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5章 屋内的煞气

    屋内的煞气仿佛变得更盛了,几乎要将我的胸腔压碎。我努力的想要忽略掉这份紧迫感,勉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面前的这两个女鬼。

    站在原地自嘲一般的想着,想我安眉这一生,也算是过得跌宕起伏,最是怕鬼,可到头来却爱上了鬼,之前费尽了心思想要离开阴间,可没想到兜兜转转一番最后还是回到了这里。

    而这一次,我恐怕没有那么轻易能够从这里脱身了。

    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那两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她们正紧紧的盯着我,像是把我当成了可口的猎物一般,对着我“滋滋”地如蛇一般往外吐着舌头,鲜红的长舌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有生命的活物,尖利的獠牙上沾黏着带血的唾液,隐约间,我的鼻尖好像闻到了淡淡的腥臭味。

    脖子不禁开始发僵,双腿也跟着一起发麻,垂在大腿两侧的双手握成了拳状,却发现每一根手指都麻到无法动作,整个人都像是被控制住了一样,身不由己。

    这一刻,我更加想念白千赤,之前一直有他的保护,每次遇到危险都能够及时的逢凶化吉,但是这一次,他不会在像之前那样忽然出现了,我可能是真的要难逃一劫了。

    突然,屋内阴风四起,屋子里的帘布不断地晃来晃去,香炉内的烛火也不停地摇曳着,恍惚了我的双眼。

    我惊悚的朝四周看了一眼,不知道这阵阴风究竟从何而来,又担心是两个女鬼所为,急忙朝后退了两步,脑中飞快的思索着应对之策。

    就在这时,白千赤的脸突然浮现在了我的眼前,他那时明明已经痛苦难忍,却还是用尽全力将我高高托起的情景再次浮现在脑海中,一想到那个场景,我的心就再次隐隐抽痛了起来。

    没错,我的这一条命,是他拼了命才救回来的,与其说这条命是我自己的,更不如其实我的生命现在应该属于白千赤才对。在这世间,除了他没有人能够夺走我的命,谁都不能。我不会死在这里的,还没有见到他,还没有确定他的安危,我怎么敢出事!

    这个念头在我的心里像个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我抬起头坚定的看着面前的女鬼,心里暗暗有了打算。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紧握着拳头,手指甲深深地嵌入肉中引起一阵剧烈的疼痛,刺痛感瞬间就抵消了大半的恐惧,原本惶恐的情绪现在终于恢复平静了不少。

    我坦然的面对着女鬼,声音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镇定,颇具气势的对她们说道:“你们既然已经知道我是谁,那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对我动手吗?你们难不成真的以为一旦出了什么事,在你们背后的主子会出面保你们吧?别傻了,到时候,你们就只会是弃子一枚。”

    长着肉瘤的女鬼听了我的话立刻眼神一凝,目露凶光地看着我,她那张恐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用沙哑的嗓音开口道:“小娘娘何苦在这里挑拨离间,我们姐妹俩既然敢对你下手,必然对后果已经心中有数,你现在有时间想这些没有用的东西,还不如想想该怎么脱身吧。”

    说着,她就冲身旁的女鬼使了一个眼色,二鬼对视了一眼,忽然就消失在我眼前。

    虽然不知道她们俩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见她们不见了,正是逃跑的好时机,我想都没想就准备转身逃跑。正想要跑,两个女鬼不知怎么的,又突然现了身,一前一后地将我牢牢困在中间。

    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她们就立即用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女鬼那张恐怖的脸立刻在我眼前放大了好几倍。

    顿时,一股炽热的火焰窜上了喉间,烧得我的喉间火辣辣地疼。肺腔也像是被人插上了一条管子不断地打气一般,只进不出的气体压迫着胸前的肋骨,似乎只要再过一秒就能炸个粉碎。

    难受,我的脑中只浮现出了这两个字,几欲窒息的感觉压迫着我,浑身的力气一点点的流逝,我感觉自己似乎变得轻飘飘的,很快就要晕厥过去。

    “你......你们......快放开我!”勉强挣扎着说出口,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依旧是支离破碎的,如果不是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楚。

    那两个女鬼丝毫没有理会我,她们不仅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我甚至觉得我脖子上的双手仿佛又加了几分气力,强烈的疼痛感袭来,我感觉自己的脖子可能随时都会被掐断。

    因为窒息感,我的手脚不受控地不停扑腾着,没有被控制住的两只手用力地在颈脖处挠抓着,想要把束缚住我的双手给扒掉。

    我胡乱的抓着,忽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只觉得手上一阵粘腻,随后就是一股刺鼻的腐臭味从我脖子上飘进了鼻尖。

    滋滋.......

