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3章 内心的恐惧

    如果是手机坏了,照出来的照片就是漆黑一片,什么都不会有,如果是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在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摄像头会快速对焦捕捉出挡在镜头前的东西。

    虽然知道这其中的原理,但是在这样一个陌生又诡异的地方,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仿佛都充满了恐怖的气息,敢不敢尝试就真的要看勇气了。

    我不安地又扫了一眼四周,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心里默默念叨着,不用怕,你是白千赤的女人,不是什么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孩,阎王你都见过了,还怕其他的小鬼做什么?

    这么想着,之前的恐惧心理似乎真的就淡了好几分,我又深呼了一口气,快速地按下了手机快门。

    像是印证了我的想法,手机屏幕上立即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点,圆点周围微微地泛出了白色。

    我盯着手机看了近半分钟,一直没有看明白这个挡住手机镜头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可是再一细看,我忽然就看明白了,全身立刻剧烈的一抖,随即就将那手机丢得远远的,身子不断地向后退。

    我根本就不敢再去看那手机,快速转身开始疯狂的拍打房门,一边拍一边大喊着:“莫伊痕,莫伊痕!我知道你在外面,你把我和这群怪物关在一起到底有什么好处?你快把我放出去,莫伊痕!”

    手机屏幕上显现出的圆点,还有周围泛白的地方,加在一起那不就是人眼吗?

    握着茶杯的只有三只手指,而我一直盯着屏幕却没看到一个人影,却拍到了人眼。这说明什么?

    只能说明,这间屋子里,这些“人”,都只剩下一些零碎的器.官,只有他们的器.官是活着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体。

    这个认知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凶器放在了我的面前,无时无刻都充满了看不清的危险。我的脑袋不停地“嗡嗡”作响着,只觉得好像身边充斥着数不尽的器.官徘徊在我的周围,这一切比我最初想象的还要可怕的多。

    我根本就不敢去想象自己的周围现在究竟有些什么东西,那份事实太过骇人,单凭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那份承受力。

    门外的莫伊痕没有开口,回应我的除了一片沉寂就还是一片沉寂,见他又假装消失,心中的怒火立刻就“噌噌”的冒了上来。

    “莫伊痕,你说话啊,你别装听不见,我知道你现在就现在外面!”我隔着门大喊,后来实在是气急了,用脚狠狠地踹那扇木门,可是最后我的脚都踹痛了,那扇木门却依然纹丝未动。

    没有回应,只有我的声音回荡在房梁中。这种单方面的问话让我不禁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不论是莫伊痕,还是这间屋子里的塑泥人和那些零散的器.官,都在看我的笑话。

    我不放弃的继续大声叫喊着,不论他莫伊痕回不回答,我都大声喊着,喊到最后,我几乎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无力,一个腿软就瘫坐在了地上。

    我的手臂撑在地面上,脑袋耷拉了下来,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思绪开始放空,该怎么办?我现在究竟该怎么办?

    没找到白千赤不说,现在连我自己都被困在了这个鬼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逃出去。

    这时,屋内的泥塑人突然动了,发出了不小的动静。听到声音我立刻猛地抬起了头,看到角落里的塑泥人都一起动了,它们就像是约好的一般,缓缓地将脸对着我,栩栩如生的一张张脸上,全都露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我,那些笑脸看得我头皮发麻。

    不安和惶恐像是不断注水的气球,眼看就要在心中爆炸。我的手指在不断的颤抖着,它已经完全不受我的控制,心里巨大的恐惧让我根本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咯咯咯......”一直安静的泥塑人突然发出了渗人的惨笑声,那声音就像是猫爪挠在了我的心上,带着刺痛的诡异。

    我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想要隐藏自己的存在,但是我自己心里也明白,我这样做不过就是掩耳盗铃,我这么大的一个活人,它们怎么看不见。

    我想要继续向后退,却发现身体就像是被固定住了一般,一动都动不了。就在这时,我的脑袋感受到了有水滴从高处滴落,正好落在了我的手背上,冰冰凉凉的。

    我颤颤巍巍的将目光转向手背,一滴鲜红的液体落在了那上面,沿着皮肤缓缓的滑落了下去,形成了一条蜿蜿蜒蜒的红色小系列。

    我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我鼓起勇气抬头向上看了一眼,这一看才发现整片天花板都渗满了鲜血,一滴一滴的正往地上滴,空气里的血腥味瞬间更加浓郁了。

