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41章 生辰八字

    打不开,很显然,是有人故意在外面锁死了。

    “喂,开门啊!外面的是谁,开门啊!”我不停地拍门嚷叫着,可是门外却没有声音应我。

    这关门的声音才响了没多久,我确信关门的人一定在外面,他不可能没注意到我的叫喊。这一切只能表明那人一定是故意的,明知道我在屋内却故意将我锁在这里面,而且时机还把握的这么准,一看就是早有预谋。

    知道我在这里又有做这种事动机的,普天下估计只有一个,那就是莫伊痕。我暗暗的在心里后悔着,早就知道这个恶鬼不能相信,我却还是一次次地相信了他,真是不长心眼。

    现在看来,这一切明显都是他精心策划好的,先是跑到我家说知道白千赤的下落,利用我对白千赤的感情将我骗来阴间,又故意消失在我面前好让我找他。怪不得他一路上是这么个态度,根本就是为了让我对他掉以轻心!

    我真是蠢钝如猪!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看不出来,傻乎乎地被他骗这么多次,现在好了,不仅没有找到白千赤,反而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被困在了这个鬼地方。

    “莫伊痕,你这个恶鬼!我知道是你,你到底有什么阴谋。我告诉你,白千赤若是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情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定会让你魂飞魄散的!”我气急败坏的冲着门外大吼着,可是无论我怎么嘶吼,屋外就是没有一丁点反应,就像是根本听不到我的话一般。

    我颓然的坐在了地上,这时,屋子内不知从何处飘进来一股阴冷的空气,昏暗的厢房变得越发地阴森,我不自觉的抚上双臂,手掌在胳膊上摩挲了几下,想要借此生出几分暖意。

    还没感受到暖意,我突然想起来,里屋那有一个窗子,我应该可以从那里逃出去!

    我连忙站起身子就冲向里屋,没想到才到里屋门边,刚一迈起的脚便身子僵硬地无法动弹。眼前的窗子已经关的死死的,上面还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红色的手掌印。窗子不断地发出被撞击的声音,那些血手掌还在不断地增多,一个接着一个地盖住原有的掌印,看上去极为骇人。

    我瞪大着双眼想要看清屋外到底有什么,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那些手掌印到底是怎么来的?我觉得有几分奇怪,再看多了几眼,我几乎连呼吸的能力都要丧失了。

    那手掌印不是从屋子里透进来的,是在屋内!

    也就是说,有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正在屋子里猛烈地拍打着那个窗子,“他”和我一样被关在这里。

    一切都串联在一起了,宣纸!他就是在宣纸上写字的“人”。

    一想到这么长时间里,都有一个“人”和我一样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头皮突然开始麻痹,像是有千万只毛毛虫同时爬上了脑袋,整张脸开始发痒发痛,难受至极。

    我已经丧失了理智,丢了魂似地冲出里屋,疯狂地拍打着房门。手上突然感受到一股温热粘腻的感觉,抬起手借着昏暗的光线一看,手上满满的鲜血。在我面前的门框上也沾满了腥臭异常的血液。

    我猛地往后退了两步,心中的恐惧情绪越发地旺盛,顾不得门上有血,大声地嘶吼着,“莫伊痕,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赶紧把门给我打开!你是不是想报复我,还是想逼死我?好,如果那你真的想要逼死我,那么恭喜你,你就要成功了!但是你别忘了我是白千赤的女人,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入轮回!这个仇我是不会忘记的,我是一定要报的。”

    “小娘娘,你就不要再指望白千赤了,他自己还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呢!世间所有的事情发生都是有因有果的,今天你被困在这里也是因为命,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乖乖地认命,不要再试图反抗了。”这一次莫伊痕没有再继续保持着沉默了,他隔着门对我不冷不但的说道。

    提到白千赤,我的心就揪了起来,心中的恐惧又少了三四分,取而代之的是对白千赤的担忧。

    “千赤他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我隔着房门对着莫伊痕大喊,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这么一句话上了。

    莫伊痕虽然平时傲气的很,但他对白千赤还是忌惮三分的,而且上一次的事情过后他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再来骚扰我。这一次他这么明目张胆地把我带进阴间又关在这里,一定是因为白千赤出了什么事,他确定没有谁再能够救我了才会这么做的。

