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4章 寄灵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些塑泥人就是寄灵!寄灵所在的地方,阴煞非常,难怪这间屋子会建在煞气极重的无岸城之中,也难怪我之前还没有走进这间屋子,就感觉到了难以承受的压抑。

    古籍上曾经记载过关于寄灵的信息。据说在盛唐时期,从东瀛传来了一种阴间秘术,就是将死人的亡魂用阴术使其寄生在玩偶娃娃上,待找到合适的身躯又能重新复活。而这寄生在玩偶上的亡魂便称之为寄灵。古籍上还说,当年杨贵妃死后便是被东瀛来的阴人用阴术将其亡魂寄生在玩偶中带回东瀛,使其复活,这才有的后来杨贵妃没有死而是躲到了东瀛的故事。

    原本这样的寄灵不是什么阴骘的法术,顶多算是凡人为了活着而想出的“逆天”之法。最初的寄灵复活时使用的尸体多半都是你情我愿的买卖,穷人家中死去的人,被富贵人家买走,一具躯壳也影响不了什么。但后来寄灵之风渐渐风靡,躯壳供不应求,导致最后很多人铤而走险,滥杀无辜。

    从此,寄灵之术才被定为秘术。

    再后来,到了宋朝,失传已久的寄灵之术被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的假道士习得,但他们学得不全,好好的寄生被他们变成了禁锢,一旦亡魂进了玩偶中就再也不得脱离,永远无法转世,只能生生世世活在悲苦怨念之中。也是这样,自北宋后的“寄灵”专成了害人邪术。

    这时,香炉内的烛火突然闪了一下,灭了。

    我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也不知道是撞到了什么,只听见“哐当”一声响,接着就是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

    突然,香炉里的烛光又着了,整个灵堂又亮了起来。

    我循着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看过去,地上是一个碎了的泥塑人,在那碎片之中藏着半只断指,最下面的断口处已经结了发黑的血痂,断指上的皮肤已经干枯发皱,很明显的脱水迹象,而且干黄如蜡看着也有一定的年头了。

    我看着地上的那根断指,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凝重了起来,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着我几近喘不了气。

    好重的煞气。

    如果压着我的这股气是阴气,此刻我一定已经昏厥了,但我还能够清醒地站着,那只能证明压着我的这股无形的力量是煞气。

    一般的煞气是凝结不了这么浓的,更加不会逼得我只有弯着腰才能够勉强地呼吸。依我看来这股煞气的主人一定是积攒了近千年的怨气无法排解,日积月累才会变得这么浓厚。

    我试着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身子已经无法直立,只要一想站起来,立刻会有一股看似绵柔实则刚硬的力量将我的身子又压了下去。

    不行,任由这股煞气在屋子里聚集,我很快就会丧失容身之地,最后会被这股煞气挤成肉酱的。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让这些煞气离开这间屋子,又或者让它自行消散才行,否则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就在这思考对策的短短时间内,压着我的力量顿时又重了些,我弓着腰,身子距离地面不到一米的距离,眼睛竟然正好对上碎片之中的断指,心中又是一抖。

    看着这一截断指,一个想法缓缓从脑中升了起来,莫不是我刚刚打碎了这个塑泥人,这煞气才会涌出来?那如果是这样的话,若我好好地把这断指再放归原位,说不定这煞气还会自行消退。

    这么想着,我随即伸出手,什么都没有多想就打算将碎片中的断指捡起。

    手才刚碰到那只断指,它立即像是活了一般死死地勾住我的手。被那断指勾住的两只手指紧紧地挤压在一处,指尖的位置血液无法流动逐渐变得乌青发紫。

    身子被煞气压迫着,手又被断指紧紧地勾住,一瞬间,巨大的恐惧占满了我的大脑。

    “放开,你给我放开。”我边哭喊着边用另外一只手去挣脱那断指的束缚。只是那断指像是活的一般,力气极大,无论我怎么生掰硬拽它依然牢牢地勾着我的两只手指。我看着自己被勾住的手指末端已经开始发黑,逐渐变得麻木,最后连知觉都感受不到了。

    脑子突然蹦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随即冲出了外厅,用另一只手拿起放在一边的花瓶狠狠地摔在地上,“哐当”一声,那花瓶立即在我面前碎成了碎片。

    我随即跪在地上捡起一片尖利的碎片,疯了一般地开始划那只断指。那断指也机灵的很,只要我的碎片刚要碰到它,它就立即换一个位置,不到五分钟,我的五只手指全被我划得一道又一道,殷红的鲜血沾满了整只手掌。

    可是那只断指却毫发未伤。

    忽然,一阵冰凉的触感透过我的肌肤。一阵软糯的触感在手上散发出了出来,手上不断向外冒的鲜血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舔舐着。

    当下我就被吓破了胆,三魂不见了七魄,连忙开始不停地甩手,边甩着手边哭喊着:“滚,快滚开!你们不要靠近我,不要碰我!”

