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6章 突然消失

    这已经不是正常范围内的震动了,看样子更像是这一间屋子都将毁于一旦。完了,看来是香炉碎了之后依靠它聚气的泥塑人也跟着散魂了,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后果。

    我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在心里臭骂了自己一顿,做事之前怎么都不会考虑清楚呢!就想着一时脱困,却忘记了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

    刚刚那两个女鬼顶多就是在这里守护这些寄灵的,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受了莫伊痕的指使要对我下杀手,只是她们两个和这满屋子的寄灵比起来战斗力显然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无法匹及。

    我根本就不敢去细想满屋子的寄灵一起被释放出来后的恐怖后果,别说是我了,就算是白千赤现在在这里,真的面对那么多的寄灵,恐怕也是会觉得头疼的吧。

    刚刚不过是打碎一个寄灵就爆出了这么强大的煞气,要是这满屋子的寄灵在同一时间爆出煞气,那到时候不用说我了,连这间厢房,不,是连这间宅院都要被煞气挤压成粉末。

    生活真是处处有惊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之后立即就想要逃走,可是刚站起身子又想着这屋子的门窗都已经被紧紧锁死了,心里又是一阵苦恼。

    不行,我现在完全如瓮中的鳖一般,如果不尽快找到出口的话,我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我苦笑了一下,瞥了一眼那个被打碎的香炉,早知道这样刚才还不如不要打碎那个香炉了,反正到头来都是一死,说不定被女鬼掐死比被这些寄灵散发出的煞气弄死要轻松的多。

    我颓然的低下了脑袋,匆忙的朝四周看了一圈,忽然,眼睛一瞟看到了门边居然裂开了一道缝隙。心中顿时大喜,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想到这一波煞气导致的地震还把门框震坏了。

    也就是说我终于有机会从这个屋子里逃出去了!我偷偷地看了一眼门外,见外面一个鬼影都没有,莫伊痕那死鬼也不在,完全是一个好时机,一个想法立刻在我的脑中冒了出来:趁现在赶紧逃走!

    我没做他想,立马跑了过去用手掰开已经裂开的门框。门框裂开的程度已经足够我从中间钻出去,我已经激动的没有其他的想法了,迫不及待的就想赶紧逃出去。

    可是就在我正想走的时候,那两个已经淡得几乎看不到颜色的女鬼却死死地抓住了我的大腿,我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大腿,稍稍用力尝试着挣脱了一下,却发现她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开。

    冰凉刺骨的感觉顺着大腿上的肌肤随即溢满全身,心里一阵发毛。我看着就在面前的裂缝,逃脱离我不过就只有一步之遥了,可是就在这临门一脚的时候却被这两个女鬼给控制住了,心里顿时就着急了起来。

    “你们两个想要做什么,快放开我!”我不断地甩动大腿,着急地嚷道。只是那两个女鬼却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两个女鬼分别抓住了我的一条腿,看样子就是不打算放我出去。

    厢房内的晃动越来越剧烈,眼看就要塌了,我再不逃怕是真的会死在这里。白千赤找不到,我的小命就没了,岂不是折本了!而且若是被这强大的煞气冲撞到,以我这凡人的魂魄根本抵挡不住,最终只有魂飞魄散这么一个下场。到时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让我妈一个人在人间可怎么办才好?

    那些可怕的后果在我的脑中一一闪过,每一种结果都是我不能承受的。我有些着急了起来,大腿抖动的幅度也变得大了一些,可是却依旧没有办法挣脱开。

    眼看着这两个女鬼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在我的大腿上,甩也甩不掉,我头脑一热就准备上脚,就在这时,我忽然察觉出了她们的异样。

    她们并不是单纯的想要扣住我,相反的,她们似乎是在把身上的阴气渡给我。可是这又是为何?我刚刚才打碎她们的香炉,害得她们散魂,她们又怎么会好心到给我渡阴气。

    要知道,虽然她们两个道行不及这一屋子的寄灵,但是也实打实地是修炼了近百年的女鬼,又是在无岸城这么一处阴气旺盛的宝地,还能借这一屋子寄灵的阴力,她们身上的阴气也是纯正的很。若是我有了她们的阴气,别说顺利逃出这座宅院,顺利逃出无岸城也是有可能的。

    内心的诧异还没过,我的脑袋就觉得一阵闷痛,像是有一口大钟在我身边狠狠地响了一下一样,双耳边“嗡嗡”作响。

    这种感觉我实在是太过熟悉了,脑中立刻警铃大作,不好,她们两个是想附在我的身上!