    一阵指甲划过硬物的摩擦声刺入我的耳中,那股让人反胃的腐臭味越发地浓烈。

    我在心里暗暗想着,这两个女鬼到底死了多久,难道都已经没有感觉了吗?我的指甲都已经把她们手上的肉划开了,白花花的骨头都清晰可见,她们怎么还不收手,而且看上去就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呼吸困难、加上刺鼻难忍的腐臭味,我终于再也忍不住胃里的翻滚,仰头就想呕吐,无奈那两个女鬼根本不给我缓过劲的机会,又用力一掐,硬生生地把我已经涌到喉间的污秽物又逼了回去。

    难受至此,我求生的心已经开始动摇,之前好不容易生起的坚定的心情也跟着一起破裂了。这里根本就是炼狱,哪里是正常人可以承受的。

    我几乎是绝望的想着,也顾不上身体上的不适了,抱着自暴自弃的心理放下了双手,任由她们紧紧的掐着我的脖子。

    逼红了眼的我,泪水缓缓地从眼角流了下来,顺着脸颊一直滑落到脖颈上。我真的是不明白,这些鬼怎么会这么喜欢掐人,之前有好几次也都是被各种鬼给紧紧的掐住,她们为什么就不能给个我痛快干脆一刀取了我的性命该有多好。

    像现在这样一点点耗尽人体内的氧气这样的杀人手法简直是在虐待,这种等待死亡的感觉太让人觉得抓心挠肺了。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死到临头还要思考一下这样的杀人手法是不是虐待呢?她们是鬼,不是人,她们哪里会有什么人性存在,无外乎就是奉命做事,很有可能是她们背后的主事人对她们说,要好好的折磨我一番,所以她们才会这样一直虐待着我吧。

    支撑着身体最后的精神力也要消逝了,眼前的景象开始渐渐地模糊起来。回忆瞬间被拉扯,许多零零碎碎的片段画面在脑中飞快的闪过。

    我忽然想起来,很多年前叔叔曾经说过,出门在外时,如果误闯了坟地、灵堂这些阴气极重的地方,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的话,那就打破供奉他们的香炉,只要香炉一破,她们必定会散魂。鬼魂是依靠着一口气存活于世间的,一般这气只有两个来源,第一就是依靠供奉他们的香火,第二就是依靠吸取活人的精气。

    这里地处无岸城,活人的精气想必这两个女鬼也是吸食不到的,她们一定是依靠那香炉才聚气的。

    这个认知令我立刻就是心头一喜。

    我忽然像是长久走在黑暗中的人看到了一抹光亮般欣喜,咬着牙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强逼着血气倒转回四肢。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不远处的香炉,心中暗暗做好了打算。

    趁着两个女鬼没有注意,我抬起右腿用力一踢,那女鬼立刻想棉花一样软趴趴地弓了下身子。我的眼眸一闪,就是现在!我立刻趁热打铁又补了一脚,那女鬼凶相毕露利刀般的目光直直刺入我的眼眸,掐住我的手狠狠一掐。

    “啊!”吃痛的痛呼出声,我似乎都能听见脖子里骨头错位的声音。

    不过,下一秒,那两个女鬼脸上便露出了铁青的脸色,一脸惊愕的望着我,满脸不相信的神色。

    刚刚我那一脚,正好让在右侧的女鬼撞上了放着香炉的神台,我紧接着又补了一脚,她又撞了一下,两次的晃动正好让原本就靠外的香炉从神台上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随着“啪嗒”一声响起,紧紧掐着我脖子的两双手齐齐消失,新鲜的空气伴着一股子香灰味瞬间涌入我的胸腔。我瘫软了身体坐倒在地上,不受控制的低着头咳嗽了起来。

    两个女鬼的身影因为香炉的破碎渐渐淡化,灵堂内的塑泥人也因此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不断地震动着,我惊恐的看着不断震动的泥人,有些没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了,一时间变得有些手足无措。

    还没等我庆幸多几秒,整间厢房都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从屋顶上方不断地掉下细小的沙砾,紧接着墙上的一些挂画、书柜上的书本和古董也都纷纷掉落在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