    随即又冲到门边疯了似地开始用身子撞门,“莫伊痕!快把我放出去。”

    可是屋外仍旧安静得没有任何声响,手上的那阵被舔舐的触感却没有消失,双重打击几乎要将我压垮。

    绝望之下,我只能不断地用脚踢门,踹门,被断指勾着的那只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可是我现在根本就顾及不了那么多了,被勾住的那只手我都已经无暇顾及了,一心就想着尽快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出去,只有逃出去我才有生还的机会!

    也不知道我到底哭喊了多久,好不容易恢复的体力又全都耗尽了。再也站不住身子,我瘫坐在门边,那只断指还紧紧地勾着我的手指。

    我盯着那只干枯的断指,猛地一抬手,趁这那断指还没来得及躲开连忙送入了嘴里狠狠地咬下。此刻我哪里顾得“恶心”二字,满脑子就只有把这只诡异的断指挣脱开这么一个想法。

    一下嘴,辛辣刺鼻的腐臭味随即在鼻腔中荡漾开来,舌尖瞬间感受到一股子咸涩的味道。忍下了心里的不适,我用大牙狠狠地咬住那只断指,无论它怎么个挣扎、扭.动,无论心里觉得多么的恶心,我都死死地咬着。

    一直到那只断指不再挣扎,没了力气,我才松开嘴将已经被我的牙齿撕烂的断指吐到一边。

    看着那没了生气的断指,我又急忙靠在门边开始扣喉催吐,试图把刚刚不小心咽下去的死人肉吐出来。

    “哗啦啦”地吐了一滩污秽物之后,我又再次瘫坐在了地上,眼神凌厉地看着屋子四周,“别以为我真的怕你们,我狠起来,也能让你们这群死人不得安宁!我劝你们最好和我和平相处,否则......”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否则?否则什么?”一个幽幽的女声从我耳边响起。

    我一惊,连忙往右侧挪了两步,盯着从屋顶上半吊挂下来的女鬼。他的一张脸惨白如雪,眼珠子中没有瞳孔白茫茫的一片,血红的嘴唇,尖利的獠牙,浑身湿漉漉地不断地往下滴着水珠子。

    她看见我双眼里露出了几分惊恐的身上,勾起嘴对我露出一抹阴笑,有些挑衅的说道:“不是说不怕我们吗?”

    我挺了下身子,紧紧地攥着手心,压着颤抖的嗓音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我,否则......”

    “哈哈哈......”还没等我说完,她就发出了凄厉的惨笑声,“都死到临头了,你还能这么故作镇定,还真是有几分了不起。”

    “你不要过来,我最后和你说一次,你不要过来。我说的这话也是为了你好,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我颤颤地说道,死死的盯着她。

    “小娘娘,想死一次看看吗?”我身后又传来了一阵阴森的女声。

    连忙回头一看,又是一个女鬼,只是这个脸色更加惨白一些,半张脸上全是厚重的肉瘤子,露在外面的两只胳膊上也有不同程度的肉瘤,看着让人不禁觉得身子发毛,恶心的很。

    她们叫我小娘娘,她们知道我是小娘娘。她知道我是白千赤的女人,她们都知道。也是,这里是莫伊痕带我来的,这些鬼指不定都是莫伊痕的手下,又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

    看来莫伊痕早就预谋好了这一切,他想要了我的命,借此机会报复白千赤......

    不对,说不定这么久以来的事情全都是他做的,连带着那天在树林里的绳子,也全都是他。

    我心中的恐惧再也压不住了,心脏快速地跳动着,不停地击打着胸腔,好似想要冲破肋骨的束缚一般。

    绝望的情绪在瞬间溢满了心房。

    这一次,是不是真的无法在活着回去了,只能死在这暗无天日的阴间,连尸体都不能留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