好见过这样的装饰,难怪会觉得眼熟,又难怪会心里觉得不自在。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看到这灵堂一样的地方,这里又是阴间,阴上加阴,当然会难受。

    阴间虽然我统共也就来了三次,但阴间的房子我也见了不少,就连阎王爷这么一个阴骘的恶鬼,自家宅院的装修都没有弄成这副模样,也不知道这个宅子的主人究竟是谁,竟然会把这座宅子装成这个样子,着实是吓人。

    越是这么想着,我心里就越发地渗得慌,感觉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吓得舒张开了,汗毛也全都竖了起来。

    一心都放在了那些奇怪的厢房上,等我回过神来,我才突然发现一直在我不远处的莫伊痕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不见了,我吓得心里一顿,连忙又四处观望了一会儿,我也不敢走远,想着他要是发现我没跟上去的话,说不定还会回头来找我,因此也就一直等在原地。

    可是我都等了有好一会儿了,他却还是没有出现,我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了起来,终于忍不住的声音略颤抖地叫着:“莫伊痕,你在哪里?莫伊痕......”

    我的声音传了出去,还没到一秒的时间又传了回来,整间宅院空荡的好像就只有我一个,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间诡异的宅子里。

    这个认知让我顿时更加害怕了起来,这才反应过来周围似乎是寂静的有些过分了,我好像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怦怦,怦怦”,每一次跳动都极为有力。

    无边的寂静让我陡然失了镇定,慌忙地跑去莫伊痕最后呆过的位置。草地上还陷着两个宽大的脚印,脚印前端有大约尾指般粗细的深陷痕迹,这是莫伊痕那双鞋独有的印记,我见过的这么多鬼中,只有他有在鞋底镶玉石的习惯。

    也就是说莫伊痕之前是确实在这里站过的,那之后呢,之后他又究竟去了哪里?我刚想顺着脚印去找他,忽然,旁边传过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咔叽……

    我面前的厢房门毫无征兆的,忽然打开了。

    我被吓得身子抖了一下,没搞明白房门怎么会突然自己打开,奇怪的看了过去,定睛一看,原来是那房门中钻出了一只小白猫。

    人,真的是视觉系动物,如果此刻从这厢房中钻出来的是一只黑猫,我一定会吓得尿都滴出三滴来,可是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只异瞳的小白猫,浑身毛茸茸的,可爱极了。

    我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喜爱,也顾不上现在不仅是在阴间,还是在一间诡异至极的宅子里,径直走上前抚摸了一下它的身子。小白猫看上去似乎一点都不怕我,亲你的在我手上蹭了蹭,又“喵喵”地叫了几声。

    它的叫声很软,就像是刚出生的小奶猫一样,让人不禁又生出几分爱怜出来。对它的喜爱又增添了几分,我没忍住又在它的身上多摸了几下,毛茸茸的触感简直是让人爱不释手。

    小白猫看上去似乎也很享受我的抚摸,舒服的发出了几声轻吟。忽然,它的身子弓了起来,浑身的白毛全都竖了起来,猛地用爪子抓了我一下。

    我吃痛的连忙把手缩了回来,看了一眼手上被挠破的伤口,又看了一眼小猫钻进厢房中的身影,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就鬼使神差般的站起了身来,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走进房间里,一股浓郁而又刺鼻的香味扑面而来,我皱着眉头掩着鼻子探头进去瞄了一眼那厢房,屋子里的结构看上去似乎和一般人家中的摆设并没什么不同,不知外面是因为什么弄得那么奇怪。

    反正此刻莫伊痕也不知去向,干等着也是心烦,我想着不如进这厢房把刚才那只小白猫寻出来做个伴,顺便参观一下这厢房的内部构造,说不定还能找到莫伊痕。

    这么想着,我的脚就已经踏进了厢房内。

    这厢房一进门处应该是一个小的会客处,有一张不大的原木桌子,下面摆放着两张小木凳子,一旁有一樽花瓶上面插着几支不知名的花。再往里就是休息的地方,床的右侧用屏风遮挡住了一个大的木盆,估计是用来洗澡的。

    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房间里的物件,床上的床铺看上去应该是新换上的,连褶皱都没有,应该是还没有人住过。但是床边的案台上却放着几张宣纸,最上面的一张还沾染了一些墨点,看着应该是有什么人曾经在上面写过字留下的。案台边上的墨都没干,一支还未洗过的毛笔也安静地躺在台上。

    不在这里住,但是却在这里写了东西,而且从笔墨这些都没有收拾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挺着急的,我如此暗暗的想着。

    可是一想到但从刚进这个宅院到现在,我是连一个鬼影都没有看见的,若不是这里打扫得连灰尘都没有,我势必会怀疑这到底有没有住着的鬼魂。

    走到案台旁又看了一眼那些墨点,我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这难道是莫伊痕写的?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我就觉得很有可能。毕竟他刚刚还在我眼前,转眼就消失了,说不定是真的突然有什么急事,这样似乎也就能说得通这些未干的墨点了。

    我拿起最上的那张宣纸对着窗口透着光仔细地看,横着竖着看了老半天都还是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最后只好气馁的把宣纸放回了原处。

    或许是我多心了,这可能是别的谁留下的。我轻轻地放下宣纸,打算离开。结果还没来得及迈出步子,突然外屋传来一声关门的声音。

    我的心陡然一惊,赶忙走出外屋,伸手去拉那扇已经关上的门,我几乎使上了吃奶的劲儿,可是那扇门却纹丝不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