    之前白千赤曾经给我下过阴术,一般的小鬼不能附在我的身上,为的就是不让我想高莹一样会受到伤害。只没想到这两个女鬼的道行竟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高,她们竟然懂得以阴抵阳!亏我之前还以为她们是好心为我渡阴气,以为她们是想助我逃脱出这里,没想到只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人体内的阴阳是有一定的平衡的,之前白千赤在我身上下的阴术说白了就是将我体内的一部分阴气禁锢住,虽然它们依然在我体内能够保持我的阴阳平衡,但我的阳气会比之前要更活跃一些。

    人的阳气一旦旺盛,一些亡魂边避之不及,更加不会冒死俯身最后落得一个灼伤魂魄的下场。这看似简单的阴术,其实能够破解的鬼并不多,因为若是真的使用以阴抵阴的方法,必须要将自身的阴气灌注于我的体内。这其实是一个很冒险的行为,因为一旦开始灌输阴气给我便没有回头路可以走,除非能够顺利地附身,否则就只有两个可能,第一是及时收手,元气大伤;第二是像赌徒一样赌一把,看是他的阴气多,还是我体内被禁锢的阴气多。

    这两个女鬼显然就是做了最后的放手一搏,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们两个女鬼虽然已经散魂,但是两个加起来的阴气却依旧比我身体内被禁锢的要多,没有任何办法的,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本就透明的身子,变得越发的透明了起来。

    而她们的阴气,一直在源源不断的向我身体的内部涌入,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阻止。

    像是血液被抽空,四肢逐渐失去力气,身子像是要化开的冰块一样逐渐消解......

    意识似乎又变得缥缈了起来,我感觉自己的双眼皮好像变得有千斤重,很快上眼皮就要耷拉了下来,眼前的景象也在不断的缩小,眼看着就要变成一片黑暗。

    不行,我不能死,白千赤还不知道在哪里等着我去找他,游游也不能没有妈妈,而且我答应了妈妈很快就会回去的!

    就在快要落入昏迷的前一刻,我一想到白千赤他们,猛地又打起了精神。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女鬼的阴气一直在源源不断的往我的身体里注入,如果不尽快阻止她们的话,我早晚会被她们附身,到时候我可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不行,我一定要尽快想出一个解决办法来!

    我一狠心,掏出随身带着的家里钥匙,对着自己的大腿狠狠地插了下去。霎那间,殷红的血液立即染红裤子的一大片,刚刚还模糊的意识又变得清醒起来,疼痛感让我缥缈的思绪终于再次回归到了现实里。

    紧接着,我紧紧地握起拳头,重重地打在其中一个女鬼的身上,顿时,她就化作了一缕青烟消散在我面前。不等另外一个反应,我又是一拳,两个女鬼就彻底地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一直到确定她们俩都消失了之后,我才真的放下了心来。

    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感谢上天的庇护。要不是她们把大半的阴气渡到我的身上,现在我哪里能一拳就把她们打消散。

    看了一眼已经塌了一般的厢房,我连忙匆匆地往院子外跑去。还好进来的时候我记住了这里的地形,若不然此刻到处都在摇晃,四周的景物也不复之前,着急忙慌的时候还哪里能够找得到路。

    我一心就想着朝前跑,虽然现在没有看到莫伊痕,但是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哪里躲着,准备随时将我给抓回去。经过这一次,对他我是一点信任都不留了。

    才出来没跑多远,我忽然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流逼近了我的身后,下一秒,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际,滔天的紫光刺得我几乎睁不开眼。

    我连忙转过头朝后看过去,只看见一整间庭院顷刻间化作了粉末,没等我看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又是一阵狂风肆虐,将那粉末通通吹散。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身后就只剩下一片平坦的空地。

    之前的建筑瞬间就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片空地,周围静悄悄的,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可是我腿上的血迹却在清楚的提醒着我,刚才的那一切并不是我的幻想,都是真实存在的。
Back to Top