    这么想着,我的心越发地慌了起来,满心都放在了白千赤的安危上,一时间忘记了房间里那个我看不见的“人”的存在。

    可是就在这时,里屋的撞击声又再一次响了起来,房中的东西又突然“乒乒乓乓”地震动起来,这一阵异动听着着实吓人,我哪里都不敢再去,只能站在门边,离里屋远远地。

    我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臂,盯着周围的一切,生怕突然会窜出一个什么恐怖的东西来,在这里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自保,我深知这一点。

    忽然,屋内传出一阵哭泣声。

    很细微,细微到几乎听不见。我努力地屏住呼吸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竖起耳朵听着屋内的声响。

    虽然屋子里的声音很多、很杂,但我还是清楚地听到了那哭声。很急促、带着喘.息声,很凄凉的感觉。不知为何,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阵酸楚,似乎听懂了这哭声中杂藏着的无尽哀凉,像是冬日原野里的风,萧瑟、了无生机。

    我像是突然魔怔了一般,不自觉地往厅子的右手边走去,循着那哭声慢慢地往里走,撞到了一堵墙。

    是一面很红的墙,闻着味道很香,是一进门就闻到的浓郁香味。很让人迷醉的味道,像是三月里的桃花酒的味道,又像是十六岁少女身上的味道,让人忍不住闻一次又闻一次。

    房子里的其他响动全都停了下来,一时间,除了我的呼吸声,整个房子就静地没有别的任何声音。

    这时,那凄厉的哭声再次响起,连绵不绝,越来越清晰。

    就在这堵墙后面,我确定了,那哭声就在这堵墙后面。是一个女人,我似乎能够想象出那个女人的样子,干瘦的身材,凌乱的发丝,一双已经哭到浮肿的眼睛,深凹在眼眶中,孤独、悲寂。

    “你来陪我了。”一个沙哑的女声幽幽地从墙中传了出来,听上去有几分幽怨。

    心,陡然被提了起来,悬在高高的断崖边。

    吓得我连忙退了两步,盯着那堵血红色的墙,大口大口地喘气。脑袋像是丢进了一个深水炸弹,“轰”的一下,什么东西都没有剩下。

    “难道不是来陪我们的吗?哈哈哈......”一个尖利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猛地回头一看,空无一人。再低头一望,地上满满的血脚印,有大人的有小孩的,密密麻麻地印在一起。

    突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爆发的,嘈杂的对话声,明明空荡的只有我一个人的厢房里面充斥着吵杂的讨论声,起此彼伏不绝于耳。

    那瞬间,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身子不在属于自己,像和了水的面粉团子正在被不断地揉.搓着,这种感觉让我几乎快要疯掉,唯有咬紧了要跟才勉强保持了几分清醒。

    “你们是谁,你们不要藏着躲着,全都给我出来!”情急之下,我从怀中掏出了出门前带着护身的黄符紧紧攥在手中,不停地转动身子环顾四周。

    “切,小把戏糊弄小鬼吗?”一个稚嫩的童音在我耳边响起,随即我手中的黄符燃起了一道明黄色的火焰。

    我赶忙把着了火的黄符丢了出去,看着地上还在不断覆盖的新脚印,内心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不断地挠抓自己的头发,眼泪也几近要流干,哽咽地央求道:“救我,谁来救救我。”

    突然,地上的脚印全都不动了,屋子里的东西又开始震动起来。

    我缩在角落,看着眼前这一切惊得说不出声来,这时我才发现屋子的角角落落摆放着很多个泥塑的小人。有老有少,有高有胖,男女齐全,他们每一个都做的栩栩如生,好像是真的人变成的一样。

    一个念头突然从我的脑海里冒出来。

    看着满屋子的泥塑小人,我身子发虚到几乎站不稳。刚刚那些吱吱喳喳说话的“人”,满屋子乱跑的“人”,还有那些血手印,应该全都是这些泥塑小人弄出来的。

    他们不是死物,他们全都活生生的。

    强大的恐惧过后是超乎常人的冷静,我走近一步,压着嗓子问道:“你们都是什么?寄生体?还是鬼......”

    没人回应,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仿佛这一切只是我自己的臆想。

    我走上前,拿起其中一个泥人,细细观察了一番,这泥人看衣服的款式应该是宋制的。这时我瞟了一眼摆放泥人的架子才发现这泥人身后有一个类似小墓碑的东西,上面还刻着姓名,生辰八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