    我拼命忍住了胃中的不适感,想要站起身子逃离开这个位置,可是刚一站起来,我身后的房门就又开始不停地震动起来,血掌印又一个接着一个浮现在雪白的门纸上,比上一次的频率更快,很快就叠成了血红的一片。

    我不敢再在这里继续停留下去,猛地转身就想要往里屋走去,可是还没等我迈出步子,就听到里屋传出来的重重的拍窗声音,很显然,那些血手印又再次拍起了窗子,里屋看来也是不能去了。

    没办法,我只好又连忙转过了身子,往右手边那堵红墙处跑去。

    此刻我已经顾不得那堵红墙带给我的压抑,只想蜷缩在这墙边的角落里,警惕地看着整间房子。

    我抱着膝盖坐在角落里,凄厉的哭泣声再次响起,就在我的身后,我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哭声下潜藏着的喘.息声,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似乎感受到了有冰凉的气息打在了我的耳后,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种精神压迫几乎要将我压垮,我不敢再在这里坐着,想要站起来,身子却僵硬得无法动弹。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我的脸颊,身上的毛孔随即放大,寒毛根根立起。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场景,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那堵红色的墙中,竟伸出了半个脑袋!凌乱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一滴滴水渍从她的身上滴落.......

    “啊!”我的双瞳不停的抖动着,捂着脑袋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

    可是那个脑袋就像是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一样,没有任何动作,除了不停往下滴落的水渍。

    我僵直了身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就在我稍稍放下了心,以为不会再有动作的时候,那半露着的脑袋突然间开始剧烈的晃动,紧接着整面墙都开始震动起来。

    墙边是断然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我咬着牙,缓缓地挪动发麻发僵的身子,勉强移到了离开那堵墙不到半米的距离,几乎是我刚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就看见那红墙以粉末状碎裂在了我的面前。

    红墙后的东西此刻全部都显露了出来。

    红墙之后,是一个约莫有十平方米的灵堂,高越两米半的墙上密密麻麻摆满了泥塑人。最中间的位置有一个特别的大格子,正前方放着香炉,上面的香火还没有熄灭,而那格子前用一块白色的纱布遮挡住了里面的东西,隐约间可以看出里面放着的应该也是一个泥塑人。

    我看着这一幕,吃惊地竟然不知该作何反应好。若是说这些泥人全都是活物,那这里满打满算加起来估计也有近百个。刚才那么些小的泥塑人我都已经不能接受了,更何况这么多,只是看就已经花光了我全身所有的气力。

    一心都放在了那红墙之后的灵堂上,等我再次回过神的时候,我四处扫了一眼,才发现刚刚拉我进来的女鬼似乎不见了,也不知道究竟去了哪里。

    壮着胆子,我走上前仔细打量着墙上的泥塑人,起初看着这些和外面的泥塑人没什么区别,细细看来才发现,这些泥塑人穿着的服饰基本都是宋朝的衣服,再看他们墓碑上的生辰八字,多半都是建隆年间的人。

    建隆的话,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北宋的时候。北宋距离现在,应该有近一千年了,这么说来,白千赤那个时候应该才开始当王爷。

    “这些泥塑人是‘寄灵’,每一个泥塑人里面都藏着一个灵魂。”莫伊痕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

    听到他终于开了口,我顿时心中一喜,连忙开口说道:“莫伊痕,你终于又开口了,赶紧把我放出去,快点!”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莫伊痕又没有回答我,他再次用沉默回应了我。

    莫伊痕又消失了。他的沉默加剧了我心中的恐惧,我匆匆扫了一眼周围,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秒。

    “莫伊痕,我知道你就在外面,你赶紧把我放出去。要是你现在把我放出去,我答应你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白千赤,你听到没有!”我的声音加大了些,才勉强将心中的恐惧压了压,可是有些颤抖的声音还是暴露了我心中的恐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